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六十一章 陌生的他

    第六十一章 陌生的他

    烟儿离开以后,我一直心神不宁,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只觉得度日如年。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烟儿回来了。

    她刚刚进屋,我就忍不住问道:“怎么样,和她说好了吗?”

    烟儿一笑:“小姐,我跟您说,这回我可是亲眼见识到了……您说巧不巧,我过去的时候那边正好在上晚膳,我亲眼看见大盘大盘的饭菜从厨房端过去……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不相信璃妃一个人能吃那么多的东西……”

    听到烟儿的话,我心中一喜,这就是说天权应该还在府中,但是随即又一忧:“那为什么你耽搁了这么久?没有出什么事吧?”

    “没有什么事,就是和那边的姐妹多聊了两句。”

    “真的没事?有没有什么人看到你了,你再好生想想?”我心中还是惴惴不安。

    “真没事,小姐你就放心吧。”烟儿满脸轻松,看上去似乎一切顺利。

    这时厨房送饭菜来了,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是饥肠辘辘。用饭菜的时候我一直在思索,天权为什么会对玲珑如此信任。明明之前互不相识,可是玲珑却丝毫不在意天权新婚之夜不在她的身边,死心塌地地为他保守秘密。细细回想,从初识到现在,我和天权还从来没有这样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共用饭菜,一边用膳一边闲聊。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早。之前压抑了很久的有关天权的思绪如洪水一般汹涌袭来,在回忆中不知不觉就已经是满面泪痕。心里很痛,连呼吸都需要很大的力气。

    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上一次见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恍如隔世,现在想起来只觉得仿佛梦境。

    迷蒙中,只觉得有人进入房间,悄无声息地靠近。那样的情景,是那么熟悉,我的心中竟完全没有恐惧,反倒是无比的安心。

    是天权吗?我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是在影楼吗,然后天权会温柔地抱住我,问我有没有想他?还是在宫中,天权只是静静地站在我的面前,不靠近也不离开?……不对,我现在是在柳府,那眼前的人……我一个激灵,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是?——唔……”

    话还没有出口,来人迅速敏捷地靠近,用手死死地捂住了我的嘴。

    他的身上是熟悉的淡淡香气,一如雨后夜晚微冷的气息。

    是天权,真的是他!

    他为了不让我反抗,把我整个人紧紧地揽在怀中,一手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发出声音,另一只手则绕过我的后背压制住我的手臂。

    “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认识孤了?”他在我耳边压低声音道,可以想象此刻他嘴角扬起的似笑非笑的笑容。

    怎么会不认识,怎么能不认识。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我忍住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微微点了点头。

    他松开捂住我嘴唇的手,我悄声道:“是太子殿下。”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松开了我,坐在了我的身侧。

    之前想过很多次再见面的情景,可是当他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反而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作何表情。

    如果我告诉他我其实是小茹,他会相信吗?他会觉得我疯了吗?

    “小茹还好吧?”我试探地问道。如果柳素锦已经跟他说了什么,让他相信那个人是我,那么我无论怎么解释他也是不会相信的。

    他沉默半晌,似乎在斟酌要不要让我知道,要让我知道多少。

    “几天前就已经醒了。”他最终还是开口:“已经休养地差不多了。”

    又是一阵沉默。

    “你……你今晚是为什么过来……”我清了清嗓子,道。

    “什么时候起你直接称呼孤为‘你’了?”他的嗓音清冷,声音不大却自有威严。

    “殿下。”我苦涩一笑,温顺地纠正。心里也不知是喜他和柳素锦并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亲密,还是悲自己现在的处境。

    他见我这么轻易地低头认错,也没有再追究。

    “孤记得之前告诉过你,要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去,不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去探究。”

    这样的天权陌生的让我感到恐惧。原来他对柳素锦是这样冰冷生硬的态度。我十指紧紧攥住被子,努力让自己不要发抖。

    “当初我们的盟约你还记得吗?”他冷冷一问。

    我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是颤抖着一字一句地道:“臣妾记得。”

    “你知道孤能容你至此,是因为什么。你就好好当你的太子妃吧,小心不要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葬送柳氏几百人的性命。”

    “是。”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在黑暗中悄悄滑落。

    “你的那个丫鬟,如果你还想要她的命的话,就让她管好自己的嘴。”

    听到天权的威胁,我心里暗叹自己太愚蠢。他从来就不缺暗卫。白日里的浣春园一行可能就已经引起了他的警惕,晚上我还这样贸然地派烟儿前去,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他这次来,一定是为了警告我吧。

    果然,他一直都在府中。所以柳素锦小产,他没有来,不是因为不能,只是因为不想罢了。

    之前的猜测不知道中了多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心中是在乎我的,他为了照顾我,看着我醒来,不惜冒险违抗圣旨留了下来。

    可惜他守护的那个人已经不再是我了。不知道柳素锦享受着天权对我的温情时会不会和我一样矛盾,会不会想到天权心中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是她。

    “臣妾听烟儿说那日您抱着公主离开,陛下和娘娘对此有所怀疑吗?”

    “孤刚才说的什么你没有听懂吗?”就算在黑暗中,他眸中的冷意仍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臣妾相信殿下可以处理好,臣妾不问便是。臣妾明白太子的心不在臣妾身上,强求也是求不来的。”我想到他不日应该就要启程去西梁了,心中顿起不舍,只想无论如何让他不要对我这样冰冷相待:“可是,殿下现在处境并不乐观,素锦终日也不得安寝。”

    我从床上下来,跪在他的身前:“素锦一直都明白一荣俱荣的道理。嫁到太子府以来,或许素锦为儿女情长所绊,多有糊涂,素锦现在也很后悔。”

    他有些不耐烦,起身先要离开,我心里明白可能很难再见他一面了,也顾不上太多,不顾尊严地抱住他的腿:“太子不觉得当日望乡台之事事有蹊跷吗?我身子有孕也就罢了,小茹她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突然就晕倒了?而且一睡就是这么多天?”

    如我所料,他果然停下了脚步。

    “太子聪慧,自然是猜到此事和那张纸符有关。太子也许已经找人问过我的娘亲了吧,结果怎么样?”

    “她说那张纸符是你让她求的,也是你让她找小茹送进宫的。”

    什么,那张纸符是柳素锦自己求的?我原本只是想诓他一诓,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来问我?”我努力掩盖心虚,故作理直气壮地问道。

    “孤想查的东西可以自己查,不需要寄希望于别人身上。”

    “如果……如果我愿意自己说呢?如果我愿意自己说你会相信吗?”我松开手,仰起头等他的答案。

    他转过身,缓缓蹲下。暗淡的月光下,他的眸子正对着我的眼,一如窗外湿润的夜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