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十五章 青楼女客

    第十五章 青楼女客

    那一日的宴会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但是要说完全平静却又不够准确,因为太子妃的事迹在那一夜之后就在整个觞州城内口耳相传,而那一曲画中仙,一夜之间也红了起来,街头教坊处处可闻。影楼作为整个觞州最大的青楼,自是不能落这个后,楼里的姑娘琴师也纷纷学了起来,几日来我的耳边竟是丝毫不能清静。

    莫云那日之后又恢复了三五日来一次影楼的频率,我感激他那日对我处处维护,因此每次端茶送水剥桔子,破天荒地献起了殷勤。莫云理所当然地接受,没有任何回应,仿佛这一切本是我的分内之事,一切本应如此。某日午后他和清言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我剥好一个橘子送到他面前,他随手接过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就往嘴里塞,我终于忍不住了:“莫云呀,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表现的挺好的?”

    他慢慢地回头,思考良久之后道:“有吗?”

    “那你刚才吃的是谁给你剥的橘子?”

    “这个还真没注意。”

    这个臭男人,还是喜欢这样不动声色的把别人气的七窍生烟。微笑,微笑,生气你就输了,我一边忍着心中狂窜的怒气,一边不动声色地蹂躏着手中擦橘子汁水的帕子。

    “云,你怎么还是那么喜欢欺负小茹?”清言嗔道,满脸的无奈:“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辈斤斤计较,也不知当初是怎么当上这个皇上的。小茹,他之前跟我说你对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才不会那么蠢地询问其中的原因……”

    我在心里哀叹,果然皇帝不好惹,戏弄起人来脸不红心不跳一脸坦然,我以后一定要努力抱紧清言这棵大树,不要再这样自不量力,以身犯险去和莫云斗智斗勇。

    “人家只是想感谢你那日的维护,才没有你想的那么用心险恶。哼。”我故作生气,委屈地道。

    “哦,是吗?你要原谅我总是习惯把人心往坏的地方想,皇帝都这样,你可以去看看西梁的君逸尘,然后你就会发现其实我是很善良很天真的。”

    “对对,你是天下第一大好人,而且慧眼识珠,在我和柳家小姐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现在看来真是有先见之明,小茹佩服,佩服。”我最近心里本来就堵得慌,看见他脸上春风得意的笑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很不厚道地挖了挖这个往事,而莫云的神色也如我所期待的那样,带上了几分自责。

    “小茹,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你要怪我便怪吧,但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为什么你一定要把柳素锦嫁给天权,难道真的如天权所说,因为你要整治她的爹爹,但是又不想让他们发现,所以表面上示好让他们放松警惕?”我一时嘴快,也没有多想就开口问道。如果当时知道这个问题之后会牵连出的那么的多人事,我是无论怎么都会把它憋回去的。

    莫云顿时敛了神色,微眯着眼睛问道:“这是天权说的?”

    我一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虽然我和天权已经旧情不在,现在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可是就这样把他的话随便说给别人听还是有些不太厚道。况且还是这种分析他爹爹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和莫云的关系。

    “没有,没有,我刚才说错了,哈哈。我就是随便问问……”我一边亡羊补牢地解释着,一边努力转移着话题,自告奋勇地给莫云唱了一首新学的曲子,当然不是那首我无比怨恨的画中仙。

    莫云的神色又恢复了正常,专心地听我唱曲,我心里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心想应该这件事应该就这样过去了。

    后来我常常会想,如果那时我知道今后要发生的这一切,还会不会说出那句话。如果没有当日心血来潮的一问,我和天权,还有莫云和清言,一切的一切,都会和今天不一样吧。可是命运弄人,小小的我在其间颠簸飘零,或喜或悲,情愿与否都只能按着剧本咬着牙演下去。

    之后某一日的午后,我和楼里两个相好的姐妹在大厅里说着觞州的最新八卦,却听见门前的小厮来报,说来了两个客人,要和清言聊一聊。

    这一番话说的我好奇心大起。其一,现在还是下午,影楼是晚上才开始营业,这两个客人来的时间的确是有些怪;其二,现在在觞州正红的是白芍、海棠、慕雪这些新人,清言当年的风华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了。这二人不找这些风头正盛的花魁,而偏偏找清言,实在是令人好奇不已;其三,虽然有时清言会在大厅里迎客,可是这么多年来她早已不再接客了。而觞州人也都畏惧她背后的势力识趣地不再打扰。而今日,居然有人想要见清言,有好戏可看了。

    我让身边的蓉蓉去楼上寻清言,又让小厮把门口的客人带进来,自己却搬来一把椅子端来瓜子茶水准备好好看戏。我倒要看看这二位是哪家公子王孙,居然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觊觎楚国皇帝的女人。

    清言还没有下楼,门口的两位却先进来了。我一看就愣了,走在前面的那个皓首蛾眉,皮肤细腻,朱唇粉面,虽作男子装扮掩饰着自己的窈窕身段,却分明是个女子。而且这个女子我还认识,不是别人,正是现在觞州城妇孺皆知的太子妃,柳素锦。她身后跟着的,也是做男子打扮的一个女子,我努力回忆了一下,记起来是那日跪在她身后的那个丫鬟。

    她,以前的相府千金,现在的太子妃,怎么说来都和我们这种风尘之地沾不上边,为什么今日会出现在影楼?她看见了我也是一愣,不过随即又移开了视线,打量起了大厅的装潢摆设,似乎并没有认出我就是那日逼她相公吹笛的“白芍”。当日蒙面果然是对的,虽然熟悉我的人一眼就能识破,今日却省去了一番麻烦。

    脚步声响起,却只是蓉蓉从楼上下来,说清言今日不见客。引路的小厮一听,作势就要送客。柳素锦的小脸一白,却转过头来看着我道:“这里有纸笔吗?我有些东西想让你们的妈妈看一下,看过之后她若还是让我们走,我们绝无半分怨言。”

    我第一次听见有人称呼清言“妈妈”的,心里好笑,情不自禁地想象清言听见这个称呼之后的脸色。说实话,对这个太子妃我心里还是有几分好奇的,为了弄清她今日的目的,便吩咐蓉蓉去我的房间取来笔墨纸砚,一一放置在大厅中心的雕花木桌上。

    柳素锦也不多话,径直就坐下拿起毛笔,细细地画了起来。半柱香的功夫,她的面前就已经有了四五张画。她搁笔,轻轻吹干最后一幅画上的墨汁,看上去很是满意。

    “你们把这些画拿给你们的妈妈,告诉她如果感兴趣,我还有很多类似的东西。我就在这里等她。”眉目间满是自信。

    我很好奇这些究竟什么宝贝,她这么肯定可以打动清言,便伸手接过,自告奋勇的承担了送信的差事。走到楼梯的顶部,确定没有人看得见我的时候,我拿出素锦的画,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五张画里,两张是女子的首饰,三张是女子的衣裳。柳素锦的画工实在是出乎我意料的差,虽然东西的轮廓很清晰,但是却没有任何笔法讲究,完全不像是从一个相府千金的手里出来的。我真好奇她当年的夫子是不是习武的。这样的画技,连我的十分之一也不如。可是画上的东西,撇开画技不言,确又真真是精巧别致。这些样式我之前从未见过,而这第一次看见就觉得新奇可爱,如果东西做出来了想来在觞州城里会很快流行开来吧。柳素锦,倒真的是个有意思的女子。如果不是她的身份,我们会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推开门的时候,清言看见我,微微一愣:“我不是说不见客吗?怎么连你也掺和进来了?”

    “那两个人都是女子。是柳素锦和她的丫鬟。柳素锦就是天权的妻子,也就是太子妃。”我一边耐心解释着,一边把柳素锦的画递给了清言。

    “这些画倒是有点儿意思。这些都是她画的?”清言认真端详着手上的画,情不自禁地赞叹了几句。

    “对,我亲眼看见她画的。有意思吧?要不要见一见?”我早就猜到了清言的反应,倒了杯茶,心里思考着要不要把“妈妈”那件事告诉她。

    “还是不见。你把这些画还给她吧。”清言轻轻把画折起,递到我手上,没有丝毫的犹豫。

    “不见?为什么?”这倒是和我预料的不太一样。

    “她是太子妃,又是柳相的孙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好不容易可以享一份清静,远离朝堂之事。我可不想自寻烦恼。虽然看了这些画,我还真的挺想见她一面的。”清言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画,脸上有淡淡的遗憾。

    “还是送客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