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难以置信

    宋琳琅气喘吁吁的回答,“你有什么证据?”

    “我没证据。”她冷淡自若,“但是,我就是知道是你干的。”

    “舒小爱,你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光。”宋琳琅眼底迸发着恼怒。

    “我就是太相信了,长这么大,任性一次又何妨?宋琳琅,我来之前没有完全的确认就是你,观察了你的态度,我觉得,这件事要不是你干的,那这个保镖还真是有钱的很,他要有钱何必来你这里当保镖,到这个份上了,宋琳琅……”舒小爱靠近她,“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要害我妹妹,我妹妹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如此恨她?不惜一切杀了她,帮了我爸妈。”

    宋琳琅干笑着后退,“爸妈?爸是你的,你亲妈在是她好不好?”

    她指向宋母。

    舒小爱面无表情,“你别扭转话题……”

    宋母上前,“小爱啊,怎么可能是琳琅做的呢,琳琅跟他们并无恩怨,她没有动机啊。”

    “就是,舒小爱你休想冤枉我,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报警你来我家骚/扰我。”

    舒小爱并未阻拦她,宋琳琅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拨打报警电话,但始终没拨出去,“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赶紧给我滚,不然我请人把你们俩扔出去。”

    郑琴开口,“宋琳琅,你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吧,真是让人无语啊,你的心咋那么坏呢?”

    “你给我别放屁了行吗?我要怎样轮得着你来管?赶紧走!”

    舒小爱的忍耐已经用完,她的眼前浮现了宝儿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浑身是血,被褥是血的情景,以及在阴间,她的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姐姐’声。

    心绞痛了起来。

    舒小爱挥手,蓝色的光芒笼罩住了所有的保镖和围观的佣人,随后,她从腰上抽出了长鞭,为了拿这个,特意穿长裤长袖来的。

    鞭子不等宋琳琅逃跑便挥在了她的脖子上,席卷拽到了自己的面前,宋琳琅惨叫出声。

    “琳琅!”宋母上前,眼睛红了,“小爱,你丢手!”

    舒小爱充耳不闻,手上的皮鞭越束越紧。

    宋琳琅伸出手想让她松开,无奈力量不及舒小爱,快喘不上气的喊,“救我!”

    宋母看一直劝不了舒小爱,只得亲手去掰她的手,掰也掰不开,宋母趴在舒小爱的手上一口下去,使劲的咬。

    郑琴连忙去拉宋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皮鞭中的宋琳琅突然消失了。

    宋母见状,才跌坐在地,松了口气。

    舒小爱的手放下,刚才,她分明的嗅到了冥夜的气息,跟她认识这么久,她太清楚他的气息。

    这说明了什么?

    舒小爱怔然,低头看向宋母,“她怎么认识阎王的?”

    宋母不说话。

    “我问你呢!”手背上出了血,是宋母深深地的牙齿印。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宋母站起来,“我以为你是来看我的,没想到你想杀了琳琅,小爱,你的心怎么那么毒,琳琅千错万错也是我的女儿,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杀了她。”

    “我之所以没将她单独掳走,就是想在你面前杀了你这个畜生不如的女儿……”

    宋母怒喊,“你这是报复我对你长年的不管不问么?我已经得到报应了,琳琅爸已经不在了,你为什么还要夺走我剩下不多的亲人!”

    “报复你?”舒小爱看着她,“如果你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看你一眼都不会看你,既然你今天说出了这番话,那我也告诉你,你我没有母女情谊,你女儿杀了我妹妹,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她最好藏好,不要让我找到她。”

    她转身,手起,蓝色的光芒收了起来,一众保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舒小爱看向疤痕男,“是你自己走,还是让我抽着你走。”

    疤痕男见状,拔腿就跑。

    舒小爱没动,而是看着他跑,直至他跑的快看不见了。

    她才出手,疤痕男被强制的押上了车。

    带回了锦绣小区。

    临走的时候,宋母想看看监控记录,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电。

    疤痕男想咬舌自尽,但是,被钟御琛一把给将下巴拧脱臼了。

    一个劲的流口水。

    整个人被吊了起来,被关在了地牢里。

    舒小爱将刀子抵在了舒父舒母手里,“这个就是杀了宝儿的人,是他拿着刀杀了我们宝儿的,他就在你们面前,你们杀了他。”

    舒父拿着刀子颤抖,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一直在哆嗦,他活了半辈子,从来没有杀过人。

    倒是舒母恨意猛升,拿着刀子一刀捅在了疤痕男的腿上。

    “啊啊啊啊!还我的女儿来!!!”

    如疯了一般,一刀又一刀,血溅的到处都是。

    最后,舒父也下了手。

    疤痕男浑身上下被捅了一百多刀,浑身上下每一处好地方,死了的时候是睁着眼睛的,满脸都是扭曲的,就这么结束了他短暂的生命。

    舒母满脸加上身上都是血,她一把将刀子扔到一旁,嚎啕大哭。

    哭完,她站起来,露出了一抹笑容,仰天大喊,“宝儿,妈妈为你报仇了!”

    疤痕男的尸体顿时被清理了,舒父舒母也换了干净的衣服洗了澡,脏衣服也给烧了。

    大家坐在客厅里,舒小爱这才郑重的说道,“这个是对宝儿行凶的人,幕后,是别人。”

    舒父问道,“是谁?”

    “我和郑琴刚从宋琳琅家里回来,这些人是她派的,但是,她也不是幕后的人。”

    “那谁……”舒母担忧的问。

    “冥夜。”

    “什么!”众人异口同声的难以置信,只有钟御琛沉默不语。

    舒父捂住心口,“小爱,别是查错了啊,冥夜他救过我和你,怎么会……”

    “我杀宋琳琅的时候,是他去救得宋琳琅……我不会猜错,虽然只是一闪而过,那气息我太熟悉,他隐身了,但是,我依旧感受到了。”舒小爱这么说,只是因为没练九九神功的时候,她虽然能感应到冥夜的气息,但是,那是在他不隐身的情况下,她能看见她,他以为,他现在隐身,她就感应不到了吗?

    他错了。

    顿时一切似乎明朗大白了,但是,每个人的心情似乎也凝重了不少。

    因为,即便是冥夜做的,谁能怎么样?

    一群凡人还妄想杀了他吗?

    可能吗?

    舒小爱从来没想过,冥夜会这么做,但是,按照她和钟御琛的推算,他会这么做,似乎也不用震惊了。

    当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她面前的时候,说什么,做什么,想什么都很无力。

    “小爱……”舒母晦涩的开口。

    “嗯?”舒小爱看去,“妈,什么事?”

    “既然是他做的,那就不难理解了,这件事,算了,宝儿已经走了,亲手杀害宝儿的人也死了,冥夜,我们没有能力对付,再说,你爸的命也是他救得,就当扯平了。”

    舒小爱万万没想到,舒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舒母以前给她的印象是小市民的形象,真的遇到大事上,舒母表现的又一点也不小市井。

    “妈,这怎么能扯平……”

    舒母挽住舒父的胳膊,“只要他不再伤害我们,这件事就此别过了,只不过,以后我跟你爸就指望你了,无论怎么着,你也给我活的好好的,以前虽然有想生儿子的想法,但现在,我没有这想法了,以前,我说的什么话,你都别在意,我心里对你是没恶意的,你是我男人的宝贝女儿,又是他亲生养大的,我能对你怎么着。”

    舒小爱知道,这是一个失去亲生女儿面对强大敌人无何奈可的话,这一刻,她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你若不强大,别人就来践踏。

    她感动了,被这个没什么文化,很普通的女人感动了。

    “你的手怎么了?”舒父才发现。

    她伸出手背,说道,“被咬了。”

    郑琴补充,“被小爱的亲妈给咬的,小爱要杀宋琳琅,宋母太着急了吧,就咬了小爱。”

    钟御琛轻蹙眉头,“我说你怎么一整天,将手背背对着里面。”

    他拿出医药箱,给舒小爱上药,用绷带缠上。

    “二师父呢?”

    大家面面相觑,一致摇头,“一天都没见她了。”

    因为朝阳的身份特殊,看不见她,没都没人敢去她房间看她。

    舒小爱起身,快速的朝着朝阳住的客房走去,到门口,她喊了一声,“二师父,你在吗?”

    “……”

    没人应答。

    舒小爱神经不免又一紧,难道……

    她推开门,伸出手按开灯,当看到朝阳坐在床上闭眼潜修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

    “二师父,你怎么不说话?吓了我一跳。”她坐在床边。

    朝阳睁开眼,“想着准备结束了,正好你进来了。”

    “一天没见到你,真是想你了。”

    朝阳一笑,“真的想我了?”

    “真的。”

    “想我就好,你找这个男人真不错,有钱有势关键还爱你,更关键的是,好细心。”朝阳回应,“听我说用石灰粉能遮住我在这的气息,就不动声色将整个庄园都给弄了很多,特别是我门口,看见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