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五十六章 失控

    第五十六章 失控

    梦中,我躺在影河的画舫中,在波光桨影中随着水波一起荡漾。温柔的韵律,如同胎儿时在母体听到的熟悉的声音,给我以最安稳的怀抱。耳边是波浪打着船舷的声音,两岸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马声,还有船头的歌女和着琵琶悠悠扬扬的歌声。

    空气中是八月的莲香。

    可是心里却觉得有什么不对,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心会这么疼,究竟是怎么了,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不甘心呀,我不要像现在这样躺着,我不要这些温暖安逸,歌声莲香……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下来了?

    疼,好疼……空气大口大口地灌进来了,我可以呼吸了……我要活着,我不要就这样离开……

    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我想说话,喉咙里却干涩异常,沙哑的声音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小姐?”一个清脆的带着狂喜的声音:“小姐,您醒了?”

    “恩。”我清了清嗓子,虚弱地道了一句:“水。”

    屋里一下亮堂起来,看来刚才是因为屋内没有点蜡烛。

    我眨了眨眼,努力适应室内的光线。眼前是一个小丫鬟的脸,衣着精致,看上去不是一般的丫鬟。我绞尽脑汁地回想在哪里见过这张脸,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是?”我想要起身,下腹却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小姐您先不要动,”她一边说话一边掖了掖我的被角:“奴婢去给您倒水。”

    为什么会这么痛?我本能地伸出手,想要知道自己的腹部怎么了,却发现衣服下是一团绵软的东西,极度不真实的触感。

    她拿来一个小瓷勺,舀起一勺杯中的水,轻轻地吹了再送到我嘴边。

    我张开嘴,感到温润的水一点一点滋润着我干涸的嘴唇,流进喉咙,留下刀背般的并不锋利的疼痛。

    渐渐地,嘴唇已经习惯了水的滋养,也不再觉得有任何不适。喉咙也润泽了起来。

    我摇摇头,示意她已经够了。我看着她转身放杯子的背影,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那个问题:“你是谁?”

    她转身,眼里却有泪光:“小姐,奴婢知道最近几日委屈您了。您先好好休息,什么也不要问好吗?奴婢是烟儿,奴婢一直都在这里陪着您。”

    “烟儿?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可是实在想不起来了……”

    “小姐,”她用袖角偷偷地擦着泪:“上次您醒来也是不记得烟儿的名字了……烟儿不怪您……”

    “上次?”

    “就是还在柳府的时候,太子说要退婚,小姐您一时想不开那次……”

    “等一下!”我打断她:“你在说什么?”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是不是还在做梦……”

    她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福了福身,说了一句“小姐不要多想,好好休息”就掩门退了出去。

    屋内只有我一个人,我也终于可以好好打量屋内的摆设,冷静地思考一番。

    这明显是一位女子的闺房。房间正中是一张檀木小桌,虽不大,一人用餐却是绰绰有余。桌上是成套的淡绿茶具,花瓶里是新鲜的莲花。

    我最近几日一直在昏睡,但是下人们看来没有丝毫地偷工减料,说明屋子主人的身份必定不同寻常,或者是下人对主人忠心耿耿,一直精心照料。

    整体看来,屋子的主人虽是富贵之人,却不媚俗。此外,屋内并没有琴棋书画等一般女子的闺房之物。

    窗户开了一个小缝,窗外的夜风吹进屋,烛光摇曳,明明灭灭间最终却还是熄了。我的大脑也随着烛光遁入混沌的梦乡。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屋内是粥的清香。多日没有进食的胃在这样的刺激下拧成了一团,用一阵阵的抗议声告诉我它急需食物的滋养。

    “有人吗?烟儿?”屋内只有我的声音,听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门开了,烟儿迈了进来:“小姐您起来了?要吃点东西吗?”

    我连忙点了点头。

    “粥已经凉好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给我盛了一碗:“这是清粥,因为太医说这几日都没有进食怕突然进了荤腥身子受不住,过几日就可以加一些鸡汤牛乳了。”

    “你扶我起来吃吧。”我微笑,示意她扶我起来。

    下腹的疼痛让我皱了皱眉:“怎么还是这么痛?”

    “毕竟是一道口子,不可能这么快就全好。太医说如果好好休养,今后不会留下病根子的。”她在我身后垫了一块枕头。

    “这伤是怎么来的?”

    烟儿却支支吾吾:“小姐还是先喝粥吧。”

    她这样我也不好逼问,只能先就着她的手乖乖喝粥。天亮之后屋内一片明亮,看着屋内的摆设,我发现了一个我昨天晚上忽视的很严重的问题。

    屋内的装饰,是以淡绿为主的。床幔,花瓶,茶具,所有的东西。

    那一日,柳素锦带着花样子前来影楼,说什么合作。而她的丫鬟,名字正是烟儿。

    再加上昨天晚上她说的有关“太子”“想不开”的事情,还有我小腹上诡异的伤痕……

    但是不可能呀,怎么可能发生这么荒唐的事情。

    我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如果我真的是柳素锦,那烟儿应该叫我“太子妃”呀,但是她现在叫我“小姐”。

    “烟儿,太子还好吗?”我试探地问。

    “恩。”她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遮遮掩掩的,似乎藏着什么秘密。

    她不说,我也不想勉强,只是一口一口地喝粥。

    “我吃好了。”

    她掏出手帕为我擦了擦嘴角,转身回桌子放碗。

    “可以给我拿一下镜子吗?我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我用手梳着头发,装作只是对自己的容貌在意。

    “小姐这几日非常虚弱,可能脸色看上去会不太好,多多休养就好了,千万不要太在意。”她宽慰着我,将一面精致的小铜镜递到我的手上。

    镜中人脸色苍白,嘴唇脸颊都没有丝毫血色。虽然较以前憔悴了太多,可是眉眼间还是自有风韵。

    只看一眼我便认出了,镜中之人,是柳素锦。

    我的手一松,镜子跌落在被子上,无声无息。正如我的现在的心情,想发泄却连从何开始都找不到。

    虽然之前早有怀疑,可是当镜子里真的出现她的脸时,我的心中还是被恐惧占据。那样的面容,那样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会不受控制地露出那晚诡异的微笑。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觉醒来什么都不一样了?如果我成了柳素锦,那她呢?在我本来的躯体里是她吗?

    我想要爬起来进宫,看看我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想告诉所有人现在迎风宫里的那位公主是一个骗子,想要让她用巫术把我们再换回来。可是一动下腹就是狠狠地一抽,疼得我又重重地摔回了床上。对了,孩子。如果我是柳素锦,她应该已经诞下小皇子了。

    小皇子,还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