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十八章 如何舍得

    第十八章 如何舍得

    他的唇薄而冰凉,我的唇却是温热而饱满。轻轻覆上的瞬间,我看见他的睫毛微微地一颤,目光却没有躲闪,只是直直地看着我,不反抗也不回应。我心里有些微微气恼,却更紧地搂住他的脖子,闭上了眼,只是专心地感受着唇上的温度。我学着他之前吻我的样子,笨拙地伸出了舌,却发现他紧闭着牙关。我心里一慌,之前的勇气少了大半,怯怯地收回了舌,在他的唇上轻轻舔舐吮吸起来,心里想着能占多少便宜占多少,今后也有个念想。可是腰上的手却蓦地一紧,天权的呼吸也变得紊乱起来。我一愣,以为他生气了,正想着要不要现在停手,天权却不容我有所反应,就把我压向马车璧,狠狠地回吻了起来。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的背后是马车壁,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气息中,避无可避。霸道的唇舌狠狠地掠夺着我嘴里的空气,辗转于我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时而轻轻噬咬,时而温柔吮吸。深润而温热的舌诱使着我笨拙地回应,在我无谓的挣扎和喘息间唾液竟沿着我的唇角流下。天权睁开眼看见我的瞬间,眼神暗了暗。

    “天权……”我的声音由于刚才那一个缠绵的吻,带上了几丝柔媚。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心里有点慌,往身后缩了一缩。

    “怎么了?这就怕我了?”看着我怯怯地样子,天权的眼神却多出几丝清明,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笑,却离我远了几寸。

    我看着他又要走,心里一慌,也顾不得其他就伸出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天权向我投来有几分嘲讽的目光,我的手一抖,讪讪地收了回来。天权脸色一冷,正要起身,我却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脸贴近他的,认真地看着他,微微红着脸,眼眶里含着泪却扯出一个笑:“天权,我不怕的。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我……我是你的。”

    我虽然生在青楼,却也知道男女大防,知道女子婚前应该爱护自己的名节,知道有些事是要留到新婚之夜的。男女之事其实我不太清楚,可是像这样的吻,我心里其实清楚,是很不应该的。可是发现他要离开我的时候,发现他那样冷冷地看着我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不重要了。除了你之外,我不知道谁还能成为我的夫君。习惯了你的一切,我又怎么能忍受别人和我如此亲昵。既然此生无缘,我宁愿青灯古佛孤独终老,也不能再在别人身边展露同样的笑靥。想到这一切,心里就再也没有丝毫畏惧,只想留下他,只想让我求来的这一刻再长一点。

    他看着我,有几分震惊,几分无奈,还有几分心痛。他轻轻地抚上我垂在耳边的发,脸上露出苦涩的笑:“你这样又何必呢?……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他的话让我有些迷茫,可是我来不及思考,只觉得他脸上的悲伤让我的心闷闷的,难受地快要窒息,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他的眉头,轻轻嗔道:“以后都不许再皱眉了。”

    听了我的话,天权的神色并没有丝毫的和缓,反而多了几分挣扎与矛盾,似乎在极力地压抑着什么,虽看着我,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我思量着他刚才有没有听见我的话,发现掌下他的眉头还是深锁着,不甘心地移开了自己的手掌,小心翼翼地凑上了自己的唇,颤抖着轻轻吻了上去,发现他的眉头果然如我所愿地松开了,心里一喜,笑着看着他,脸上是满满的得意:“以后就是要这样。”

    “小茹,”他突然紧紧地把我揉向他的怀里,声音幽暗不明:“为什么我的话你从来不听呢?我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你却……”他叹了口气,把头埋在了我的发间,深深地闻着我发间淡淡的香气,声音不大却郑重,似乎在讲一个关系着天下苍生的决定:“既然这样,我也不再挣扎了。以后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吧。只希望你今后不要怨我。”

    天权的话让我不由得一怔,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呀?”

    天权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笑着道:“没有什么意思。你什么也不用管,一直像现在这样傻乎乎的就挺好。”

    我心里嘀咕着就知道嘲笑我笨,一把抓住他的手不服气地想要把它从我的头上拿下来,却被他反手一扣悬在了空中,动弹不得。

    “放手!”我和他争着这一口之气,努力地想要摆脱他的束缚,挣得满脸通红却发现毫无变化,他的手还是那样握着我的手腕,不松不紧,不觉得痛却又怎么也挣脱不开。

    “我不玩儿了。”我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越发觉得不爽,便摆出一个愤怒的表情,天权却扑哧一笑,手上却终于松开。

    “哼!逗我很好玩儿吗?你一个会武功的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女子有意思吗?”我装模作样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做出一副很痛的样子,谴责道。

    “我学了那么多年的武功,今天才发现真的还有那么一丁点用。”天权还是像看戏一样看着我,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那样的舒畅的愉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看着他的笑颜,我心里微微一颤,之前的愤怒不争气地散去大半。

    “不许看不许看!”我一边嗔道一边捂上他的眼。他也不反抗,静静地坐在那里,任我孩子气地随心所欲。我没有预料到他这突如其来的顺从,不由得一怔,之前想好的话都消失在嘴边。马车里突然地陷入寂静,我们都那样静静坐着,只有掌心里他的睫毛地微微地颤动,像蝴蝶的翅膀,轻柔纤细,挠得我手心痒痒的。我脸一红,正准备收手,他的手却轻轻覆上我的手,声音温柔带着笑意:“现在消气了?”

    我脸上扬起一丝笑,心里明明无比甜蜜,嘴上却还是硬着说:“还没呢。”

    “哦。那就继续吧,你想捂多久捂多久,就怕你气还没有消手就已经酸了。要不……”天权嘴角上扬,纤长的手指在我手上轻轻抚摸着,本还想说什么,却被马车外的咳嗽声打断。

    “殿下恕罪……”虽然说着告罪的话,但是马车夫声音里却没有多少畏惧,反而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不满:“刚才殿下回府时,侍卫敞开大门,恭迎殿下,可是殿下却迟迟没有下马车……奴才知道殿下行事,下人的议论自然无所畏惧……可是先前有莽撞的奴才将殿下回府的消息禀告了太子妃……太子妃虽然为人端庄,不会随意抛头露面,可是消息到了半个时辰人还是没有影子,太子妃也难免不会出府迎接……”

    “鹤轩,你话太多了。”天权冷冷地打断他的话。虽然天权那样说,我还是意识到了自己先前的一时任性可能给他带来多么大的麻烦,连忙收回了手,道:“天权你快下车吧。如果被太子妃发现就……”

    天权一皱眉:“小茹,你不用在意其他人……”

    “快下去吧,下去吧,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一边推着他,一边催促着他趁一切都还没有被发现快点下去。虽然他那样说,可是我的心里还是万般不愿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柳素锦见面。

    “那好,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有机会就去找你。”他搂住我吻了吻我的额头,想起什么似的又补了一句:“咱们之间的事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清言。”

    他深深地注视着我,脸上是难得的郑重,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顺从地点了点头。他恋恋不舍地闻了闻我的发,终于松开手掀开帘子走了出去。临走前淡淡吩咐:“鹤轩,人交给你了,你知道该怎么做。若有半分闪失,你提人头来见。”

    马车外一片迎拜之身,之后传来了朱漆大门关闭“砰”的一声。马儿悄然无声地迈开了步子,想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天权身上,哪里还会注意这辆马车之后又去了哪里。我在马车里坐着,听着有节奏的“达达”声,细细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既觉得甜蜜,又觉得不可思议。我轻轻抚摸着丝绸的坐垫,想象着刚才把手放在他眼睛上的感觉,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一丝甜蜜的笑。

    马儿的步子越来越慢,马车也稳稳地停了下来。之前的那个男声再次出现:“到了,下车吧。”

    我掀起帘子,探出身,想会一会这个声音的主人,却发现是一个俊秀的青年,一手执马鞭一手懒懒地托著腮,毫不避讳地打量着我,眉目之间有几分不耐烦。

    他这样直勾勾的眼神让我一时措手不及,只能挤出一个尴尬的笑:“那个……你叫鹤轩吧?谢谢你了。”

    “殿下的吩咐,又不是我自愿的,有什么谢不谢的。你快下去,我好交差早点回去。”他丝毫不领情,满脸的不情愿。我微窘,不知道自已是哪里把他惹到了,却不好再继续说什么,只得讪讪地下了车。

    他也不客气,鞭子一挥马车就掉头离开了,留给我一个毫不留恋的背影。看着马车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尘埃里,我心里有一丝空虚,因为我和天权的最后一丝联系也断了。现在一切又和当初一样,再想见他一面又是难如登天。虽然他说他会再来找我,可是之前的事情让我一直有一丝忐忑。天边已经是夕阳西下,红霞满天,有归鸟在天空中成群飞过,投下小小的黑影。晚风吹着河边柳枝,依依摇曳,柔柔的绿色中带着暖意,传递着夏天的讯息。我折下一截柳枝,在手里玩弄着,漫不经心地往楼里走。已经快要开始营业,大家都在忙碌着,见了面打个招呼,却都没有心思来关心我的行踪。我懒懒地上了楼,关上房门,随便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点亮了烛台。我双手撑在桌上,看着烛台发呆。记得以前学过一句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真希望下次夜雨之前,你能出现,与我共剪烛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