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他的大胆举动

    此时此刻,李锦说什么都晚了。

    她看着钟御琛走出会议室,看着会议室的其他人对她异样的目光,令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事至于此,后悔也没用,只好收拾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

    郑琴在庄园里是不出门的,因为住在钟御琛这里,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有,所以,她一直很安全。

    舒小爱去了k市,她一个人只好在房间里打游戏玩电脑,早上睡到自然醒,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穿什么穿什么,今天就是如此。

    在房间里打了一天的游戏,竟觉得很累,她看了看表,出了房门。

    自己到冰箱前,取了一杯果汁,关上冰箱门,转身便见钟御琛回来了。

    “小咪……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度过早起危险期了,后面还不好说。”钟御琛回答。

    “希望能一直好好的。”郑琴说着出了门。

    外面的空气好的让人想大声呐喊。

    郑琴看着远处整齐笔挺的黑衣人队伍,刚想朝着吊椅边过去,手机震动声音传来。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是明哥的简讯。

    不知为何,明明知道舒小爱不在家,但是她的神经还是很紧张,可能是心虚的缘故,她看短信的时候,还特地看了一眼四周。

    才敢看手机上的内容。

    明哥问她舒小爱现在在什么地方。

    郑琴便回复他问这个干什么。

    明哥只发了一句话:当然是想知道。

    字行间透露了很大的不耐烦,

    郑琴含糊的回答:她在k市。

    那端的明哥似乎看出来了:你来敷衍我?

    郑琴将信息框关闭,将喝空的牛奶杯一同拿回了客厅。

    门好好的从里面反锁上,拨通了明哥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下便接通了,明哥的声音传进她的耳膜,“她在k市哪儿?”

    “江小咪重度烧伤,她去陪护了。”

    “江小咪没死?”明哥反问。

    听到他问这话,郑琴便知道,明哥并不知道小咪伤势的情况,“虽然没死,但是现在伤势很重,正在抢救中。”

    有些话,她不想全部告诉他实话。

    “没当场死亡,命也真的大,他们在哪一家医院?”

    “在第一人民医院。”

    明哥嗯了一声,“知道了。”

    看他要挂,郑琴急忙追问,“你又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是想和舒小爱正式见个面而已。”

    郑琴不得不说,“我希望你别见她,不然,你可能会命丧在她手里。”

    明哥显然不信,“舒小爱虽然是巫师,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我见她肯定会请巫师跟我一起,我的命,她想要,没那么容易。”

    “那是你太小看她了。”郑琴说完,将电话挂了。

    ***

    傍晚,外面雨下的很大,因为下雨,原本炎热的天气此时清冷了起来。

    舒小爱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她坐起来梳洗了一下,然后吃了饭,出门去江小咪的病房。

    鸿塘站在病房门口,不知站了多久,看见她,鸿塘上前说道,“小爱,请你将这个替我带给她可好?”

    他的手里是一张信,黑色的笔墨洋洋洒洒写满了一页。

    舒小爱并没有接,“今天早上的场景,我想你也看到了,并非我不想帮你,而是我怕她再度激动,鸿塘,你们的事情暂且缓缓吧。”

    鸿塘的脸冷了下来,“小爱,那龙晓晨是什么心思,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我知道我和小咪两个人到现在境地是我们两个人没有坦诚相待的结果,但是,我现在想挽回。”

    舒小爱的脸色同样冷了,看着他,“那你告诉我,你想挽回是因为你发现你以后的日子没有她你无法安心生活,你太爱她,还是因为愧疚内疚造成的不安,你觉得她变成现在都是因为你,所以,你才想好好照顾她,来弥补她。”

    鸿塘凝视着她,“这两者都有,既让我觉得愧疚内疚不安,又让我觉得,我以后的日子里必须有她。”

    “她若是终生不能怀孕呢?身上的疤痕无法消除,头发无法长出,一辈子对你心有芥蒂呢?”

    鸿塘顿住了,一分钟后,他回答,“这些我也想过,但是我发现,这些竟然也阻挡不了我现在要重新靠近她的事实。”

    “你不觉得晚了吗?不管你是赌气冲动还是意气用事,当你带着白荷自称女朋友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你就输了,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不是等价交换,也许,小咪不想要你弥补,却也不想要你的靠近,这就说明,鸿塘,你弄丢她了,再也找不回来了。”舒小爱语重心长的说道,“所以,如果你一定要给她看你写的这份信,等她康复了你亲自递给她,这样最好。”

    鸿塘的眼睛露出了几许失落,“那要我等多久呢?现在每一分钟,我的心都很焦灼。”

    说着,他转身直接进了江小咪的病房,小爱见状便也跟着去拦他。

    “鸿塘!”

    舒小爱将门关上,快步进去,随着鸿塘的脚步一起停下来。

    “你不是答应我过段时间再来的吗?你现在突然闯进来算怎么回事?”

    鸿塘看着病床上情绪平静的江小咪,没有回答舒小爱的话,走到了病床的另一边,“别急着赶我走,听我念完写给你的信。”

    江小咪开口,“那你念吧。”

    鸿塘露出一抹惊讶,听到她的同意声,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她看着他的目光,好像已经跟以前的神色不一样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这样的转变,但现在他拿着那封自己亲笔写的信,好似千万斤一般。

    信纸不大,却写满了。

    他捏着信纸,有些微颤,这样的他不像他,像是一个做错的孩子在向老师念道歉保证书。

    “咪/咪,我们在一起五年多,快六年了,你十八岁的时候跟我在一起,那一年我24岁,时光匆匆,我一直很享受这种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这片宁静的日子突然被打破了,措不及防,没有给我心理准备,就这样发生了,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也错了,让白荷做我的女朋友故意气你,是我最大的失策,如果可以重来,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我想照顾你的后半辈子,不管你什么样,咪/咪,给我一次补偿你的机会。”

    他放下手,与她对视,“我爱你,江小咪,我爱你,你听见了吗?”

    江小咪红了眼,仅仅只是红了眼。

    看着他的容颜,标准妖孽的五官,帅气的脸庞,标准的衣架子身材,尽管脸上待着疲惫,却依旧掩饰不住他的魅力。

    “念完了吗?”并未回应他说出的爱,声音很镇静。

    “念完了。”他胀然若失。

    “念完了就出去吧。”

    鸿塘用力捏着信纸,原本的希望像是突然被一盆大水彻底浇灭一般。

    “小咪……”

    江小咪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你不必觉得要对我补偿什么,也不必觉得内疚,我们已经分手了,谈不上还爱不爱,鸿塘,我的生活已经如此艰难,请你不要让我觉得后悔认识你,所以,拜托你彻彻底底干干净净从我的生活里退出,不管我以后的日子如何,是一辈子嫁不出去,找不到好男人,还是丑的无法直视,亦或者带着一身的病,这都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我现在没有别的心愿,就是希望你不要再出现我的面前,求求你,答应我。”

    鸿塘眼角的泪滑落,“我一直在争取,你就这样一次机会都不给我,我愿意用我的后半生对你赎罪,你为何要如此固执?”

    “当一个人给你机会的时候,不会提醒你要珍惜,只是会在心里默默减少给你的机会,直至为零,我不是固执,我只是想遵从自己的心,我怎么开心我就怎么活,不需要给谁报备,谁都干涉不了。”

    鸿塘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原先的希冀被江小咪的话冲击的瓦解不剩。

    半响,鸿塘像是努力说服自己,终于开口,“如果你想我们之间彻底画上句号,我……尊重你的决定。”

    江小咪莞尔,身上的疼痛此时竟不那么疼了,“谢谢你,在我最美好的年龄里猖狂过,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希望你以后幸福,我也会很幸福。”

    鸿塘失魂落魄的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出了病房。

    他转身的那一刹那,莞尔的江小咪一直压抑的眼泪下来,流进她的嘴里,触动了她的味觉。

    一直站在一旁的舒小爱和龙晓晨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

    舒小爱率先开口,“晓晨,你快回去休息,我在这守着小咪。”

    龙晓晨应答,“好。”

    舒小爱以为他要走了,岂料他竟然靠近江小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极其快速的在她没有伤的脸上亲了一口,声音有些沙哑,“刚才,真棒。”

    说完,站直身子,极其淡定的走了。

    不仅江小咪傻了眼,舒小爱也傻了眼。

    “他……他刚才……”舒小爱转过脸去看床上的江小咪。

    江小咪的脸腾地红了,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