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红烛歌

第二章 元宵夜

    第二章 元宵夜

    我当然不可能知道天权是谁,但是我看见清言一脸不可置信地注视着地上的人,然后眼泪就滑了下来。我一直以为清言生来就是那种男人喜欢的淡雅的女子,嬉笑怒骂都是暗藏于心的,展现出来的永远是优雅与淡然。但是今天居然看见了她失态的样子,心里不禁叹道难得难得。从清言的反应来看,这个男人应该对她来说十分重要。莫不是这个人才是她心里的那个人,所以她才迟迟不肯与莫云在一起。唉,真是苦命鸳鸯呀。不过看年龄,这个人应该比我大不了几岁。难道就是这个原因,他们害怕世人诟病,因此不能长相厮守。然后今天是元宵节,这个人实在是耐不住寂寞,就想来会一会清言,可是不幸把窗户穿错了,到了我的房间,然后才发生了一系列的误会。恩,我深深地为自己的推理能力所折服。

    “小茹,快去请大夫。”清言带着泪痕地对我说,接着她转向莫云:“你,你怎么把他弄成了这个样子?你不是答应要好好照顾他的吗?”

    莫云皱了皱眉:“你总是什么都问就开始责备我。在你心中我就是那样的人吗?我平日对他怎样你有看到吗?十五年前,我为了见你一面,带着重伤千里迢迢地从漠北赶来,可是你连门也不曾打开。他不过伤了点儿皮毛伤,你这如此这般……我派人去请大夫,小茹,你在这里照顾天权,我们去清言房间谈谈。”说罢,也不待我有所反应,就拉着清言离开了房间。

    当房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照顾?我学过琴棋书画,歌舞仪态,但照顾一个大男人,谁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呀?我是应该把他搬到床上还是任由他在地上“长眠”?站着腿有点儿酸了,我便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他的旁边,一边端详他的睡颜,一边思索着这个问题。看着看着,我又再次沉醉于他好看的五官。挺拔的鼻梁,微微抖动的睫毛,薄薄的嘴唇。对了,他身上有那么多血,究竟是哪里伤到了?房间里就只有我和这个“半死”之人,一时间好奇心作祟,想知道他的伤口在哪里,我开始鬼使神差地扒他的衣服。心里想着,就看一眼,然后就穿回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什么大碍的。微微颤抖地解下了他的腰带。外衣上全都是血,那么上身肯定有伤吧?我一边将他的衣裳褪下,一边想着要不要先去打一点儿水。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的上半身干干净净,不见一点伤痕。那莫不是下半身……我的手伸向了他的裤子……

    就在我专心致志地准备剥光某人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位带着药箱的老者目瞪口呆地立在门外:“对不起,走错房间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外退。我突然意识到刚才并未锁门。突然他又折返回来,喃喃自语道:“不对呀,这就是自如轩。请问姑娘是小茹小姐吗?”第一次有人叫我小姐,不仅对眼前这人好感倍增:“对,我是小茹,请问您是?”

    “哦,在下仲方,是一名大夫。老爷说公子受伤了,让老身过来看看。”

    我连忙起身:“就是这个人,老先生快来看看他怎么了。”

    仲方进了房间,看见他**着上身躺在地上,周围是凌乱的衣衫,又看了看我,尴尬地咳了两声:“谢谢小姐的照料。老身要为少爷处理一下……咳,伤口……小姐能否……恩,回避一下?”

    我顿时意识到他可能是误会了,正准备解释几句,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得讪讪地离开了房间。没过多久,房门就开了,仲方让我去准备一下热水和干净的衣裳,说要为他清理一下身体。热水倒是好找,但是干净的衣服嘛……要不找清言问一下,或许莫云有衣裳在这里也说不定。

    清言的房间在我房间的正上面。走近之后正准备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女子的娇吟和男人的低喘……我顿时红了脸,心想他们不是应该围绕着天权好好谈谈吗,怎么就开始做起这档子事儿,真是好不羞人,只得红着脸离开。打了热水端回我的房间,我带着歉意的告诉仲方衣服的事情可能不太方便,我们这里只有女子的衣裳,而清言和莫云现在有点忙,可能顾不上这边。老先生露出一副理解的样子,告诉我天权的伤不重,就是腿上中了一刀,可能要在床上卧几天,但是没有伤到筋骨,所以没有大碍。之所以会昏迷是因为刀锋上有迷****,睡上几个时辰就会醒过来。说着就告辞了。

    原来是刀伤,不是因为穿窗户而受的伤。我顿时明白之前他为什么会咬牙切齿地吐出那句“你认为我的伤是穿‘窗’穿的?”了。就有点像我琴技虽然不是很精通,但是弹弹《春江花月夜》还是不成问题,如果别人夸奖我会弹奏入门级的《渔舟唱晚》,我也会有吐血的**。他呢,可能实际上武功很厉害,但是我却以为他连穿个窗户都要弄一身的伤,所以他才那么恼怒。

    脑海里思绪纷纷扰扰,在各种乱七八糟的思绪中间穿梭。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窗外雪已经停了,喧哗的人声和灯光都已经散去。这样的一个夜晚,如果不是床上还躺着一个均匀呼吸着的男人,我会以为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梦境。走到床边,为他掖了掖被子,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神经大条的我心里居然有了一丝莫名的情感。这个男人现在躺在这里,每个人都好像在照顾他,却实际上没有任何人真正在乎他。在这样一个夜晚,他昏迷着,坐在他床边的居然是我,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女人。他也有亲人、朋友、恋人吧,他们都有过在一起彼此相依,相互取暖的时候吧,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哪里呢?而我,被清言捡回来以后,平日里有阿姨和姐姐妹妹吵闹着,看似很热闹。可是很多个晚上,在清言把我关在房间的时候,我也只能一个人听着外面的人声,看天边遥远的星星。每个人都看似可以陪伴我,但实际上却没有人能够真正地站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地听我说我那些古怪的想法。想到这里不禁有一点落寞。

    这是我人生中最最难忘的一个元宵节。当时的我,以为自己清楚自己人生前十五年的故事,清楚自己的孤独与快乐,也相信未来等待我的会是简单而幸福的人生。而事实上,那一天之后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超出了我对自己人生的设定。我遇到的人,我不认识;我认识的人,我却从未了解。而我,渐渐连自己也不认识了。

    那天晚上似乎有烟花,绽放在雪后的夜空。因为那一夜我的梦里,满目火树银花,灿若星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