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三十一章 凯旋

    第三十一章 凯旋

    转眼间已经到了年末。我来到这所陌生的宫殿已经快一月了,有时还是觉得恍然如梦,总觉得自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会回到影楼。

    宫里的日子比以前在影楼时更为宁静。身边虽然总有皇后给我安排的丫鬟陪着,没有什么一个人的时候,但是反而觉得有些冷清。莫云是打定主意把我朝公主的方向培养了,特意给我安排了教我礼仪的宫女,如何请安,如何下跪,如何走路,如何进食,虽然听上去万分繁琐,可是我却没有丝毫抱怨,认认真真地日日学着。我自己也好奇为什么以前在影楼跟着清言学艺的时候自己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现在学习的东西明明比以前枯燥我却反而没有丝毫抱怨。起初以为是宫里的生活太枯燥了,学习礼仪虽然也不好玩,可是毕竟算得上是件可以打发时间的玩意儿。后来渐渐发现,自己之所以学得这么认真,其实还是因为天权。天权作为太子,自小在宫里长大,举手投足是不容置疑的皇族优雅;而柳素锦,丞相千金,虽然展现给我的是平易近人的一面,看上去与我并没有什么差别,可是我心里明白,她和天权其实是一样的。

    而我,只是一个粗野的平民丫头,虽然一直没有承认,但是在他们面前其实我是自卑的。柳素锦想要嫁给天权,只用求姑父赐婚便可,楚国上下没有人会对这桩婚事有任何质疑;可是我与天权,却是云泥之别,如果当初天权娶的是我,朝廷上下一定是一片非议。现在想起来自己当初真是幼稚,居然以为一朝太子可以随随便便地娶个女人当太子妃,痴痴地等着他兑现那个缥缈不实的诺言。

    所以虽然在宫里学的只是那些表面上的礼仪,我的心里却因此感到安慰,似乎这样我就可以一点一点地向他们靠近,有一日也可以如素锦那样,名正言顺地站在他的身侧。

    几场大雪之后,从北方传来了战胜的消息。虽然还有一些需要处理的事务,但是天权已经带着一部分人马踏上回国的归途。楚国上下因为这场胜利一片欢腾,莫云虽然脸上并没有展露出太多的喜悦之情,但是宫人在他的授意之下已经开始着手筹备庆功宴。

    随着见面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心中的期盼和恐惧也一天天滋长。他临走前说的话还在耳旁,可是世事难料,谁又想到再见面时会是现在这般模样?

    天权带着军队回到觞州的那一日,我和其他的皇族成员一起,在宫墙上迎接他们。冬季的寒风猎猎,刮在脸上有些疼。在这样的风中,我努力地睁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城门,害怕错过那个熟悉的身影。

    城门缓缓打开,穿着盔甲的将士和士兵一排排地进入,整齐而庄重。一将功成万骨枯。君王的荣耀背后,是多少战士埋骨他乡的千年寂寞。落日黄昏,夜半孤星,那首故乡的歌谣已经无人记起。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虽然所有人都在盔甲之下,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天权的身影。他并没有走在军队的前方,而是和伤员一起最后进入城门,没有胜利的狂傲,而是沉静如水,肃穆如云。所有人都没有言语,城中回荡着的只有将士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仿若大漠中隆隆的军鼓。

    我在城楼上痴痴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繁复的宫装的风中扬起,心也随之在风中飘摇不定。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手脚冰凉,似乎在下一秒就会窒息。

    没有任何号令,队伍却整整齐齐停在了宫门前。天权骑着马从队伍末尾来到最前方,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下马,不卑不亢地跪下,向莫云禀告此战的战果。虽然是凯旋而归,但是天权的声音中却没有太多的喜悦,反而带着一丝疲惫的沙哑。言毕,俯下身额头轻触地面,静静等待莫云的封赏。

    莫云雄浑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心中都为之一振。将士们浴血沙场,奋不顾身,为的就是此时此刻君王面前的荣耀,封妻荫子,换一个身前身后名。莫云的封赏之后,战士们齐声呐喊,响彻云霄,整个觞州城都为之一振。道路两旁的百姓此时也抛开了先前的拘谨,随着将士们欢呼起来,城楼下一片沸腾。在喧哗之中,我却什么都没有听见,仍然是追随者那个身着银甲的身影。人群之中的他,随着战士们的呐喊,迎着烈风挥舞起了楚国的大旗,如山林间的猛虎,生来便是天地万物的王。我知道天权一直韬光养晦,隐藏着自己的锋芒;而这一瞬,他放下了先前的顾虑,只是单纯地和将士们一起享受着胜利的喜悦。毫不掩饰的他,身上的王者风范竟是丝毫不逊于莫云。

    此战的胜利虽然是意料中的事,可是莫云还是大肆地犒赏了军中的将士。不少年轻的将军就因为这一战,加官进爵,声名远扬,在朝堂之上也有了一席之位。当然如君慕然所言,此战受益最大的还是天权。楚国和北昊的这一战,虽然楚国的军力上有足够的优势,但是北昊的酷寒却让所有人都做好了持久作战的准备,然而天权却在三月之内就以雷霆之势结束了这场战争,这是莫云也没有预料到的速度。从进入北昊边境到最后战争结束,楚国的伤亡不过几千人。

    民间的说书人将这场战争编成了段子,日日在茶馆里说着。百姓谈论着这场胜利,也谈论天权这位少年将军。太子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被神化,然而不少故事过于夸张,一想到天权听到这些故事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想笑。

    那天晚上的庆功宴,天权和莫云一起坐在上席,我作为公主也和皇后一起出席。这还是我进宫之后第一次在众人的面前出现,所以那晚的宴会虽然名义上是为了天权庆功,但是席下众人的眼光却聚集在我的身上。柳素锦因为有孕不便,天气寒冷莫云就免了她进宫,所以那日没有出现。

    想起来上一次还是在天权生辰的时候,我冒充白芍献舞不成,在角落看着柳素锦为他唱歌;现在虽然可以堂堂正正坐在席上了,可是席间众人的眼神却让我连看他都不能一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比先前还要遥远。

    “天权,这是你的茹娟妹妹,现在已经是朕亲封的清欢公主了。她才进宫一切不熟悉,你作为皇兄要多多照顾。”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一场歌舞结束之后莫云正式地把我“介绍”给了天权。

    “是,父皇。”天权盯着桌上的白瓷酒杯,恭顺地回答道。

    看着我愣愣地看着天权,皇后在一旁好心地提醒,把酒杯放在我的手中,轻轻地推了推我。

    我明白了她的示意,起身举起酒杯,环佩叮当,脸上是盈盈的笑:“皇兄,茹娟敬你一杯。”先前的学习的礼仪在今天终于有了展露的机会,一系列动作大方端庄,沉稳典雅,我看见皇后的嘴角扬起满意的笑。

    天权也随着起身,施施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把酒杯倒过来,嘴角上扬,宛如一位兄长。席下众人有赞叹好气魄的,有说着恭维的俏皮话的,也有默默打量着我们的,但是大家的脸上都带着笑,宴会的气氛变得融洽活跃。而我却发现,天权嘴角挂着温润的笑,眼底却是一片清冷。偶尔视线交错,我的心里就会一颤,可是天权却是毫不犹豫地移开视线,似乎我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天权是这场宴会的主角,所以大家自然都是奔着他去的。一方面是迎合莫云的意思,为这一仗庆功;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巴结这位沙场归来的太子。所以那一夜,敬酒的人是一个接一个,此起彼伏;而天权也不推却,照单全收,一边回应着人们的祝贺,一边一杯又一杯地饮下去。晚宴快结束的时候,天权的脸上已经带上了一丝酡红,虽然在言谈之间还是清明而理智,没有一丝醉酒的迹象。

    晚宴还没有结束,皇后就已经觉得乏了,我没有理由再留下去,只好跟着她回宫。离席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看天权,他一边听着乐师奏的曲子,一边把玩着白瓷的酒杯,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

    虽然明白我和他已经回不到当初,可是看着他冷漠的表情我的心里还是不可控制地一痛。一路上我都觉得胸口闷闷的,皇后和我说话我只是沉默地听着,什么也不想说。皇后以为我也乏了,再加上喝了些酒可能有些不胜酒力,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早早回房休息,吩咐我的婢女好好照顾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