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五十章 梦中人

    第五十章 梦中人

    梦里,是宁静的春日午后,在柔软的新出的草地上,天权靠着一棵大树垂首看书。阳光从还不够茂密的枝叶中投下斑驳的光影,明暗之间是温柔的静谧。

    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向他靠近。鞋子踩在草地上绵软无声,一步又一步,心跳也随之一点点加速。终于,我走进了他所在的那片树影。他似乎沉浸在书本中,并未发现我的存在。微风吹过,头顶树叶窸窣作响,我就那样静静地站在他前方,低头看他看书的样子。

    “为什么不向前?”有人在我耳旁轻声地问。却是君慕然。

    “因为知道向前,连现在的美好都会失去。”我微微一笑,答。

    天权还是埋首,似乎并不能听见我们的对话。

    “所以你做到了吗,丫头?”他转身,凝视我的脸庞,目光中有宠溺有疼惜。丫头,已经好久没有人那样叫过我了。

    “没……”我也转身看他,嘴角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微笑,却发现早已是泪流满面。

    君慕然轻轻地把我的头带到他的怀里:“哭吧,委屈了就哭出来吧……我一直都在。”

    在这样的熟悉感中,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悲伤,双手环上他的腰,身体不可控地开始颤抖:“君慕然……我该怎么办……我明明知道自己不能靠得太近的,可是我没有忍住……我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我……我就要失去他了……”

    “君慕然,我该怎么办……”我紧紧揪住他胸前的衣服,如溺水者抓住一块浮木,似乎只要我不放手,一切就还有希望。

    “丫头……”他的手覆上我的手,掌心的温度中有安心的力量,让我瞬间平静下来。

    “小茹?”不知为什么,天权突然可以看见我们了。书卷落地,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些慌乱。

    “你们在干什么?”他起身,攥着我的胳膊愤怒地将我们分开,力道大的有些疼。

    突然他又松开我的胳膊,我一时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

    他似乎想把我扶起来,最终却还是什么也没做,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冷眼旁观。

    而君慕然,一直在等待我的示意,似乎只要我一个眼神,他就会不顾一切冲过来抱着我离去。

    天权发现了我和君慕然之间的眼神对视,走到我和君慕然的中间,挡住了他的视线。

    就在我以为他又要大发雷霆的时候,他却伸出了手:“起来吧。”

    我本能地握住他的手,被他一把拉了起来。他却并未松手,仍是紧紧地攥着我的手,小心翼翼地道:“小茹,我们能不能把以前的一切都忘了,从现在起,好好走下去?”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这样的过去,怎能说忘就忘;而这样的我们,又怎么能佯装一切从未发生,若无其事地走下去?

    “小茹,你已经不爱我了对吗?”虽然语气还是一贯的波澜不兴,他颤抖的手却已经出卖了他的心。

    “没关系,”他微微一笑,手指捏住我的下颌,逐渐用力:“哪怕是用囚禁的方式,我也会把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我想要挣扎,双手慌乱地抵住他的胸想要把他推开,却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而那把匕首,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胸口,血迹如花在月白的衫子上晕开。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想要松开匕首,却被他一把抓住:“我说过,只要你想要,你随时可以在这里刺上一刀。”

    当初言笑晏晏间的誓言,谁又知道字字都是鲜血淋漓的决绝。

    不要。我不要这一切发生。我颤抖着想要挽救,想要帮他止血,却看见他缓缓将匕首拔了出来……满目的红……

    在我的尖叫中,听见他轻轻地问:“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没有那么恨了呢?”

    ……

    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但是起身看了看日头,却发现才睡了没有几个时辰。

    说起来也怪,原以为这样折腾了一个晚上之后应该身心俱疲,可是头脑却异常清醒,就连昨夜那个荒诞的梦也是那般清晰,真实得让人心悸。

    心里只是悲伤。丝丝入骨,一寸一寸地缠绕,每分每秒地折磨着我,提醒着我自己是多么脆弱。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知道自己和他的缘本就不会长久,明明自己心中一直有那么多的怀疑,明明知道昨夜的那一切才是最合乎逻辑的解释。可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流泪?还是会怨恨天权对我的欺骗?还是会想,如果昨夜某句话说的不同,那么我和他,是不是还会和以前一样走下去?

    坐在园子里眯着眼睛享受晨光,让自己的眼泪在阳光里晒晒,在满目的金黄中,似乎悲伤也一点点消融。

    “小茹。”清言款款走来,身后是端着早餐的红蕊。

    “清言。”还可以微笑,看来自己比想象的坚强。

    端起粥碗,温度刚好。暖暖地下肚,感受自己疲惫不堪地身体在这样的小幸福中慢慢满足。

    “你看你,现在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一点样子都没有。”清言笑着骂我。

    看着清言的笑容,我突然想到了天权昨夜和我说的话。是的,和他比较起来我的确是太幸运了。他应该连这样一碗粥的幸福都没有得到过吧?又有谁会像清言这样,在他吃饭的时候在一旁看着,陪他说话呢?

    天权之所以成为今日的天权,是因为这个冷漠的世界教会了他强者的意义。而我,无论怎样都会有人包容我,疼爱我,所以我注定是会辜负莫云对我的期望的吧。我本就不属于宫廷。

    “清言,”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开口:“有个问题对我很重要……”

    我想着应该怎么措辞,才能既问到我想知道的事情又不会伤害到她。

    “你真的是……对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虽然和她之间已经如此亲密,说起这样的话来我还是有些扭捏:“我的意思是……我只是单纯好奇,你知道我的身世吗?”

    我想知道当年的事,但是如果这会触及清言的伤疤,我可以放弃。

    清言却是一愣:“你的身世?”

    她垂下眼帘,侧脸温娴沉静,只是慢慢地回忆,认真地喃喃自语:“其实我也不清楚你的身世……初见你时你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小小的,皮肤红红的,就像刚出生的小狗……苍云把你抱回来,说是在河上捡的,看着可爱就带回来了……起初我也觉得很荒唐,苍云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别说小孩子了,就连小狗他都嫌麻烦……”

    她揽了揽耳旁的碎发,轻笑,道:“其实我心里一直知道这一切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当时的我,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已经不再追究事物的本来面目。既然他说是,那就是吧。真真假假,本就没有那样重要。”

    “莫云他……他……”听见她那么说,我连忙为莫云辩白,可是挣扎半天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毕竟是长辈的感情,怎么说都是亵渎。

    “你什么时候开始帮他说话了?”清言一笑,又接着道:“其实我都懂的。你不用担心。”

    看见她的笑容,我的心也安定下来。看来是我之前多虑了。

    “所以说,知道我身世的就只有莫云了?”

    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为什么现在这么介意呢?这么多年不都开开心心地过来了?”她脸上有好奇,却并未深入追究,只是问了一句:“这真的很重要吗?”

    我点了点头。

    “那好,我帮你。一会儿苍云来了看我眼色行事。”她挥挥手,让红蕊撤下碗筷,换上了一壶新沏的西湖龙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