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四十七章 我要你

    第四十七章 我要你

    “小茹。”清言站在人群外,轻声唤我,正如这十六年来的每一日,似乎我从未离开过影楼。

    “清言。”我不想表现地太感伤,不想一见面就哭哭啼啼的,可是眼圈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似乎岁月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白衣束腰,脖颈修长,淡雅间自有风度。

    “这些日子过得可好?”她走进拉起我的手:“咱们到楼上去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可以和清言说些什么。因为这些反反复复的心事,我自己其实都理不清。而且天权曾经叮嘱过我,我和他之间的事一定要保密。所以我只能捡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来说,什么皇宫见闻,闲时八卦,每一件事都添油加醋地描绘一番。

    明明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双方都很认真,连笑也要比平时夸张几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重逢少些尴尬,多些自如。就这样一直聊到傍晚,和楼中众人一起用了晚膳,我才恋恋不舍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的摆设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一时间竟让我有些感伤。物是人非,流逝的不仅仅是影河水,还有时间。

    习惯性地打开窗户,迎面而来还是熟悉的喧嚣与热闹。看了十来年的波光桨影,恍然归来,一切竟是丝毫未变。我其实很不喜欢现在的自己,过于多愁善感,过于忧郁,如梅雨时节那阴雨绵绵的天空,一直不能放晴。

    记得上一次在窗边叹气时,有一个男人痞痞地倚在我的旁边,问我为何叹气。现在想起来当时自己真是太过单纯,随随便便地就把自己的真心交给别人,没有一丝犹豫,毫不设防。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当初天权对我为何会那么主动。为什么他会关心一个陌生女子的心情,会主动邀请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会对我如此温柔。真正了解天权之后,我发现他不是一个会做这种事情的人。那一段时间的他,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他。而我爱上的,并不是他,只是一个美好的幻影。

    真正的天权是什么样的呢?冷静,理智,有君王之才。也如每一位明君那样,在美人与江山之间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江山。

    这样的天权,真的是我的良人吗?

    我不知道。

    星星一颗一颗从夜空中浮现,挂在天上,如林中的宫灯。

    夜里有些冷,我起身准备关窗,一个人却突然从窗户进入,衣衿带风,烛光忽闪。

    我揉了揉眼,以为自己这两天思虑过多,出现了幻觉。来人阴沉的脸色却让我明白,一切都是真的。这摆明就是要继续吵架的阵势。

    我翻了翻白眼,明明都已经大费周章地来了,干嘛还要摆出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我有求你逼你过来吗?

    我直接无视他,倒了一杯茶水,捧着杯子饶有兴致地走到窗边看星星。

    他有些愤愤地坐到椅子上,故意弄出很大声响。我觉得好笑,原来所谓的一国储君不过也只会些小孩子的伎俩。

    接着就是瓷器破碎一地的声音。陪了我好几年的东西就这么没了,虽然心疼,却还是克制着自己不要转过身去。

    “喂,你的东西坏了。”最终还是他先开口。

    “坏了就坏了。反正你府上有的是宝贝,明日差下人送一套更好的就是。”

    我以为他的怒气会立刻爆发,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连一句气急败坏的“你……”都没有听到。真是够能忍,我这下彻底服了。

    我转身,果然他还是那副冰块脸,紧紧地抿着唇,硬是生生地就这样把怒气压了下去。

    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玩心大起:“你说说这么晚你过来干什么?”

    “我……”他竟支支吾吾,慌乱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是不是想我了?”我一步步缓缓靠近他,手抚上他的胸口,半是调戏半是认真地问。

    “你就是想我了,所以才让莫云准许我回家,才在半夜出现在我的房间,才大费周章地创造了一个让我们可以独处的机会。我说的对不对呀,天权?”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描绘着那个我已经描绘过千百遍的轮廓。

    天权竟如一个青涩地少年,脸上浮上红晕,睫毛在烛光中安静地眨动。

    我的手攀住他的脖子,拉近他的头,凑上自己的红唇,就这样没有任何先兆地吻了上去。

    他的口中还是我熟悉的气息。嘴唇有些干,摩擦着我的唇让人沉溺间又有些清醒。唇舌间还是如此湿润而柔软,引诱着人去占有去掠夺。我吮吸他的舌,在他的舌尖略带惩罚性地轻咬,轻吻他的嘴角。在感觉到他的气息变得急促之时,我突然推开他,脸上带笑:“你该走了。”

    他一愣,随即就明白我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暗讽的是他那日的表现。

    “小茹,”他眼神暗了暗:“你要明白我才是那个有轻功来去自如的人。”

    我突然意识到了危险,可是已经晚了。他一把把我抱到床上,随手一挥就灭了烛台。床帐翩然落下,将我们与外界隔开。

    “你……你要干什么?”我往床脚缩了缩,尽量与他拉开距离。

    “你。”他俯下身,极优雅地说着下流的话。

    他的直接让我猝不及防,一时竟不知应该怎样回应。只是心却不争气地越跳越快。

    “你,你什么意思?”我佯装镇定,双手抵住他的胸膛。

    “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他轻松地握住我的手腕,不急不缓地把它们反扣在我头的两侧。

    他毫不客气地紧紧地压上来,低头在我的耳旁暧昧地低语:“我刚才说,我要干……”

    那个“你”字淹没在他温柔细密的吻中。我之前所有的坚持所有的抵抗在一瞬间崩溃。

    他火热的呼吸带来的酥麻感从我的脖颈扩散到我肌肤的每一处,他唇舌所到之处皆是战栗。那样轻柔的触碰,那样小心翼翼地温柔。

    他的唇吻上我的唇,没有以往的侵略性,只是极致的温柔缠绵,耐心地诱导我的回应。而正是这样的小火,往往能烧尽我所有的理智。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他的脖子,插进他的发,尽可能地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我闭上双眼,只是单纯地感受他唇间的热情与温柔,吮吸他的舌,任自己的**蔓延。这瞬间,我们只有彼此,虽短暂却胜过永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