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六章 别院

    第六章 别院

    从天权怀抱里下来的时候,我在寒风中打了一个抖。天权看着我瑟缩的样子,轻轻皱了一下眉,随手就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熟悉的温暖又再度回到我的身上。

    “难怪他们不让你出门呢,身体这么差,看看你刚才的样子,像只小病猫。”

    “其实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都太忙了,我自己出来他们又不放心。”我一面回着他的话,一面打量四周。

    这是一处老宅,虽然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却丝毫不显老旧。天很黑,屋里没有灯光,只能看清大致轮廓。我们站在老宅的中庭,庭中青竹芭蕉,假山怪石,不奢华却处处显示着主人不寻常的身份。我四处打望,却不敢离开他太远,走开几步又退会他身边。

    “这里是?”我仰起头问他。

    “我父皇的别院。他曾经在这里金屋藏娇。走,咱们去看看这里的怜清轩。”他一边说着,一边往东厢走去。

    “你慢一点……”我连忙跟上,四周的黑暗和担心被抛下的恐惧使我不顾男女大防地紧紧贴在他身侧,双手偷偷地抓住他的衣袖。这就是莫云曾经提起的别院,也就是当年他和清言在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十六年前的冬天,这里发生过什么故事,谁又会在午夜梦回时旧地重游,在眼泪中惊醒?想到他们,我总是觉得感触颇多,不由喟叹。

    “你在想什么?”听到我情不自禁的几声轻叹,天权突然转过身问道,并低下头注视着我,仿佛不会放过我脸上表情的一丝变化。

    “没……”心事被撞破,我连忙掩饰道。

    “我大半夜的带你出来,你不感谢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在这里长吁短叹。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天黑路可不好走,你又在后面胡思乱想不专心走路,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磕了绊了。为了你了安全,我看还是这样比较好……”他话还没有说完,就一把把我拦腰抱起。

    “看吧,果然你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现在多乖。”他看着呆若木鸡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我,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不……不是……我……没……”我红着脸极力争辩着。尽管室外温度还是很低,我却觉得自己出了一层薄汗。

    他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完全不理会我的争辩,泰然自若地抱着我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东厢。门楣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怜清轩,一看就是出自莫云的手笔。

    天权放下我,轻车熟路地推门进入,屋内很快就亮起了温暖的灯光。

    “你在门口愣着干嘛?怎么,还要我把你抱进来?”某人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我顿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又开始发呆了,连忙收拾收拾心绪迈步进屋。

    进屋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整间屋子的摆设和影楼的怜清轩一模一样。碧色的薄纱,竹制的桌椅,桌上紫砂的茶壶,连书架上的书都是一模一样。而不同的,是影楼的怜清轩的墙上挂的都是清言画的菡萏,而这里,挂的全是莫云的画,画里都是同一个女子的神采飞扬。整面墙上全是清言,或品茶或下棋,或弹筝或起舞,每一幅画都是不同的美,真真是仙人之姿,倾国倾城。而莫云,也真是妙手丹青。

    “这样的画技,我再练十年也是自愧不如的。”我怔怔地看着,半晌,叹了一句。

    “这些画的动人之处,根本就不在技艺。你再练二十年也是一样的,知道为什么吗?”

    我呆呆地摇摇头,猜到:“因为我没有见过那时候的清言?”

    “对也不对。只有那样的他,才能画出那样的她。”

    本来是很难懂的话,可是我却听懂了。那时互相钟情的两人,还没有经历之后那么深的伤害和再也不能挽回的芥蒂,无论是作画之人还是画中人,带给旁人的都是单纯的爱意与幸福,如同夏日在正午盛开的并蒂莲,不沾丝毫尘埃。正因为珍贵脆弱,所以那一刹那的芳华才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走,我们去后院看梅花。”发现了这一霎那的心有灵犀,天权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建议道。

    屋后果然有别有洞天。院子不大,却非常别致宁静,与前院的一切完全隔离,又是另一片世外桃源。院里栽满了梅花。不是高贵的品种,只是普普通通的街上随处有人售卖的腊梅,淡黄色的一大片,在月光下静静绽放,暗香浮动。

    “这是疏影园,现在腊梅开得正好。据说清言当年曾于此地做暗香舞。美人美景,可惜现在只能想象了。”天全站在我左边,看着这片月下花的海洋,淡淡地说道。

    “你为什么还是叫她清言?”我之前一直都很奇怪他对清言的称呼。虽然他特意为了清言闯进影楼,但是他对清言的态度确实很奇怪的,每次谈起她,或者她和莫云的往事,他的语调总是像在谈论陌生人,而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称呼她?母后?”他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我发现自己非常不喜欢他现在的表情,感觉我的他之间隔着深深的鸿沟。我有点后悔问他刚才那个话题了。

    “我的母后是迎凤宫的那位,以前是,现在也是。连父皇都没有能力改变的事情,我又能怎样?感情用事只会给自己和她带来不必要的危险。”

    “那你为什么又来找她?”一时兴起,我不依不饶地问道。

    “你那么关心我的事情干嘛?”他突然逼近我的脸,凝视着我的眼睛问道,语气里是不容侵犯的味道。

    我打了一个寒战,突然发现严肃起来的天权带给人的压力丝毫不逊于莫云。可是怎么会这样?我以为我和他之间已经算是朋友了。月夜一起出门,我完全相信他将自己交给他,而就在不久前我还在他温暖的怀抱里,他现在怎么能这样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我,就像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我……我……”我又开始支支吾吾什么都说不出来,可是这一次没有脸红心跳,只是从头到脚每个汗毛的冰冷。他的脸上还是那样咄咄逼人,完全没有曾经给过我的一丝一毫的温柔。看着他冷漠的表情,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鼻子一酸,眼泪就悄无声息的留了下来。

    看到我的眼泪,天权明显一怔,脸上的凌厉顿时散去,手足无措地愣在那里。

    “喂,你怎么了?”他皱着眉头问。

    自己做的事还明知故问。我转过身去,用袖子胡乱抹着眼泪,留给他一个委屈地抽动着的背影。

    身后一片沉寂。哭了一会儿我发现自己的委屈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我一直等着的某人的安慰还是没有来。他不会把我抛在这里自己走了吧?想到这里,我立即转身。

    原来他还站在原地,双眼定定地看着我,眉头紧锁。我一转身,他来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一时之间露出几分惊慌。

    四目相对,一片沉默,他端详着我,我也毫不畏惧的看回去。最后还是我先忍不住:“为什么不来安慰我?人家在那里哭得那么可怜,你却在这里这样站着……”说着说着,我感觉自己的眼泪又要夺眶而出。

    他听了我的话也是一怔,道:“我不会。”

    “什么?”他的声音很小,语速又快,我一时之间没有听清。

    “我说我不会安慰人。之前我话可能说得重了一些。虽然我觉得这没有什么,挺正常的,但是可能你从小都没听过重话,人们都对你笑脸相迎,所以你觉得我很过分,我认了。你窥探我的事情的事我也不追究了。但是你哭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正在思考应该怎么做的时候你就转过身来了……你也看到了我当时没有抛下你,我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他一脸严肃地说道,一副我已经妥协了这么多这件事就这样了的姿态。

    他的这番道歉弄的我啼笑皆非。要说诚恳他每个字都说得仿佛自己做出了莫大的牺牲,但是为什么我听了之后心里却丝毫没有变得更舒坦呢?

    思索了一会儿,发现他那句“你窥探我的事情的事我也不追究了”让我很是介怀。我不过就多嘴问了一句,这算哪门子的窥探呀?再说了,朋友之间相互关心问一问又怎么了?更别提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是把我从小养大的清言,我就关心一下问一句也没有什么过错呀。明明就是他自己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朋友……所以才会那样……亏我自己之前还为他对我的态度而胡思乱想,现在看起来一切都是我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有点沮丧,有点失落,还有一点,伤心。

    “喂,你怎么还是这样呀?我都已经道歉了。”发现我还是闷闷不乐,天权扳过我的肩膀问道。

    我把头扭向一边不看他,心里全是酸涩的感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什么。

    “小茹?”他还是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听见我的名字从他口里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心还是颤了一颤。

    “小茹?”见我还是不理他,他伸出右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正对他的视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