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你不要嫌弃我的嘴脏

    舒小爱干咳一声,“只要你好好的,就是对我的弥补,面包冷了就不好吃了,不是想吃我亲手做的面包吗?”

    “你喂我。”

    对于他当着大家的面这么秀恩爱,舒小爱的脸红了,她拿起一次/性/手套准备套在自己手上,却遭到了他的阻止,“我不嫌你的手脏,你也不要嫌弃我的嘴脏。”

    江小咪旁边催促,“大姐,快喂,我给你们拍下来。”

    她拿出手机上的相机对准了他们俩。

    舒小爱更难为情了,私下他们怎么都好,如此这么甜蜜,她多少有些别扭。

    只好轻轻地捏起一块面包送到他的唇边,说实话,钟御琛可没想那么多,他想要干什么,可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就是他,哪怕他想要亲吻,直接能当着大家的面亲吻,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舒小爱递过来的一小块蛋糕全数一口进了他的嘴,最后,含住她的手指都不放。

    舒小爱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心都要融化了。

    当小a和小c一起抬着一个被包成心形的玫瑰出现在她面前时候,江小咪欢呼一声,“姐夫,你真有心!”

    舒小爱缓缓站起身,看了看玫瑰,又看了看钟御琛,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她。

    手指是微颤的,接过卡片,打开看着上面的字迹,舒小爱湿热了眼眶,紧紧地捏着卡片,再也顾不上什么矜持,扑向了他,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这举动引起了龙晓晨和江小咪热烈的鼓掌声。

    “亲一个!”

    舒小爱主动上前,亲住了他,面紧贴着面,彼此的呼吸融为一体。

    这一刻,时间像是定格了一般。

    小a和小c将这么一大束玫瑰用手抬着,彼此的脸上也满是笑容,还未成婚的他们,也不免红了脸颊。

    ***

    舒小爱将玫瑰一一放进了花瓶,摆在了卧室的阳台上。

    看着院内的长椅上的三人,她连忙下去。

    “大姐,我将过程都一一告诉了姐夫。”江小咪转头喊道。

    舒小爱坐下,“说就说吧,省的我说了。”

    她掏出钟御琛递给她的卡片,重新再度看了一遍,问,“不知道我看一遍就想哭。”

    江小咪接过,看着上面的内容念道: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们是一起的,永远不分离的,不管生和死的,谁也阻挡不了的。

    她真心的感动,哪有女人不喜欢浪漫,哪有女人不喜欢爱人只写给自己动人的句子。

    一些男人不会做,女人又不好意思主动提醒,一些两个人共同的精神步伐在慢慢拉开距离后,你不说,我不说,渐渐地就再也弥补不了了。

    她递给舒小爱,竖起大拇指,“大姐,好好保存着,姐夫棒棒哒。”

    刚说完,江小咪脸上原本的笑容顿时烟消云散了,发现她表情的变化,舒小爱问道,“怎么了?”

    江小咪站起来,“大姐,姐夫,我先回房了。”

    “好。”

    钟御琛和舒小爱再一看,发现鸿塘来了。

    “我也先回去了。”龙晓晨紧追江小咪而去。

    鸿塘脚步一顿,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脸色阴沉了下来。

    但还是走到了钟御琛的面前,“昨天来看你,还以为你……”

    “不会以为我挂了吧?”钟御琛话题一转,“还是和我妈一样,以为小爱将我害了,想要掌控公司?”

    鸿塘语塞,瞥了舒小爱一眼,“你就这么告诉他的?”

    钟御琛眸子微敛,抢先说道,“是小咪告诉我的,鸿塘,别人不知道你不知道?她害我对她有什么好处,股份摆在那里,怎么也轮不到她,希望以后无论出任何事情,你都不要那么怀疑,即便是为我好。”

    鸿塘抽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他点头,“昨天是太激动了,我道歉。”

    舒小爱忙说,“其实鸿塘也没说什么,我最后和他说了,是因为我没法说理由。”

    “她和他在一起了么?”鸿塘突然问道,他口中的‘她和他’意思不言而喻,指的是谁,舒小爱心里很清楚。

    舒小爱沉吟一声,“我不知道,没问,小咪也没主动告诉我,不过,她跟他在一起,的确很轻松,虽然这话说出来可能伤人,但是,鸿塘,一个人犯错并不可怕,因为一个人得到很多伤害也不可怕,一个不知道自己的错在哪里并且即便知道也不承认的人才真的可怕。”

    鸿塘缄默不语,片刻,他开口,“我以为我们相处的时候是融洽的,因为即便有时候我们一天也不说一句话,我觉得她是懂我的,我也是懂她的,到后来才发现,并不是,是我自以为是。”

    “爱人之间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如果还不说一句话,还以为是懂,那你就错了,那不是懂,那是冷落你知道吗?那是无话可说。”舒小爱再度说,“其实有几个女人的心是铁石心肠,如果一个爱着你的女人,看到你的转变是愿意给机会的,就怕这个爱着你的女人彻底跳不起了爱,不再愿意给你机会,这就已经到了曾经爱过你现在不爱你的地步,你也并非不好,可能是太晚了,爱情的事情两个人都说不清楚,外人更说不清楚了。”  舒小爱继续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相爱不能在一起的人,无非是心里已经彻底失望,选择放弃,另寻别的出口,如果所有的感情都能将就,这个世界上将没有分开别离,还有,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之前,小咪被伤害流产说不能怀孕,吃药调理,她告诉你,如果她真的不能怀孕,什么方法都没用,而你又是独生子,她到时候硬要跟你分手,而你还答应了。

    “当时是有这个约定……”

    “那你现在还念念不忘干什么?”舒小爱扬起唇角,“现在她更严重了,一样不会怀孕,身上会留难看的疤痕,你们分手不是挺好的吗?至少你不再担心,和她在一起,怀孕能不能治好,鸿塘,已经覆水难收了,别的事情就不说了,就说这件事吧,你若真爱她,不能怀孕算什么,你真爱她,当时就应告诉她,你是妇科医生,你认识很多权威的妇科专家,你必须治的好,即便治不好,那也没什么,就拿出这种气魄来,难不成是给自己留退路?”

    鸿塘哑口无言,“感觉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不过,我不甘心,我爱她,也不想就这么一败涂地的退出了她的生命。”

    “那我说了这么多算是白说了。”她伸出手将钟御琛的茶杯打开,自己喝了几口,“你们聊,我回屋吃点东西。”

    “好。”钟御琛的眸神很温柔的望着她离开。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御琛将胳膊搭在椅上,神态轻松的回答,“还能怎么回事,被袭击了,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那么厉害,你都查不出来?”

    “嗯,现在查不出来,但终有一天,他一定会现原形的,先让他藏着吧。”钟御琛轻蹙眉头,“鸿塘,我从来没劝你什么,但是,看你这样,真的影响我的心情啊,你到底爱不爱她?”

    “我不爱她,我会这样么?”鸿塘哼道,“那个才十八岁的小子懂什么?不过是新鲜感,等新鲜感一过,看他还能这样坚持不能?”

    “这就要交给时间了,不过,你的注意力为什么要在晓晨身上,决定你和小咪在不在一起是他能决定的么?我怎么有你这样白痴的朋友,你出门不要告诉别人你跟我认识。”钟御琛慵懒的说道。

    鸿塘难得一笑,“这还用我告诉吗?谁不知道你我是朋友,怎么?嫌弃我丢你的人了?”

    “嗯呐,嫌弃了,你能不能洒脱点?”

    “小二,小爱当初不也是不想跟你在一起吗?你用了什么方法?”

    “没方法,就是爱啊,她为我受了很多苦,但她还爱我,这就是她还愿意跟我在一起的原因,女人跟女人的性格是不一样的,你不能说小咪就该跟小爱一样,两个人好吧。”

    鸿塘将烟头摁灭,“很多道理我都懂,却依然不想潇洒的放手。”

    “……”钟御琛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觉得是多余的,自己走不出自己的心,别人更无法走进去,“他们俩要真的在一起了,你就彻底的没希望了。”

    鸿塘腾地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去啊?”

    “他们肯定没睡在一张床上,你说我去干什么啊?”说完,他便朝着门口快步的走去。

    钟御琛瞟了一眼他的方向,也站了起来。

    舒小爱坐在沙发上吃东西,看见鸿塘进来,直接朝着江小咪入住的房间方向走去,刚站起来,便又看见钟御琛也进来了。

    她用手指了指鸿塘的背影,钟御琛则上前,握住她的手,轻声在她耳畔边儿说,“不要管他们的感情,即便他们伤的遍体鳞伤,这都是他们自己,你刚走后我又多了几句嘴,明显没什么作用,反而跟刺激到他了一样,所以,我们不要插手别人的感情,费力不讨好,他也不会听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