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二十七章 求君一诺

    第二十七章 求君一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我想起很久以前背过的一首诗,不由得吟了起来,却听见天权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我孩子气地捂住他的嘴巴不准他笑。我知道他是笑我明明没有认认真真看过几本书还在这里卖弄,而且完全不应景。

    “其实这首诗和我的心情很像呀,”我有些不甘心地补充道:“你就是我心中那个盼而不得的‘月下美人’,对我来说美好地遥不可及。每个月夜我也是那样思念着你,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带上若有似无的落寞。

    天权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心情,放在我头上的手移到我的肩上,把我往他的怀里搂了搂,声音里带着笑意:“傻瓜,你才是我的‘月下美人’,至少你真的是美人,不像我是男人。”

    “才不是呢,如果你是女子肯定比我好看。”话说出口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跟着他的话题跑了:“不对啦,这不是我的重点。天权,你是故意的,坏人。”

    他明明知道,刚刚的那一番话是我的肺腑之言,我对他的爱慕,我对他的思念。我不顾女孩子的脸面把一切都告诉他了,他却转移话题,逃避回应。我心中一阵懊恼,却不知道怎么把话题转移回去。我拉不下脸皮去问他对我刚刚说的话的看法,以及他对我的看法。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在他心中究竟算什么。

    “天权,”我还是低声开口:“你……你喜欢我吗?”

    他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搂着我的肩,定定地看着船舱顶部,没有说话。耳旁只有他平稳的心跳,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

    我心里有些慌,用胳膊支撑起身体,阻挡他的视线,迫使他不得不直视我的眼睛,声音已经微微颤抖:“天权?”

    他看着我紧张的表情,低笑出声:“傻丫头,你说呢?”说罢手抚上我的脖颈,拉下我想要吻我的唇。我却一把推开他,一字一定地说:“我不知道。我要听你亲口说。”

    天权也随着我起身,如墨的长发瀑布一般散开,在月光之下有一种不真实的美丽。他的脸上挂着几分无奈的笑:“我以为承诺,说一次就好。”

    “什么承诺?”我一时没有想起来。

    “我说过不会负你,就定不会负你。”他这一说,我才忆起上次缠绵之时,他似乎有说过类似的话。可是因为是床笫之言,我并没有当真,没相当他却是如此郑重。

    “可是你还是没有说你对我的感觉。你究竟是怎样看我的,天权?”我掩饰着自己先前忘记了他的承诺,学着他之前的样子转移话题。而且其实这才是我真正在意的东西。我不想他因为责任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对我好,我想要的是他的心。

    “小茹,”天权皱了皱他好看的眉:“你知道我不会说甜言蜜语。”

    他看见我仍是不依不挠地盯着他,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我从来没有体会过被人喜欢和喜欢别人的感觉,所以我也不能很确定地告诉你你就是我心中所爱。”

    我心中一冷,觉得胸口闷闷地仿佛要窒息,又听见他接着道:“而且世间诸事,都有太多的不得已。我虽然是太子,但是其实比常人有更多的挣扎与无奈。我一个人在人世间已经活的如此辛苦,所以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犹豫应不应该把你带进我的世界,或者说,让你忍受那些本不属于你的痛苦。其实我对自己的未来都是毫无把握。”

    他的话字字透着沉重和煎熬,原来我们的感情在他看来竟然是这样的,不仅不能给他带来一丝甜蜜温暖,反而增加了他的痛苦挣扎。我知道他作为太子,一定有万里江山的野心;我也知道他的父皇不希望我和他在一起,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不利于他的江山大计。我还知道他有他的太子妃,无论是相貌出身,都是我不能比的,而且她还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可是既然他那么痛苦,为什么还要假惺惺地和我在一起,为什么还让我的心一点一点地沦陷在了他给我的温暖甜蜜里?

    我转过身,泪如雨下,身体也不受控制地抽动起来。天权发现我哭了,慌乱地想要把我的肩膀扳过去,我却拼命地犟着,心中愈发觉得委屈。

    “小茹……小茹”天权一声又一声地唤我的名,凭蛮力迫使我面向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小茹,你听我说……虽然世间有那么多的东西我不能给你,那么多的事情我不能答应你,可是我的心,我可以给你。你的每一个笑靥,每一次皱眉,我都牢牢地记在这里。在遇见你以前,它一直沉睡着,可是遇见你之后,它的欢欣痛苦都是因为你。”

    他凝视着我的眼,左手紧紧地按着我的手背。我可以感受到他急促剧烈的心跳,每一下都微微地震动着我的手心,毫无保留地展示着他的真心。

    “小茹,如若哪日你觉得我负了你,在这里刺上一刀,夺了我的命就好。”

    我听见他说着这样不吉利的毒誓,连忙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搂住他的背紧紧地抱住他:“天权,不准胡说……我要你好好的,无论怎样都要好好的。”

    “傻丫头。”天权笑着低下头,温柔地吻去我脸上的泪痕。

    那一夜,我躺在他怀里听着船外的水声,脑海中思绪纷飞,怎么也睡不着。但是天权第二日还要上早朝,我不敢耽误他,于是只好一动不动地躺着装睡。耳旁的呼吸声逐渐均匀之后,我松了口气,悄悄睁开了眼睛。可是随即就听见天权的声音:“怎么了,睡不着?”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还没有睡着的。不过如果早知道这样也会被他发现,那我先前就没有必要那样一动不动装睡了,还弄得浑身难受。

    “恩。”因为打扰了他,心里有一丝愧疚,我说话的时候底气有几分不足。

    “那咱们说说话吧。”天权也睁开了眼,眼眸在月光中像晶莹澄澈的黑宝石。

    “可以吗?但是你明日还要上朝……”我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安。

    “不碍事的,以前也有这样通宵不眠的时候。再说我可以陪你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多点时间说说话也挺不错。”天权的声音温温润润,如夏夜温柔的夜风。

    “天权……”我的手缠上他的腰,往他的怀里贴了贴,心中有一阵感动。

    “你再这样贴着我,我可不能保证还可以和你心平气和地聊天。”天权顺势翻身到我的身上,俯在我耳边低声地说,身下的某件东西已经不安分地挺立起来。

    “讨厌……”我脸一红,手推着他的胸想要把他推开,却因为力气太小显得有些欲拒还迎。

    “我收回刚才句话……已经晚了。”天权眼神一暗,一只手将我的双手缚在头顶,低下头细密地吻上了我的脖颈。

    虽然先前已经经历过一次,但是在他的手指嘴唇的引诱下,我的身体还是再次燃烧起来。与眼前的欢愉相比,聊天似乎也不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我咬着下唇,不争气地沉溺在了他带给我的快乐中。

    当激情平息,两个人带着未干的汗再次静静相拥时,我突然间想起了之前提起的聊天的事。好不容易得到的可以了解他的机会,居然就这样被自己错过了,不由得一阵懊恼:“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如果你想聊天的话,咱们还有时间。”天权的嘴角逸出一丝笑:“不过咱们得抓紧时间,大概半个时辰。”

    我在脑海中反复斟酌比较了各个话题,最终开口:“你跟我说一说柳素锦吧。上次你就答应了我的。”

    “这些你倒记得清。”天权低笑出声。

    “柳素锦是柳相的孙女。她的父亲是柳相的二子柳宸义,当年北昊之战中有赫赫军功,也就是民间常说起的柳将军。最近几年楚国内外一片太平之势,他虽然军中威信仍在,却已经没有十来年前那样翻云覆雨的本事了。”

    “等等,”我忍不住打断他:“咱们只有半个时辰你不要一直说这些没有用的东西。”

    “没有用?”他好笑地看着我:“小茹,你真是可爱……那你想听什么?”

    “恩……”我想了想:“就从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开始说吧。”

    “我和她怎么认识?这都是孩子时候的事情了,我怎么可能记得住?”他又是一笑。

    “你和她是青梅竹马?”听着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又涌上一阵若有似无的醋意。

    “青梅竹马?你这个词用的倒有点儿意思。”他仿佛听见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我的表妹。”

    “表妹?”我还真的就不知道。

    “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刚才还说这些是没有用的东西。”天权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咬了一口:“我的母后,也就是当今楚国的皇后,碰巧也姓柳,碰巧是柳相的女儿。而她非常疼爱她的侄女,也就是柳素锦,在她小时候曾经把她接到宫里养过一段时间。”

    “所以说小的时候我应该就见过她,毕竟都住在母后的宫里。当时母后非常宠爱她,对我却不闻不问,所以我对她的态度很是不好。宫里的人都围着转,就只有我对她不理不睬,为此她在母后那儿哭了好几次,但是无论母后怎么说,我都不愿意像其他人那样讨好她。”

    他的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其实还是当时年幼。其实像那样做又有什么用呢?挺着脊梁逆流而行,奢求一丝关爱,最终却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