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不该问的不要问

    宋琳琅掀开被子穿鞋,“我现在起床梳洗打扮多带点人去约舒小爱,她一定会出来见我的。”

    “要是不出来呢?”

    宋琳琅打开衣柜,挑选衣服,“她恨死我了,能不出来吗?”

    “妈妈陪着你一起去吧。”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有你在,最起码,我还是多点安全感的。”她同意了。

    母女俩换好衣服后,宋琳琅便给舒小爱打了电话。

    接到她的来电,舒小爱原本压抑的怒气再次被迸发了出来。

    “你还敢给我打电话?”舒小爱不客气的接着说,“看来上次没直接弄死你是你福大命大贵人相助啊。”

    “小爱,怎么说,我也是你同母异父的妹妹,你真的舍得杀我,你就不怕咱妈痛心?”

    “咱妈?”她嗤之以鼻,“谁跟你咱妈?”

    “尽管……你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无法改变的。”宋琳琅声音很淡定,“我想见你一面,你跟我出来见一面吧。”

    “见面?好啊,来锦绣小区吧,茶馆咖啡厅实在不是我太想去的地方。”

    “这样好了,我去你那里做客吧,怎么样?”

    舒小爱没想到,宋琳琅厚积待发了起来,她想不通,宋琳琅为什么忽然要求见面,还这么不怕死的要求见面,到底是何目的?

    居然还敢来庄园?

    这不得不使舒小爱多了些戒备。

    “好啊,你敢来我就敢让你来,但做客两个字就算了,你不是客人,这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白长这么大了,看来你母亲父亲的确没有好好教会你怎么做人。”

    “不管你怎么说,小爱,我们见面再说。”宋琳琅说完便将电话给挂了。

    舒小爱快速的换上一身衣服,化了个淡妆,然后这才缓缓下楼。

    “少奶奶,宋琳琅要见你,说和你约好了,让她进来吗?”少主问。

    “来的可真快。”她微微收敛了一下神采,“让她进来。”

    “是。”少主转身出去。

    舒小爱坐在那里,静等着宋琳琅进来。

    二分钟后,宋琳琅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看得出,她特意打扮了一番,身上的衣服一看便挺贵的,她身旁的宋母表情极其的不自然。

    “真是让人奇怪,无论我什么时候见你,你的脸似乎一点都没变,永远是那个样子。”宋琳琅嘴角上翘,眼睛里却冷如蛇蝎,带着嫉妒神色。

    舒小爱微微一笑,“那是,看看,我比你还大上一岁,你竟然像我姑姑了一般,真是让人唏嘘。”

    宋琳琅嘴角的弧度凝滞,随后说道,“不用嘚瑟,舒小爱,今天我来找你是想主动向你示好的。”

    她拉着宋母坐下,“我是诚心诚意的。”

    “诚心诚意?这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舒小爱继而说道,“有那么大的胆子来我面前,想必是知道我杀不了你,所以才敢来,对吗?”

    “瞧你这话说的,你将我杀了,咱妈会恨你一辈子的。”宋琳琅特意加重了‘咱妈’二字。

    舒小爱面色一冷,“谁跟你咱妈?我自己可是有妈的,就是我爸现在的妻子,别的我可不会认。”

    宋母心一缩,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在宋母的心里,有几次,她觉得舒小爱已经放下过去了,对她的态度改观了,但没想到……

    “小爱……”宋母启唇,“琳琅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她吧,我让给你下跪行吗?”

    舒小爱手骤然握紧,原谅?有些事,是无法用这两个字来担当的。

    “她知不知错无需对我说,宋琳琅,我之所以见你,并非要现在杀你,因为你早已注定死在我手里,早晚而已,我现在懒得动手,你以为阎王保护你,你就能万事大吉了吗?”她轻哼,“我不知道你们的交易是什么,但是,你注定不得善终。”

    宋琳琅心里果然印证了那个人就是阎王,她说道,“我不得善终,那你就能得善终了?舒小爱,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刻意隐瞒了,你得罪了阎王,即便你是巫师又怎么样,你的下场会好吗?没听过那句话吗,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嗤……”舒小爱将话一收,“那咱们就拭目以待看谁先死就是了。”

    她嘴里快速念了一串咒语,一道狂风将宋琳琅给卷住了,朝门外冲去。

    也许风太大,宋琳琅的尖叫声被淹没了。

    等宋母忙不迭的跑出去的时候,宋琳琅在三米高处快速的坠/落。

    “琳琅!”宋母大声呼喊,宋琳琅直接掉了下来,摔得够呛。

    嘴里摔出了血。

    趴在那里干咳了几声,五脏六腑都要震断了。

    “妈……”

    “嗳……琳琅你怎么样?”宋母应着就要去扶她。

    “我……还好。”宋琳琅被扶起来,身子有些站不住,骂骂咧咧道,“贱人,要不是……我才不会来呢。”

    “咱们回去吧。”

    “好。”宋琳琅答应了,但是一路上她都不开心,不是说她处在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会来救自己的吗?刚才自己就很危险啊,他怎么没出现。

    一肚子气无处发泄,更恼怒的是,本来就知道来找舒小爱就是自投罗网,纯碎找虐,还让自己来……

    “琳琅,我们去医院吧,你嘴里出血了。”宋母隐隐担忧。

    “不用,直接回家。”她靠在车窗上,脸色很难看。

    回到宋宅,宋琳琅直接上楼了。

    刚打开门,她直接被吓了一跳。

    看着屋里的男人,她进去,关上门。

    “你来了。”

    冥夜看着她,“知道刚才我为什么不救你吗?”

    “不知道。”

    冥夜眯眼,冷着脸,“谁让你直接告诉她我要她死的。”

    “是她先说你保护我什么的,我没先说,我看她都知道了……”

    冥夜的眸子隐隐透着红色,“我没有要她死的想法,她也不会死在我手里。”

    宋琳琅一惊,大胆的抬起眼看她,心里没由来的一慌,“那你为何……”

    “别的你就没必要知道了,按照我的话做就行。”

    “我实在是……想不通,你明明知道她恨不得杀了我却又让我主动去找她,我想知道理由。”

    冥夜直接说道,“没有理由,想让你这么做就这样,我做事,从来不需要什么理由,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好。”

    “是让我去给她添堵对吗?你明明知道她不可能答应跟我和好,所以让她过不安生,这就是你的意思,对吗?”

    一记冷光瞬间如刀子射了过来,宋琳琅浑身僵硬,看他脸色不好,便匆匆解释,“我心里是疑惑的,所以随便猜的……”

    “不该问的不要问。”说完冥夜便消失了。

    他站在西山的山顶上,望着这辽阔的大千世界,两手被在身后。

    当他无意间远远地看见她和钟御琛坐在长椅上聊天,彼此拉着彼此的手,所有压抑的不快就要迸发。

    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她为何能那么坦然的笑的畅快,她可知道,他每一天都过的很不快乐,因为她不在身边。

    所以,他不想她在别的男人身边那么笑,他不想。

    回到屋子里,她住了那么多年的房子,自从离开后一次也没回来过。

    冰箱里还是照旧堆满食物,但是一直都坏,都没人食用。

    冷冷清清的地方,已经只是个房子而已。

    也许,永远也等不到她再回来的那一天,但他不会放弃。

    ***

    舒小爱手里捧着热牛奶从厨房出来,便见郑琴打扮的很利索从走廊里走来,“小爱,我出去了啊。”

    “你去哪儿啊?”

    “去我男朋友那里。”郑琴脸上焕发着恋爱中女人的状态,“昨晚半夜里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和他女朋友成功分手了。”

    说完,她下意识的问,“对了,小爱,你前些天不是说在抓捕明哥吗?抓到了吗?”

    “抓到了啊,黑衣人已经扣押起来了。”舒小爱说道,“这下,他是插翅也难飞了,不过我还没得空审讯他,等下就打算去审讯他。”

    “那我跟你一起吧,这么多天不见他,我也想见见他变成什么鸟样了。”

    “你不是要去见男朋友吗?”

    郑琴一怔,然后回答,“我跟你见过明哥再去见他,反正我一天也没啥事做,时间长着呢。”

    “可是,御琛说除了他和我,任何人都不让进去……”舒小爱表示为难,“没办法了。”

    郑琴一急,“小爱,虽然咱俩认识时间不长,但是,我可是把你当好朋友的,我去见一眼又不会怎么样,你说对吧?”

    “你……真的把我当好朋友?”

    郑琴点头,“那当然了,这还用说吗?我心里也是很感激你的,我说的是真的,小爱。”

    舒小爱微微一笑,“嗯,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但是,行动却往往比嘴上说的来的真实。

    “咱们现在去吧。”她看起来比较着急。

    “不急,等一会儿再去。”舒小爱指了指楼上,“我现在上楼,等会儿下来。”

    “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