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二十三章 不速之客

    第二十三章 不速之客

    莫云不愧是一国之君,办事极有效率,没过几天就把人带来了。

    清言说最近莫云其实挺忙的,每次来影楼虽然表面上还是轻松地谈笑风生,但是她可以感觉到他心事重重。她旁敲侧击地问过他,想要替他分忧,但是听到是北昊的事情之后就选择了沉默。当年的事情在他们之前还是一个结。

    天权最近没有再出现,但是鹤轩那个小子倒是摆着臭脸来送过几次信。第一次打开叠的整整齐齐的信纸的时候,我的脑海中闪过了好多种可能性,想过也许是情诗小词一表爱慕相思,可是打开之后发现自己之前的忐忑甜蜜全是自作多情。纸上只有一个小字,“茹”。我举着那一张纸翻来覆去地研究,发现真的就只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纸。虽然心里有一点失望,可是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收藏起来,每当思念天权的时候,我都会把它拿出来,细细地抚摸这唯一的字,想象着天权写字的样子。再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天权的意思。其实那些诗词都是写给不懂的人的,而真正的感情,只需要这样一个字就够了。我可以感受到他写这个字的时候心中的情感,每一笔每一划,墨迹晕染开的就是他沉默却绵长的思念。正因为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正因为想见不得见,所以无奈,所以发现语言的苍白,所以才什么也不说。正如同曾经的少年经历了人生的悲欢,面对真正的忧愁之时只能淡淡道:“天凉好个秋。”

    信纸太轻,载不动我全部的思念,所以我只能痴痴地写下你的名。只想让你知道,我一直念着你。

    君慕然来的那个午后,我正在房间里午睡。这段时间因为没有见到天权,人总是怏怏的,夜里经常在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到天际发白,白日里总是要在床上多眠一会儿。再加上已经是八月了,暑气极大,闷热的天气让人更是什么也不想干。虽然已经把被子堆在了一边,可是一觉醒来身上还是湿透了,心里更是觉得烦躁,闷闷地起身。正在我想着要不要换身衣裳的时候,听见清言在外面唤,让我收拾收拾出去见客人。

    影楼没有什么客人是来找我的。需要让我收拾收拾才能见的客人,只能是那个莫云之前提到的那个男人了。

    莫云说了那句话之后,我也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因为我觉得如果很强硬地拒绝他们可能会以为我还是对天权旧情难忘,之后也许反而会成为我和天权在一起的阻碍,倒不如现在让他们先放松警惕。而且,不就是见一个男人吗?想要让一个男人爱上我也许很难,但是让一个男人讨厌我还不简单?到时候如果是他不满意这件事不也就只能这么不了了之了?

    我打开衣橱,想要找一身可以帮助我达到这个目的的衣裳,可是想到现在还不清楚那个男人的喜好,万一误打误撞刚好对他的口味呢?只得采取保守战略,先按照最最正常的来,以不变应万变。

    我快速地扫视了一下所有的衣裳,挑了一件鹅黄色的长裙。月白会显得孤傲清高,水蓝会显得清新淡雅,粉红会显得活泼灵动,而鹅黄,中规中矩,应该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至于发型,也是介于随意和正式之间,一个简单的发髻,一小缕头发编成辫子垂在脑后,再插上三三两两简单的发簪。我满意地看了看自己,顶多也就算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但是看上去又是打扮过的,可以把莫云和清言敷衍过去。

    我在房间里又故意拖延了一会,直到感觉对方对我的印象应该已经不太好的时候才慢悠悠地出了门。之后的表现就是对我的智商和演技的考验了,既不能让对方对我产生好感,又不能让清言他们有所怀疑。

    午后暑气大,院子里早已呆不了人。楼里的人最近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楼内活动,院子里只有一片聒噪的蝉声和已经开始凋谢露出青翠莲蓬的荷花。会客的地方自然是和以前一样,由院子转为清言的怜清轩。我慢悠悠地上楼,在楼梯里就听见屋内的说笑声,看来那个男人真的是很得莫云的欢心呀。希望清言不要沦陷。我在心里默默祈祷,敲了门。

    清言从里面开了门,嗔怪了几句我太慢了,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听见,而是愣在了门外,盯着坐在桌旁的那个男人。

    对,那个男人就是那日画舫里对我非礼的那个男人,虽然他现在穿着精致的淡蓝色暗花的袍子,如墨的长发用白玉绾得整整齐齐,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可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就是那日船上的那个人。看见他的瞬间,我就有冲上去报仇的**,可是立马又想起来当日的事如果他说出来,免不得又是一通解释。且不说我假扮海棠的事(虽然不是成心的),就说那日天权和我做过的事,难免不让人浮想联翩。

    “小茹,站在门口干什么?”清言的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看这小丫头,才第一次看见慕然就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了。”莫云不忘趁火打劫,调侃我一把。

    “小茹,快进来。”清言有些脸红,连忙把我引进去,我猜她心里一定在反思自己是哪一步没有做好,让我成了这般大胆放肆的女子。

    “我不是……”我想要解释却发现怎么也解释不清,只得低下头,看上去还真有几份若隐若现的娇羞之态。

    莫云在一旁哈哈大笑,清言连忙打圆场介绍道:“这就是那日跟你提起过的那位公子。”

    那个男人并没有提起那日画舫的事,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就是“海棠”,声音谦逊有礼:“在下君慕然。”

    我抬起头,发现他的脸上一直挂着温润的笑,虽然看着我,目光里却一片澄澈,不疏远也不冒犯,真真就是一位谦谦君子。在这样和煦的笑容里,我心里一阵恍惚,不禁怀疑,世界上会不会有两个长得一样的人,会不会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那日的那个人。

    我也扬起一个笑容:“我叫小茹。”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又隐隐约约地记起那日天权曾经唤过他“慕然兄”,笑容不由得又僵硬在嘴边。

    两个人长成一样还有些许可能,但是怎么可能连名字也一样?

    莫云在我耳旁一直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偶尔也听见君慕然温润的声音,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只觉得坐如针毡。我面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知道我就是那日的“海棠”?为什么他那时和天权在画舫密会,现在又成了莫云理想的乘龙快婿?他究竟知道什么,他又是为什么想要娶我?

    “小茹,君公子问你话呢。”清言在一旁提醒我。

    “恩?什么?”突然间从思绪中惊醒,我有些茫然。

    “清言,你有没有发现这丫头今日的表现不太对劲?”莫云打量着我。

    我心里一惊,正想解释,却听见对面的声音响起:“小茹——”叫我的名字的时候他的脸居然微红,停顿片刻可能还是觉得不妥,又改口:“姑娘……最近天热,而在下的别院在城郊,比这里凉爽不少。在下刚才提议,如果姑娘愿意的话,可以带上丫鬟小厮去那里小住,一是消暑,二是……”

    “不用了不用了,我觉得影楼挺好的。”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迫不及待地拒绝了:“而且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影楼住,去了别的地方反而不习惯。”

    清言蹙了蹙眉:“小茹,女儿家长大了总会离家的,你已经十六了,难道就一辈子呆在影楼不成?”

    我连忙赔笑,撒娇道:“我就想一辈子呆在你的身边陪着你,不好吗?”

    “而且,”我扫视了一下其他人,故作害羞地低下了头:“人家才第一次见面,哪里好意思……”

    “你这丫头,刚才看见人家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莫云戏谑道,其他人也纷纷笑了起来。

    君慕然白皙的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我心里一颤,他不会真的误会了吧?打算找个理由趁早告辞:“天气这么热,突然想喝绿豆汤呢。我去厨房里吩咐他们煮几碗绿豆汤送上来,马上就回来。”我一边笑着一边起身,心里的算盘是一去不复返,他们问起来就说下楼受了暑气想回房里躺一会。

    “我也一起去。第一次来影楼,觉得这里的一花一木都别具一格,慕然心中赞叹不已。不知道小姐能否带慕然在楼里转转?”君慕然居然也跟着我起身,兴致极佳地问起来。

    “不太方便吧……天太热了中了暑气就不好了……”我无视莫云和清言期许的目光,又一次拒绝了他。

    “虽然盛夏天气是热了些,但是有的东西就是因为有阻碍才有趣。比如冬季雪中观梅,比如夏日在炎热中赏荷。”

    我正准备反驳他,却听见他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比如说春季赏海棠。姑娘,你喜欢海棠吗?”

    那日果然就是他!他果然什么都知道!果然是冤家路窄,这下子把柄被人家抓住了。我在心里哀嚎着,嘴上却一变:“公子说的是,跟我来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