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十九章 矛盾的友情

    第十九章 矛盾的友情

    盼了好几天,天权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柳素锦却再次大驾光临。经过了之前的事,我面对她的时候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之前的怨恨或者嫉妒少了几分,却莫名地多了几分愧疚。

    她满怀期待地问我合作的事可否实现,我稍稍犹豫,却还是实话告诉了她,一边说一边偷偷地瞥她脸上的表情。她却心情很好的样子,听见事情没成也没有多失落,反而是调皮地一笑,说既然老天有意,她就老老实实当米虫了。

    我看她心情很好的样子,问道:“你遇到什么喜事了?这么开心?”

    她冲我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能是夏天来了天气好心情也跟着就变好了吧。”她毫无顾忌地伸了一个懒腰:“这样的天气真适合逛街呀,再热一点就只能宅在家里了。”

    说完她歪着头看着我,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对呀,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出府一趟为什么不趁机逛一逛?你要一起来吗?”

    我之前都没有什么机会出府。胭脂水粉,衣裳首饰都是楼里的姐妹外出的时候帮我捎带回来的,每次都让我万分羡慕。我点了点头。

    “好呀,咱们走!”柳素锦很是兴奋,亲密地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她的热情让我有一点不适应,不过并不讨厌,只是任她拉着。门外停着太子府的马车,马车前坐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日给我脸色看的某人。

    鹤轩看着我不由得一愣,道:“夫人,这位是……”

    素锦看着我有些诧异的神色,误解了我的意思,脸红着道:“之前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已经成亲了……你先上车,这件事我慢慢跟你讲……”

    鹤轩皱了皱眉,含沙射影地道:“夫人,这是府里的马车,不是随便谁都能坐的。而且这样的身份不明的人,奴才担心您的安危……”

    我心里思考着自己究竟是哪里把他惹到了,让他大费周章地处处与我作对,素锦却小步上前,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声音柔柔地带着些许委屈道:“小茹是我的朋友。我成天闷在府里,好不容易出了府,想和朋友逛逛街都不可以吗?”说到最后声线颤了颤。

    刚才老成地说着一大堆道理的鹤轩,此刻却像情窦初开的少年那样红了红脸,眼神闪闪烁烁不敢看素锦,结结巴巴地说:“其……其实……”说了半天也没有“其实”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涨红着脸猛地点了下头,然后把头拧到另一边。

    素锦冲我一眨眼:“上车吧。”

    我心里叹道,难怪这小子对我那么有意见,原来他居然对柳素锦存着这样的心思。那日马车里的话应该被他听了大半,我应该作为“勾引太子的狐狸精”被他深深地憎恨了吧。天权既然放心他在车外,他必定是天权的心腹之一。一边是主子的女人一边是心中的感情,他也挺不容易。

    马车“达达”地行驶起来,虽然是另一辆马车,但是我还是会想起那天的事,心里有几分想念又有几分做贼心虚。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素锦冲我神秘一笑:“其实我是……”

    “夫人——”车外的某个声音警惕地提醒着单纯的素锦,害怕她落入我的魔爪。

    “哈哈,我偏要说——”素锦脸上的笑意更甚:“小茹不是坏人。再说有你在我身边谁又能伤害得了我。”

    车外一寂,我突然很想探出车门看看现在鹤轩的脸究竟有多红。清言趁着这个鹤轩消化着甜言蜜语的瞬间,说:“你知不知道前些日子有一首曲子很火?叫《画中仙》?”她神色间有几分得意:“我就是作出那首曲子的人。”

    “您是……太子妃殿下?”我装作吃惊的样子,心里确有几分苦涩。车外传来了一声“哼”,鄙视着我的演技。

    素锦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略微有些害羞:“我们其实成亲也没有多久……”

    她抬起头,眼睛里全是诚意:“你千万不要顾虑我的身份。其实从小到大,我没有几个朋友……之前见你那一面,觉得你和那些扭扭捏捏的千金小姐很不一样,泼泼辣辣的,很是坦率……当时就觉得你这个朋友我一定要交……”

    马车外又响起某人的不满:“夫人——”

    我挑了挑眉:“素锦,小茹不是庸俗之人。我从来就不在意身份地位。你这个朋友我愿意交,可是你们家的车夫看上去对我挺有意见的……”

    车外的声音立马停止。素锦笑了笑,道:“不会的。鹤轩,你说呢?”

    帘外闷闷地传来一声:“一切都听夫人的。”

    我忍住笑,掀开床边的帘子打量街上,心想今天果然是适合出行。

    马车停在觞州最大的成衣铺仙霓居门前,我和素锦下了车,亲密地手拉手走了进去。第一次来到成衣铺,而且是这么大的成衣铺,我立刻就被眼前琳琅满目的衣裳吸引过去。现在正是夏天,所以衣衫都很单薄,有的甚至是透明或半透明的轻纱,我心里暗暗觉得这样轻盈飘逸,穿在身上肯定是不一样的风韵,而且会十分凉爽,但是心里又觉得有点太暴露了,不太敢穿。

    素锦却极有经验的在衣服中挑挑选选,一边比划着一边叹道:“这些样式都太老套了。现在虽然加了薄纱,但是又有点畏畏缩缩的,不够庄重又不够媚惑,倒显得有几分轻浮。而且色彩配的太俗,穿在身上二八少女都会变成七十老太,啧啧……”

    我拿了一件粉色薄纱上面绣白色荷花的,喃喃道:“我觉得还行呀,样式和花样子都是最近流行的……”

    素锦把我手上的衣服一夺:“不要看这些东西了。反正我这里有的是花样子,你喜欢什么样的,把身材尺寸告诉我,我让她们做了送来,包君满意。”我还在发愣,素锦就挽着我的手,拉着我昂首挺胸地走出了仙霓居的大门。

    在卖胭脂水粉和卖珠宝首饰的店铺里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什么都还没来得及看就被她拉着离开,许了我一大堆对应的物品。我其实也主要是图个新鲜,心里也没有什么意见,反而有点佩服她的自信与眼光。

    倒是在路边的小吃摊,她表示出了极大的好奇心,每家店都要去看一看,尝一尝。这些点心其实我在影楼都能吃到,而且影楼厨子的手艺明显比街边的小贩好。但是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也食欲大开,一路上吃下不少东西。听着她称赞味同嚼蜡的莲花糕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也学着她刚才的口吻道:“这个莲花糕已经不新鲜了,咀嚼起来没有弹性,而且糖放的太多,有点太甜了。莲花糕吃的就是那份暑天的清新,最好就是用刚刚采下的花瓣制作,冰镇和盛放的小碟的样式都很重要。不要吃这种东西了,影楼反正有的是各式点心,你喜欢什么样的,把口味告诉我,我让她们做了送去,包君满意。”连她那个眨眼的动作都学了个十成十。

    “好呀,你居然敢嘲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素锦说着就伸手到我的腰上挠我,我躲闪着,一边笑着一边喘着气。两个人你追我赶,笑成一片。最后在鹤轩反反复复的催促下,我们才不得不收了势,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整了整衣服迈上马车。我和素锦都完全放开了,彼此笑闹说着女儿家的私房话,虽然碍于帘子外的某人只能挑些不紧要的讲,但是回程的路上还是欢笑不断,话还没有说够地方就已经到了。

    我们恋恋不舍地分别,彼此约着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马车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的那一刻,我发现一切是那么地似曾相识,突然间想起来,自上次与天权分别,已经快半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