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推理

    离王梓那小别墅不远的司徒空的那别墅里,司徒空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副很是装逼的,一手拿着一杯威士忌,一手夹着一只雪茄的,然后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名侦探柯南》,然后不时的还要暂停一下的,然后皱着眉头好好想想凶手是谁的。

    猜对了,他司徒空会很高兴,觉得自己就是现实版的工藤新一;猜错了,他司徒空会觉得青山刚昌的想法有问题的,不然怎么凶手会是他呢?

    当下,他正把自己锁在书房里,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王梓交给他的那个被天锁锁着的药罐子。

    “到底应该如何才能打开天锁呢?”司徒空眉头紧锁着喃喃自语道。

    天锁天锁,顾名思义是天下第一的锁,这是一把用肉眼根本就看不见的锁,但是偏偏它又的的确确是存在的,这一把黄帝用意念制成的锁,相传可以锁住任何的东西。

    而且还相传,当一个人的精神达到了一种极为飘渺的境界,在通过黄帝留下来的一道咒语,他就可以召唤出这把天锁,锁住了自己想锁住的东西。但是开锁……召唤出这把锁的将东西锁住的那个人自然有能力解开此锁,但是其他人……难!难于上青天!

    至于他告诉王梓他能打开……好吧,司徒空是不会傻傻的跑去跟王梓说我就是为了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天锁是长啥样的,所以骗你说我觉得我可以打开这锁,其实吧,对于这把锁,他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当然了,有一点他的确没有骗王梓,那就是当意念修为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真的就能感受到这药罐子上有着一把锁,而他司徒空,意念修为的确达到一定高度了。

    “叮铃铃……”一旁的手机剧烈的响起来了。

    司徒空顿时一脸的郁闷的,他最讨厌的就是他在认真思考问题的时候被别人打扰了,不过知道这手机号的就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司徒若水,另外一个就是自己那内定的宝贝女婿王梓了。

    等等……当司徒空手即将碰到那手机的时候,已然眉头微微一挑了,然后托着下巴,姿势跟毛利小五郎有几分相似的思考起来了,这电话到底是谁打的呢?自己的宝贝女儿?有这个可能,毕竟自己把自己关进这书房这么久了,她一定会担心自己渴不渴啊,饿不饿啊,要不要泡个泡面外加一根香肠啊。

    王梓?这个也有可能!毕竟那个家伙优秀归优秀的,就是太缺心眼了,竟然担心自己把这个药罐子占为己有的,可是自己是那样的人吗?很明显的不是!况且自己都已经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他了……这时候他打电话过来一定是想问自己这个药罐子打开了没有!

    只是到底是谁呢?

    当下司徒空很干脆的无视那把正欢叫着的手机,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在那边推理这电话到底是谁打的,是王梓呢还是司徒若水?

    想了半天,仍旧没有结果的,与此同时电话仍旧叫得欢快的,于是司徒空眉头一挑,已然一脸大喜的表情了,然后狂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叫到:“我知道了,打电话的人一定是我那宝贝女婿,我那宝贝女儿才没有那耐心呢,我要是超过一分钟不接电话的,她肯定会立即过来狠狠的一脚踹开门的……”

    当下,推理出这电话是王梓打过来的后,司徒空一把抓起桌面上的手机,然后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又是“哈哈”的大笑起来了,心里自己绝对是当代的工藤新一啊,这么难的一个问题竟然就这样被他推理出来了,太牛了!

    于是司徒空也不着急接电话的,而是在那边毫不吝啬的赞美自己。

    “智商太高了,爱因斯坦见到自己后都得哭吧?”

    “推理能力太牛逼了,工藤新一见到自己后……一定会视自己为偶像的吧?”

    “如果自己生活在贝克街,那么这一切关福尔摩斯屁事啊!”

    “算了,还是接下电话吧。”司徒空喃喃自语道,“我这个宝贝女婿如此一遍又一遍不愿其烦的打过来的,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说的。”

    “喂,宝贝女婿。”接起了电话后,司徒空笑眯眯的说道。

    电话那头,王梓那张脸已然比地上的那两具被黑尸蛇蛊咬死的尸体还黑了,听到司徒空的言语后,脸色更是发黑了,当下语气很是崩溃的说道:“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这不在……帮你打开那个药罐子吗?”司徒空邀起功,诉起苦来了,“你都不知道,那个药罐子已经整死我多少脑细胞了。”

    王梓无语的说道:“你不会是想跟我说,你也打不开吧?”

    “谁说我打不开的?”司徒空觉得自己受辱了,当下很是郁闷的说道,“我要是打不开的话这世界上就真的没人能打开了……挂了,我要继续研究天锁了……”

    “等等……”王梓额头上的冷汗瞬间下来了,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想让我等等也行,叫声岳父大人来听听。”司徒空得意洋洋的说道。

    王梓的嘴角抽了抽:“你确定?”

    “确定!”

    “巴黎之行另请高明吧。”王梓很有骨气的说道,“另外那个药罐子我明天就去要取回来,不敢劳烦您帮我打开了。”

    司徒空愣了愣,旋即差点连鼻孔都气歪了,这家伙是在将他的军?不过……司徒空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被他威胁到了,当下不得不憋着一口气干笑道:“年轻人的火气那么大干么?跟你开个玩笑也不行?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这个家伙还真是犯贱啊,非得自己威胁威胁他的他才舒服的,当下说道:“就是有个保险箱,想你帮打开一下?”

    “什么,你让我去帮你打开一个保险箱?”司徒空就像是处男受到了严重的侵犯似的大叫出声的,“不行,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我可不干!”

    王梓瞬间只觉得胸口一窒息的,紧接着一股鲜血就要喷出来了,什么叫小偷小摸的事情?你丫的你本身就是个贼你装什么清高的?

    “你找我那宝贝女儿吧,她现在估计很无聊的在看那些狗血的电视剧,你联系她等于是在帮她打发无聊的时间,她会很开心的。”说着司徒空很是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喃喃自语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为了我那宝贝女儿,我不惜玷污了‘贼’这个字,太伟大了,太伟大了……”

    “我……我靠!”王梓听着电话里头传来的忙音,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的,而且如果现在司徒空就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想了想,王梓觉得冲动是魔鬼,在隐约知道司徒空跟炎黄一样牛逼的情况下,出手的话一定会吃亏的。

    见他如此一脸崩溃的样子,曾小柔有些好奇的问道:“王梓,怎么了?”

    “他说他不干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让我找她女儿司徒若水。”王梓苦着一张脸说道,就是本着“为了生命安全,远离司徒若水”这种想法,王梓才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司徒若水,而是一遍有一遍的拨打司徒空的电话的,没想到得到的竟然是这种答复。

    曾小柔并不知道王梓曾经被司徒若水欺负得吐血了,当下说道:“那你就联系她呀,她可是司徒空的女儿,开这保险柜就跟玩似的吧?”

    “可是……”王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怕她诶……”

    曾小柔嘴角微微一抽的,旋即一脸诡异的笑意:“你……不会对人家姑娘做出什么事情来了吧?”

    “怎么可能?”王梓赶紧摆了摆手说道,“倒是她……对我做出一件很是过分的事。”

    “什么事?”曾小柔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王梓苦笑道:“那事情你也做过……”

    曾小柔一愣:“我也做过?”

    “就是……当着大伙的面说怀有我的孩子。”

    “……”

    为了打开保险柜,王梓不得不硬着头皮的给了司徒若水电话,索性,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里头传来了司徒若水那有些娇滴滴的声音:“这么晚了,你找人家,不会是想……”

    “是想找你来帮我开一个保险柜。”王梓一脸冷汗的说道。

    “王梓,你个混蛋,这么晚了找本公主就是为了让本公主帮你开一个保险柜?”电话里头传来了司徒若水暴怒的声音,“你当本公主是什么人?不去!”

    “这不……你是专业吗?算我求你了?”王梓不得不低三下四的说道。蓝色平安扣在提醒他里面有一些他想要的东西的,早就让他心痒痒了。

    他最讨厌诱惑了,偏偏这保险柜给他如此的诱惑!

    电话里头传来了司徒若水的笑声:“早就这样求我不就好了?虽然我不一定会答应,但是成功的机率会大一点不是?”

    王梓咬牙切齿的,却是只能保持沉默。

    “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巴巴的份上,我现在就过去帮你开。”

    “……”我才没有可怜巴巴,王梓心里很是憋屈的想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