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老夫老妻一样默契

    “明哥,不是这么难,是我不想这么快就死在你手里,好了,如果你没别的事情就挂了吧,我要睡觉了。”郑琴不想继续和他说下去。

    “等等……”明哥着急了起来。

    “还有什么事?”

    “小琴,我们做个交易。”明哥的声音有些快,这才感觉出来他的慌张。

    “什么交易?”

    “你将舒小爱和钟御琛那边的计划告诉我,我给你一亿,先给你二千万,剩下的慢慢给你,怎么样?”

    郑琴不为所动,比起钱来,她的命最重要。

    “真是不少钱,可是,我现在手里有钱花,只要我节约,一辈子也花不完,钱多了也是废纸,你留着慢慢花吧。”她说完不等他再说话,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郑琴能想到,明哥此时肯定恼火的不行,但是她无所谓。

    舒小爱起身,竖了一个大拇指。

    郑琴说道,“明哥一定要气死了,不过没关系,我不在乎。”

    “说不定手机都给摔了。”

    “不管他,我们继续看电视。”

    ***

    晚上,天空下起了大雨,鸿塘今晚加班了。

    他没去酒吧,就一直呆在自己的办公室,直至晚上八点半,他才开车出了医院。

    不知不觉的竟到了小区门口。

    住了很久的地方。

    通过窗口看向楼上的窗口,很多窗口亮着灯,唯独家里的窗户是灰暗的。

    坐了一会儿,鸿塘下车,进了楼道口,乘坐电梯,直至到家门口。

    他站在那里,静静地站着,似乎在酝酿什么。

    最终他打开了门。

    房间里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好冷。

    伸出手打开灯光。

    鸿塘将门关上,才多少天没回来,在这炎热的天气里竟然如同在过冬天。

    肚子有些饿,走到厨房,橱柜上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冰箱里堆满了食物。

    看到这里,原本空落落的肚子竟然不想吃东西了。

    鸿塘转身回到卧室,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包装的盒子,是那天看到过的项链盒子。

    盒子下似乎压着一张白纸。

    鸿塘上前,拿起那张白纸。

    看着上面的字迹,他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上面只有一行字,是她的笔迹。

    寥寥无几的一行字,让他盯着看了很多遍。

    上面写道:我走了,不回来了,你保重。

    心里揪紧,鸿塘坐在床边,脑子里满满都是属于她的回忆。

    这些记忆就像是翻山倒海一般的涌来,那些忘记的,时间太久的,都十分清晰。

    鸿塘整个脑子都陷入一片沼泽当中。

    想要出来,却如论如何都走不出来。

    他看着桌子上的盒子,心里难受的不行。

    打开手机,手指落在通讯录名字为江小咪的名单上,伸出手拨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冰冷的机器女声的回复穿透她的耳膜。

    鸿塘又拨打了一遍,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他慌了神,站起来便匆匆的出了门。

    上了车,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她现在住在哪儿。

    但是总要问人的。

    鸿塘开车来到了孙丹丹的餐厅。

    正在吧台坐着的孙丹丹看见他来,有些意外。

    “她现在住在哪儿?”

    孙丹丹挑眉,“干嘛?”

    “我要见她。”

    “你想见就见?”孙丹丹从吧台后面出来,“跟我出来。”

    两个人走到大门外,总算安静了一些。

    孙丹丹抱臂看着他,“看样子,总算察觉身边没了免费保姆暖/床的不习惯呀?”

    鸿塘皱眉,“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孙丹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就等着这一天呢,数落你的这一天,鸿塘,前几天我一直憋着没说是想看你接下来的动作,你倒是好呀,好嘛,这分手就分手了,你这是又是哪一出啊?”

    “我现在就是想见她。”

    “恩呢?见了后呢?”孙丹丹看他这样,气的肝疼,“鸿塘,算了吧,别这样了,放了小咪吧,小咪跟你这几年,得到什么了?是得到你的钱还是得到你的房子还是得到你的心了?她就这么贱被你糟蹋啊?”

    “她到底在哪儿?!”他急了。

    孙丹丹嗯哼一声,“我知道啊,但是我不告诉你。”

    转过身便踩着高跟鞋回门了。

    鸿塘站在那里,束手无策。

    孙丹丹走到门内回头瞥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嘀咕了一声,“我要是告诉你就见鬼了,小咪摆脱了你才是朝着阳光大道走呢!榆木脑袋!”

    鸿塘得不到答案,只好回了酒吧。

    坐在吧台边儿,一个人喝了起来。

    独自一个人喝酒,总是凸显凄凉,酒吧的管理店长看他一个劲的喝,便劝道,“老板,别喝了,你已经喝了很多。”

    鸿塘伸出手一挡,“起开,今天谁拦着我谁从我这店里出去!”

    一句话吓得大家都不敢再劝,任由他自己喝。

    最后,喝得实在是太厉害,怕他继续喝下去出事,店长给鸿父鸿母打了电话。

    两人赶到的时候,鸿塘已经喝得眼睛都是红的了。

    “儿子,你这是要喝死自己吗?”鸿母拍了拍他的背部,然后看向店长,“赶紧将他扶到楼上去。”

    “是……”

    四个男人扶他一个。

    才给扶上去,鸿母怕他喝个什么来,立刻打给家庭医生过来给他打醒酒针,并且让人安排醒酒汤来。

    看着终于安生下来的鸿塘,鸿母是扶额,看向自己的老公,“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他是成年人,自己会解决,不过是一阵子的事情,我觉得,是不是有必要和小咪好好谈谈,看看她什么想法。”

    “明天,我去找她,现在我让管家立刻去查查她到底在哪儿。”鸿母说着,“我们回去吧,这里让店长安排人在这看着。”

    鸿父嗯哼一声,夫妻俩离开了酒吧。

    ****

    江小咪醒来的时候已经七点了。

    闹钟竟然没响。

    她急得不得了,跑到楼下,发现龙晓晨果然已经不在面包房了。

    江小咪立马拿起手机拨打他的电话。

    “喂,晓晨,你现在在哪儿?”

    龙晓晨回答,“我马上就到家了。”

    江小咪挂了电话,神色有些不安。

    她回了房间,视线不经意的看到了桌子上面,一张字条在桌子上放着。

    江小咪一怔,刚才起床的时候太着急反而没看见。

    上前拿起,字迹很帅,上面写了一串话:早餐在锅里热着,闹钟我给你取消了。

    就这么一句话,江小咪的心竟然热了。

    她想了想鸿塘从来没这样为自己做过,不禁有些难受。

    不过,这难受只是一闪而过,快的她来不及品味这滋味是有多疼就消失了。

    将这纸条拿在手里,江小咪动作有些轻,她将这纸条压在了自己平时读的书中。

    听到楼下有动静,重新下去,发现龙晓晨已经回来了。

    他手里拎着两个泡沫箱,额头上有汗滴,可见一个人忙早餐,很累。

    江小咪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起来晚了。”

    “没什么,是我给你的闹钟关了的,想着你昨晚也喝了不少酒,要多多休息一下。”龙晓晨拿出分的钱递给她。

    江小咪摇摇头,推脱,“这我可不能要,我早上没做事,哪儿能要钱,你赶紧收起来,我是不会要的。”

    龙晓晨硬是塞在了她手里,“不要也得拿着,这是我必须给你的,我们都说好了,以后我要是有病什么的,早上起不来,也要全靠你。”

    “哪儿有你这么咒自己的,再说,我不是生病……”

    “这也是原因,我们两个合伙,就是要相互依靠。”龙晓晨看向厨房,“吃饭了吗?”

    “还没。”

    “我也还没吃,一起吃。”

    江小咪看着手里的钱,怎么都觉得不妥,“晓晨,这钱……”

    “小咪姐,你一定要跟我分的这么清楚吗?以后要是我喝醉了,那我也没钱,我们要随意一点,不要较真。”

    “好吧。”江小咪放进口袋里,“我是aa制习惯了……”

    “在我这里,不需要aa制……”他朝着厨房走去。

    江小咪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有些瘦的他,竟然让人觉得他不是男生,而是,男人。

    她也朝着厨房走去,一起端着早餐出来。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起。

    这几天,有的时候她做早餐,有的时候他来做,他们刚认识不久,却宛若老夫老妻一样默契。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江小咪自己都吓了一跳。

    “晓晨,你理想中的老婆是什么样的?”

    龙晓晨几乎没想,便说,“必须得有人品,要善良,这是非常非常重要得,白莲花类型的就算了,消受不起,我也不会要,虽然我没什么条件,但是,宁缺毋滥,实在碰不上自己中意的,就一个人单着好了,这不也挺好的。”

    江小咪唇角上扬,“我觉得,你以后肯定是好老公。”

    龙晓晨笑了,干净的皮肤几乎看不见他脸上的毛孔,“那我老婆有福气了。”

    两个人相视而笑。

    “嗡……”江小咪拿起手机,一看是自己的母亲电话,她便接听了,“喂。”

    “小咪啊,你妹妹出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