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四章 谁记那年雪

    第四章 谁记那年雪

    十六年前的小寒,影楼的怜清轩,窗扉紧掩,将严寒隔在外面,室内一片春意。室内的炭火,是整个楚国最好的美人欢,烧起来没有一点烟,但是却非常暖和。之所以为美人欢,就是女子在室内也可以不用裹着厚厚的棉衣,着轻装,保持婀娜体态。故而心中甚欢。

    那一天,莫云带俊华来到影楼,一睹楚国第一花魁的风姿。两个人其实都已不是第一次见到清言,但却都装成第一次见到清言。三个人其实都已彼此熟识,却装出了初次见面的那份客套,表面的寒暄背后却是暗流汹涌。这当然是莫云计划的一个部分。他的长侵北昊的雄图霸业其实正开始于这一天的言笑晏晏之间。简单说来,他的计划是这样的,他出于好意,某一天偶然地和俊华一起见到了清言。于是他一见倾心,从此芙蓉帐暖不问国事。本来他这样做是完全没有好处的,但是其间还有一个俊华。之前已经提到,其实在这一次见面以前,俊华就已经爱上了清言,而且想将她带回北昊。在他还没来得及行动之前,却发现自己试图结交的楚国君主也爱上了同一个女人,而且也是疯狂的爱,为了她抛弃家国天下,要美人不要江山了。这种情况下,俊华也许痛苦,也许犹豫,但是不一定就因此毁了两国之间的联盟。而清言,是这个局中的关键。她扮演的角色,是一个爱上了俊华的红尘女子,但是迫于莫云的身份不得不接受他的爱。这一场三角的爱情戏是跨越整个冬季的。倒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北昊地处北方,军队抗寒能力强,如果在风雪中作战楚国的军士会产生不必要的损失。所以剧本的设计者,莫云,设计了一断长达三个月的感情纠葛,一直到来年四月。那时,清言会告诉俊华自己的心意,告诉他她实在忍受不了现在这样虚情假意陪在自己不爱的人的身边的日子了。她要俊华带她离开这里,去他的国家,两个人长相厮守。而莫云,只需冲冠一怒为红颜,带着十万大军为所爱的女子踏平北昊。很常见的剧情,多少帝王将相,英雄豪杰,赢得天下名,却把受万人唾弃的罪责,推给所谓的祸水红颜。

    莫云说那一天,他带着俊华去见清言。那其实还是他第二次见到清言,之前发生什么事,都是中间的人负责传递情报的。他们之前,又哪里只是隔着传递情报的这些人。他本来善于伪装,善于表演,善于隐藏自己的内心。可是那一天他需要表现出来的,是一见钟情,这却难倒了他。因为他从未允许自己动过感情。

    莫云说那一天虽然他表面上和俊华一直在胡乱开着玩笑,但是内心却是忐忑的。他担心俊华会看出端倪。他担心自己的大计会毁在自己身上。他们踏进怜清轩的大门,却看见清言正抱着一个插了两三枝腊梅的花瓶,正歪着脑袋想事情。她的衣袖滑落在手肘处,露出白皙的小臂,映着青花瓷的瓶身显得分外明丽。头上有一两缕秀发,被汗水染湿贴在耳边,看见二人进来,小脸竟变得酡红,一点也不见平时莲花仙子清言的样子,倒似一个邻家小女孩。

    之后清言告诉莫云,其实当时她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之后也非常紧张。那一天她从早上起就开始梳妆打扮,但是怎么都觉得不好。反反复复地梳洗了几次,之后就开始为怎么见面而烦恼。她弹了一上午的琴,画了一下午的画,可是他们就是迟迟不来。而就在她决定摆弄摆弄梅花,准备给它换一个位置的时候,他们就这样“不巧”地来了。

    可能人真的在紧张的时候会变得不像自己吧。莫云当时居然觉得自己何其有幸,可以撞见这样的一副女儿娇态。他爱极了她脸红的样子。之后三人一起临窗品茶的时候,他总是故意看她,让她每一次看他的时候都会撞进他的情人般的目光中,然后她就会红一红脸,却故作淡然地优雅转头,说窗外的雪好美。然后他也挪揄道,对,雪好美。最后俊华也发现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沉了脸色。

    莫云在说起那一日的时候,带着难得的温暖的笑意。是呀,多少年后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却还能记得初见时你那一低头的温柔,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之后的事情就按照他的剧本进行。莫云果然是莫云,每一个细节都无比准确。明明有那么多因素互相作用,他却能够看到每一个行动导致的结果。三个月后,俊华果然冒着与楚国撕裂脸皮的风险带着清言回国,他带军北伐。一年以后,他拿下整个北昊。

    “可是,你还是没有提到天权是怎么来的呀?”听完整个故事,我想了想,问道。

    “孩子还能是怎么来的?”他笑,挪揄道。

    我羞红了脸,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是……”却支支吾吾什么也说不出来。

    “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我还是算错了一样东西,人心。我没有算到清言的心,甚至连自己的心也不能掌控。当时为了万无一失,我和清言是将剧本原原本本地演下去的。我们周围埋伏着各种势力的探子,一个闪失就会功亏一篑。三个月只是人生中的短短一瞬,但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我和她却双双沦陷。我不知道自己是几时动心的。也许是第一次带她到湖上泛舟听雨,听她讲她年少时在江南采菱的日子,讲着讲着就笑着流泪,我情不自禁拥她入怀的时候;也许是那次在别院赏雪,她玩心大起我们打起雪仗,我吻上她红扑扑的脸颊的时候;也许是她为我写了新曲,演奏完带着孩子般的忐忑看着我的时候 ……也许,只是因为初次见面的时候,雪太美。

    三个月之后,两个人都已经动了真心……这三个月之内,我扮演的人可以为了她不顾一切,倾尽天下,可是戏快结束的时候,我又不得不成为那个明君。清言开始变得闷闷不乐。她应该是那个假意与我应酬而将真心托付给俊华的女子,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为了改变这个局面,我做了一件此生最后悔的事情。我强暴了她。说起来有些好笑,全天下的女人都是我的,我却要这样说自己。但是真的就是这样的。清言虽然在风尘中已久,但是其实是清倌,只卖艺不卖身。当时需要一个动机,让她恨我,让俊华有非带她走不可的理由。清言早年家中遇到变故,曾经被卖到青楼。在那样小的年纪就落入男人的手中被肆意玩弄,所以清言对这件事本身充满了排斥与恐惧。后来遇到我的人,她感激涕零,潜心学艺,却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要护她周全,不要再让她落入那样的境遇。

    那一天,我装作喝醉,想要她。她很慌张地拒绝,哭着说现在她还做不到,再给她一点时间……我用武力把她圈在了身下,撕碎了她的衣服……她拼命挣扎,脸上全是泪。她卑微地求我,她的手腕因为挣扎已经被我弄出了青色的淤痕,她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地滚下来,每一颗都砸进我的心里……可是我还是硬着心肠继续,不光这样,嘴里还骂她人尽可夫,骂她明明都已经被那么多人干过了还在这里装圣女,甚至一而再地嘲笑她对我的感情,我其实就只是想要玩玩她……当然,这些话除了说给她听,也是说给门外的探子们听的。我都可以想象得到俊华听到这些话之后心痛的表情……

    之后一切都很顺利。果然她对我由爱转恨,而俊华也后悔万分,恨自己之前太懦弱,没有好好保护她,终于下了与楚国撕破协议的决心,带着清言回到了北昊。之后的事你就已经知道了。无非是打打杀杀。胜利面前,普天同庆,人们却早已忘了战争开始的因由。

    而清言的噩梦却是一辈子的。因为她怀孕了。那个夜晚的回忆,在她的人生中,再也挥之不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