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如果你有一天死了,也是蠢死的

    ***

    怕钟西徇一个人躺在床上无聊,幕母带着同样在家哭天抢地找妈妈的幕家奕。

    在看见钟西徇的时候,幕家奕便不哭了。

    “小徇呐,吃饭了没有?”

    “吃了,奶奶,这个是你孙子吗?”钟心的头上缠着重重的纱布,嘴巴可是没闲着。

    “是啊,比你大一些,都是男孩子,可以一起说说话。”

    幕家奕乖乖地坐在椅子上,问道,“你为什么躺在病床啊,你生病了吗?”

    “对啊。”钟西徇咧了咧嘴,“我爸爸说还要在这上面躺好多天。”

    “我……叫幕家奕,比你大,所以,你要喊我哥哥。”

    “我叫钟西徇,我不喊你哥哥,就喊你的名字。”钟西徇明显不买账。

    “我可是比你年龄大哦。”幕家奕说出了让他喊自己的原因。

    “比我大的人多了,难道我都要全部喊吗?”钟西徇回答。

    幕家奕闻言,从椅子上下来,“你一点都不好玩,不跟你玩了。”

    钟西徇直接闭上眼,不说话了。

    幕母见状,便说,“家奕,小徇不愿意喊,咱就不喊呗,你们年纪相差不了多少,年纪又小,在一起说话多好,奶奶打算等你上一年级让你们一个班呢。”

    幕家奕皱着小眉头,看向钟西徇,“我们老师说了,比自己小的小朋友要喊自己才是有礼貌的。”

    钟西徇忍不住接话,“那我爸爸在旁边,你为什么见了我爸爸不喊呢。”

    幕家奕生气了,“哼,我不跟你说话。”

    “不说话拉倒。”

    小孩子的这种幼稚的小较劲在大人看来微不足道。

    一笑了之。

    幕母待了一会便带着幕家奕回去了。

    舒母白天带着宝儿也回家了,只剩下舒父在这里,钟御琛让他也回去,他不愿意。

    这几天,钟御琛眼睛里多了些血丝,脸色不大好。

    饭也不好好吃。

    钟西徇能发现端倪来,他开口,“爸爸,你回家吧。”

    “回家干什么,你在这里。”他坐在那里,笔记本在自己的腿上,低着头回答。

    “天天看见你我都看烦了啦,你回家吧,外公在这里陪我就好。”

    钟御琛有些心塞,抬起头,“才看我多久就看烦了,要是我有一天老了,需要你伺候了,躺在床上不会动了,你还不天天让我吃盐喝水啊,想吃点好的,喊着:西徇呐,爸想吃啥啥啥啊,你给爸买回来啊。你冷笑一声:吃什么吃啊,老头子了,少吃点减肥吧。”

    钟西徇噗嗤一声笑出来,“爸爸,你想象力可真丰富。”

    “那就是我晚年的场景。”钟御琛回答。

    “爸爸,你回去吧,这里没有多余的地方,你跟我外公轮流,明天让外公回去休息,你在这里,好不?”

    “嗯……行。”

    钟御琛想到还有公务要处理,便回去了。

    关上门,舒父说道,“是不是看爸爸太累了?”

    钟西徇小脸紧绷了起来,“我爸爸要管理那么大的公司,还要操心我,他心里的压力很大,我看爸爸这几天都瘦了,肯定没好好吃饭。”

    舒父看着他说,“你爸要听到这话,肯定欣慰,养了你这么个懂事的好孩子,以后可不准再这么吓唬他了,知道吗?”

    “嗯,外公,你也躺在那里睡吧,我也要睡了,困了。”他闭上眼。

    “行,那外公将灯熄灭了吧,不然睡不踏实,刺眼。”

    “好。”

    原本闭着的眼睛在病房里一片漆黑之后,重新睁开。

    这几天日日躺在病床上,他如何睡得着?

    钟西徇看向带着微光的窗外,眼角有一串晶莹流出。

    ***

    鸿塘从医院下班回来便看见小咪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小心的上前,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江小咪动了动,转过身来,“回来了?”

    “嗯呐,回来了,你怎么这么早就睡了?”他坐下,握住她的手。

    “有些困就躺下了,不知不觉睡着了,吃饭了吗?”

    “还没。”

    “我去做。”她坐起身就要穿鞋。

    鸿塘揽住她,“不用,今晚我们回我家吃,和我妈说好了,你换身裙子。”

    “好。”江小咪打开衣柜,原本想拿v领的,但想到脖子里没项链了,便拿出一套束腰的裙子穿上。

    头发散着,换了鞋便和鸿塘一起下楼。

    开着车到了鸿家。

    鸿父鸿母已经在等他们俩了。

    “小咪啊,快快,菜都要凉了,左等右等左催右催的才把你们俩给等来。”鸿母笑着拉着江小咪的手坐下。

    江小咪和鸿塘依次坐下,看着满桌子的佳肴,鸿塘笑道,“看来妈全是选的我和小咪爱吃的菜,这样对我爸真的好吗?”

    鸿父叹息,“我在你妈的心里向来是没你地位高,这有了小咪后,又低了。”

    “几百老十了,还要跟孩子们攀比啊,有的比?”鸿母拿起筷子,娇嗔睨视了一眼鸿父。

    鸿塘碰了碰一旁的小咪,“看见没有,孩子这么大的人,还公众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跟小年轻似的。”

    江小咪笑道,“真羡慕阿姨和叔叔,感情好,家庭才和睦。”

    鸿母也笑了,“这话我爱听,只是后悔没多生一个孩子了,只要了鸿塘一个歪瓜裂枣,整天气我们。”

    江小咪忍不住再度笑了,看了看鸿塘,伸出手给他夹菜。

    “妈,你儿子我长的多像你啊,怎么就成了歪瓜裂枣了?”

    “在我眼里就是,快吃。”

    鸿塘笑着转头,对江小咪说,“别给我夹了,你自己多吃点,咦,小咪,我给你买的项链呢?”

    江小咪一怔,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发现鸿家三口也下意识的看向了她,她想说出变卖了,但又不想扫大家的兴,想着等回去再告诉鸿塘,便说,“洗澡的时候摘下来了,在家呢。”

    鸿塘不以为意,“我还是看你第一次摘下来呢。”

    鸿母附和,“是呢,这小子可是从来都没给我这个老娘买过什么礼物,唉,妈妈吃醋了。”

    “妈,下次我陪你去挑选,这样成吗?”

    “成,虽然我自己的不少,但是,儿子送的跟自己买的到底是不一样啊,我们说好了。”鸿母心里乐开了花。

    吃完饭后,鸿母单独将鸿塘叫回了房间里,江小咪和鸿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气氛有些尴尬,鸿父是医院的园长,平时还是很有威严的,也只有在家里,江小咪才看见他的另一面。

    鸿父不说话,她也找不到话题,不知道说什么,加上情绪不高,便缄默了起来。

    这边厢,鸿母低声问道,“臭小子,不喊你回来就不知道进家了?妈问你,最近小咪吃药身子恢复的如何?”

    鸿塘回答,“这么短的时间能知道什么啊,最起码也要好长一段时间调理。”

    “我给你说,每隔十天,你带她去医院检查一次,我很不安,万一她要是不会生,我们家就断子绝孙了,这可是个大问题。”

    “知道了,其实,我们达成协议了。”鸿塘说道,“是小咪说的,如果以后怀孕了,我们就好好的,如果以后不怀孕,实在是怀不上……她说分手。”

    鸿母闻言,“她真这么说?”

    “嗯……真这么说。”

    “这女孩真是好女孩,太实在了。”鸿母说道,“行,按照她说的做,要真的是那样,咱好好补偿她。”

    鸿塘想到这个问题,便再也不想继续想下去,“我们回去了。”

    “好,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回去的路上,她几次看他,但还是忍着没说,毕竟他在开车。

    一直到家里,关上门,看她进门便坐在沙发上,鸿塘下意识的说,“要看电视吗?”

    “不,鸿塘,你坐下,我有话对你说。”江小咪回答。

    鸿塘坐在她旁边,看她脸色严肃了起来,便问,“怎么了?”

    “今晚在你家吃饭的时候,你问我脖子的项链,我说洗澡忘了带了,其实不是那样的。”

    鸿塘一怔,“不小心弄丢了?没事的,丢了就丢了,以后再买一条给你。”

    马纯纯摇了摇头,“不是,是……”她顿住语气,然后想了想便说道,“项链被我……卖掉了。”

    “什么?”鸿塘觉得很不可思议,“你要用钱给我说啊,为什么要卖掉项链?”

    “小兰捅伤了别人,别人要赔偿金还要住院费,很多钱,我原先是不给的,可是我妈说,要把房子给卖了,我……”江小咪说道,“我不想骗你。”

    “卖了多少钱?”

    “42万。”

    鸿塘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那项链42万就给卖了?”

    “嗯。”

    “你知道原价是多少吗?江小咪,我买的时候是88万,是我专心为你定做的,你就这么卖了,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需要钱你找我啊,我给你,你这样做真的有为我想过吗?!”鸿塘站起来,“丢了什么的我都不会怪你,我没想到你竟然拿去卖了,还卖的这么低,江小兰她是怎么对你的,就因为你妈,你就不顾一切去救她,她会感激你吗?如果你有一天死了,也是蠢死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