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五十五章 禁忌

    第五十五章 禁忌

    虽然已经决定将他的名字从我的生命中抹去,听到她的话的瞬间,心口还是莫名一疼。新婚燕尔,流连温柔乡也没有什么不可,更何况对方还是那样一个具有异域风情的美人。我自己都没有发现此时我嘴角的笑容是多么地僵硬。

    “妹妹,就当姐姐求求你,陪姐姐走走好吗?”柳素锦握住我的手:“姐姐这几日心里憋了太多话,却不知道能和谁说……你也知道宫里人多眼杂,咱们去台子上,说说真心话,好吗?”

    鬼使神差地,我答应了她的请求。虽然表情还是平静而淡漠,可我的心里却隐隐期盼着什么,不可控制地想听到更多有关天权的消息。虽然我明白,最后只会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我搀着柳素锦,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她身怀六甲,每一步都迈地缓慢而小心。看着她谨慎的样子,我笑自己之前多虑了。柳素锦那么在乎这个孩子,她怎么可能为了其它的东西损害这个小生命。哪怕心中有再多的不甘。

    夕阳斜斜地照下,台阶上一片金黄。夏日的傍晚,蝉鸣已经随着暑热渐渐消散,只余从头顶飞过的归鸟偶尔的啼鸣。

    柳素锦身子毕竟还是有些重,再加上身上沉重繁琐的华服和首饰,走几步就要歇息一阵,待气息平稳之后再继续前行。

    她每一步走的都很小心,只是专心地一步一步往上爬,就像未出阁的小姐在窗前小心翼翼地绣着自己的嫁衣,一针一线都要细细斟酌。而那个她打开的话头,就这样悬在那里,她不提,我也只好沉默。

    走到望乡台顶端的时候,月亮已经升上来了,天边还有一丝残红。

    “有了这个小东西就是麻烦,什么都做不了。你看,这看个日落,爬上来哪里还有太阳的影子。”柳素锦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嗔怪着,笑容里却是幸福。

    “姐姐是有福之人。错过一次日落算什么。小皇孙出生以后再让他来陪娘亲看一次就是了。”看着天边隐约的星辰,我的心中一片宁静。孩子本身就是美好的事物,很难让人产生仇恨。

    柳素锦嘴角噙着笑意,却只是沉默。她看看自己的肚子,又抬头静静地望着远方隐约在宫墙外的街道楼房,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突然想起来柳夫人托我带给她的东西:“对了,这次回柳府,柳夫人托我给你带了安胎符。”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香囊,递给她。

    柳素锦并没有丝毫惊讶,从容地接过了香囊,轻轻地拉开袋口的小绳,拿出安胎符细细端详,眼中是转瞬即逝的满意。

    “素锦,”我想了想,还是开口:“这个安胎符你要小心收好……毕竟这其实是违反宫规的。”

    “小茹,你真的以为这是一张简单的安胎符?”在我刚才一声不小心的“素锦”之后,她对我也恢复了以前的称呼。在无人的高台上,我们都可以暂时地做一回本来的自己。

    “难道是?……”她这样一问,我心中顿时有了不祥的预感。

    “难怪你敢把这张符带进宫来。”她一笑:“还是先不说这张符的事了。继续说太子吧。你想听吗?”

    她的笑容里有报复的意味。也是,现在的我和当初的她又有什么区别。新欢旧爱,故事总是重复,先后又有什么区别。

    “其实基本上我都可以猜出来了。你先前说的那句话其实就已经够了。”

    再也没出过她的院子……连早朝都推了……

    “那不说太子,说说阿尔瓦公主,不,璃妃吧。”她发现我没有什么兴趣,有些失望,但随即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自己被伤得狠了,就想用同样的方式去伤害别人,虽然这样并不能治好她的伤。但两个人都流着血,感觉似乎就没有那么痛了,至少没有那么孤独了。

    “她是侧妃,进门时也因为楚国和北昊的战事没有享受到任何公主的待遇,府里的下人之前都琢磨着太子和皇上的态度没有给她好脸色看。安排住所的时候,我私心把她安排到了离太子书房最远的浣春园,也想着最近太子公务繁忙,而且一直钟情于你,所以肯定不会追究。”

    我之前算过,太子和玲珑大婚的那天,正是我出宫的第二天,也是回影楼的那一天。说太子对她万般宠爱,可是新婚之夜他明明撇下她来到我的房间。想到这里,我心中居然有一丝窃喜。

    天啊,我居然在这么没有出息……这算什么,争风吃醋?而且就算没有柳素锦和玲珑,我和天权也没有什么可能了……我摇了摇脑袋,想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清空。

    “然后呢?”我努力回到当下的谈话当中。

    “大婚的第二天那些见风使舵的下人全都挨了板子。而我也是自作自受,太子直接把自己办公的东西都搬到她的院子里了……到头来,离太子最远的反倒成了我。第二天太子就给她封号为璃妃……我不想像一个怨妇那样在这里絮絮叨叨,可是心里就是憋得很难受……”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小茹,我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我之前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他怎么能这样,骗了我现在又这么冷漠地将我抛开……”

    我掏出手帕,递到她面前,她接过之后转过身,肩膀微微抽动。

    “你毕竟还要顾着孩子……千万不能太伤心……”

    “对……还有宝宝……”她的抽泣声渐渐停了。

    “小茹,你知道这张符是什么吗?”她走到阑干边,一只手举着那张符。夜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和符纸,她脸色苍白脆弱地如同摇摇欲坠的秋叶,又像一只随时都会飞走的蝶。

    “没错,”她看着我不可置信的脸色:“这是求男胎的符。这就是使曾经的轩辕氏满门抄斩的符。”

    她笑得诡魅:“这张符据说可以保证孕妇诞下男胎。它这么灵,是因为制造它的法子得来不易。世上阴阳本就自有定数,要想违背天意,自然要有所牺牲。”

    “是九十九个男婴的命……”在轩辕氏的教训下,我以为已经没有人敢继续用这个方子了。当年峑兴皇宠爱才貌双绝的若雨夫人,而冷落了当时的轩辕皇后。二人同时怀孕,先皇一方面想让若雨夫人的儿子继承大统,另一方面又要平朝臣的议论,就提出谁能先诞下皇子,就立嫡长子为太子。

    当时轩辕皇后孕后的种种症状,看上去都是怀的小公主,而若雨夫人的肚子看上去却像是怀了皇子。宫中人,包括皇帝和御医都认为若雨夫人会诞下皇子,因此虽然她的品级并不算高,在宫中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眼看着就是新皇后的命。

    可是数月之后,她生下的却是一个女婴,而皇后,诞下的是如假包换的皇子。就在皇后看着婴儿胖乎乎的小手,等着皇上兑现他承诺的时候,皇上却怒气冲冲地带着官兵包围了迎凤宫,在她的床下搜出了一张符纸。据说,若雨夫人的床榻下有另一张符纸。一张是求男胎,一张是求女胎,每一张都要用九十九个婴儿的血来祭,而这两位夫人的胎儿,就是这样被换过来的。

    先皇痛斥皇后的歹毒,将才刚刚分娩的皇后毫不留情地关进了大牢,没过几日就三尺白绫赐死了。当然顺便也灭了整个轩辕氏的门。

    我之所以这么清楚这段故事,是因为后人已经把它编成了戏文。原来在影楼的时候,经常看楼里的姐姐们演这部戏,每次看到轩辕皇后在牢中的时候都唏嘘不已,觉得先皇太薄情。

    当然后来和天权在一起久了,才明白儿女情长只是表面。且不论轩辕皇后是不是被人陷害,所有的事情,其实都离不开江山权谋。皇后的死,只是轩辕氏灭门的前奏。若雨夫人也并不幸运,先皇宠爱她,也许并不是因为爱她。

    “素锦,你疯了吗?你不知道这个是楚国的大忌?你不要命了!”

    “小茹,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并不想去争夺什么江山……可是太子那么宠爱璃妃,我怕以后不光不能保护自己,也不能保护肚子里面的宝宝……如果是嫡皇孙,至少会安全一些……”

    “素锦,你把那张符给我!你现在只是太怕了,你是自己在吓唬自己……没有人会害你……给我,我把它毁掉……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做蠢事!”我伸手去夺她手上的符纸,她却不知道突然间哪里来的力气,手指就像千斤的铁一般,完全掰不开。

    “素锦,你真的不用怕……我帮你好吗?我回去就问皇后能不能去太子府照顾你……我一直陪你到他健健康康地出生好吗?……相信我这一次好吗?”我握着她的手,用掌心的温暖让她一点点平静下来。

    她看着我的眼睛,最终还是将纸符递了过来。

    我连忙伸手去接,可是她好像又反悔了,想把手缩回去,我连忙去抢,争执间,一阵风吹来,纸片悠悠扬扬地脱离了我和柳素锦的手,在空中旋转,往高台下飘去。

    我探出身子往台下一看,下面是之前跟着我们过来的那群人,小如蚂蚁,黑压压的一片。

    我忘了耳旁呼啸过的夜风,也忘了渐渐有些酸疼的腿脚,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在台下的人看见这张纸符之前找到它。

    在不知道下了多少级台阶之后,我发现纸片并没有落到望乡台的下方,而是稳稳地停在一层台子的台面上。我欣喜若狂地跑过去,把它紧紧地攥在手里,心也一瞬间踏实了。

    转头往身后看,柳素锦居然在我上方大约三个台子处往下跑,有些臃肿的身体看得人心惊胆战。

    我挥挥纸片,大声喊道:“素锦,我找到了,你不要再跑了!”

    素锦欣喜一笑,对我点点头,脚下却一滑。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从台阶的中断一路滚下,重重地跌撞到下层的台子上。

    那一瞬间我的耳旁一阵轰鸣,时间过得似乎很慢,慢到我可以看清她的每一个动作,却又快到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来不及说话,也来不及思考,只是本能地往上跑,本能地冲向她的身边。

    “素锦,你没事吧?”跪在她的身侧,我的手却不敢触碰她,生怕有什么闪失。

    “疼……”她脸色苍白,手哆哆嗦嗦地往身下一模,却是满手鲜血。

    “素锦,你等我一下……我去找太医……”

    “小茹,你不要走,我怕……”素锦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神里全是恳求。

    她的手沾着血,浸湿了我手中的符咒。

    “不行,素锦……你流了这么多的血……”我看见鲜血已经透过她的裙裳浸了出来,心里又惧又慌,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把手从她的手中抽了出来。

    柳素锦却不依不挠重新握住我的手,脸上是肃穆地有些瘆人的表情。她低声快速地念了一段我听不懂的话,手心滚烫地让人心慌。就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她突然抓住我的手指,放进她的口中。尖锐的疼痛从指尖传来。

    “素锦,你干嘛?”我努力地想把我的手挣开,可是素锦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攥住我的手指,按在了那张已经全是鲜血的符咒上,嘴角露出了一个解脱的笑容。

    那个笑容,和之后她念的那句我听不懂的咒语,成了之后千百个夜晚中萦绕在我梦中的晦涩之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