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我的心一直在你这里

    舒小爱顿住脚步,也不过是两秒的时间,便又继续向前走,一步一步的走出地牢。

    没隔多久再次看见南莫如,舒小爱远远地望着依旧精神的南莫如,一点一点的走近,直至坐在她的对面。

    草地上的桌椅,上面撑着太阳伞,佣人上茶,钟御琛已经在那里坐着,舒小爱自然而然的坐在了他的旁边。

    “听到南夫人来了,我便匆匆的过来了,不知道所为何事?”舒小爱面带笑容,仿若无事的询问。

    南莫如凝重着脸,一点不打算拐弯抹角,“舒小爱,我的徒弟阿彩你弄哪儿去了?”

    “我并未见过。”舒小爱也打算不承认,这件事即便是她做的,她也不打算承认,因为,就现在而言,她承认了,没有任何好处。

    南莫如显然不信,“你在我面前不要耍花样,实话说 ,你将她到底弄哪儿去了?”

    “不知南夫人为何一口咬定,人是我弄起来了,说话要凭证据的,没有证据,南夫人这么指控我,是不是太武断了?!”舒小爱语气重了起来,大有讨伐南莫如的架势。

    “你个小丫头倒是挺有一套的,阿彩是我的徒弟,她昨晚临走前可是告知我去找你了,我特地调查了,她进了医院就没出来,昨晚我特地赶到k市,并未找到她,不是你动的手,她为何和那些人突然不见了,医院有地下室吧?”

    舒小爱皮笑肉不笑,“既然是你的徒弟,等级一定不低,南夫人,我几斤几两你不知道?我怎么可能打的过她,不要再给我扣帽子了,昨晚我压根就没见她,不管你信不信。”医院内部的监控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毁灭了,南莫如最多能看见阿彩和明哥一群人进医院大门的监控,别的是看不到的。

    “看来你是不承认了?”南莫如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猜测。南莫如一张老脸隐隐透着冷然的气息。

    “这不是承不承认的问题,这是符不符合事实的问题,希望南夫人拿出是我做的证据再来质问我。”舒小爱神态放松。

    “就个庄园,你敢让我一间一间的搜吗?”

    舒小爱不厚道的笑了,“这个问题,你要问御琛,毕竟这里不是我当家。”

    钟御琛一点不给面子的说,“不是阿猫阿狗就能进我的大门的,也不是一些小人物就能来我这里地毯式搜索的,别说是你,即便是总统来,也不敢对我提这个问题。”

    南莫如闻言,气愤难以自持,“放肆!钟御琛,你称谁是阿猫阿狗?”

    “嗤……”他冷笑,“不要这么着急对号入座,这样会显得你很迫不及待。”

    南莫如被这两个人给呛得坐不住了,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你最好不要让我找到证据,否则,舒小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舒小爱也站起来,笑容可掬,“那我就不送了。”

    南莫如气哼哼的走了。

    直至隐没大门间,钟御琛才说道,“你将那个叫明哥的怎么了?”

    “要不要去看看?”舒小爱站起来。

    “好奇,你是怎么折磨他的。”钟御琛也站起来,两个人重新朝着地牢里走去。

    当看到油锅里的明哥时,钟御琛笑了,转头亲了舒小爱一口,“跟谁学的?”

    舒小爱看着油锅里的明哥已经彻底没气息了,说道,“阴间十八层地狱是油锅地狱。”

    她轻念了几声咒语,伸出手指,对准油锅,一道蓝光迅速的环绕住,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将钱生关在哪间牢房了?”

    “跟我来。”钟御琛牵着她的手一起拐了个弯,没多远便到了。

    “原来这么近。”舒小爱说道,“队长,将门打开。”

    “好。”队长拿着钥匙将牢门打开,钟御琛和舒小爱齐齐的进去,钱生听到声响,睁开了眼睛。

    “何美珍在哪儿?”舒小爱微倾着头,开口。

    “我不知道。”钱生说起何美珍,似乎很有怨气,“到现在我也想找她呢,她卷走了我的钱,骗我两个人走两条道,在某个地点会合,这样比较安全,岂料,我到那边,就没等来她。”

    舒小爱听到他的话,瞬间,想起她和郑琴在国外见钱生和何美珍嘴对嘴喂饭的那种场景,胃里有些翻涌。

    “不管你是不想说出她的下落还是真的不知道,都不能改变你的所作所为,刚才听到惨叫声了吗?”

    钱生心里一咯噔,“听到了。”

    “知道那是谁的声音吗?”

    “好像是阿明的……”钱生说到这里,身子不免的往后了一些,“你……你们……”

    钟御琛开口,“你违反全世界的规则,私自造出了克隆/人,利用此杀害了我的父亲,单单这一点,就就够你死一百次的了,而且和何美珍嫁祸小爱,他是被生生的在热油锅里死的,你要来个怎么样的死法?”

    闻言,钱生终于额头冒冷汗,浑身哆嗦,说话也不顺畅了起来,“是美珍教嗖的,我跟你们并不相识,没有她,一切是她操控的,并非受我的指示要害钟老爷子。”

    “但如果没有你,她怎么可能得逞。”钟御琛的眼睛里迸发出一抹恨意,“来人,将他移交给警方,通知各大媒体,我父亲的谋杀案主谋之一落网。”

    队长摆手,小a和小c连忙将钱生给架了起来,往外拖。

    钟御琛和舒小爱紧随其后,再次出了地牢。

    “御琛,有一件事,我没对你讲。”

    钟御琛看她神情严肃了起来,心也跟着悬了起来,“什么事?”

    舒小爱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递给他,“这是明哥的手机。”

    钟御琛接过,打开看了看,侧过头问,“发现了什么?”

    “他和郑琴的通话记录很多次,还有郑琴回拨的,都是在这段时间。”舒小爱说道,“你说,我要不要用这个手机测试一下人心。”

    钟御琛看出她的纠结,便说道,“如果跟你不一条心的人何必夸张成朋友,再说,朋友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试试吧,也许,测试一个人的人心,只有通过这种方式,虽然有些不太合适,但是我觉得挺好的,如果郑琴只是被他骚/扰,那你也可以安心,如果不是,那你更可以安心了,鱼儿不一定都要在一条河里生存。”

    听完他的话,舒小爱的心果然不纠结了,“那就听你的,测试。”

    她将手机重新拿到手里,“我该发一条什么样的消息呢?”

    钟御琛沉吟,“如果郑琴和他是一伙的,她又不出去,在这里能帮他的不过是传递我们的信息,别贸然直奔主题,你就说晚上要见她,看她怎么回复,如果她回复‘不愿意’的话,应该就不是了,如果她解释不能出去见他还是别的,那就有问题了。”

    舒小爱快速的按照钟御琛的话发了一条消息,两个人一起朝着别墅返回。

    刚走到客厅门口,果然短信来了。

    这一刻,舒小爱有些紧张,她不希望她觉得不错的朋友出卖她,不管是什么理由,她都觉得无法原谅。

    “拿出来看看。”

    舒小爱背过身拿出来,打开短信的那一刹那,纵然做好了准备,但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短信上是这么回复的:我不会见你的,明哥,昨晚小爱和小咪都回来了,你到底做了什么? ”

    舒小爱看着屏幕,一时间手指按不出字来。

    钟御琛代劳快速的回复:就是去看看她们而已,岂料舒小爱果真很厉害,失手了。

    片刻,郑琴的回复又来了:我早就说了,她很厉害。

    钟御琛回复:嗯,知道,再说吧。

    他将手机揣进裤袋里,然后揽过舒小爱的肩头,“这是好事,见识人心比一直被蒙蔽强的多。”

    手机铃声响了,钟御琛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划了接听键放在耳边,“嗯,妈。”

    “今晚带小徇回来吃饭吧。”

    “好。”

    “别让那个女人也回来。”准备挂电话之际,钟母提醒道。

    “好了,挂电话了。”钟御琛虽然夹在中间比较为难,但是,他的心大多数是偏向舒小爱,因为自己妈做的太过分,他又不能不管她,所以很多时候,钟御琛只要听到钟母对舒小爱颇有微词,就不想再跟她说太多。

    但显然,舒小爱听见了钟母的话,“好像我多想见去老宅见她似的。”

    钟御琛柔声说道,“所以,我准许你想怎样就怎样,我的心一直在你这里,嗯?”

    舒小爱拉他的手晃了晃,“那你和小徇晚上去了别停留太晚,明天小徇开学。”

    “吃个饭就回来。”钟御琛应着,拉着她朝着江小咪的房间走去,“过去看看。”

    进了房间门,舒小爱问,“吴老,她身上的疤痕以后能去掉吗?”

    刚忙完的吴老便摘下一次性手套说道,“疤痕如果在治疗的过程中用对了药,是不会很显的,会淡化很多,如果全部治疗好了,再想淡化就不容易了,所以,从现在到康复,她都要保持心情舒畅,等过了危险期吃饭的时候也主要吃清淡,辛辣杜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