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最珍贵的往往是免费的

    她看了看,说道,“大姐,这证明条你拿着吧,我就不拿了。”

    “那好,我先给你保管着,等你身体好了再给你。”

    江小咪点了点头,“好。”

    末了,她开口,“大姐,快到丹姐婚礼了吧?”

    舒小爱点头,“昨天丹丹还说呢,要不是肚子有崽子了,就推迟婚礼,因为你不能去参加,昨天拍了一天的婚纱照,今天说是要布置新房呢,装修好的房子。”

    “谁正在说我呢?”人未到声音率先传来。

    三个人朝着门口看去,孙丹丹和维纳斯此时出现在门口,两个人进来。

    “我说你呢,小咪问你快到婚礼了吧,我说你正在布置新房,这么快弄完了?”舒小爱赶紧将椅子递给她,“好好坐着。”

    孙丹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有那么夸张吗?现在肚子还平着呢。”

    “再平也是准妈妈了。”舒小爱重申,“房子弄好了?”

    维纳斯点头,“本来就装修好的房子,晾在那里半年了,这重新买的新家具,正在装着,距离近,就走着过来了。”

    舒小爱诧异,“又在锦绣小区新买房子了?”

    孙丹丹开口,“之前我们三个住的那个房子卖了,我们买了不远处的三居室,六楼,以为认识姓钟的先生,所以还特意打折了,大姐,谢谢咯。”

    舒小爱失笑,“谢我干嘛,又不是我给你打折的。”

    “哎呀~”她怀孕了,小女人了起来,“你们俩不是一体的吗?没有你,他能给我和维纳斯打折?”

    “严重了,维纳斯是他的手下,打折是肯定的。”

    孙丹丹伸出五根手指头,“如果是看在属下的份上,最多八五折,你知道现在打了几折吗?五折呢!让我少花了多少钱啊。”

    舒小爱抿唇一笑,“挺好。”

    她转头看向江小咪,“小咪以后结婚了,也在这里买房,到时候也一定打五折,这样啊,我们就近了。”

    孙丹丹鼓舞道,“必须的。”

    孙丹丹接着问,“不是那医圣吴老来了吗?小咪情况现在怎么样?”

    “说恢复的还算良好,不过他说在现在的治疗过程中能淡化疤痕,没那么明显。”

    孙丹丹眼睛一亮,“那好呀,小咪,你好好恢复,你今年才23岁了,年轻着很呢,对了,今天我看了一个新闻,说ht公司发出声明,鸿塘将要参加他妈的公司董事大会,摆脱市医院科长的位子,进军商界呢。”

    “这是他的选择,跟我们无关啊,昨晚他和他妈都来了,给了小咪五百万,不过,小咪今天全部偷偷的捐到基金会了。”

    孙丹丹难以置信的看向床上的江小咪,“你干嘛要全部都捐了啊?不留点生活吗?”

    江小咪轻声回答,“不用,我伤好起来后,自己能养活自己,再说,我们都已经分手了,再要他们家的钱,我心里觉得不安,不要的话,他们又觉得不安,所以还是收下了。”

    “既然捐出去了就捐了吧,既然两清了,就彻底放下吧。”孙丹丹忽然想起了什么,吐槽道,“小咪都这样了,她那养父母好歹来看看啊,虽然是断绝关系了,但是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

    江小咪面不改色,“断绝关系就是断绝关系了,他们不来我其实更好,我也不愿意让他们看见我这个模样。”

    “其实……”舒小爱支吾,“在k市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给他们了。”

    “怎么说?”孙丹丹抬眼,“是不是不愿意来?”

    舒小爱嗯了一声。

    “真有些不可思议,一百万给买了这么多年的亲情。”孙丹丹站起来,“我和维纳斯先回去了。”

    “好。”舒小爱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江小咪此时的身上出了很多水泡,里面都是脓液,鼓当当的。

    吴老进来,拿了一根消过毒的针进来,“先将这些脓水清理出来,继续上药,小伙子,你将她慢慢扶起来。”

    龙晓晨轻轻地拖着江小咪的头,然后轻轻地扶着她的双肩。

    因为床很软,背上的水泡并没有烂。

    吴老轻轻拿着消毒棉和针一个一个将水泡里的液体清理出来,然后慢慢的上药。

    当然全身上下别的能清理,但关键地方,吴老没办法清理。

    “那个……我去将小爱唤来,让她继续清理。”

    “好。”江小咪分外尴尬,比她让女医生给她插尿管的时候更尴尬。

    舒小爱将剩下的清理上药,吴老重新进来,说,“我看你恢复的很快,你要不要出去走走?”

    舒小爱错愕,“能出去吗?”

    “她的脚上伤口很轻,可以下床,我的意思是,可以扶着她出去晒晒太阳,总是在房间里也不好,尤其是她背后,躺在那里,总不会好。”

    “吴老,你不是说她还没摆脱危险期吗?这样乱动能好吗?”

    “看这几天的情况了,这几天若是跟现在一样的恢复状况,就没大碍了,听我的,带她出去走走,尿管可以拔了,总是带着也不好。”

    江小咪一抹红晕染上脸颊,嗯了声。

    “行,听吴老的,我给小咪将尿管拔了,带她出去走走,外面阳光很大,麻烦你们俩再出去一下。”

    吴老和龙晓晨站在门外,舒小爱说好的时候,他们再重新进去。

    舒小爱拿出一套特别宽松的上下件短袖短裤给江小咪换上,准备扶着她的时候,龙晓晨将她抱了起来,舒小爱会心一笑,后面跟着。

    道路两旁是绿油油的草地,还有大片的花海,在微风下摇曳。

    阳光的确普照着大地,很温暖。

    龙晓晨将江小咪放下来,给她穿上拖鞋,笑吟吟的看着她,“这一周没出来,闷坏了吧?”

    江小咪也笑着回应,“恩呢,出来,觉得空气很好,活着,真好,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什么?”

    “当拥有的时候,不觉得珍贵,一旦失去,就会觉得再拥有是幸运,比如我现在站在这里,以前不觉得晒太阳和呼吸新鲜的空气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当你差点失去这免费的东西时,是不是才会觉得原来最珍贵的往往是免费的。”

    龙晓晨一只手扶着她的胳膊,目光顺着他扶着的胳膊往下看她的手,没一处肉好的地方,因为肿胀,原本纤细的手此时看着又粗又胖。

    舒小爱从后面过来,一手端着半杯热奶茶,另一只手同时拎着两罐啤酒。

    “吴老说你不能多喝,我说那喝半杯吧。”舒小爱说着,将奶茶喂她喝完,然后将啤酒的易拉环拉开,递给龙晓晨,自己同样拉开喝了两口,“小咪,你想寻找你的亲生父母吗?”

    她以为江小咪会很想寻找,没想到她却摇摇头,“从来没想过寻找他们,既然将我扔到别人的家门口,我又何必重新寻找。”

    “也可能不是他们扔的呢?”

    江小咪恍然的看着远方的天空,“我没有精力去寻找,我必须康复后好好努力,大概是因为,时隔很多年了,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也许,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你的血型特殊,应该是相比较我们这些普通血型的人好寻找的,我爸跟我姑姑这么多年了,不还是再次见面了,缘分谁说的准。”舒小爱鼓励她,“不过,先将身子养好,等一切安稳后,再说。”

    江小咪眉开眼笑,突然说道,“晓晨,你回去能去我密码箱里将我的钱包拿来吗?”

    龙晓晨疑惑,“要钱包干什么?”

    “再过二三天丹姐要结婚了,我当然要表示我的祝福心意。”

    舒小爱忙说,“小咪,你给她,她也不要你的,毕竟你现在情况……”

    江小咪打断她,轻笑,“大姐,钱多钱少是我的一份对丹姐的心意,即便我现在一分钱没有,我就是借也得给她借来,这是我对她的祝福。”

    舒小爱便不阻止她了,“行,让晓晨回去拿吧。”

    龙晓晨答应了,“好,小爱你扶着她走走,我回去就来。”

    “让小f送你。”

    “好。”

    回到家,龙晓晨先去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服,然后扔进洗衣机里搅着,再来到了江小咪的房间。

    密码箱并未上锁,他蹲下身来,轻易的打开了。

    当看到里面装进袋子里的胸/罩时,他快速的瞥过了视线。

    翻了翻下面的衣服,找出了红色的钱包,不过钱包下面有一叠照片。

    修长的手指将照片拿在了手里,十几张照片,都是江小咪一个人的照片,她戴着一顶帽子,长发披肩,身上穿着裙子,有手捏着帽檐,笑容绽放的照片,有托着下巴,嘟嘴眯眼的照片,也有摆出各种各样的照片,照片下面印着日期。

    竟是五年前的照片。

    怪不得,看照片中的她青涩,却一种说不出雅致的美。

    龙晓晨的指尖落在照片上她的脸上,说实话,江小咪长的并不惊艳,她没有舒小爱的五官精致,也没有孙丹丹风情的美,但是并不惊艳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看久了,竟会觉得格外的好看。

    思虑间,他将那张捏着帽檐,笑容绽放的照片随着钱包一起拿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