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三十五章 相对

    第三十五章 相对

    她在外人眼里是风光无限的太子妃,而回到府里,她却只是他的盟友。虽然她心里明白天权的温情其实只是做给别人看的,可是她却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跳,甚至掩耳盗铃地假装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不知道天权先前为什么不愿意娶她。她也猜想过也许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可是她又立马自我安慰,毕竟她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她和他可以住在同一件院子,她可以看他写字舞剑,听他弹琴吹笛。

    忧思过多,她终于病倒。太医为她诊脉的那一瞬,她心里却在想纵使他医术如何精湛,也诊不出来她这一病其实是为了谁。

    她没有料到的是,为了这不大不小的一病,天权居然终日守在她的床头,为她端茶送水,喂她吃药,照顾起人来还真有一番派头。她心里怀疑过这一切是不是也是他故意做给别人看的,可是她心里却不愿细想,既然他要演,她也作陪。

    纵使柳素锦心中万分不愿,病还是一天一天好了起来。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天权还是不离不弃地陪着她,甚至把朝中的事务都推了,每日陪她在太子府里弹琴下棋,种花煮茶。本来就已经心动的她,在这样的温柔攻势下乖乖缴械投降,不顾一切地爱上了这个与她相隔几千年的男人。

    某个夏日的夜晚,在漫天的星光下,她终于鼓起勇气吻上他的唇。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没有勇气再听下去。这么美好的故事,只可惜自己是局中人。我的指甲不知不觉深深地陷入手心:“素锦……不要再说了……”

    柳素锦却惨然一笑:“我吻上他唇的那一刻,他却把我推开了。那一刻我明白,之前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戏。”

    只可惜她入戏太深,已经不能自拔。

    “你知道吗,他从来没有吻过我,哪怕是在缠绵之时。”她的语气中听不出喜悲,可是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有时候想起来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为什么曾经那么骄傲的我,现在却在这里这样卑微地爱着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甚至心甘情愿地为他生儿育女,像个傻瓜一样靠着那些虚假的回忆度日。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现在可以这样静静地呆在他的身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想安慰几句却觉得说什么都苍白无力。

    柳素锦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她看着我,声音有些颤抖:“小茹,我最初去影楼真的不是刻意的,遇见你真是只是缘分。你要相信我。”

    我掏出帕子为她擦脸上的泪:“我相信你。先不要哭了,就算不顾及自己总还要顾及肚子里的孩子。”

    她却按住我的手,让我听她说完:“那个夏天一直和天权在一起,一时也没有机会去影楼。我有孕之后,天权又开始在朝堂上忙碌,我本打算去影楼找你,天权却下了禁足令不让我出府。再后来天权出征,我在府里实在是闷得难受,就求鹤轩把你带到府上来陪我聊聊天。我那时并不知道你就是天权心爱的女子,我绝没有半分炫耀之意……如果那时言语不慎,让你伤心了,我在这里给你配个不是……”她说着就又要跪。

    我不知道她这样凄凄楚楚地是要干嘛,之前质问我的气势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思索间一时没有扶住,她竟然就又跪到了地上。

    “我不知道妹妹你为什么会答应和西梁的三皇子的亲事……可是天权却认为这件事和我有关系。前几日清醒之后就重重地罚了鹤轩,并把他赶出了王府……他甚至说,不要我肚子里的孩子……”

    听了素锦的话,我心中不由一惊。虽然我入宫一事的确是因为那日发现素锦有孕,可是现在她跪在我面前已经哭成了泪人,我还能说什么呢?

    “素锦,你先起来……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现下天权还伤着,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你打理,你不要这样……”我有些慌乱,一边搀她起来一边笨拙地安慰道。

    “你说,我可以做些什么?”我扶她在椅子上坐下,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心中又是怜悯又是愧疚。

    “天权现在整日消沉,作践自己的身体……我只求你可以劝劝他,让他不要再像现在这样,可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我没有想到她的请求竟然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她说话时目光里是真正的心疼在意,且不论我本来就正有此意,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见她这副样子也不能狠心拒绝。我点了点头:“恩,我会劝他。”

    “我知道自己的存在一直碍着你们。我现在真的别无所求,只想安安稳稳地把宝宝生下来,看着他长大……所以,你可不可以帮我求求天权,不要夺走我的宝宝……”她的手覆上小腹,声音里已经带上哭腔。

    虽然我心里的确很在意柳素锦有孕这件事,可是大人的事情小孩何辜。我点了点头,我介意的其实只是天权,这个小生命既然已经出现,为何还要让他夭折?

    柳素锦吩咐丫鬟带我去天权的房间,她则留自己的园子里,说三个人见面反而尴尬。

    我担心天权的伤势,便也没有留恋,头也不回地离开,跟着丫鬟匆匆地往天权的屋子赶。先前从柳素锦那里一下子知道了太多的东西,我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能思考,只是单纯地赶路。

    当丫鬟在雕花木门前停下,示意我进去的时候,我一时竟有些胆怯,但是还是轻轻推开了门。

    屋里窗扉紧掩,所以尽管屋外阳光灿烂,屋内还是阴暗如夜。虽然燃着火盆,不算冷,但是还是感觉一片沉闷,让人很不舒服。我皱着眉,小心翼翼地掩上门,朝床前走去。

    屋里燃着安息香,不是我熟悉的檀香。我轻轻的掀起帘子,床上的人背对着我,如墨长发散落在床上,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醒着的,轻轻一唤:“天权……”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呼吸的频率也没有改变。

    我事先想过我们见面的场景。我以为他会像之前那夜那样粗暴地对我,又或者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吃惊感动。可是我没有料到他居然什么反应也没有。没有愤怒也没有喜悦,只是这样漠然地背对着我。我一时愣在床边,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天权……”心中担忧着他的伤势,我一时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就爬上了他的床,跪在他的身边。可是伸出手的那一刻,心中又是莫名的怯意,犹犹豫豫地竟不敢碰他。

    “怎么,都敢爬上来却不敢碰我?”天权突然转过身坐了起来,还是那样熟悉的眼眸,只是脸上喜怒难辨。

    “我……”被他这么一看,我心中的怯意更甚,本能地想要收回手,可是突然想起了他的伤,便还是鼓起勇气不管不顾地扒开了他的衣服。

    天权坐在那里,任我为所欲为,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顾不上太多,小心翼翼地想要解下他的绷带,却发现伤口已经和绷带黏在了一起。

    “想看吗?”很久没有和他距离如此之近,他的呼吸就在我的耳边,听起来竟像是在**。

    我还没有来得及有所反应,天权就带着笑用力地一扯,把绷带连着皮肉一同扯了下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似乎只是为了讨我欢心,从枝上折了一朵烂漫的桃花。

    看到他左肩上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窒,眼泪不可控制地涌了上来。

    天权伸出手抚上我的眼角:“原来你还会为我心疼。”

    “你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我生气地拂开他的手,又是心疼又是埋怨,看着他脸上若无其事的笑心里更是气愤。

    正是因为在意他,所以不能看到他受到一丝伤害。而他正是知道我的在意,或者说是想要确认我的心意,故意这样糟蹋自己。而正是懂得他的用意,所以我的心里才会如此愤怒。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不允许他用自己的身体来威胁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要他好好的。

    “天权,你怎么能这么幼稚?”我皱着眉,眼里全是怒气:“如果我真的已经不在意这一切,你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本来我做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在知道你不爱我的那一刻,发现做别的也都没什么意义了。清醒地活着,看着你嫁给他反而是一种痛苦,还不如折腾折腾求个超生。”他的嘴角还是调侃的笑,我心中却是一震。

    “莫非你想我好好养伤然后去西梁把君慕然那个家伙杀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说着玩笑话,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天权,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君慕然。”看着他强作欢颜,我的心里痛的不能呼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