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五十三章 安胎符

    第五十三章 安胎符

    如莫云说的那样,次日上午柳府的车就来了。虽然知道多呆一会儿并不会怎样,但是总是不好意思让车夫一直在门前等候。所以吃过早餐和楼里的姐妹简单告别之后,我就乖乖上了马车。

    虽然时间还早,可是阳光已经有些灼人。街上是一大早挑着新鲜的蔬果进城贩卖的小贩。响亮的吆喝声和三三两两的讨价还价,在马车里都变成催眠的小调。我头靠着马车壁,在微微的颠簸中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马车已经稳稳停在了柳府门口。

    为了不引人注目,这只是一个旁门。跟着指引的人进门,穿过花园,回到自己的小院时,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柳府的一切竟然这么熟悉。

    进宫之前在这里住过数日,而这次出宫也是先回到这里。宫里宫外,柳府就像一个小小的驿站,连接着这一程和下一程之间未知的旅途。

    可是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我竟再也不能如以前那样只是单纯地把它当成一个托身之处。如果我真的是皇后的女儿,那这个陌生的府邸,原本应该是我的家。威严的柳相是我的外公,儒雅的刘将军是我的舅舅。而素锦,竟是我的堂姐。这些原本陌生地只有一个名字的人,竟突然间变成了我的亲人。真的是很奇怪的感觉,谈不上喜悲,只是需要慢慢消化。

    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我开始慢慢地回忆最近发生的事情。难怪进宫这件事如此顺利,难怪柳府的人和皇后都待我如骨肉。莫云真是下得一手好棋。

    当初莫云把我带走,是为了制约柳家人,换清言和天权一个太平。可是我不明白的是,我是他和皇后的女儿,天权是他和清言的儿子,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事情的发展都不应该是现在这样呀……为什么他把天权留在了身边,却给了他最冰冷的童年?他对天权没有任何感情,甚至宁愿把楚国江山送到外人手中也不愿留给天权……为什么明明是他和他最爱的女人的儿子,却是这样的结局?

    天权以为是因为清言的身份,可是我却相信莫云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呢?到底是为什么?

    午后本来就有些闷热,我想得心烦意乱,身上也出了一层薄汗。这时有人叩门,我有些不耐烦地想要装睡赖过去,却听见门外报是柳夫人。

    柳夫人?这次来柳府除了刚到时他们出门迎接,之后都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我起身开门,只见柳夫人笑吟吟地站在门前,身后跟着两个提着食盒的小丫鬟。

    “最近暑气大,我让他们做了些消夏的小点心,特地送过来让你尝尝。”

    我微微下蹲道谢,侧身引她们进屋。

    丫鬟们在桌上将茶点一一展开:冰镇的西瓜,藩国进贡的葡萄,碧绿瓷碗里的银耳羹,还有我最爱的绿豆糕。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伸手去拿,保持大家闺秀的礼仪,可是心里却有个小人不停地挠呀挠。我完全沉浸在内心的斗争当中,甚至没有发现柳夫人已经挥退了同行的丫鬟。

    屋内一时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咽了咽口水,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公主喜欢这些点心吗?”还是她先开口。

    我连忙点点头,又觉得动作过于夸张似乎不妥,挤出一个娴静的微笑。

    “那公主要不要尝一下?”终于听到这句话了。

    “多谢夫人款待。”我仅存的理智让我没有忘记道谢,可是手已经不可控制地拿起一块西瓜往嘴里送。瓜瓤鲜红多汁,一口下去唇齿间都是细腻的口感,吞咽后只有纯正的甜,甜的汁水和清新的瓜香。

    我依依不舍地把第一块西瓜的瓜皮放到一边,准备拿起第二块,却突然发现柳夫人仍然坐在我对面。

    我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吃相,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夫人要来一块吗?”

    “我就不要了,刚才在那边吃过了。”她微笑着拒绝,可还是看着我。

    虽然我很想继续吃下去,可是有别人在旁边总有些奇怪。

    “柳夫人有什么话要说吗?”

    她似乎一直在等这一句话,虽然表面有所犹豫,但是还是掩饰不住眼底的欣喜。

    是我自己太笨了,谁会大费周章地跑过来就为了送一个西瓜?还真是难为她一直憋了那么久。

    “夫人不用为难。只要是可以帮的,小茹都会尽自己所能。”话出口才发现又忘了自称“本宫”,如果被管礼仪的嬷嬷听到又会被说了。

    她听我这么一说也不再扭捏:“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关于素锦的。”

    听到素锦我心中一愣,可是想到她毕竟是柳素锦的生母,有所牵挂也是难免的。

    我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素锦嫁到太子府之后,除了当初回门,就没有再回过府中。我日日挂念着,可是却没有法子见她一面,说上几句话,看看她过得怎么样。她身子有喜,我开心地整晚都没有合上眼,可是除了送些吃穿用度的东西过去,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我一天天地算着日子,可是眼看就快到十个月了,那边却什么信子都没有。”

    看着她说话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了皇后。虽然因为种种无缘做她的女儿,可是她会不会也曾经这样为我担忧,日日夜夜念着见我一面呢?

    “公主,虽然您在柳府只呆过短短数日,但是老爷和我都把您当做我们自家人。正是因为这样,老身才过来求您:希望公主怜惜这一片思子之情,能够帮老身看看那孩子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她说道最后竟呜咽着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弄的我又是感怀又是慌乱,连忙起身安慰她:“夫人不要担心……我回宫之后一定去一趟太子府,当面传达夫人的问候……”

    “公主真是菩萨心肠……”她虽然还是微微抽噎着却已经恰到好处地收起了眼泪。

    “只是老身还有一事相托……之前一直担心素锦身体,所以老身特意去菩提寺求了安胎符,不知公主去太子府时能否帮老身转交?”

    我有些犹豫,因为之前也听教养嬷嬷提过莫云最恨宫人私相授受,而且这种安胎符很稍不注意就会成为他人眼中的靶子。柳夫人明知而故犯,又牵扯到了我,弄得我一时接受也不是拒绝也不是。

    柳夫人看我面色犹豫,竟直直地跪到了地上。虽然身份没有我高,但她毕竟是长辈,我手足无措,努力想把她扶起来:“夫人,你快起来,你这样小茹会折寿的……”

    “公主,您就答应老身吧……这只是做母亲的一片苦心,希望公主能够体谅……”看着她跪在地上,我突然想起上次在太子府柳素锦也是这样跪在地上求我保住她的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心肠一软,抛开所有顾虑,决定帮她一次。

    “夫人起来吧。小茹帮您转交。”

    柳夫人从衣襟里掏出那一张纸符,小心翼翼地放到我手心,纸符上还有她体温的余热。

    只是薄薄的一张纸,竟值得她为此下跪,想来天下的母亲也都是很傻的。

    柳夫人走后,我仔细地研究符上的图案,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在随意地收起这张符的那一刻,我并没有想到日后这张纸符会为我带来多么大的灾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