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十一章 独闯太子府

    第十一章 独闯太子府

    秦桑低绿枝,燕草如碧丝。三月的春风带着柔柔的暖意,轻点碧波,笑抚桃林,转眼间大地上已经是一片绿意。

    楼里的姑娘们换上了轻薄的春装,桃红柳绿,湖蓝鹅黄,裙袂纷飞之间青春的气息也在欢笑声中蔓延。

    而我显得与这一切格格不入。自那一日之后,我的笑容就和那件大红的喜服一起被我锁进了阴暗的角落。在巨大的绝望面前,我发现自己其实是很渺小的,除了哭一哭,流流眼泪,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我发现天权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就是从小被宠得太过了,以为所有人都会在我的眼泪面前缴械投降。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无所谓的,包括命运。流了那么多泪,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一切都还是一如既往,如同一个淡漠的眼神,冷冷地旁观着我自以为是的伤悲。

    而那些在意我的人,却还是会因此心疼的。比如清言。清言凄凄楚楚地哭得梨花带雨,看上去比我还要可怜,楼里的人都在困惑究竟是谁遇到了不幸。清言一面伤心着,一面却还惦记着我的情绪,担心我想不开有什么闪失,每日都要来我的房里坐一坐,轻言细语地劝慰着。其实我到后来,心里已经完全想开了。虽然想起来鼻子还是会有一点酸,但是恍惚之间却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与我并没有什么干系。无非是以后要再长点儿心思,不要这么容易就被男人骗了。年少时一切都还可以重来,只是这样的傻以后不要再犯了。

    而现在我仍然在意的,只是一个解释。虽然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但是我还是想要知道,天权于我,究竟是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如果这一切都是他的谎言,他就是闲来无聊想要逗我一逗,玩玩儿我的真心,我也就认了,一切都怪自己太傻太单纯。可是想想又觉得有些奇怪,他身为太子,环肥燕瘦,身边哪里会缺女子,为什么又那么费力地来招惹我这个青楼孤女,难道现在皇子皇孙们的癖好已经奇怪到这个地步了?

    而也许,这背后别有隐情,天权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偶尔,我心里也会犯贱地这样想。

    有一个人可以问问,莫云。

    清言为了我,不顾两人还在冷战中,放下架子主动示好,而在她的信送进宫的第二天,莫云就带着一脸别扭在影楼出现了。两个人见面之后气氛还是有一些尴尬,我在一旁端茶递水,自顾自地说着笑话。我在心中叹了一句这两人的幼稚,面上却堆起了笑容,使出浑身解数想要使气氛稍微自然轻松一些。清言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她让莫云过来的最初目的,专心致志地与莫云闹着别扭。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了,也懒得再继续迂回婉转,很直接地问道:“莫云,天权没有娶我跟你有没有关系?”

    莫云正端着青花瓷茶杯,优雅地品着新出的三月龙井,一个不留神狠狠地呛了一口,茶水狼狈地弄湿了他衣襟。可惜了他身上这上好的苏锦,不知道能不能洗掉,我不由的担忧。

    “什么叫跟我有没有关系?”莫云虽然贵为一国之君,但是在影楼里却没有一点儿君上的架子,说话很少带“朕”。那日之后,我也想过是不是应该拍拍他的马屁,毕竟他是天权的爹还是楚国的皇帝,可是却发现怎么称呼他都怪怪的,最终只得作罢,还是和以前一样叫他莫云。

    我想了一想,觉得这个问题要细细说来实在是很复杂,于是决定用那种知府老爷断案的办法:“那个姓柳的小姐是你给天权指配的?”

    “对。”这个问题貌似很简单,他没有思考就简明扼要地回答了。

    “天权有没有跟你提过他不想接受这桩婚事?”

    “有。”

    “你同意了吗?”

    “没有。”

    我叹了口,果然这件事和莫云有关系。我继续发问:“天权有跟你说过我和他的事吗?”

    “你是说他想娶你那件事?”

    我有点吃惊,天权居然真的跟莫云提过我和他之间的事。看来这个部分他并没有骗我。

    “对。你答应了吗?”

    “没有。”他的答案出口的瞬间,我的心中居然有一丝轻松,一丝喜悦。清言的脸上却是满满的震惊:“为什么?你为什么会……”

    “言儿,他们不能够在一起。”他们终于开始直接对话了:“天权这孩子心机太深,野心太大,他不是小茹的良人。”

    “可是这件事你怎么能不和我商量商量就那样决定了?你都不知道我和天权之间发生了什么……你甚至都不了解天权……”虽然不忍心破坏这段好不容易才发生的对话,我还是忍不住插了进来。

    “我不了解天权?”莫云自嘲一笑:“我就是太了解天权,才知道这件事是万万不可答应的。他其实只是就想要我的一个态度。”他看了清言一眼,欲言又止,犹豫再三道:“小茹,忘了他吧。楚国,不,整个中洲大陆的好儿郎,只要你看得上的,我都会设法成全……我会把你像公主一样风风光光地嫁出去的。”

    我听了他这个出自肺腑的诺言,心中却满是无奈,带着嘲讽学着他刚才的口气道:“莫云,忘了清言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是一国之君,全天下的女子任你挑,这十来年间,为什么你还是抓着清言不放?你是楚国的大君,车马之上,案牍之间,谈笑中就可以开一世太平。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子,连你都做不到的事,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做到?”

    “小茹,我……”我的回答让莫云措手不及,嗫嚅着想要解释什么,脸上却有一丝受伤的表情。

    我心里也是一阵后悔。莫云和清言的事本就是禁忌,我还这样尖锐地质问他,只希望他们可以不要太过介怀。我努力使自己脸上的表情柔缓一些:“对不起,刚才是我逞一时口舌之快,慌不择言,你不要放在心上。至于我和天权的事,你反对我也无能为力。但是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却是还要好好过的。这件事我会放下的,但是是在所有的事情都一清二楚之后。你不愿意告诉我的事,我会自己弄清。我不奢求你会助我一臂之力,只希望你可以不要阻碍,让我随着自己的心意去做。所有的结果我都会自己承受……可以吗?”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心中满是忐忑。虽然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会坚持的,但是我还是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同。

    “好。我答应你。”莫云点了点头。我的脸上久违地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如雨后初阳:“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是皇上,更是一言九鼎,可不准反悔的哟!”

    虽然含蓄,可是我却知道,只是莫云给我的莫大的信任和宠溺。这份温暖,我无比珍惜。

    之后的几天,我就开始精神抖擞地思考作战计划了。我把那些回忆都抛在脑后,只是单纯地想着要怎样才能探查到莫云支支吾吾的背后的难言之隐。

    我设想了几种可能,一是天权实在是品性拙劣,莫云实在不愿意在他身上托付我的终身,但是清言就在旁边,他总不能当着清言说他们儿子的坏话吧?而且养不教父之过,天权不好他也有很大的干系,所以他支支吾吾的什么也不说。

    第二种可能,是他单纯地觉得我和天权不合适,然后就自作主张地断了我和天权的姻缘。天权身为皇子,自然以后会肩负着江山大任,而我只是一个青楼孤女,不像柳家小姐那样可以助他一臂之力;而且我的性子也不适合深宫大院,这段姻缘怎么看都是不合适的。可是另一方面,莫云自己又和清言纠缠不清,所以他可能担心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清言会胡思乱想,所以那时欲言又止。

    除了这两种情况以外,我还发挥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设想了很多其他的情况,比如阴谋论,天权和柳家小姐的婚事背后牵连着诸多势力和莫云的天下大计,因此必须进行;比如春情论,会不会是某次天权没有把持住,两人已经珠胎暗结,所以天权必须得把她娶过去?想到最后,我甚至开始研究天权的性向,会不会他其实好龙阳却表面装作风流来掩护,而这一切都被莫云识破坚决不让他祸害我。想着想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市面上的龙阳小说果然荼毒甚广。

    在屋内冥思苦想了几天之后,发现自己的想象力实在是惊人,但是惊人是惊人却对我接近真相毫无帮助。于是在不到半刻的纠结之后,我决定想方设法见天权一面,放下爱恨情仇只是就这件事聊一聊,然后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干脆地接受离开,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恩,说做就做。和清言大致说了一下我的计划,我坐上影楼的马车生平第一次独自走向了热闹的大街,当然背后清言还在絮絮叨叨嚷着注意这个注意那个。我其实也不知道太子府在哪里,所幸车夫识路,倒是顺顺利利地到了太子府的大门。

    不愧是太子府,大门富丽堂皇,两只石狮栩栩如生,却自有威严。门前站着四个守卫,腰间别着钢刀,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我的心里噔了一下,却还是鼓起勇气拿出十分气势光明正大地往里走,心里却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要拦下我。

    可是老天爷大概打瞌睡去了吧,两只钢刀在我身前交叉,发出清脆的金属碰击的声音:“来者何人?”

    我忍住心里的哀叹,脑海里灵机一动响起昨天莫云提到的某句话,极有气势地来的一句:“大胆!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本公主的驾也是你们能拦的吗?”

    他们明显一怔,钢刀一瞬间散开。

    “可是,庆骅帝膝下只有太子殿下一位子嗣,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公主?”我还来不及高兴,左边的小哥就开始喃喃自语,一边说着一边疑惑地打量着我。

    莫云呀莫云,你怎么会那么痴情,你身为一位君王,怎么能整天儿女情长不顾江山大计……居然就只有天权一位皇子,这是一代明君该有的样子吗……我腹诽着莫云,欲哭无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