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三十八章 皇后心疑

    第三十八章 皇后心疑

    初一之后一连好几个晴天。虽然仍是春寒料峭,不过阳光已经透露出春天的讯息,温柔地暖照,撒下一片炫目金黄。我的心情也随着天气一天天好转,默默地数着日子,期盼着春天的到来。

    天气稍暖之后,皇后又恢复了每日的花园一游。我也和以前一样,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在一旁陪着,故作亲密地和她闲话家常。一日日下来,我已经少了很多最初的拘束,偶尔也会撒撒娇讲讲笑话逗她一乐。

    趁着晴好的天气,宫女们纷纷把屋里的古书画卷拿到阳光下摊晒。如果不是因为亲眼所见,我不能想象皇后居然有那么多的书。细细翻阅,发现其间不仅仅是四书五经和诗词歌赋,甚至还有有关医学、地理的书籍和民间话本。我以前一直以为她应该是那种恪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妇人,竟没有想到她与清言相比竟然毫不逊色。最最令我震惊的是她的画。其实从我屋子里挂的画就可以推断出她在丹青上的造诣,可是真的见到她的画作的时候我还是吃了一惊。以前在莫云的别院我曾经见过满墙的清言,而她的画,除了极少的虫鸟花卉,全是莫云。

    还记得当初看见莫云的画的时候,我的心里震撼之余是深深的感动;而看见那一片莫云的时候,我的心里竟是满满的苦涩。我不知道皇后当年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她和莫云又是怎样相遇,一误误终身。正是因为了解这个故事的另外一半,所以我明白她表面的风光背后其实是一辈子的孤单落寞。当她爱的男人正对着美人摹相的时候,她却只能与笔墨宣纸为伴,在水墨丹青中描画自己的思念。自我进宫之后,除了除夕夜之外,莫云从未来过这座园子。明明在同一座宫殿,却日日不得见;明明是想要成为他的妻,却只是成为了天下人的皇后。我不知道莫云为什么连表面上的温存都没有给她。她对他的心意,就如同这些寂寞的画,纵使再美丽,也得不到他一眼的垂青。

    虽然是无意中看到这些画,可是我总觉得自己撞破了他人的心事,所以没有多做停留就心虚地走开了。我离开迎凤宫,打算去御花园里看看梅花,抒抒怀,忘了刚才那些我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御花园里红梅开的正盛,可是面对着这样的美景,我还是不能把之前的那些思绪从自己的脑袋里赶出去。身旁的小丫鬟倒是很开心,说要折两支回去插瓶,一边说着一边就掳起袖子准备动手。我看着她那样干净明媚的笑颜,一时觉得熟悉,细细想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也是那样,为小事而欢呼雀跃,满足于每一个平凡的瞬间。可是那样的笑容,竟已经一别多年。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扬起一个苦涩的笑容。曾经以为可以永远不变的自己,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是面目全非。

    也不知道是和谁赌气,我解开了自己的斗篷把自己暴露在寒风中。小丫鬟倒抽了一口凉气,停下手上的动作准备过来给我把斗篷披上,我却脚尖轻点,三两步移进梅林深处。

    当下蹲回眸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跳起了暗香。这么多年来,我终于明白了清言教我舞蹈的苦心。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我的思念,我的烦恼,我那些千回百转自己也解不开的心思,随着我的每一个甩袖在风中飘散。虽然没有音乐,可是我的耳边却有天权的笛声,那夜以来这首曲子总是时时回荡,是我每个午夜梦回求而不得的绮念。

    这么久没见清言,不知她现在可好。当初为了讨天权欢心,我向她学这支舞,日日苦练,虽然最后天意弄人,到现在也没有让他看见。当时一心盼嫁的我,以为这支舞里的回眸是清言单纯的爱恋,现在事过境迁,却终于明白清言当时的心情。这个动作其实只是为了确认,无论经过了多少次的转身,对方一直都在。

    而我呢?一切落幕之后,我的眼前只有雪野红梅。那个吹笛的少年,只是那夜回忆里单薄的影像,他看不见我这一刻的脆弱,不能带着宠溺的笑容为我拭去眼角的泪珠。曲罢人散,先前看的有些痴呆的小丫鬟连忙走过来为我披上披风,赞叹了几句,又让我回宫暖和暖和不要着凉。这一次我没有再任性,温顺地跟着她回了迎凤宫。

    有句话说的好,自作孽不可活。那日的任性之后,我受了凉,莫名其妙地染上了风寒,之后的几日都只能头昏脑涨地躺在床上。老天真是不公。话本子里一般这种情况下公子会因缘巧合地出现,刚好看见那一支舞,然后心里悔恨怜惜。可是为什么我在寒风中冻了半天之后,不仅天权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反而因此病倒了。

    世界上最狼狈的事情莫过于你为自己写了一套本子,可是却发现不仅男主没有出现,连剧情本身都被老天爷嫌弃。我每次饮下那些苦涩的汤药的时候,心中都在默默哀叹自己的不幸。

    可是风寒就是这样,难受一两天之后,一切就开始好转。随着身体一天天好起来,那些曾经的坏情绪也渐渐消失不见。看见窗外的阳光,我的心情又再次晴朗起来,兴致极佳地准备出门转一转。

    果然今日适宜出行。还没走几步,就看见了来向皇后请安的天权。

    虽然我的心里很想马上扑过去冲进他的怀里,然后扒开他的衣服看看他的伤好的怎么样了,可是当下的身份却让我不得不矜持地停下脚步,故作扭捏地犹豫是否要上前。还好天权也看见了我,朝我走了过来。我装模作样地向他请安,可是动作却做的丝毫不马虎:“皇兄。”

    他点头示意我起身,脸上是客套的疏离。不愧是在皇宫里长大的,演起戏来真是脸不红心不跳,如果不是前几天才见过他,我真的会再次怀疑天权对我的心意。

    我们之间大约三步的距离,明明是面对面,可是我却不敢抬头看他一眼,害怕流露出不该有的情绪。

    “听闻皇妹近日身体有恙,孤心中甚为挂念。今日一见,宽慰许多。”天权故意把一番话说得客套而虚伪,可是我却明白他背后的真心。

    我心中一暖,面上却扬起一个端庄的笑:“多谢皇兄挂念。”

    “孤还要向母后请安。告辞了。”说罢也不容我回应转身就走。外人看来无非是太子虽然表面上与我是兄妹,其实心中不甘,虽然先前故作关心可是其实是内心对我不屑。

    天权的这出戏演的非常漂亮,既把想说的话说了又没有引起丝毫怀疑。我在他面前就像一个锦衣华服的木偶,虽然没有出什么差错可是却显得生硬呆板。虽然我想问的话没有问出口,不过看样子他的身子应该好的差不多了。

    从丫鬟那里旁敲侧击地知道天权每日下朝之后都会来和皇后请安。虽然就算见面我和他也只能以兄妹相称,但是知道他每日都会来这个园子我还是兴奋了一个晚上。第二日,我便算好时间在园子里候着,等着他请安时见他一面。可是远远地看见他的身影的时候,我又开始担心这样会不会有些刻意。于是带着丫鬟上了假山上的一座小亭子,只是隔着扶苏的花草远远地看着他经过,这样也避免了每日见面引起别人的怀疑。

    从那日起,每到天权请安的时辰,我都事先等在那个小亭子里,只为了看他从下面经过。虽然只能那样远远地注视着他,可是我却觉得无比幸福。以前在影楼的时候总是好几月才能见他一面,而且每次离别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可是现在我却可以每天看到他,等着他远远地走来。我可以默默地在脑海中描画他的身姿,在心里静静地数着他的步子,然后在夜晚再反复回想,小心地珍藏这份属于我的美好。

    我以为这样隐秘的爱恋可以在朱墙之内悄悄绽放,可是没有料到,纵然我如此小心谨慎,还是引起了皇后的怀疑。

    每日她午睡之后,都会约我在御花园里散会儿步。可是那一日,我在她房外等候的时候,她的贴身丫鬟却通报我进去,说娘娘有话问我。这样的反常让我心里一惊,可是还是掩饰住心里的慌乱,故作镇定跟着丫鬟走了进去。

    心里越是害怕,表面上越要装得无所畏惧。我像往常一样微笑,行礼,每个动作都做得无可挑剔。

    “起来吧。”皇后的脸上没有我想象的愤怒,我心里一松,果然是先前自己多想了。

    我在她的示意下起身,坐在她身侧的榻上。她挥挥手,房间里的丫鬟们悄然无声地退出。我心里好奇她把其他人支开是想要和我说什么,端端坐好,静静地等她开口。

    “小茹——”奇怪的是,她看上去似乎很紧张,说话的时候目光竟有些闪烁。

    可是这一声“小茹”之后,竟半晌没有下文。我偷偷地看她,发现她的表情有些痛苦,似乎内心正发生着激烈挣扎。我心里很困惑。虽然她是我名义上的母后,自我进宫之后对我处处照顾,可是她没有任何理由在我的面前呈现出这样的一面。

    就在我觉得如坐针毡的时候,耳旁听见了一声轻叹。

    “小茹,你是不是喜欢天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