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九章 他的心

    第九章 他的心

    “你怎么来了,天权?”我怔怔地问道,努力起身想看清床前的人,却又不敢妄动,害怕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不知道我会心疼的吗?”他的手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脸,目光里是满满的在乎与担心。

    “你又来招惹我干什么……你不是已经有白芍了吗?”看着他的目光,我突然想起昨天他看白芍的样子,心里又是钝钝地一痛,把头扭到一边,他的手就僵在半空中。

    “什么叫我已经有白芍了?我和她只是知己之交。”他的尴尬只有一瞬,手很自然地收了回去。

    “知己之交,知己之交你就芍儿芍儿的叫,一会儿牵手一会儿摸头发的。肉麻,恶心!”我愤愤地嘟囔着,还是保持着之前那个僵硬的姿势,不看他。

    “你究竟在在意什么?”

    他这样随意地一问,我却僵在了那里。对呀,我究竟在意什么?就算他真的对白芍有情,那也是他的事情,我又能怎么样?白芍绝代风华,痴情于她的男人觞州城里一抓一大把,天权看上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此外,天权对我也不能说不好,只能说是和对白芍不一样的感情。我不知道他对我的心意,但是他对我肯定也是在乎的。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我究竟在在意什么?

    尽管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我就是不能忍受他亲昵地站在白芍身边,那么深情地看着她。我气他的桃花泛滥,也气自己气量太小,谁也容不下。

    “我不喜欢你和白芍在一起。不喜欢你那么亲昵地称呼她。不喜欢你们俩相视而笑的默契。我不喜欢你站在她身边,像说笑话一样说我们的事情。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是我一辈子最美的回忆。”每个字都是我内心真实的感受,我终于毫无遮掩的把他们都说了出来,我的悲伤,我的委屈,我的在意。

    听见我的话,天权不由得一怔,但随即笑了起来:“小丫头,如果你在乎的是这个,我以后也可以这样对你呀。你喜欢我怎么叫你?小茹?茹儿?茹茹?”

    他的玩笑话让我的悲伤更甚。我心里又气又急,转过去看着他,拳头不由自主地砸向他的胸口: “姜天权,你这个坏人!你明明知道我为什么而难过却还在这里逗我取乐。我不要和别人一样,不要不要!你根本就知道我在意的是什么!”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认真地一字一句地问:“你在意的是什么?”

    “我在意你喜欢别的女人。我在意你比喜欢我更喜欢别的女人。天权,那个晚上也许对你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夜,可对我来说却是最珍贵的回忆。那个晚上,我第一次知道了外面的夜是那么安静,月下的梅花是那么美丽,而你的怀抱,是那么温柔。你怎么能那样蛮不讲理地闯进我的生命中,却又狠心地抽身而去,把我的心伤的鲜血淋漓?你怎么能前一夜还为我梅下吹笛,第二天又与别人一起琴瑟和鸣?天权,你究竟是怎么看我的?有没有,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我也让你心动?”我满脸都是泪,却顾不上擦,只是痴痴地看着他,不想漏掉他脸上的每一个反应。

    他却只是看着我,眼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握在我手腕的力道减轻。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对不对?你只是觉得好玩才和我在一起的对不对?你就是把我当笑话看的对不对?”泪如泉涌,我的视线一片模糊,全身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傻丫头。”对面一声带着笑意的轻叹。他左手突然把我的手腕按到背后的墙上,右手顺势捏住我的下巴,翻身上床,柔软的唇瓣就霸道地压了上来。

    我呆愣在那里,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他的唇却在我唇上温柔地吮吸着,舌头灵巧地滑入,男人的气息占据了我的整个口腔。我屏着呼吸,一动不动,连眼睛都忘了闭,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任他索取所求。半晌,他的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的,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小丫头,现在还敢说我不喜欢你吗?”

    我脸上先前的泪痕还没有消散,现在却又飞上红霞。我喜欢的男人也喜欢我,他刚刚还吻了我?

    “可是,你之前和白芍……”我还是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我都说了我和她之前并无男女之情。你以为你这个丫头急冲冲的脚步声我们听不见吗?若是真的有什么,我们有的是时间让你什么也发现不了。”

    “那为什么我还是看到了你们亲密的样子?”

    “傻丫头。都说了我们有时间准备这一切,那自然可以让你看到我们想让你看的。茹儿,”他唤我的名,脸上是难得的严肃:“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来慢慢确认你的心意,我需要马上就知道你对我的感觉。你在意或者不在意我都认了。我想赌一把。”

    他帮我把一缕额发绕到耳后,继续道:“其实我身上已经有婚约了。一月之前,父皇赐婚,让我迎娶柳相的孙女柳素锦。本来这桩婚姻只是权益之谋。柳相是三朝元老,先皇曾经托孤于他,因此在父皇登基之初他几乎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可以说连皇权他也是不放在眼里的。之后父皇励精图治,终于将大权都揽到了手下,我私下以为,柳相现在就是父皇眼中的一粒钉子,虽然表面平静,但终有一天是要拔除的。而父皇这次赐婚,表面上是亲睐有加,实际上只是为了安抚柳相,为之后的行动做掩护。”

    他要迎娶别的女子就像晴天霹雳一样,在我头顶炸开。他之后的解释我都没有听进去,内心一个念头翻滚着,那就是他要成亲了。

    “茹儿,你还不懂吗?”天权搬过我的身子,注视着我的眼睛道:“这一桩婚姻只有政治利益,没有感情。若是以前,娶哪家女子于我都是一样的,可是天意弄人,这次来寻清言却遇到了你。我从来没见过那个女子,笑起来的时候天上的星星都会失去颜色。那晚你的梅下一舞,真是惊为天人。我只顾着看你,生平第一次在演奏的时候频频失误。之后拥你在怀,看着你毫不设防的睡颜,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希望这条路就一直这么走下去。”

    听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所以那天晚上究竟是谁把我弄上床的?是白芍吗?”

    “那样的情况下你觉得我还会有心思去找别人吗?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我还从来没有伺候过别人上床,所以笨手笨脚的。不过还好你睡得很沉,脸上一直带着很好看的笑。”天权一边说着,一边拥我入怀。他的手放在我的肩上,很是坦然,我的心却砰砰直跳,身体拘谨的不知道应该要怎样才好。

    “那天夜里,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夜里发生的一切,感觉自己等不急天亮就想要再见到你。我想要你真真正正成为我的女人,堂堂正正地站在我的身边。我不愿意让你受一点委屈。因此,我不能娶柳家的小姐,我必须得想办法推掉这门婚事。其实我最忐忑的,是你的心。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咱们相见也不过短短数日,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更何况你。早饭之后某懒虫还是一如既往地赖床,我也不忍心就这样把你叫起来,就想着白芍也是女子,先找她商量一下,推测一下你的心意。之后你就找来了,白芍提议说可以用那样的方法试一下看看你的反应,我也来不及思考太多就顺水推舟了。然后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了。”

    “可是为什么之后你也没有出现?没有任何解释?你知不知道昨天我把自己关在房里哭得有多么伤心……”听了他的解释,内心释怀了,可是却还有一些疑问。

    “昨天在白芍房里看见你的反应之后,我欣喜若狂。当时我让你先回房间,告诉你我明天去你房里找你。因为我需要先解决婚约的事情,才能堂堂正正地向你提亲。茹儿,你要等我。”他牵起我的右手,在唇边吻了吻。

    “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你说过那句话……”我仔细回想着,却什么也想不起来。果然人在愤怒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我也不害羞了,反握住他的大手,细细的看着上面的纹路。

    “那天下午我就回宫了。我要去请求父皇退婚。父皇大怒,不容我多辩就令我退下,我就在龙吟殿的外面跪了一夜,可是却还是不能见到父皇一面。天亮之后,想起之前与你的约定,我只得起身,赶了过来。”天权的脸上有淡淡的忧愁,却还是极力地想让我安心:“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你相信我就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