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将他的心血就这么廉价的变卖了

    “那就好,小咪啊,其实妈今天来是有事要找你帮忙,妈也知道,你前几年一直在学医,学费都是自己交的,也没什么钱,但是,你妹妹惹事了,现在要用钱,你爸一个月一二千块钱够吃饭的,没有什么闲钱……”

    江小咪闻言便说,“出什么事了?”

    “她在学校和别的女生发生了矛盾,捅了人一刀,现在人在医院住院,医疗费要我们这边出,还报了警……”江母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有人前几天在她们学校的地方看见她跟一个老男人在做不正当的事情,不会是和别的女人抢生意发生的嘴角然后动手的吧?”江小咪开口。

    “小咪……”江母万万没想到她这么说,便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小兰,她再坏,也是你妹妹,她再没良心,也不可能跟老男人胡混,这点妈还是相信她的,现在爸妈一点办法都没有,你有钱先给妈拿来一些,要是实在没有,先从鸿塘这里拿,他不会不舍得吧?”

    江小咪不是包子,她也不怕江小兰那样的狗惦记,她前几年的学费是自己边学习边兼职挣得,鸿塘给过她钱,她没要,家里的生活开支是两个人均摊,有些很小的钱就不计较,但大钱她从没向鸿塘要过,即便是自己住院,还是孙丹丹垫付的,医院是鸿家的,她也没赦免不要钱,不求做人能跟明镜似的,但求问心无愧,没结婚前,不能那样。

    孙丹丹的钱今早才取出来还给她,孙丹丹不要,她硬塞给孙丹丹的,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她觉得欠别人的钱像是有块大石头压着似的,不喜欢。

    现在说实话,她手上只有一万多,说要和龙晓晨合伙开一个蛋糕店,是因为她觉得可以做副业做一下,并且,她要做的蛋糕店不需要那么多资金。

    这些她都想好了,弄一个便宜的房车,相比较租店面不知道实惠多少。

    这样二三万块钱就能做了,她拿一万多,龙晓晨拿一万多。

    没想到,自己的副业梦刚做,就……

    一共就三四万积蓄,还是她学医几年各种兼职,当妇产科医生天天加班挣来的,手上最值钱的也就鸿塘送她的那条项链了,虽然不知道具体价值多少,但是鸿塘说过,有几十万,这是鸿塘给自己送的生日礼物最贵的了。

    对于江小兰,她厌恶,没有她把自己故意喊到她大学门口,不会让坏人利用可趁之机,没有可趁之机,她的第一个孩子不会没有,身子也不会到现在这一地步。

    爸妈将她养这么大,她记着恩情,以后她会孝顺他们报答,但让她出钱变卖鸿塘送给自己的东西,她不干,如果是江母江父,别说卖东西,砸锅卖铁她也愿意,但是,江小兰想都别想!

    “我跟他在一起,是aa制,谁也不要谁的钱。”

    闻言,江母惊呼,“你是不是傻啊!aa制?他要是哪天不要你了,你岂不是这几年白跟他在一起了吗?你是脑子有毛病吗?”

    “没结婚,我不想花他的钱,既然小兰将别的女生捅伤了,就该负起责任,该判刑判刑,蹲监狱蹲几年也无妨,至于赔偿别人的医药费,我手里还有些钱填补给妈,赔偿对方家属的钱我没有。”江小咪觉得自己这样做对江小兰已经仁至义尽。

    江母却不请愿,“那就让小兰在监狱里蹲了?她才21岁,在监狱蹲几年,要怎么说婆家?是不是你觉得小兰不是你的亲生妹妹,所以就不想管她了?”

    江小咪听见她这么说,心里很难过,她管江小兰还管的少吗?可是管了她那么多,她到底是怎么对待自己的?

    “我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以前我管了她很多,但是,我后来明白了,在她心里,永远不会把我当姐姐,我何必要拿着包子去喂一个见了我就会狠狠咬我的狗?我变成这样,她难道没有责任,不要说她年纪小不懂事,21岁了,不是小孩子了,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和爸养了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也会孝顺你们,但是,对她,我没有责任,我只能做到这个份上,对方的医疗费我能出,她的赔偿金,我不会拿。”

    江小咪说道,“鸿塘有钱是他的,我手里没什么钱,我接下来的半年不能上班,也要在他面前蹭吃蹭喝。”

    江母生气了,“小咪,你这意思是准备看你妹妹蹲大牢不管了?”

    “我不会管深深伤害我的人,能做到没亲自将她送到大牢又保释出来并且愿意看在妈为难的份上支付医药费已经不易。”

    江母也许是心凉了,“既然能拿出医药费,何不一起将她赔偿金一起拿出来?她做错了事情,身为姐姐不该拉她一把吗?”

    “我是拉过她,但是,我将她拉上来后她亲手将我推进了悬崖。”

    “事情不都过去了吗?你的身子也在慢慢的康复了,小咪,就不能忘了吗?老想着过去不会很痛苦吗?你救她这一次,妈向你保证,以后你想管就管,不想管就不管,行吗?”江母可谓是看着她这么淡定心里干着急。

    “我不会管的,妈就别逼我了。”江小咪只要一想起江小兰,便会想起她的所作所为。

    江母腾地站起来,“你不想管,那我就和你爸将家里的房子卖了,然后我们三个搬来跟你一起住,这总行了吧?”

    江小咪手发颤,这里不是她的家,如果他们三个入住,鸿塘会不会说什么她不知道,她自己是不想看见江小兰,还有房子卖了,他们以后也不可能一辈子住在这里,毕竟现在她和鸿塘还很不稳定,最终,还是问道,“赔偿金多少钱?”

    “我和你爸问过了,对方要赔偿四十万,医疗费差不多五万,伤的挺严重的。”江母说道,“四十五万,我跟你爸只有五万多的存款,还剩下四十万上哪儿弄啊,对方说了,拿出赔偿金,就不起诉小兰,不然一定要让小兰蹲大牢。”江母忧愁不已。

    “居然这么多,你先回去吧,我想想办法。”

    江母点点头,“小咪,你一定要帮妈啊。”

    江小咪坐在那里没出声,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

    看了看表,她起身,走到镜子前,将脖子里的项链给摘了下来,拿在手心里,挎着包出了门。

    到了珠宝店,站在柜台边儿,一名柜员笑眯眯的问道,“小姐,想要什么款式的?”

    “是这样的……我有条项链是男朋友送的,当时我看盒子是你们这里的,现在我家里有急用,想要……想要变卖,可以吗?”

    原本还笑容满面的柜员,立刻拉长了脸,“拿出来我找我们的经理看看。”

    她伸出手递给了柜员,柜员看了看项链,说道,“这么漂亮的项链如果变卖是会折价很多的。”

    她没出声,心里刺疼。

    过了一会儿,一位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过来,问道,“是你要变卖这款项链?”

    “是的,你开个价吧。”

    经理直言不讳的说道,“这个项链是定做的,并不是大众款式,而且价格挺贵,卖的时候我若没记错,应该是五十六万,现在看来是佩戴一二年左右的样子,价格会相比较买的时候低很多,这样你也要变卖吗?”

    “是,我家里有大事,急需用钱,你说吧。”

    “给你三十五万。”

    “是不是太低了些,这价格我不能接受。”

    经理说道,“这样吧,四十万万,不能再高了,你觉得合适就卖,不合适你还拿回去,定做的珠宝项链,我觉得送你的人一定很用心。”

    江小咪咬了咬牙,说道,“四十二万。”

    “好,看你这么着急,就给你,要现金还是直接打你卡里?”

    “打卡里。”她一直不敢去看那条已经在别人手心里的项链,眼睛微红,在上次危机生命的时候她才舍得拿出来保命,平常,洗澡换衣服的时候,都特别小心翼翼,鸿塘在她过生日前一个月就说有惊喜要送给自己,说是他精心准备的心血,有特殊的意义。

    她却将他的心血就这么廉价的变卖了。

    只为了救一个深深伤害过她的人。

    江小咪泪眼婆沙,觉得自己好没用。

    看着她慢慢的走出珠宝店,柜员仔细的看了看手心里的珠宝,说道,“这个女人真是太傻了啊,这个项链值很多钱啊。”

    经理接过,感叹的说道,“现在我还知道定这个珠宝的人是谁呢,ht老总的儿子鸿塘,买下来的时候88万呢,就这么42万重新收回来了,真是令人惊喜。”

    “经理,这个项链我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处理,很大可能会回来赎回去。”

    “管他赎不赎回来,有人要就直接卖掉。”

    “……”

    江小咪到银行里,取出了二万现金,然后给江母江父打了个电话,将卡递给了她们,转身便走了,即便两个人在后面喊她,她也未回头。

    回到家,一个人坐在那里,她将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腿里,哭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