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找不到她,我死不瞑目!

    ***

    听说儿子儿媳离婚,北北被宋琳琅带走,将儿子还给绑在了家里,正在旅游的赵母赶紧回来了。

    准备找到宋琳琅,给她几个大耳光。

    只可惜,她找了一天也没找到人。

    赵母见找不到人,便报警了,说自己的孙子丢了,媳妇也不见了。

    既然报警了警方当然立案,开始侦查。

    很快便得到了消息,机场查到了宋琳琅前天晚上在某机场承包专机飞往了y国。

    并不是被人拐了,而是自己离开的。

    警方见状只说这是她的自由,管不了。

    赵母七窍生烟,只得找人在y国慢慢找。

    从外头刚到家,便接到了平常交往甚好的贵妇人电话。

    “什么事啊?”

    “你在我们小区很久之前买的那套房子不是不卖吗?现在很缺钱吗?”

    赵母不明所以,“当然不卖,那套房子很值钱,我儿子说留着升值呢,怎么了?”

    “怎么可能,今天我看有人搬进来住了,还以为你家亲戚,便上前问了问,说是买来的,不是你卖的?”贵妇人诧异。

    赵母一口气没上来,心慌的不得了,“先挂了,我去查查。”

    她快速来到书房,打开暗格,发现里面的房产证还在里面,这才松了口气。

    缓缓的将房产证抱出来,逐一检查了一遍,这才安下心来,但贵妇人的话让她依旧不解,既然房产证在家里,怎么可能卖出去?还是谁看房子没人居住,便打起了主意,是谁这么大胆!

    “不行,我得去看看。”

    重新将房产证放好,只拿了那个房子的房产证,赵母急匆匆的和赵父一起前往了贵妇人的小区。

    乘坐电梯到达6楼,她先按了a室的门铃,贵妇人出来。

    “你真的看有人搬进来住了?”

    “当然是真的啊,不信你按门铃。”贵妇人说道。

    “这是我家的房子,按个屁门铃。” 赵母拿着备用钥匙直接去开门,只是,门怎么也开了不,明显的被换锁了。

    见状,赵母急了,狠狠地踹了一脚门,拍了拍,“开门!”

    里面很快便有了动静,传来了脚步声。

    门发出一声响,被打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个年轻的女人,差不多三十岁左右,愤怒的问道,“你谁啊,干什么踹我们家的门?”

    赵母冷嘲说,“你们家的门?只有锁是吧?这是我们家的房子!你这个女人真的是好大的胆子啊,擅自闯进我们家的门,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女人也不甘示弱的冷笑,“报警?你倒是去报啊,我在这等着,这是我们家花了三百多万买来的,你家的?”

    “给你看看我家的房产证!”赵母拿出房产证递给她。

    女人一看,当即说道,“我家也有房产证。”

    她拿出自家的,“这是我们家的,况且,我们是在房产中介买来的,去办的过户手续。”

    赵母真是被搅糊涂了,“过户手续?房产中介?谁给你过户的,房产证明明在我们家里!谁给你的过户的!”

    赵父看赵母激动了起来,便说,“你有心脏病,别激动,慢慢说。”

    “这种情况,我能慢的下来吗?!”赵母瞪圆了眼睛,“说出给你过户的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好像是宋……宋琳琅。”

    “什么!”赵母听到这个名字,简直快晕了,一直在摇着头否认,“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她的那个是假的!我这里的才是真的。”

    女人嗤之以鼻,“你当人家过户的地方也是假的啊,还有人房产中介,是经过确认的,到底谁的是假的,自己去房地局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便将门拉上,发出一声巨响。

    赵母仔细的看了看房产证,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老公,“我们去看看。”

    “行。”

    贵妇人目睹了这个过程,心里不免唏嘘,她觉得,十有八九赵母手上的是假的了,因为没有过户手续,对面的绝对不敢擅自搬进来,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赵母和赵父俩人去了房地局,房产证让房地局的工作人员看了后,便被告知,这房产证是假的。

    赵母闻言,当场崩溃,大喊大叫,“这怎么可能?这房产证上的名字是我儿子的,怎么可能是假的,你们弄错了!”

    工作人员对他们说,“上面的编号不存在,我们查了记录,已经被过户给一个叫宋琳琅的人了,过户的过程中,必须有房产证户主的身份证复印件以及私印,外加密码,便可转让,无需本人亲自前来。”

    赵母赶紧说,“你赶紧去把咱们家的房产证都拿来,让他们鉴别鉴别。”

    赵父应答,“好,我马上就去。”

    这期间,赵母坐在那里,简直心跟被火燎了一般,情绪起伏很大,觉得娶了宋琳琅,简直是引狼入室!

    后悔莫及!

    赵父二十分钟便赶了过来。

    抱着一摞房产证书。

    工作人员一一查看后,脸色很怪异,赵父见状,心瞬间掉进了地狱,颤抖着问道,“难道……都是假的?”

    “那倒不是,署名赵楠的都是假的,别的那几本是真的。”

    赵母如同傻了一般,大哭狼嚎了起来,哭完了又开始大骂。

    “这位太太,您能不能去别的地方闹,我们这里不易喧哗。”工作人员说道。

    赵父纵然也觉得天塌了,但还算比赵母稍微理智,抱着那一摞假的证书和几本真的证书,拉着赵母出了房地局。

    上了车,赵母急促的开始喘息,脸都白了。

    赵父赶紧递给她两片药,她吞下便躺在那里,老泪纵横的骂道,“那么多房子被那个贱女人搜刮干了,你个老不死的在家是看的什么?啊?她去书房,你就那么安心的让她去!你是不是被她个狐狸样迷住了!还是你俩搭上了!”

    赵父也觉得委屈,“绝对没有,她说要看几本书,我没觉得有什么,就让她进去挑书,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太该死了!”

    “我一定要找到她,狠狠地打死她个不要脸的!”

    “不仅你打,我也要打!”赵父叹息,“北北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毕竟是她个贱人的孩子,虎毒还不是子呢,现在最重要的关心房产和钱,想方设法要回来!”

    赵母化悲愤为动力,咬牙切齿的说,“找不到她,我死不瞑目。”

    回到家,赵母便躺在了床上,心跳过快,正在静养。

    赵父打电话给了赵楠,让他快点回家。

    赵楠问什么事,赵父只说电话里说不清楚,让他立刻马上回家。

    听得出赵父的愤怒,赵楠不甘挡误,便赶回了家。

    跨进家门,赵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仿佛老了十岁一样,赵楠轻声问,“爸,什么事?”

    “坐。”

    赵楠坐下,不解的说道,“你怎么了?”

    “有件事我希望你知道后先冷静下来。”赵父说道,“你妈被气的已经躺在床上了,你知道你妈有心脏病,别再刺激她了。”

    “是不是因为北北的事情,我会把北北找回来的,爸你放心,他是咱们家的孩子。”赵楠坚决的回答。

    赵父沉重的叹息,“不是,是因为房产证的事情,今天,你妈的朋友发现她们小区内我们的房子被人搬进了,就给你妈打电话问问咱们家的房子是不是卖了,你妈说没有买房子,怎么可能卖呢,于是,我跟你妈一起拿着房产证去看了看,发现真的搬进住人了,人家也有房子的房产证,说是过户人是宋琳琅,到了房地局一问,所有你署名的房产证书,都是假的。”

    赵楠的脸风云突变。

    整张脸开始变幻莫测了起来,愤怒的火焰导致他浑身都在哆嗦,“爸,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有必要拿这样的事情来骗你吗?”

    赵楠噌的站起来,转身就要向外走。

    “你去哪儿?”

    “报警!”

    “站住!”赵父怒吼,然后快步的到他面前,说道,“你报警有用吗?她是光明正大拿着证据过户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是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擅自用别的方法这么做的?”

    赵楠手握成拳,额头青筋暴突,心里的怒火快要火山爆发。

    “我们要先找到她再说,那么多钱她也不能短时间内就给花光了。”赵父说道,“先去看看你妈吧,都给气哭的不行。”

    赵楠的脸上闪过一丝内疚,转身往回走。

    ***

    “少主,发现了舒小姐的父母回家的消息。”队长站在门口,看着正在吃午餐的钟御琛说道。

    “还有别的发现吗?”

    “有,舒父去了幕家,出来的时候带了一些佣人。”

    钟御琛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站了起来,“带上二十个人,我要去他们家。”

    “是,我现在立刻去准备。”队长说完,便出了门。

    钟西徇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最后将杯子放在桌面上,擦了擦嘴,“爸爸,你要去哪儿?”

    “你外公家。”

    “我也要去。”他举手。

    “上楼去换一身衣服,我在这里等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