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四十七章 卑微

    第四十七章 卑微

    细细想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的肌肤之亲了。宫中的我,和宫外的他,虽然心里是绵绵的思念,却只能故作冷漠地遥遥相望。而此时此刻,感受着他灼人温度,他强烈的心跳,心里一时竟觉得幸福地有些不真实。

    在他幽暗的眸子里,有迷恋,有痴狂。当快感涌上来的时候,我紧紧攀住他的背,指甲不自觉陷入他的肌肉中。他却什么也没有察觉,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的双眼,似乎这就是世界之于他所有的意义。我在这样的目光中沦陷,在他的温柔中沦陷。他的汗滴落在我的肌肤上,他的唇融化了我极力压抑的呻吟。

    “天权……天权……”我在他的耳边一遍遍地唤,发泄着数月积累下来的思念。

    “茹……”他加快了律动:“再搂紧一点。”

    我紧紧地搂住他,几乎已经不能承受这样极致的快感。我目光迷离,只是痴痴地看着他,感受他肌肉一点点紧绷,眸色一点点变深。

    “小茹……”他紧紧地搂住我,把头深深地埋进我的颈窝,似乎要把我揉进他的体内。终于,他急促地喘息,在颤抖中释放,任快感涌遍全身。

    温存之后,我躺在他的怀中,静静地感受他仍然在剧烈跳动的心跳。此时的我们,虽是**相待,却最是无关风月**,仅仅是这样静静相拥。

    我曾经想过,如果真有所谓的地久天长,那么就应该是现在的样子。不需要语言,不需要动作,甚至不需要思考。无关男女,无关生死,只是在岁月中相遇的两个生灵,那么自然地相依相靠。不需要担心未来或者过去,担心分离或者死亡,因为我们本就是一体。

    在这样的温暖中,多日以来的烦心忧虑都消失不见。我竟就这样在他的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天权!”半夜突然醒来,我心里突然一惊,连忙往身边摸去。

    “我在这里。”他握住我的手,瞬间所有的恐惧烟消云散。

    “你还在。”我嘟囔着往他那边靠了靠,钻进他的怀里。

    “傻瓜。”天权低声一笑,吻了吻我的发。

    明明是很温馨的时刻,我的心里却在害怕。因为知道现在越是温暖,他离开之后我越会想念他的怀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连理直气壮地幸福的能力都没有了。我总是担心这一切会消失不见。我害怕一个人面对漫漫黑夜。

    我不想再去讨论之前的那些事情。这样的幸福已经十分难得,我不能再毁了它。我闭上眼,却舍不得睡着,只想自己能好好记住此刻的感觉。

    “小茹,”天权的手温柔地拂过我的脸颊:“每晚都会这样吗?”

    “我……我也不知道。”我当然不能告诉他我每夜是怎样在床上辗转反侧的,也不能告诉他多少次我是哭着醒来的。不能告诉他其实我很羡慕柳素锦,至少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他不是在无数道城墙之外。

    “小茹。”他长声一叹:“我知道我一直亏欠你。”

    “你没有……你什么都不欠我……”我慌忙地反驳:“当初决定在一起也是我自己缠着你……要怪也应该怪我……”

    “小茹,”他的手指抵住我的唇,不让我再说下去:“这个世界上我最想给你幸福,却……伤你最深……”

    “天权……”

    “你先听我说。我从来不会向任何人解释任何事情,因为我一直认为,相信我的人无论怎样都会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解释也是多费口舌。”

    “可是你不同。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解释。只要你想听,我就可以解释。因为我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最伤人的,是你冷漠的眼神。”

    我没有想过,天权有一天会下所有的骄傲,对我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我的眼里从来就没有过其他人。无论是柳素锦,还是阿尔瓦公主。那只是做戏。我只是想保护你,不想让任何人伤害你。”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在每个人的面前扮演对应的角色。朝堂上,宴会上,宫中,府中,都是如此。我认为一切理所当然,却忘了顾及你的感受。”

    “我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因为我认为这些事你牵涉的越少就越安全。我尽量避免见你,尽量不去看你,因为我知道宫中人多眼杂,每一次任性都可能带来万劫不复的结果。”

    “我没有想到我的伪装不仅骗了别人,也骗了你。我更没有想到,你会嫉妒别的女人,你甚至在宴会上和她争风吃醋。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他的手惩罚性地箍住我的下巴,有些疼。

    “没有那么明显吧……”我讪讪笑道,却不由地心虚。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不过看上去只是你一厢情愿,只要父皇母后想护你还是护得住的。”

    “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莫云也就罢了,皇后为什么要护我?”

    “他们自有他们的理由。”

    “那为什么我一厢情愿就没那么严重呢?”

    “因为他们不希望的,是我们彼此相爱。”

    “彼此相爱?为什么?是因为身份吗?是担心你爱上我辱没了你皇子的身份吗?”

    他突然低声一笑,自嘲道:“皇子的身份?”

    他的态度让我更加不解。我抬起头,仔细端详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难道不是吗?”

    那个笑还在他的嘴角,满是嘲讽,似乎这个世界给他开了一个荒诞的玩笑。而他的眼里,却是一片冰冷,如雪原深潭,我看不透冰层下的暗流涌动。

    这样的陌生感让我有些心慌,我连忙唤他,想确认他在我的面前:“天权……天权?”

    “小茹?”他似乎突然回过神来。湖面上的冰块瞬间消弭,又一丝丝地泛起涟漪。他突然把我拥入怀中,下巴抵着我的头顶,试探地问道:“你说,如果有一个你很爱很爱的人得了绝症,你会告诉他吗?”

    “天权,你不要吓我……”我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你看,我就是随便一问,你又胡思乱想!”他的我额头上惩罚性地一弹。

    “你就随便一问?”我还是不太相信,再次确认。

    “算了,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等等等等,我说,我说。”我把他拉回来,认真思索着道:“如果是我很爱的人,我应该会和他说的吧。虽然知道如果不说,他会很幸福地度过生命中剩下的时光,可是如果有一天他发现我隐瞒了这一切,他应该会怨恨我的吧。因为两个人在一切就是要坦诚相待,共同承担呀。而我甚至都没有给他这个选择的机会,就独自承担了这一切,虽然看上去很无私很伟大,其实是最自私的。”

    “这是自私吗?”他回味着我的话。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爱一个人的方式,我不能也没有这个资格去评判什么。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把一切都说出来,两个人的生活都会更简单一些。相爱难道不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吗?如果什么都要想那么多,左右权衡,考虑各种情况,那和你每日在朝堂上与人周旋有什么区别?”

    “可是……万一对方因为自己的病,终日郁郁寡欢呢?看着这样的她,我会自责的吧……”天权喃喃自语,陷入了深思。

    “等一下,天权……”我终于发现有哪里不对了:“‘她’是谁?你的样子根本就不是随便问问……究竟是谁得绝症了?”

    “你先告诉我,如果是你,你会自责吗?”天权没有理会我的问题,而是认真地反问,眼神中的压迫感让人不能拒绝。

    “我……应该……”我细细思考,却觉得这个问题的前提就不对:“不对,为什么对方就一定会郁郁寡欢?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就一定会日渐消沉?”

    “而且,”我补充道:“你也不需要自责。因为残酷的是现实,与你无关。”

    他听见我的话,只是沉默。

    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手抚上他仍然深锁的眉头,故作轻松地问道:“所以说呢,‘她’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