第1055章 如何进入庄园

    “我……先去洗个澡,然后你赶紧把衣服换上然后喝点热水吧。”王梓率先打破了房间的那种诡异的死寂。他已经不该该说些啥了,而且莫名的有一股邪火一直想要冒出来的,当下想去洗个冷水澡降降火先。

    杨梦梦的头低低的,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太丢人了,怎么一个没把持住的就流鼻血了呢?不过这好像也不是她的错吧?谁让姐夫魅力这么大的?

    当下听王梓这么说之后,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好的,姐夫。”

    为了减少跟杨梦梦呆在一起的时间,减少一点尴尬的,王梓特地在浴室里足足了冲了半个多小时的冷水澡,这才走出了浴室,此时杨梦梦已然躺在床上了,连大半个脑袋都用被子蒙住了,只露出那秀发,而且似乎处于睡眠状态,但是王梓却是知道,她根本就还没入睡。

    而且本身他的身躯就娇小,加上躺在床上另一侧的边缘,于是整张一米八宽的大床足足还留有一米三左右的位置,显然那是留给王梓的。

    王梓暗暗苦笑了下,然后走到床边坐了下来,随手把灯给闭了,这轻轻的躺了下来,打算好好休息会儿再说,毕竟大半夜的还得起来去跟司徒若水喝咖啡呢,在王梓看来,跟司徒若水这种智商如此高的女人喝咖啡,那是很消耗精力的一件事情,毕竟你不知道她会不会在一次把你当作二百五给卖了。

    正如王梓所预料的那样,被窝里的杨梦梦眼睛睁得大大的,一颗芳心更是跳动着的感受着周围的动静,当觉察到王梓在她旁边躺下之后,更是兴奋得差点从被窝里蹦跳出来了,于是有些贪婪的却又小心翼翼的呼吸着那似乎有王梓身上那种特有味道的空气的同时,又想起王梓先前并没有回答她提问的那个问题,也就是说他真的喜欢自己?

    于是杨梦梦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甚至还幻想起她穿上婚纱嫁给王梓的那幕,于是差点乐出声来……也不知道想了多久的,最后才迷迷糊糊的入睡了。

    听到一旁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王梓这才有些无语的呼出了一口气,数绵羊实在是太痛苦了,他都数了几万只了,她杨梦梦竟然还不入睡的,这不是欺负人吗?

    当下悄然的起身下了床,看了下时间,也快午夜十二点了,于是轻手轻脚的在黑暗中穿了下衣服跟鞋子,然后悄悄的离开了房间,朝酒店楼下那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走去。

    走进餐厅之后,王梓环顾了整个餐厅一眼的,很快的就看到了司徒若水正在角落里的一个位置上向他招手呢,于是大步的走了过去。

    “亲爱的王梓同学,来一杯?”

    王梓坐定后,司徒若水举起了她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轻抿了一小口笑道:“很正宗的猫屎咖啡。”

    “呃……还是算了吧。”王梓连连摆手说道,“我怕睡不着。”其实他原本是想说我不吃屎了的,但是一想到说出来之后自己也恶心的,于是改口了。

    司徒若水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佳人就在一旁,你还有时间睡觉?我大半夜把你招呼出来的,都怕你揍我呢,毕竟任谁干那种事情的时候被打扰到,都会火气很大的。”

    王梓一脸的无语:“我跟她的关系很是清白。”

    “你不用解释,我相信。”司徒若水说到,“我知道人家小美女压根就看不上你。”

    王梓刚想羞羞的表示你还是挺懂我的这一举动瞬间喂狗了。

    “这大半夜的把我招呼过来总不能真的是想请我喝咖啡吧?”王梓问道,“如果只是喝咖啡的话那我就回去睡觉了,你自己慢慢喝吧。”

    “喝咖啡不好吗?多浪漫啊。”司徒若水说道,“而且又不用你花钱。”

    王梓摇了摇头说道:“没觉得浪漫,我倒是觉得白开水都比这玩意儿好喝。”

    “……”

    一点情趣都没有的家伙……司徒若很是无语的水瞥了王梓一眼在心里嘀咕道,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女孩子喜欢这种家伙呢,眼睛都瞎了?

    当下扫了那空荡荡的周围一圈的,这才压低着声音说道:“三天后的晚上七点,凯瑞.波比勒将会在他那位于巴黎郊区的巨大庄园里举办这场文物展览会,据我得到的消息,凯瑞.波比勒已经向很多法国的上流社会的人物发出邀请函了,请他们一同来欣赏他所收藏的那些文物……找你过来,就是想问你,咱们应该如何混进这庄园?”

    “这个……好像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吧?”王梓一脸无语的说道,“我就是负责保护你的安全的一个保镖……当然了,我现在升级了,可能还得充当一下强盗,但是总得先进去并且看到那个蛇首,还得确定你的确是偷不到了,这才当强盗吧?”

    司徒若水的额头上已然冒出了几条滚粗的黑线了,要不是舍不得手里的这猫屎咖啡的,她都想把这直接泼在对反那张欠揍的脸上了,这个家伙……太不是男人了,竟然把这种头疼的问题推给了她这个娇小而又可爱的女生!

    “我觉得吧,还是你来拿主意比较好……”

    “凭啥?”王梓反问道。

    卧槽!司徒若水在心里怒骂着同时,很是郁闷的把那杯猫屎咖啡一口气喝了,她怕的她真的一个忍不住的直接把咖啡泼在他的脸上。

    “就凭……你比我聪明。”喝完之后,司徒若水很是憋屈的说道。

    “你早承认不就好了?”王梓羞答答的回答道。

    司徒若水赶紧把手里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因为她真的忍不住想用杯子砸向这张让人很是讨厌的脸了。

    “我觉得吧,要么闯进去,要么偷偷进去,要么光明正大的进去。”想了想王梓说道,“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方法了。”

    “呃……还有呢?”司徒若水觉得自己的那张脸一定在剧烈的抽搐着,不然为什么说话都有不利索的感觉呢?这跟说废话有啥区别吗?

    “没了。”王梓摆了摆手说道。

    “……你怎么不去死?”司徒若水发飙了。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王梓嘿嘿一笑然后说道,“在过来巴黎之前,我看了下凯瑞.波比勒这个人的资料,他不但是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收藏家,而且是还是法国波比勒家族的下一任家族的族长的有利竞争者,而波比勒家族更是法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等等……”司徒若水打断了王梓的言语,然后起身招呼了下服务员,用很是流利的法语招呼她在送一杯猫屎咖啡过来。

    等服务员将猫屎咖啡送上之后,司徒若水才很是无语的说道:“我觉得你可以说重点,你说的这些,我给你的资料上都有。”

    “我本来就要开始说重点了,只不过被你打断了而已。”王梓反驳道。

    “……”司徒若水觉得自己还是闭嘴的好。

    “换句话说,这么一个如此重要的人物,加上他的那个庄园里一定有很多价值连城的文物之类的吧?”王梓说道,“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庄园的戒备是何等森严的,想偷偷进去或者强闯进去,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所以只能光明正大的走进去了。”

    “咳咳……”正在喝着咖啡的司徒若水瞬间被咖啡给呛到了,当下一脸无语的说道:“我说王梓同学,这就是你的建议?你可要知道,想光明正大进入那庄园的不仅需要凯瑞.波比勒亲自送进去的邀请函,更是需要接受严格的审查的,你觉得你可以?”

    王梓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可以……”

    “……”司徒若水这个郁闷啊,自己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王八蛋身上呢?

    “但是有人可以。”

    “谁?”

    “自然是那些有邀请函的人。”王梓像是看白痴一眼看着司徒若水说道,就好像她所询问的问题有多脑残似的。

    司徒若水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他的眼珠子挖下来的同时冷笑道:“你是想去偷他们的邀请函然后假扮成他们混进去?你觉得可能?”

    “不可能!”王梓斩钉截铁的说道。

    司徒若水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

    “但是这些有邀请函中的某个人很有可能很愿意带我们进去。”王梓一脸高森莫测的说道,“如果他知道咱们是去捣乱的话!”

    司徒若水的眉头微微一皱的,沉吟了下然后说道:“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凯文.波比勒吧?”

    王梓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这个凯文.波比勒,也就是那个凯瑞.波比勒的亲弟弟,要知道他也是未来波比勒家族族长的有利竞争者,换句话说,他是很讨厌他的那个哥哥凯瑞.波比勒的,自然乐意给他找点麻烦了。”

    “这……真的没啥问题?”司徒若水眉头紧皱着问道,“他们可是亲兄弟……”

    “那传说中的让无数少女着迷的四阿哥跟十四阿哥也是亲兄弟。”王梓笑眯眯的看着司徒若水说道,“我想那帝王家族里的那些杀戮跟勾心斗角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