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二十八章 他们的缘

    第二十八章 他们的缘

    他看着我有些担忧的表情,微微一笑:“你不用担心我,那些事都过去了。咱们接着说。后来柳素锦的年岁渐渐大了,在宫中住下去不太合适了,母后不得不把她送出宫。但是每年宫中节日宴会的时候,她都会和柳相一起进宫,因此也打过几次照面。长大之后的她没有年少时候的跋扈了,和其他贵族小姐一样矜持高傲,见面时她都会避开我,因此其实我对她并没有什么印象。所以后来我听见她倾心于我,拒绝了所有上门提亲的皇亲国戚,只求做我的妃子的时候,我的心里很是吃惊。我当时以为她只是觊觎太子妃的这个分位,想要如她姑母那般母仪天下。可是后来我去父皇那里请求退婚之后,她居然三尺白绫自尽了。虽然最后没有出大事,可是我却发现这个女子我越发读不懂了……”

    我在心里替柳素锦哀叹了一番。从天权的话里推断,故事的原本应该是这样的。柳素锦幼年的时候在宫里,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是偏偏有一个那么别扭的小男孩不愿意讨好她。那个娇嫩美丽的小女孩当然受不了这样的蔑视,哭哭啼啼地告到姑母那里,却发现那个小男孩无论受到了什么样的惩罚都是挺直脊梁一声不吭地受了,但是对她还是那样的态度。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男孩自然是引起了她极大地好奇心,可是对方又不搭理她,所以想要与他接近的女孩只能通过这种告状的方式让他注意到她,虽然更多的是对她的怨恨。他们的童年就这样一天天地度过,女孩就用这样的方式让男孩可以多看自己一眼,记住自己。

    再后来她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不得不离开自己心仪的少年出宫。但是之后的每一次宴会,她都会求着她的爷爷带她进宫,然后细细打扮一番希望他可以注意到她的美丽。可是天权也和她一样长大了,成了俊逸非凡的少年,两个人已经不能像年少时那样肆无忌惮。柳素锦就怀着少女的矜持和羞涩,看见天权的时候就会心跳加速,甚至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只好远远地看着他,等待着某一日他主动靠近。

    可是她没有想到,童年的那一段回忆对她而言是美好的,对天权来说却是一场噩梦。她心中偷偷爱恋的白衣少年非但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在她出宫之后更是开心地把她整个人都遗忘了。来家里提亲的人越来越多了,父母也不明白她的心意为她挑着张公子李少爷,她一个人为情所伤,独自忧愁,人也是日益消瘦。最终实在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了姑母,请求姑母给姑父吹吹枕头风把她和天权的亲事定下来。而如她所愿,姑父大笔一挥,她终于成为了天权的太子妃,只用在闺中安心待嫁。可是阴差阳错,天权遇到了我,跪在龙吟殿外面请求退婚。众口悠悠,少女在情伤与舆论之中觉得人生无望,选择了三尺白绫决定结束自己悲情的一生。可是没想到天也不遂她的愿,连死亡都不给她,她被人救活了。可是之后就时来运转,十里红妆,当上了她梦寐以求的太子妃,可以天天都看见她心仪的男人。

    “你后来为什么答应娶她了呢?”想着想着,心里还是有几分不甘心。

    “其实父皇当时只是不允我娶你,至于这桩婚事,如若我实在不愿,是可以退的。后来虽然听到柳素锦自尽的消息心中有几分震惊,可是我并不会因此就答应娶她。有趣的是,有一天柳素锦登门拜访。如果说先前我已经看不透她的话,这次拜访让我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曾经认识她。她看见我的时候,没有一丝曾经的羞怯。她和我说话的时候完全不像一个千金小姐,非常自然率真。最让我吃惊的是,她来太子府的目的,是要与我签一份契约。”

    “契约?”真是奇怪的女孩子。

    “她说经历一场生死,她对我已经心死。她说虽然我不愿可以退婚,可是退婚对双方都没有好处。而如果我和她在一起,她背后的柳家的势力都会为我效劳,所以她让我娶她。我心中觉得一个女子可以发这番言论很是有趣,但是没有立马答应。她又接着说,这种婚事对她而言也是一个表面的壳子。我们成亲以后只需要维持夫妻之名,而不必有夫妻之实,双方都有各自的自由,没有必要因为婚姻强行束缚在一起。而她提的要求,就是她只需要扮演太子妃的角色,但是我不能对她有任何非分亲密的举动。”

    我心中也是觉得奇怪,这真的是柳府的那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吗?

    “我当时本来就正在为这些事烦恼,她这样一说事情反而简单了。她要太子妃的分位,我给她便是,还省去我再与父皇争执。所以按照之前的计划,一月之后我便娶她过门了。”

    “可是当时你既然有这些考虑,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让我还痴痴傻傻地等着?”想起他们的大婚,那日的回忆再次涌上心头。

    “小茹……”他指尖轻抚我的眉眼;“我那时候很痛苦,我不知道怎样做才能给你带来幸福。我们,也许真的不应该在一起……”

    “天权!”我皱了皱眉,不让他再继续往下说。虽然我还是躺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的温度他的心跳,可是这一瞬间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好远,似乎下一秒他就会从我的生命之中消失。我紧紧搂住他,往他的怀里挪了挪:“天权,以前的事情我不怪你。从现在起好好牵住我的手,不要再放开好吗?”

    “恩。”他含笑看着我,淡淡地应了一声。虽然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字,我的心里却是一片安稳。

    时间总是匆匆而过,无论我心里有多么地不情愿,还是到了离别时分。

    天权把我送回自己的房间,临走之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扯住了他的衣角。虽然只是轻轻地拉住,没有用什么力气,可是天权还是感觉到了,离去的身形一滞。

    “小茹,这次分别也许要数月之后才能一见。你安心等我,不要挂念太多。”他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我叮嘱了几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心中有万分不舍,正准备说点什么,天权的衣袂却已经脱手,而那个白衣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我的窗外。一阵秋风吹过,树木发出簌簌的响声,如女子低低的抽泣,哀婉不绝。

    秋季就在缠绵的秋雨和萧瑟的秋风中一天一天地过去。树枝上的绿意转为明媚的金黄,可是金黄的叶子却似乎受不了这样冰冷多愁的天气,从枝头脱离,在空中翩翩飞舞,只求可以在大地踏实温暖的怀抱中静静沉睡,获得永久的安稳。

    秋雨淅淅沥沥,冰冷的点点滴滴,敲打在屋檐上,也敲打在我的心里。我努力地保持着心里的平和安宁,不去记挂天权,对身边的一切感到知足,只是安静地等待下一次见面。可是夜半时分,那些甜蜜的回忆总会不知不觉地窜进我的脑海,在梦中常常会觉得天权就在我身边,可是醒来却发现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只有冰冷的夜和无人知晓的满面泪痕。

    因为天气不便出门,最近君慕然也没有怎么出现。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我遇到天权以前的样子,我的生命中只有清言,莫云,还有影楼的那些姐妹。只可惜我已经回不到当初那样的简单快乐。

    那次见面之后,红蕊给我送来了新的药。是君慕然新写的方子,没有仙羽根。这次我没有丝毫怨言,很配合地喝了下去,虽然在红蕊面前还是有一种秘密被看破的羞意。

    其实我挺好奇红蕊是怎么成为天权手下的人的,但是好几次打算开口问最后都哽在了喉咙中。也许是因为之前和红蕊一直以姐妹相称,或者说因为红蕊一直打理影楼的事务,我对她还有几分敬意,所以谈论这个话题总是觉得有几分别扭。

    在知道红蕊的身份之后,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莫云会那样提防着天权。影楼作为觞州最大的青楼,一直是皇亲国戚,达官贵人的流连之处,当初也是这个原因他才会安排清言这样的一枚棋子,于无声处搜集重要的情报。可是很多年以前红蕊实际上就已经接了清言的位置,而她,却是天权的人。天权可以在莫云层层设防的影楼安插下自己的人马,这背后的胆略谋划,真是令人心惊。

    不过这都是男人们的事,想着既觉得复杂头疼,又觉得这样曲曲折折尔虞我诈索然无味,我也懒得去多做分析。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从莫云那边站到了天权这边。虽然是对付自己的爹爹,不过我的天权那么厉害,我的心里也有几分得意。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还没有嫁给天权就已经把跟莫云这么多年的交情抛在脑后了。

    就这样平平淡淡地日复一日,转眼间已经是秋末。先前的绵绵秋雨已经被晴朗的阳光所替代。虽然冷风一吹还是免不了打个寒战,但是在庭院里晒晒太阳还是惬意无比。

    最近大街小巷都在谈论楚国和北昊的战事。这场积压的半年的矛盾,在现在终于爆发了。十六年前莫云挥军北上,给了一直觊觎楚国的北昊一记狠狠地教训,这么多年来他们都只能仰人鼻息,作为楚国的附属国战战兢兢地存在。可是最近几年,他们的力量似乎有所恢复,也逐渐猖狂起来,年贡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夏天的时候,就已经在北昊的楚国官员反映北昊的动乱,请求派兵镇压,但是当时北昊表面上还是一副恭顺之态。而今年年末,本应在十月底就到达觞州的年贡却迟迟未达。莫云派使者询问,使者也是一去不复返。莫云彻底被激怒了,楚国的国威哪里容此般践踏,决定发兵狠狠地治理治理北昊。

    这些内政外交,虽然整个楚国都在谈论,但是对我而言却不是那么重要的。我从来都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可是这一次我却不敢漏听任何一个细节,因为,这一次带军出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心心念念的天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