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奶奶的,腿都站不住了!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一直憋着没出声的孙丹丹骂道,“你问我们怎么样?麻痹的,我特么的想打死你个贱人!臭不要脸的,你妈生你怎么没把你的脑子给留在肚子里啊,你这真是害人又害己啊!”

    维纳斯看她想要上前踹的冲动,赶紧拉着她。

    “你才臭不要脸!一个果照被全世界人看到的人有什么资格指责我?”白荷话刚说完,舒小爱的手微微用力,白荷的身子顿时朝上猛烈的撞去,随后触碰到上面的墙壁,又狠狠地摔了下来,惨嚎声不绝于耳。

    一旁的小静吓得不轻,难以置信的看着舒小爱。

    极度的恐惧,不住的冲舒小爱磕头。

    舒小爱的脸上早已没有了笑容,低头看着她,“有的错误能改,有的错误不配得到原谅,小姑娘,警察在外面,自首吧。”

    小静爬起来,走向外面,当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白荷的身子突然被一缕蓝光袭击,身上瞬间着起了火来,但是她的身子又不由自主左右上下四面强烈的摔来摔去,所以,火势一直是不大不小,刚大起来又不碰触到墙壁和地面。

    白荷被剧痛和烧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当徐正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的这副场景。

    他没吱声,站在后面,心有余悸的想着这下白荷惨了。

    当火势将她的衣服和头发全部烧完后,她彻底的成了一个火球。

    舒小爱靠前,走到她旁边,看着她被摔的吐血,任由身上的火苗一直燃烧,却无能为力翻滚给自己灭火。

    “白小姐,被烧的感觉好受吗?”

    白荷只有出的气,但是她仍然回答,“在警察面前,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舒小爱伸出手随便挥,她身上的火便熄灭了,只冒着徐徐的烟,她低头,附在白荷的耳边轻声说,“你放心,我现在不杀你,你可不要觉得我现在毁了你所以不对你动手,我没那么善良,你做的一切,我定让你加倍奉还,你一定会被判死刑的,不信,且等着瞧。”

    白荷瞳孔睁大,嘴里发出呜咽的嚎叫声。

    舒小爱站直身子,“我们走。”

    几个人出去了,剩下建军刑警俩人看着小静,徐正望着地面上的白荷,立刻让医院的人拉去看看。

    徐正让人在医院看着,他则先带小静回去受审。

    三个人乘坐车回去,舒小爱说道,“丹丹,k市你别去了,你刚怀孕一个多月,别来回奔波了,我去那边住一段日子。”

    孙丹丹考量后,说道,“也行,不过,大姐,你每天告诉我小咪的情况。”

    “会的。”

    维纳斯将舒小爱送回了家,才和孙丹丹一起回去。

    舒小爱上楼,拿出一个小行李箱,拿了几身衣服塞进了行李箱,然后将自己的生活用品也放进去,将拉链拉好,走到床前坐下,“我去那边一些日子,现在小咪和养父母家里也断了关系,她没有可依靠的人了,我不能不管她。”

    钟御琛抱住她的腰,“这段时间不能在一起了,有没有什么奖励?”

    舒小爱捧起他的脸,左边亲一下右边亲一下,然后唇上再亲一下,“这是小奖励,等小咪身体恢复差不多,将她接回来的时候,你要什么奖励都行。”

    钟御琛的眼睛明显一亮,“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不食言。”

    她刚说完,钟御琛双臂用力,将她抱到了床上, 舒小爱尖叫一声,脚上的鞋子乱蹬掉,身子一个翻滚,被他瞬间压在了身下。

    “不是说明天早上才去吗?今晚,我先要点利息。”他伸出一根手指封住她的红唇,“你不许反对。”

    舒小爱躺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你要什么利息?”

    他的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朝着两腿之间探索。

    舒小爱腿用力并拢,正好夹住他的手。

    钟御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夹得太紧了。”

    “出去。”

    “你要先松开我才能出去。”

    舒小爱轻轻分开腿,低声吐出一句话,“好像回到了刚认识你的时候,只不过那时候你很高冷。”

    “每个高冷的人都有另一面,只不过,当时暖的不是你。”

    舒小爱紧抓住这个不放,“暖的是谁?何美珍?”

    “不要在这个时候提她……”

    舒小爱故意说道,“为什么不要在这个时候提她,她纵然罪大恶极,也跟你很多年啊,十四岁就跟你了呢,你们俩在一起六年,你思念她思念,加一起十年。”

    钟御琛一根手指用力一扯,将她的内/ku给扯到了脚脖,嗯哼一声,“你再说一句,我就扒你一件衣服,反正,你只穿了三件,你只需要说三句话就足够了。”

    “如果我说了四句话呢?”

    “你很好奇我怎么做?”他情意绵绵的勾起唇角,眼神发出了某种讯息。

    舒小爱的确有点好奇,不过,她基本能想到他会怎样,她神了一个懒腰,“真是没一点悬念,无聊。”

    她这一句话无疑是对他话的挑衅。

    “无聊?”

    舒小爱趴在那里,“我要睡觉了。”

    “……”

    钟御琛咬牙切齿的盯着她,“舒小爱!”

    她偷笑,仍然一本正经的回答,“干嘛!”

    “算了。”他躺在那里,蒙上了被子。

    看他这样,舒小爱心里顿时想的是,这不是钟御琛的风格啊,她凑上前,“小二?”

    “……”

    “不是吧?”舒小爱将被子拉下来,“生气了?”

    “没有。”

    “没有就好,睡觉。”她翻过身子好好躺在那里,心里数数,刚数到2,果不其然按捺不住的钟御琛坐起来了,穿上拖鞋下了床,然后强行抱起她大步的朝着阳台走去。

    “你去阳台干什么……”

    “你刚才说的话已经超过四句了。”

    “……”这也算?

    “放开我!”

    “小绵羊不要挣扎了,大狼我馋死了!”

    舒小爱忍俊不禁,“大郎?武大郎?”

    钟御琛佯装怒视她一眼,“等下就让你知道大狼我是怎么将你拆吃入腹的!”

    到阳台上,外面一片明亮,巡逻站岗的黑衣人们看见阳台上的他们俩,很多目光朝着这边望来。

    舒小爱紧张了起来,看向钟御琛,“你该不会是想在这阳台上……”

    钟御琛气定神闲的回答,“这阳台是不透明的,围栏都到你的胸/部了,你觉得他们能看到什么……”

    “那也不妥,回屋……”

    他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颈窝里,“我喜欢。”

    舒小爱感受到他的某些反应后,想说的话没说出来。

    从下面看,两个人只是在拥抱而已,只能看到钟御琛抱着她,两个人上半身都没怎么动,但是……

    舒小爱两只手死死的扣在围栏上,都过去半个小时了,她问,“好没有?”

    “快了。”他的喘息声让她面红心跳。

    这句‘快了’后,又半个小时过去了,舒小爱想骂人了,“奶奶的,腿都站不住了!”

    “这回是真的快好了。”

    “……”

    最后,舒小爱躺到床上的时候,两腿已经酸疼的不像是自己的。

    但是她还是搂住他,枕着他的胳膊问,“等小咪醒来后,关于暂时骗鸿塘这件事我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如果她愿意继续隐瞒就按照她的做,如果,她无所谓了,那这件事就不要故意隐瞒了,对小咪病情的事情暂时不要让媒体曝光。”

    “虽然她和她的养父母断绝了关系,但是小爱,我觉得你是不是也要通知一下。”

    “明天我打电话问问看吧。”舒小爱声音有气无力,“小咪和我一样的地方很多,但是,她跟我本身是不一样的,鸿塘和你也不一样,他最大的错误不是在分手后说出他自己的想法,而是选择了报复性的行为去刺激她,并且,给小咪引来了一个定时炸弹,那白荷,也是自毁人生,聪明反被聪明误。”

    “很多女人,总是看不清自己能要什么,能得到什么,就一味的想要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本来是个月收入三千块的普通上班族,却偏偏不按照三千块钱的工资消费,总是想要买名牌,自己的能力有限,就不要奢望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和人。”

    “你这话说的太好了,我也举个列子。”舒小爱说道,“拥有一个优秀的男人也有很大的危险,搞不定哪天就被看上这个优秀男人的女人搞死了,比如你,比如鸿塘,暂且不说鸿塘,就说说你啊,要说是你的责任吧,又不是你干的,却因为你而起,所以,我,小咪以及丹丹,我唯一放心的就是丹丹了,维纳斯绝对让我放心。”

    钟御琛实话实说,“那你可真是小看维纳斯了,他是个好男人,虽然,他和我们比是低了不少……”

    话还没说完,舒小爱便打断他,“优越感不要那么明显好吗?”

    钟御琛嗤笑,“我说的是事实,不然怎么他是我的属下,我不是他的属下呢?再说,他个子也比我低三公分。”

    “……”舒小爱抬眼,“但是他跟一般的男人比,也是条件很好的优质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