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醋坛先生

    舒小爱转身,嘴角微翘,缓缓上了楼。

    她推开门,一眼便看见半躺在阳台上的人影。

    靠近,以为他看的是什么哲理和一些与商业经济有关的书,没想到他在看关于妇科的书。

    “我想,没有人能想象的到你看妇科书的场景。”

    他不以为然,“那有什么,等鸿塘好了,我多向他请教请教,妇科真是大有学文。”

    “你不怕他笑话你?”

    钟御琛耸肩,“笑话值几个钱?我没有能让他笑话的地方。”

    “自大狂。”舒小爱躺在他旁边,两手枕在脑后,“刚才我做了一个试探,我告诉郑琴,你将明哥给抓了起来,扣押了起来,还没审讯,她急得不得了,说要陪着我去见,我告诉他,说只有你我能见,她就告诉我她是我的好朋友。”

    “真搞不懂你们女人到底在想什么,直接让她滚就是了,我容忍不了有一点点被我发现的黑暗。”

    “你的确不懂,像我和丹丹以及小咪这样的友谊是不容易的,女人之间不都是你若安好,便是雨天的状态吗?想要找到跟自己步伐一致,将心比心的女人做好朋友,是非常难得的,还有,我的心里对人都是有原谅次数的,比如给你三次机会,你犯错一次二次的时候我不会说出来,但是,到第三次的时候我会做个了断,有的人在我心里只有一次两次机会,有的一次机会也没有,看人。”

    钟御琛转过头来,“那我在你心里一共有几次机会?”

    舒小爱莞尔,“你是例外,你和小徇还有爸妈跟他们不一样,我说的妈是爸现在的老婆,并非生我的那个。”

    “我知道。”

    “爱可以让人的次数无限的延长,但并非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有的人,对爱人的底线只有三次,你看,像小咪对鸿塘,我觉得她在心里给鸿塘的次数只有三次,鸿塘不知不觉中越过了她的这个底线,她就不想回头了,我觉得我们是一样的,只是底线承受能力强弱,中间都不会告诉对方,你要珍惜我,你不珍惜我怎么样之类的。”

    钟御琛沉思,“自从爱上你,我的眼里就没有过别人,我想,你是知道这一点的。”

    “我当然知道,小二,你说,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按照你想要做的,任何人来到你生命力,不管好坏,都要善良的告诉她,再见,不远送,不然,信任一旦捅破,就没有修复的可能。”

    她微笑,“我明白了。”

    舒小爱下楼,郑琴见她,立刻站了起来。

    “小爱,我们走吧。”

    舒小爱坐下来,拍了拍旁边的位置,“你坐过来。”

    郑琴过来,坐到她的旁边。

    “明哥已经死了。”

    “什么?这么快?”郑琴诧异,但诧异后,剩下的是明显松了口气。

    “不是这么快,是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死了,刚才,是我对你的试探。”舒小爱沉静的眸子看着她,“他是在油锅里生生炸死的。”

    “什……么……”郑琴瞪大眼,浑身如镀了一层冰雪,冷的她颤抖。

    仅仅是想想,就觉得可怖。

    “是你和钟御琛……”

    “没错,是我们干的。”她承认。

    “小爱,你说我心狠,你们才更心狠,虽然他做错了很多事,但是,你们为何不直接给他一枪……”

    “直接给他一枪?”舒小爱直言不讳,“我为什么要让他死的那么无痛苦,他和何美珍钟嘉丽联合杀了钟老爷子,和白荷联合让小咪差点葬身火海,死的这么容易,我也咽不下那口气,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加倍奉还,我就是这样子的人,但我不会主动去伤害没有伤害我的人,我不会那样,只有别人伤害了我,我才会还手,我是个人,不是圣母也不是观音菩萨,没有那么多慈悲心怀,我只是个普通人,谁伤害了我,我一定不让她好过。”

    “小爱……你对我说这些话是别有用意……是想提醒我是吗?”

    舒小爱一笑,“说实话,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对你没什么感觉,但是你对我那些关怀我也放在了心上,我也不会拿出帮过别人就需要别人回馈我的态度,但至少,我救过她的命,她即便不报恩,但不能拉我下水,这是人品。”

    郑琴有些说不出话来,“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舒小爱从钱包里拿出一个手机,递给她,“这是明哥的手机,你发的短信还在里面保存着。”

    郑琴看着她递过来的手机,心跳到了嗓子眼。

    缓缓接过,看到里面的内容,她抬不起头。

    “小爱,其实你是早就知道了,但一直没拆穿是吗?明哥威胁我,说有我的yan照,我不按照他的话做,就要将那些照片公之于众,但是我有些事情没有告诉他,真的。”

    舒小爱摇了摇头,“你有钱,现在也有男朋友了,离开这里吧。”

    “你这是赶我走?”她嘴上说是反问,却是用笃定的语气。

    “是,我在赶你走,因为我无法再对你信任,因为你出卖了我。”

    郑琴爽快的答应了,“好,我走,其实,我早就想走了,住在这里又不是自己的家,很不自在,的确,我有钱还不是想住哪儿就住哪儿,我们好聚好散吧。”

    舒小爱点头,“就这样吧,不过,我想最后多说一句话,我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多嘴,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知道了。”

    郑琴站起来回客房去收拾东西,舒小爱觉得有些人给机会是可以改的,有些人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也许是发现一些真相的时候,失望是在所难免的,但是,那不过是发现那个人并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所以,会失望。

    郑琴很快便将东西收拾好了,拖着行李箱离开了,没有再和舒小爱说一句话。

    舒小爱站起来,吩咐佣人,“去将她的房间收拾一下,全部换新的。”

    “是,少奶奶。”

    郑琴刚走,龙晓晨回来了。

    “小爱,我刚才看见那个郑琴怎么拖着行李……”

    舒小爱一笑,“嗯,我让她搬出去了,毕竟,不适合做朋友就不要在一起,晓晨,医院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爷爷已经稳定了,我来,是将我的一些东西带走的。”

    “嗯?”舒小爱站起来,“你要走吗?”

    “对啊,我准备先住在医院陪爷爷,我奶奶还不知道这件事,我怕告诉她她会担忧,就没告诉她和我爸,小爱,你说奇怪不奇怪,我爷爷手机上连我爸的手机号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的,家里的座机号码都没保存。”

    “你爷爷对你真亲,小时候你们在一起的时间是不是很多?”

    “挺多的,我爷爷家在乡下,我小时候经常回去玩,乡下虽然脏了些,交通也没那么方便,但是,真的很宁静,很喜欢那里。”

    舒小爱心里忽然涌出无法说出的感觉,她看着龙晓晨清澈的眼睛,然后还是问,“今天见小咪了吗?”

    “见了,也摊开说了,成全他们。”

    “那……你呢?”

    龙晓晨扯了一抹笑,“你还不知道我,当初误会你喜欢我,还不是很轻松的就放手了,这也一样,我年轻的很,以后再说吧。”

    “可是,我总觉得,你那会误解我和对小咪是两种不一样的情况。”舒小爱和他一起回到江小咪的房间,看着他收拾自己的衣服,她忍不住说,“晓晨,我知道你年轻,但是,我从来没有将你跟那些思想十八岁的男生相比,我知道你比他们成熟的多,虽然你话少。晓晨,你爱小咪对吗?”

    龙晓晨手一顿,迟迟没回头。

    舒小爱上前,站到他面前,“能告诉我吗?”

    龙晓晨轻笑,“能让我爱上的女人,一定是我眼里最好的女人,无论别人怎么看她,但是在我眼里,无人能比,这段日子,我很开心。”

    舒小爱看着他,“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我走了。”他收拾好东西,“替我谢谢钟少,谢谢让我住在这样美丽的房子,吃合胃口的饭菜,还不收钱,谢谢你小爱。”

    “都是朋友,谢什么?再说你在这里是照顾小咪的……不然请你来你可能都不会来住。”舒小爱拍拍他的肩膀,“以后常联系。”

    “好。”

    舒小爱送他到门口,并且让小a开车送他去医院。

    揣着口袋往回走,莫名的有些难过。

    她吸了吸鼻子,发现,无论阳光再大,也已经是秋天了。

    ***

    舒小爱上楼,发现钟御琛还是那个姿势,似乎都没变过。

    “小爱,我们去医院看看鸿塘吧。”

    “好啊。”

    他站起来,看她兴致怏怏,“怎么了?”

    “晓晨走了。”舒小爱说道。

    “怎么?舍不得了?”他挑眉,神情却是笑眯眯的,但语气泛着浓浓的酸气。

    舒小爱翻了一下白眼,“这是要吃醋的节奏?干脆以后喊你醋坛子先生好了,真是又小心眼又爱吃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