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五十九章 会璃妃

    第五十九章 会璃妃

    正如之前柳素锦所言,璃妃住的地方的确很偏,从我的院子走过去大约二十分钟的路程。虽然之前在房中细细打扮了一番,完全看不出病后的憔悴之色,但是一路的泥泞还是打脏了我的鞋袜和裙摆,先前的飘逸成了狼狈。

    “小姐,到了。”看见门前匾上“浣春园”三个字,我们停下了脚步。

    “去通报里面的人吧。”看着烟儿犹豫的神情,我镇定地道。

    烟儿上前两步,门口守卫的丫鬟小厮看见她满脸惊讶,听她说完看到我连忙跪下请安。

    “起来吧。告诉你们的主子我过来看看她。”

    小丫鬟匆忙起身,忙忙跌跌地跑向院子里。那一个小厮在门口低着头安静地立着,如同一尊雕像。

    虽然气氛有些尴尬,可我还是在门口等着玲珑出来接我。之前在宫中的训练告诉我,这样的礼数是很重要的,一次见面的场景可能会决定两个人日后相处的地位。

    没过多久,玲珑就带着丫鬟出来了。粉色的对襟长裙,领口是绣的细密的兰花,长发挽了一个堕马髻,上面插着相衬的兰花金步摇。除了眉眼深邃,和楚国女子略有不同,她的穿着打扮俨然一位后宫妃嫔。

    “太子妃娘娘金安。”她双手放在腹部右侧,盈盈一屈身。

    “璃妃娘娘金安。”烟儿也是乖巧地请安。

    “妹妹不要客气,”我伸手扶起她:“自打妹妹进府之后,姐姐那边一直繁忙。今日有空,想起还没有好好来看看妹妹,心里很是愧疚,希望妹妹不要在意。”

    “姐姐能来是妹妹的福分,姐姐说愧疚,真是让妹妹折寿了。”她低眉顺目地说道,语调温润却不掩少女的清脆。

    “不请姐姐进去看看?”我笑道。

    “姐姐随便进,”她也微微一笑:“如果姐姐不嫌弃的话。”

    我扶着她的手,迈进了浣春园的大门。门中有一棵梧桐树,树叶已经泛黄,黄绿橙间光影斑驳,在雨中飘摇,自有秋意。树下是一张石桌,桌旁有两张石凳。

    她顺着我的目光看去,笑着说道:“这两张凳子还是殿下之前派人打的,说是秋天可以在这树下看书下棋。可惜这次去的匆忙,凳子来了都还没有用过……”说到最后她自觉说错了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敛了口。

    院子不大,除了这一棵树和零星的花草,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装饰了。

    “妹妹这院子看着怪寒酸的。这恰好皇后娘娘送来了几盆菊花,我那里又用不着这么多,一会儿让下人给你拿几盆过来。”这句话看着是好意,实则是炫耀。我不知道自己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尖酸了,可是说出来感觉又很自然,心中反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她也听出了我话里的意味,脸色微变,却还是微微一伏身道:“多谢姐姐好意。”

    说着说着就迈进了她的卧房。那一瞬我有些微微失神,心中居然是控制不住的醋意:不是因为房中的家居装潢,而是……扑面而来的天权的气息。桌上是天权的笔墨纸砚,架子上是天权最喜欢的几本书。成对的茶杯,成对的枕头,每一件东西都是我奢求不到的长久而安稳的陪伴。

    那一瞬我理解了柳素锦的心情。曾经属于她的故事现在在别人身上上演,同在府中,想要不见不知都很难。而撇开儿女情长不言,她身为正牌太子妃,并且身怀龙裔,却连玲珑身上万分之一的宠爱都没有,不知府中人,甚至朝中人会如何看她。

    孤单久了就会无助,无助久了就会绝望,绝望久了,便宁愿破釜沉舟,拼尽所有换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不过我还是不懂,为什么柳素锦要绕那么大的一圈,和我交换身体。

    “姐姐坐吧,我让她们去做点儿点心。”她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我这才想起自己还在玲珑的房中。

    我在桌旁坐下:“妹妹也坐下吧。”

    面对面地细细端详,我才发现玲珑长得真的很美。从小生在影楼,我自诩也是阅人无数了,可是玲珑的五官还是让我惊艳。她的皮肤很白,仿佛吹弹即破,一对眸子澄澈如秋水。鼻梁较高,鼻翼纤小,睫毛弯弯如月。

    楚国女子多以柔弱为美,自古美人皆是气质如兰,少有活泼妩媚之众。玲珑虽然穿着打扮皆是楚国女子,但是再飘逸的宫装也掩盖不住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明朗和妩媚。也难怪天权会对她如此宠爱。

    我用茶水润了润喉咙:“妹妹,这些日子在府中可还呆的习惯?”

    “太子和姐姐如此厚爱,玲珑过得很好。”

    “想家吗?”

    我突然这么一问,她一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作答。

    “本来新妇七日应该回门的,可是北昊路途遥远,所以……”我稍作停顿:“离开家也有些时日了,而且日后可能再也不能回去了。可有想家?”

    她低下头,微微地摇了摇头,轻声道:“既然到太子府了,这里就是我的家,所以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这时我才发现面前的这个女子,虽然年龄尚小,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可是她的城府却丝毫不可小觑。

    我之前本来打算敞开心扉地和她聊一聊,不求成为朋友,但求在府中互不相扰,和平相处。现在却发现玲珑虽然看上去有礼有节,却是无声无息地把人推开,让人难以靠近。

    既然这样那就罢了,我也不能强求什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丫鬟送点心上来了。

    “这是什么?”我看着晶莹洁白莲花状的糕点,好奇地问。

    “这是莲花糕,是北昊的特产。以前有一位楚国的王妃嫁到北昊,思乡成疾。当时的王很爱这位王妃,为了让她开心,就命人用冰雪在院子里做了楚国的园林,一花一木,一鸟一兽,无不栩栩如生。而王妃也很感动,特别是看到莲花的时候,对王说‘今日君恩,妾身当铭记于心。愿以余生为报。’”

    “为什么独独看到莲花产生了这样的感慨?”我不解地问道。

    “一是因为莲花是那位妃子最爱的花卉。二是莲花在北昊并不能生长,国中无人知其模样。因此王特意让工匠千里迢迢来到楚国,就为了为他的妃子雕一朵莲花。可见其用心之深。”

    我听得有些入神了,一时竟忘了伸手去拿。

    “姐姐尝尝吧。”她把盘子往我的前面推了推:“后人为了纪念这个故事,以糯米为材,也仿造莲花做了点心,就是姐姐面前的莲花糕。”

    想不到一个小点心的背后竟然有这样的故事。我心中唏嘘,拾起筷子想要夹起一块糕,可是恍惚间一不留神却打翻了茶水。

    我匆忙起身退后,裙子上却还是湿了一大块儿。

    “姐姐没事吧?”玲珑拿着手绢帮我擦拭。发现湿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她又道:“秋天天凉,姐姐的院子又太远。姐姐如果不介意,在妹妹这里换一身衣服吧,这样湿着也不是法子。”

    “那就多谢妹妹了。”我也不愿意这样狼狈地回去,府中的下人看到不知又会作何种猜想。

    她引我到她的卧房,指着一个檀木的柜子道:“这就是妹妹的衣柜,姐姐可以随意挑选吧。”

    她站在一旁,却没有退下的意思。

    “妹妹先退下吧。我不太习惯换衣服的时候有人在旁边。”

    “可是……”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吗?”

    “没事……”她嘴上虽是这样说着,脸上却有不情愿,挣扎之余又有心虚。

    “如果妹妹不愿意,我还是回去再换吧。”我转身就要走人。

    “姐姐还是在这里换吧,妹妹退下就是。”她说着就退出了房间,掩上了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