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四十章 无尘

    第四十章 无尘

    虽然事情和她所预想的有些差距,不过她好歹是留下来了。他们在那座城镇没有停留多久,就去了下一座城镇。她便跟着他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大漠孤烟,塞北江南,倒也如她曾经想象的那样潇洒了一回。他身边实在不缺人,所以虽然她一直都呆在他身边,其实也是个闲人,没有帮上什么忙反而是半个累赘。所幸他从未嫌弃过她。

    然而她没有想到,有一日她会再次回到觞州。跟着其他人进入城门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有些虚,担心遇到熟人。还好虽然全觞州人都知道她柳家小姐的名号,却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他们在当地最大的客栈住下,那晚,他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找她。

    “我之前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我是楚国的皇帝。”听到这件事之后,她的心中一时不知是喜是悲。虽然兜兜转转一圈,她还是回到了她想要逃避的深宫大院,可是他的身份反而使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

    “我明日要回宫……”他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感情:“我不想勉强你。”

    他的话语义不详,她站在她的门口,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的脸,扶在门框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你就像天上的云,怎么能被束缚在小小的院子里。”他带着笑轻叹,目光如水,让她沉溺。

    她那一刻好想伸手抱住他,告诉他为了他她愿意坠落成雨,深深地扎根入土,用每个春日的绽放换他一瞬的回眸。可是她没有勇气,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和他解释自己的身份。正因为太在意了,所以担心有任何差错。所以她只是乖巧地一笑,说了声知道了,然后在他转身之后微微湿了眼眶。

    第二日她就告辞,乖乖回了相府。相府里众人又惊又喜,柳相见了她仍是没有半点责怪,只是老泪纵横。府中众人没有人再提过她离家出走的事,仿佛这半年来什么事也没发生。可是她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她。

    再见她的师父,她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些情愫,这样的结局,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解脱。倒是莫云,成了她心中斩不断的牵挂。她总是借故进宫,却又不敢这样贸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每次都是无功而返。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她发现他每日辰时都会给她姑姑请安,于是她就死皮赖脸地进宫,在迎凤宫里悄无声息地住了下来。她认认真真地研究了从前殿过来的路线,发现在园子里的假山上有一座隐蔽的小亭子,因为草木的掩护可以随意打量山下的一切,很难被发现。

    第二日起她便甩开伺候的丫鬟,一个人早早地跑到亭子里,等着莫云出现。虽然明明知道他看不见她,可是看见他远远地过来,她的身上还是因为紧张出了层薄汗。他的身上还是没有换下的朝服,上面绣的是十二纹章的图样,衣带在风中飘扬而起。这样俊逸耀眼的他让她害羞地不敢直视,而当他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这个方向的时候,她竟慌乱地移开目光,似乎他真的能看到她。

    从那日起,她就每日在那个小亭子偷偷地看他。她喜欢那样肆无忌惮地打量他,欣赏他颀长的身材,观察他完美的侧脸,那如曜的眼眸,英挺的鼻梁,如墨的鬓角。每日夜里,她就在灯下一张张地画他的样子。她幼年时因为顽皮,学画只学了个皮毛,所以虽然他的样子近在眼前,可是却怎么也不能画到纸上。她也不恼,因为她本也不是想要画的怎样,仅仅是因为心中的爱恋让她无所适从,想个法子抒怀而已。就如同她每日在亭中看莫云,也没有任何别的目的,只是心里想每日看到他罢了。

    春去秋来,她的画技日益精湛,纸上的他也有了几分神似。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她仍是每日在亭中等候,而他,仍是每日从亭下经过,不曾为她的目光片刻停留。她心中也有了一丝慌乱,担心这段感情就这样在沉默中无疾而终,可是她又没有勇气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自己喜欢了他那么久。

    就在她在这段爱恋中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之时,父亲的到来让他终于又记起自己原来也是炙手可热的相府千金。她兴冲冲地赶到姑姑的房间,在门外却听见父亲忧心忡忡地对姑姑说:“殿下今日也对尘儿提亲了,这可如何是好?”

    她的心里狂跳不止,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前世做了什么,今生竟能有如此的福报?

    “你知道尘儿自小就与别的女子不同,很是瞧不起这些王公贵胄的公子,况且这个人还是当今圣上。我现在也是一把老骨头了,禁不起折腾……妹妹,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圣上,我们柳家除了尘儿外不是还有无邪吗,今年也已经十五了……”

    她听到妹妹的名字,心里一颤,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道:“爹爹,不要!……我嫁,我愿意嫁给他。”

    她曾经无数次地想象过他们再次见面时的场景,可是从未料到是在洞房花烛夜。

    她是作为皇后嫁给莫云的,所以婚礼当日普天同庆,万里繁华。她在红盖头之下,小心翼翼地下了车,男人很自然地上前牵住她的手。十指相碰的刹那,幸福的感觉如此强烈,她几乎忍不住夺眶的泪珠。

    那个她无数次想要靠近的人,今日却成了她的夫君。她可以与他携手一步步拾阶而上,与他并肩面对万民的敬意与欢呼。

    虽然华服头饰重而繁琐,虽然宫里的仪式一道接一道绵绵不休,可是她却毫无怨言。她什么也感受不到,只因为在他的身侧而雀跃欢欣。

    夜色降临,她在新房里等待他过来。离开他之后,疲惫汹涌而至,她才发现自己的脖子早已僵硬,身上也没有丝毫力气,只想倒头就睡。其实照她以前的性子,怎么可能这样忍受了一天的摧残之后还乖乖地在床上端坐,可是为了他,她硬是一动不动地在床上坐了两个时辰。可是两个时辰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终于起身,让丫鬟给她把头上的头饰都卸下去,换下这身恼人的喜服。丫鬟们却纷纷跪地——盖头还没有掀,谁也不敢妄动。

    这时,脚步声却在门外响起:“尘儿,朕来晚了,等的不耐烦了?”话里虽然带着戏谑,可却是一种陌生的客套,故作的温柔。

    她觉得他这声“尘儿”唤的极为好听,可是心里又有些落寞,他甚至都不知道她是谁就可以如此多情。虽然明白很蠢,但是她还是不可控制地吃自己的醋。一个是默默陪伴他的江湖女子,一个是素未谋面的相府小姐。他以前甚至从未问起她的名字,现在却可以这么亲昵地唤一声“尘儿”。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份,是不是今生都没有靠近他的机会?

    她只是乖巧地坐回床上,等着他挑起她的盖头。

    “怎么是你?”看见她的瞬间,他眼中是难得的慌乱,手一抖盖头翩然滑落。

    她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她对他的痴恋让她如何能在众人面前说出口。看着他好看的眼眸,她忍住内心的羞怯故作坦荡地道:“对,就是我。”

    她的话让他哑然一笑,却就此放过她没有再追究。身边的人递上酒杯,他优雅地举杯看着她,她的手却不可控制地开始哆嗦。双臂交缠,她第一次离他如此之近,甚至可以看清他睫毛投下的阴影。

    “你的手这么抖我可怎么喝?”他微微一笑,却还是就着一饮而尽,嘴唇不经意地扫过她的指尖,让她差点在慌乱中松开酒杯。

    在所有的仪式完毕之后,她卸下了繁重的头饰,身上是红色薄纱的睡服。所有人都已散去,屋内红烛艳艳,却只有她和他。她紧紧地攥紧手心,这一刻让从小到大无所畏惧的她第一次感到恐惧。他却一派坦然,很自然地起身走到燃烧的红烛前准备吹熄它们,她出声阻止:“等一等!”

    他有些不解地回头:“怎么了?……我以为你会害羞。”

    她的脸色更红,低下头嗫嚅道:“可是你都还不认识我……”

    他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你不是柳无尘?”

    她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仍旧不敢看他,低声道:“可是还有别的……”

    他遮挡住身后的烛光,脸上神色莫辨:“你是说宫外的事?”

    “恩,我从那时候起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她就这样低着头,在他的面前将自己的心事慢慢道来。那么久那么绵长的暗恋,在她心中扎根扎的那么深,以至于仅仅是把一切道出,就已经让她满面泪痕。

    “苍云……”她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他,可是话却哽咽在喉头,只是眼泪如潮水般不停从眼眶涌出。她不明白自己一代巾帼英雄,为什么那时会表现的那么怂,真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所幸当时她已经卸了妆,再加上本来长得还不赖,所以在烛光的映衬下反而有了种楚楚可怜的美丽。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而且还是这样一个痴情美人,所以当晚莫云当然是毫无抵抗力。其实皇后对我说的故事完全没有这些细节,请原谅我过于丰富的想象力。至于为什么我的想象止于此,因为我明白有句话叫非礼勿视,之后的事情请诸君自行想象,我还是要尊敬尊敬长辈的。

    他们婚后的生活自然是琴瑟和鸣,恩爱无比。莫云怜皇后的痴情,大笔一挥,给那座小亭子赐了个名。再后来清言出现了,这边的故事也渐渐落下帷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