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六十三章 羁绊

    第六十三章 羁绊

    门外的灯火已经越来越亮,人声嘈杂。烟儿敲门敲得急,声声唤我。

    “小姐?小姐?您没事儿吧?您再不开门我们就撞门进来了——”

    天权看见我仍是无动于衷,眼底一沉,手搂住了我的腰身。

    “等——”我的话还没有出口,他已经抱着我从窗口飞了出去。身后“哐当”一声,门似乎被撞开了。

    “小姐?!”是烟儿的声音。

    “太子妃不见了,快派人去搜!”身后一片骚乱。看来这个夜是不能平息了。

    天权抱着我,在屋顶上健步如飞。他的步子很轻,就像是蜻蜓在湖面上一点,无声无息。

    “你放我下来。”我心中气恼他这样的行为,推着他的胸膛想要下来。

    “好。”他的手一松,我感到身下一空,生生向下坠去。我的脚本能地在空中挣扎,却只是刮得屋顶上的瓦片片片脱落。

    绝望之余手腕忽地又一紧。

    “还要不要继续闹了?”

    “我本来也没有闹……”我小声嘀咕着,看见他的脸色一变又连忙讨好道:“我不闹了,不闹了还不行吗?”

    他手腕一提,把我拽上了屋顶。

    我扶着他的手臂,背上仍是冷汗直冒。环顾四周,太子府已经在四五个街道之外了,远远地就能看见四处移动的火光,看来已经惊动了府中上下所有人。

    “接下来该怎么收场呢?”我心中后悔之前太冲动。

    “现在知道收场了?”他的眉梢一扬,调笑道。

    “原来你都已经想好了,害我白担心一场。”我白他一眼,心中却松了口气。

    他眼底有惊讶,伸出手掰住我的下巴,迫使我与他对视:“你究竟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已经想好解决的办法了?”

    “我不都已经说了吗,我是小茹。”我闪躲着他咄咄逼人的视线,倒不是因为心虚,只是害怕自己会沉溺其中。他的身后是半座寂静的城,天空中是一轮明月,十五正圆,洁白明亮,美得有些不真实。

    “可是她现在在迎凤宫,而你,明明是柳素锦。”他缓缓靠近,目光迫人,我想退后,他另一只手却牢牢箍住我的腰身。

    “我……我不知道怎么,跑到她的身体里来了……”我毫无底气地辩解道,明明说的是真话,却连自己都觉得所言荒谬。

    可是天权并没有如我所料那样置之一笑,而是认真地凝视我的双眼:“孤凭什么相信你?”

    这样的态度说明,他心中觉得我说的不是无稽之谈,而是存在某种可能性的。

    “我刚才在屋里说的那些话就是想要证明呀……而且你可以随意发问,关于你我之间发生的事,看看我能不能回答出来……”

    “你知道吗?”他松开对我的钳制,只是用手微扶着我的肩膀,让我不要掉下去:“小茹她醒来对孤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她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而她那里只有你的记忆。”

    我的脚一软,一个趔趄,手连忙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想要保持平衡。没想到柳素锦把什么都算计好了。交换记忆?的确,这样一来就可以为所有的异样找一个理由。可是,我该怎么办呢?我咬着下唇微眯着眼睛想。

    “你知道吗?你有些动作像极了他。”天权的手想要抚上我的脸,却在毫厘之处停住,又放下。他温柔一揽,把我抱起来,道:“我们先赶路吧,有话之后再说。”

    就像之前很多次一样,他抱着我,在整个城市的上空穿梭,轻盈如风。他身上是早已准备好的夜行衣,贴身而简练,毫不避讳地显示出他良好的身形。

    而我,因为之前已经就寝,所以身上是白色的亵衣。而出门又是被他胁迫,所以也没有时间穿上别的衣服。

    我的脸忽地一红,只觉得这样的姿势极为暧昧,默默地腾出一只手把领口掩了掩,却看见他目光仍是直视前方,嘴角却是不经意地一扬。

    我的脸更红,那只手紧紧地掩着领口,娇羞地低下了头,埋进他的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身形一稳。我带着困意睁开眼睛:“到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可是周围太暗却又辨认不出来。

    他却并没有把我放下来,而是抱着我跟在一位引路的老伯后面大步往院内走去。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迷迷糊糊地问。天权的怀里实在是太舒服,我在这样安稳的温暖里,感觉眼皮重重地又掉了下来。

    穿过院子,来到一间卧房。房内床铺已经准备好。天权抱着我进入,把我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安心睡吧。”他为我盖好了被子。

    “等一下!”发现他要走,我一下清醒了过来,连忙拉住他的手:“你要去哪里?”

    他用另一只手把我的手拉开,小心地放进被子里:“今天晚上的发生的一切,都忘了吧。”

    “接下来的事情孤会安排。你好好睡一觉,明早就会有人来接你入府。有什么不懂的问董伯就好,他都会告诉你。”

    “你留下来好不好?如果你要去西梁,带上我一起吧,好不好?”

    “素锦,”他的手放在了我的额上,温柔地摩挲着我的发:“你知道我们今晚闯下了多大的祸。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会牵连数百条性命。你现在既然已经是太子妃了,很多事情就要顾全大局,不能任由着性子来。”

    想到可能一别之后数月难见一面,我赌气地挥开他的手,愤愤道:“你说这些话,只是因为你仍然认为我是柳素锦。因为我是柳素锦,你对我无情,所以你可以这样平静地和我讲道理。可是如果我真的就是小茹呢?”

    “如果我真的是小茹,你还能保持这样的理智吗?你以前做的哪一件事又是顾及了你太子的身份的?”看见他微变的脸色,我发现自己的言辞可能戳中了他的痛处,连忙收了口。

    “天权,”我语调一柔,哀求道:“带上我一起吧,好不好?”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是小茹,这可能是我们此生唯一的一次朝夕相伴的机会了。”

    太子妃在府中不翼而飞,太子府一片骚乱,今夜定是派人在城中搜寻。天明之后,此事必定会上报给皇上,而城内城外必定全是搜索的官兵,那之后要不引人注意,偷偷出城,就真的是难如登天了。

    所以我笃定,天权必定是在今夜出发去西梁。

    “天权,太子妃已经丢了,什么时候回去都差不多……而且柳素锦之前犯了错,引起陛下雷霆大怒,宫中人对此事也不会太上心……”我冷静地帮他分析,虽然心中明白这些事他必定早就想到了:“柳素锦说我们是交换了记忆,但是既然记忆都可以交换,为什么灵魂不能呢?”

    “如果真的如我所言,那么多年以后,知道真相,你会后悔吗?”我鼻子一酸,眼泪滑下:“在我人生中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你不能就这样抛下我……天权……”

    天权面色一沉,却只是静静地站在床边,任我哭泣。

    “天权,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抛下我……”我狼狈地爬下床,不顾形象地抱住他的腿,哭得眼前已经是一片模糊,屋内一切都暗了下去。

    这么久以来的隐忍,委屈,在这一瞬间爆发。我想起了影楼那夜他告诉我我的身世,之后清言受伤,我孤身一人回宫。我一直不明白命运为何会如此弄人,为什么会把人置于一个如此孤独和绝望的处境中。当我刚刚从柳素锦的身体中醒来,无数个夜晚都是在身体的疼痛和心灵的无助中度过的,那时我没有流一滴泪,只是哄着自己一切都会好的,告诉自己一个人也要好好地活下去。可是这一刻,我所有的伪装和防线都在瞬间崩溃。我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在这个世界面前除了放声大哭,竟找不到什么其它的办法。

    “不要哭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天权的声音。他从怀中掏出手帕,递给我:“擦擦眼泪吧,我让董伯给你拿一件方便的衣服,我们今夜就上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