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四十三章 局中局

    第四十三章 局中局

    他的话让我吃了一惊,怎么会是这样?转念一想又忽然明白,他们今晚的目的原来是想要坏我和天权的清誉,或者说只是想要坏我的清誉。他们应该是西梁人。我和君慕然的这桩婚约对很多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所以特意派人来做些手脚也在情理之中。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再加上衣衫不整,我和天权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的。宫里人最擅捕风捉影,此事又是这样的丑闻,可以想象数日之内就会传遍整个楚国。到时候无论我们如何解释,或者莫云如何压制,我和君慕然的婚事都是不可能的了。

    明白了他们的目的,我有些紧张地看着天权,想知道他要如何化解这场危机。天权却挑了挑眉:“为什么不是让我吃药?”

    “我们也想过下药,可是下药太明显,很容易被检查出来。”我身边的大汉竟然乖乖配合,认真地回答天权的问题。话已经出口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被天权牵着鼻子走,气急败坏地道:“啰嗦什么,听你的还是听老子的?快点脱!”

    天权轻笑,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配合地解下了自己的腰带。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美男脱衣图,不明白天权想要干什么。我本以为他是想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再一举攻下,可是没想到他真的就按照他们的吩咐规规矩矩地脱衣,动作缓慢优雅,外衣中衣里衣一件一件坠地。他甚至极为配合地解下了头上的发簪。长发散落,掩映着他精健的上身,衬得更是俊美地令人心动。

    “还要脱吗?”他扬起一个戏谑的笑,悠悠地看向我身旁的男人。

    “够……够了!”天权这般死皮赖脸的配合居然让我身旁的大汉有些脸红,粗狂的声音中居然带上几分小媳妇的娇羞。

    天权听见也顺势住了手,半裸着上身玉立在我们的面前,坦然地等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

    双方就这样对望着,一时寂静无声。就在我脖子因为保持一个姿势而开始僵硬的时候,屋外传来人声与脚步声,灯火由远及近。听到有人过来,我心里感到一丝庆幸,也许天权在孤身赴约的同时已经布置好了人手。我身边的男人突然收回了刀。我正感到诧异却发现胸口一凉,接着就被人一推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天权紧紧地抱紧我,滚烫的胸膛烙着我的肌肤,让人脸红心跳。他在我的耳边轻声道:“别怕。”

    我也紧紧环住他的腰,贪婪地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可是还没有来得及温存片刻,就听见屋外的脚步声慢慢逼近。这时我才发现屋里的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部消失,大殿里只有衣裳不整的我和天权。我心里一慌,连忙想从他的怀抱里挣开。可是天权却顺势一倒,拉扯着我稳稳地坐在他的身上,姿势比先前更为暧昧。

    “你这是干什么?”我的手抵在他的胸前,蹙眉道:“你难道还没有发现那些人想要干什么?”

    “我知道呀,”天权嘴角带笑,拉过我的手腕让我更贴近他,温热的气息吞吐在我的脸上:“我早就想那么做了。”

    我来不及多说什么,门已经哗然打开。先前的喧嚣瞬间归于宁静,我甚至可以想象屋外人们脸上的表情。天权一把推开呆愣着的我,跪在地上,额头轻触地面,声音带着几丝慌乱:“儿臣冤枉。”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着跪下:“儿臣冤枉。”今晚人来的也真是齐全,除了皇后和寺庙里的住持之外,各家夫人小姐无一缺席,甚至柳素锦也挺着大肚子陪在皇后身旁。我不知道先前那些黑衣人是用什么借口把大家都聚集过来的,不过显然不是当下的这个理由。皇后微微蹙眉,神色忧虑,柳素锦则已经是脸色惨白。其他人都识趣地埋着头,脸上的神色比我们还要尴尬。毕竟是皇室丑闻,这种东西总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你们为何会半夜在此处相会?”皇后很快就收起了她的情绪,声音里带上往日的威严。不过我心里明白,她其实已经是在帮我和天权了,因为这样至少给了我们一个解释的机会。

    “禀母后,儿臣是收到了西梁三皇子的纸条,说今夜在藏经阁一见。”天权还是一动不动地伏身,话语间自有一番坦荡。

    “对对,母后,儿臣也是收到了君慕然的信。”我一边说一边把那封信掏了出来,交给皇后身旁的侍女呈递上去。皇后接过信件细细端详,半晌嗔道:“就算是西梁三皇子的信,你一个女儿家的半夜来赴约也不太像话。”

    我一听她的意思是相信我们了,连忙配合着带着哭腔道:“母后您也知道,慕然已经走了数月,儿臣日日夜夜都盼着能见他一面……所以收到他的信之后只顾着高兴了,哪里还能顾及其他……”

    我这番大胆的表白让门外诸人惊讶之余,面上也露出些许同情。我趁热打铁地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可是儿臣没想到,等着我的不是慕然,而是这些歹人……他们的刀就贴着儿臣的脖子……”

    我偷偷地瞄了瞄众人的表情,除了柳素锦还是一脸绝望之外,其他人都随着我的讲述或担忧或紧张。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太子就来了……他们就用我威胁太子脱衣裳……皇兄念及我的性命只得配合……后来听见门外有人声,他们就一把把我推到皇兄身上……”说到最后我已经泣不成声。

    “一切过错都在儿臣身上,是儿臣无能才让皇妹受辱,请母后责罚。”天权的声音还是波澜不兴,一字一句却让旁观者动容。

    “母后,这件事背后一定另有隐情,真正应该被责罚的应该是幕后的歹人。请母后明察。”柳素锦跪下为天权求情。

    太子妃一跪,其他人也都识相地一一跪下,一时竟是一片求情之声。

    “素锦,你身子有孕,快起来。”皇后扶了扶柳素锦,她乖巧地起身。

    “都起来吧。佛门净地,你们这样是要做什么。”皇后表面含怒,却转身问住持:“大师,您看今日之事?”

    白须的僧人念了句“阿弥陀佛”,道:“贫僧也认为事有蹊跷。此事需要慢慢追查。”

    “大师说的是。今日之事本宫自会查个水落石出。”她看向我和天权:“你们也起来吧。虽说事不怪你们,可是皇子皇女本应事事小心谨慎,哪里有这般大意的道理。特别是你,天权,你这样让陛下怎么能放心把楚国江山交到你手上?回宫之后你先不要管朝中的事情了,在太子府里好好反省一下。”

    “谢母后。”天权磕头,虽然发丝散乱却不显狼狈,仍是自有气度。

    我不知道这样的结果究竟算幸还是不幸,因为我知道天权才刚刚重新回朝,现在却又要赋闲在家。而菩提寺之行因为这场闹剧,只得草草收场,没过几日我们就打道回宫了。

    我不清楚这件事究竟追查的怎样了,不过看那日的情形,那些黑衣人应该会留下很多纰漏,所以我倒不担心皇后会还我和天权一个清白。可是我的名节却是毁了。虽然那日之事严禁提起,可是人多嘴杂,还是难免漏了出去。

    一个未出嫁的公主,午夜和自己的皇兄在一起,两个人都衣衫不整,想起来就无比香艳。这样添油加醋的秘闻总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大街小巷。所以在皇后查清这一切之时,我在民间早已是身名狼藉。那个苦苦寻得的真相,除了保我和天权不受重责之外,并没有发挥它本来的作用。

    在我偶然从丫鬟们的谈话中知道自己的名声之后,我就一直在等着西梁那边的退婚。君慕然虽然不是最受宠的皇子,可是毕竟还是一国的皇子,于公于私都不能娶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子。可是等到花褪残红,春日渐晚,西梁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

    天气渐热之时,倒是传来了西梁那边的消息,不过与我无关,而是原本的太子,西梁二皇子被废。这件事听上去应该是一件蛮重要的事情,因为不仅前朝议论纷纷,甚至后宫里也有人谈论。不过怎么看来都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我也没有把这件事和庙里那夜的事情联系起来。

    而且,此时发生了一件更重要的事,让我完全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北昊的某位公主要南下和亲。天权作为唯一的皇子,自是要担起此项大任,再抱个美人回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