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六十章 他的笛

    第六十章 他的笛

    打开衣柜,柜中一色楚国女子的长裙,大多都是崭新的。玲珑虽然名为侧妃,可单就吃穿用度而言,却丝毫不逊于柳素锦。

    我细细抚过柜中的长裙,上好的冰蝉丝,在指尖下是极光滑的触感。我粗略地翻了一下,众多的裙子中没有哪一件是绿色的,看来她也知道柳素锦的习惯,懂得避讳。

    既然这样,我也随着柳素锦的喜好,挑一件类似的吧。我仔细地找了找,在柜子的角落,有一件水蓝色的,就这件吧。我一手扶着其他的衣服,另一手扯着那件蓝色的衫子,用力一拉,把那件衣服拉了出来。

    没有想到的是,那件衣服里面本来包了东西,我这样一扯,那东西就猝不及防地掉到了地上。

    是一个精致的绸缎管状布袋。我把它从地上捡起来,略好奇地松开袋口的绳索,发现袋内是一支碧色的长笛。

    月下梅林,河上舟中,从最开始地远远向往,到亲密时的嬉笑把玩,这支笛子,不知不觉已经陪伴了我那么久。

    对,这就是天权的笛子。每夜的梦中,这支笛子都在悠悠吹奏,笛身上的每条纹路都已经刻在我的血脉之中,我永远都不会认错。

    天权非常钟爱这支笛子,说是他的恩师相赠,所以一直随身携带。可是,这支笛子为什么会在玲珑的房中?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冷:也许,再贵重之物,能搏美人一笑,在他看来也是值得的。

    我之前只是太高估自己,太低估他人了。天权为了做戏都可以对我如此,如果他真的喜欢玲珑呢?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我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我依依不舍地摩挲着笛子,最后一次感受它的纹路,然后将它原封不动地放回袋子里,再把袋子用衣服包好放回原处。

    也没了细细挑选的兴致,我随意在衣柜里拿了一件衣服,匆匆换上,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玲珑正在外面等候,看见我出来了连忙起身,认真地观察我的表情。我想她也许是心虚,担心我发现了那支笛子醋意大发,找她的麻烦吧。

    “妹妹看看,这件衣裳姐姐穿着怎么样?”我毫无破绽地露出一个微笑。

    “之前姐姐一直喜欢碧色衣裳,没想到这紫色的裙子姐姐穿起来也很是好看。”她仿佛松了一口气,顺着我的话夸赞了一番。

    我们坐在桌前,继续用之前的点心,不缓不急地聊着天。用完之后她留我用晚膳,我笑着谢绝了,邀请她有空也去我那里坐坐。

    出了浣春园的门,之前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因为下雨,一路都没有看见什么人。烟儿为我撑着伞,我们就这样默默地走在秋雨中。

    回到房间,我一下子就扑到了床上,只觉得身心俱疲,什么也不愿意多想。

    “小姐,先把衣服换下来再睡吧,”烟儿拿来了干净的衣服:“您先换着,奴婢让厨房给您熬点儿热姜汤。”

    “不用了。你先退下吧,把灯灭掉让我睡一下就好。”

    “小姐,你怎么了?”烟儿还是忍不住走到我身侧,伸出手在我额头前试了试:“奇怪,也没有发烧呀。”

    “是因为璃妃的事吗?”她怯生生地问。

    我疲惫地点点头:“其实我去之前已经做好准备了,只是现实超出了我的预料而已。”

    “小姐不要放在心上……璃妃毕竟刚刚进府,太子新鲜劲儿还没有过。而且听府中人说她极为张狂,您看她才进府几天,就自己有小厨房了……府中很多下人都议论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呢……”

    “这也很正常,毕竟她来自北昊,饮食习惯和楚国不一样。”

    “怪就怪在这里……她的小厨房里做的全都是楚国的食物,连厨子都是从大厨房调过去的……”

    “那为什么不直接吃府中的膳食?”

    “还不是自己作。”烟儿翻了一个白眼,似乎很看不惯玲珑的这种行为:“我有个姐妹现在在她的身边当丫鬟,听她说这件事是太子默许的,说什么这样不用走府上的账目,采购烹饪都是独立的,相对比较自由。”

    我苦涩一笑:“太子宠她,想让她可以随自己的喜好用膳,其他人哪里有什么办法。”

    烟儿神秘一笑:“小姐,我还听说那位侧妃饭量可不小,会不会是太子想帮她遮掩,不要让府上众人嘲笑她?”

    我被她的样子逗得一笑:“敢情你这一去还知道了这么多消息?这又怎么说?”

    “听说她每天吃的饭菜都是两个人的分量,有时候半夜三更还要夜宵。”她嘲笑道。

    “而且,”她补充道:“连夜宵也不是我们常吃的汤羹或者小点心,而是实实在在的饭菜!”

    听到这里,我的笑容僵在脸上,心中产生了疑虑:“她是什么时候有自己的小厨房的?”

    “好像是太子临走前吩咐的……说的就像谁会欺负她似的……”她不满地小声嘀咕道。

    天权临走前,那么,会不会……

    我努力回想之前从烟儿那里听到的话:那日我和柳素锦同时晕倒,天权出现,先抱走了我,然后陪着柳素锦让太医为其诊治,接着是纸符被发现,他为柳素锦求情并担下所有的罪责,然后就是莫云罚他去西梁参加君慕然的登基典礼。

    但是,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故事还会是这样的吗?

    天权对我,究竟是怎样的感情?那一天在宫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天权先抱着我的身体离开,下人中都没有议论吗?莫云和皇后没有觉得很奇怪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天权仍然爱我;如果,当初他的那些假戏中有过半分真情。那么,会不会,他根本就放不下还在昏迷中或者说刚刚苏醒的“我”,就像以前那样,偷偷地跑去“我”的房间照顾“我”?

    而玲珑,只是他的掩护,正如新婚之夜那晚一样,让他可以不受怀疑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没有料到我会突然去拜访,而她的房间里有太多天权生活的物品,所以当时只能草草一收。衣柜里的笛子可能只是其中一件,我如果细细搜寻,也许可以发现更多的线索。

    而小厨房,也是为了行事更加方便。玲珑并非食量大,而是本来就有两个人。天权偷偷入宫本就危险,因此也不会有一个固定的作息,所以半夜才回府进食也是很正常的。

    至于西梁那边,多半是找了一个人冒充他。天权作为楚国的使者,必定是带着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既然人那么多,大多数又是娇生惯养惯了的文官,因此车队的速度必定不会太快。而如果一人一骑,快马加鞭,就算在这边耽误个十来天也可以赶得上登基大典。

    想到天权可能与我同在一个府中,我心中之前的平静顿时碎成一池波澜。

    可是,要怎么才能让他见我一面呢?我努力压制住自己猛烈跳动的心脏,大脑乱成一团。

    “烟儿,你偷偷地去浣春园找一下你的那个姐妹,如果璃妃再要二人份的食物,就让她告诉你一声。一定要小心,不要被发现了。”

    “这是要做什么,小姐?”

    “你只管去就是了,注意一定要小心。”我没有多加解释。

    毕竟从我醒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那边的情况也应该差不多,因此,天权也没有什么再留恋的理由。

    我还没有想到见他一面的办法,现在,我只求他还在府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