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甭搭理她个贱人

    郑琴到一边儿给何美珍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堆,说破了嘴皮子,到最后,幸好那边答应了。

    “这下好了,快去收拾你的行李,我们一起走。”郑琴催促。

    舒小爱赶紧说道,“好。”

    刚收拾好,钟嘉丽出来了,看见她们俩面前摆着俩行李箱,哼道,“傻妞,你可是我的佣人,摆正你的位置了吗?”

    “女王,我没出过国,想跟郑姐一起出去看看,你就给我几天假吧,我去几天就回来,就几天,好不好?”双手合起来,搓了搓,祈求的语气。

    “不行。”钟嘉丽果断的拒绝。

    郑琴呵呵一笑,“嘉丽,做人不能这样子啊,人家是你的佣人,不是你的私/奴,没有把命卖给你,至于吗?”

    钟嘉丽双手抱臂,反驳道,“那好啊,傻妞,你跟她走,就别找我要工资了,并且,这些天的工资我也不会给你,掂量着办。”

    舒小爱看了看郑琴,然后说道,“那就这么办吧,我以后跟着郑姐。”

    “什么?!”钟嘉丽拔高声调,差点气晕,“好你个墙头草!”

    郑琴咧开嘴笑了笑,“别这样子嘛,傻妞,郑姐不得不说你一句了,你早该这样了,不过,现在还不晚,跟着郑姐,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走咯。”

    两个人拉着行李走了,钟嘉丽立马回到房间给明哥打电话,指责道,“明哥,你不是说让郑琴在这里陪我的吗?她现在带着我的女佣要去国外,你也不管管。”

    “她去玩几天就回来了,别大惊小怪的。”

    “……”

    “没别的事我挂了,忙着呢。”明哥说完便将电话给挂了,徒留钟嘉丽气个半死,回拨给南莫如。

    “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钟嘉丽义愤填膺的说道,“南夫人,你介绍给我的女佣真的是你家里的吗?有这样的女佣吗?”

    “怎么了?”南莫如疑惑,“她是做了错事吗?”

    “她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并且擅自辞职去跟郑琴了,我给她开着高工资,有她这样做事的吗?”

    南莫如脸色当即沉了下来,“钟小姐别担心,我这就给她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

    “好。”钟嘉丽放下电话,深呼吸一口气,“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来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呵……”

    刚到机场的候机室,舒小爱的电话便急促的响了。

    她一看来电显示,当即重新放进衣服口袋里了。

    “怎么不接?”

    “是钟小姐打来的。”她回答。

    郑琴嗤笑,“哦~~~那就不用接了,甭搭理她个贱人。”

    “好。”随即她便将电池给扣了。

    到达y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腰酸背痛,下飞机的时候,觉得空气都是清新的。

    幸好,在乘坐的轿车上,她以睡得名义回了趟西山,不然,十二个小时哪儿撑得到晚上。

    到达地方的时候,天已经快要落黑了。

    令舒小爱意外的是,眼前的一幕并非豪华别墅,只是一扇木门,地方看似很偏僻。

    “郑姐,这是哪儿啊?”她小声问道。

    “你听说过医圣吗?这是医圣的家里。”看她不明所以,郑姐便又说,“知道f国的顾长卿和他老婆吧?他老婆换子/宫的手术就是在这里进行的,别看简陋,有钱的很呢。”

    舒小爱点头,“原来是这样。”

    俩人随着何美珍进去,一位中年男人迎来,一把抱住何美珍,“宝贝,你可回来了。”

    舒小爱站在何美珍后面,简直快瞎了钛合金眼,这个五十多的男人年纪大不说了,肥头猪脑的也不说了,小到几乎看不见眼睛配着又大又塌的鼻子还有一张大嘴,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灯光下,舒小爱看见了他只有下面两个牙齿……

    “亲爱的,有没有想我呀?”何美珍娇笑问道。

    “当然了,宝贝吃饭了没有?”中年男人搂着她的腰肢,温柔的问。

    “没呢,快饿死了呢。”何美珍亲了他一口,发嗲的让人受不了,冲着这么一张脸,也亲的下去。

    “把我家宝贝饿死了怎么行,还不赶紧准备晚饭。”中年男人冲一边儿的佣人吼道。

    何美珍笑的那叫花枝乱颤,连郑琴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催了催何美珍,“我俩也好饿,一直没怎么吃东西。”

    “走走走。”何美珍拉着中年男人的手一起进去。

    到了餐厅,立面给人很清雅的感觉。

    坐在餐桌边,两个人的恩爱秀让人无法直视,画面太让人震撼,郑琴和舒小爱尴尬的不得了,像郑琴这样私生活很乱的女人都觉得尴尬,可以脑补画面有多……

    好不容易上菜了,两个人互相替对方夹菜就不说了,还互喂……

    舒小爱和郑琴赶紧吃完便开溜回安排的房间了。

    俩人睡在一个房间。

    舒小爱很别扭,但是,还是乖乖躺下了,“郑姐,她是医圣的儿子吗?”

    “不是,是弟子。”郑琴边卸妆边说,“但现在这里已经他是老大了,所以,你懂得。”

    “那……医圣是死了吗?”

    “我也不知,美珍不告诉我。”郑琴说道,“我觉得不死也差不多了,那么大岁数的老头了,被弟子扳倒也够呛的,不过,听说这医圣吴老跟顾长卿交情匪浅,就不知道顾长卿会不会多管闲事插手了。”

    “明哥也听他的话吗?”

    “当然了,明哥的资金都是他支持的,不听他的可能么?”郑琴脱了鞋躺在床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自己选择的路怨不得别人,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你不一样,你还小,一定要选择正确的路。”

    “郑姐,他叫什么啊?”

    “钱生。”

    舒小爱打趣,“咋不叫生钱呢,哈哈。”

    郑琴也笑了,“我们有时候也偷偷拿他的名字打趣呢,不过,别看人长的丑,有钱有势啊,这样的男人还不是大把的漂亮女人愿意跟,没办法,谁让人有钱有势。”

    舒小爱坐起来,“郑姐,厕所在哪里,我想去厕所。”

    “在咱们房子后面,这里就这点不好,弄个厕所不在房间里,你拿着灯。”她嘱咐。

    “好。”舒小爱拿着灯出门,绕到屋后面,打开厕所的灯,关上门,坐在了马桶上,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几通南莫如的电话,还有两条短信息,她先回拨了电话过去。

    “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南莫如很生气。

    “夫人,你先听我说,我跟郑琴现在在y国,这里还有何美珍呢,我觉得在这边比监视钟嘉丽好多了,况且,在这里呆几天就走了。”

    南莫如闻言,声音好了不少,“嗯,既然如此,要给我打个招呼才是,这种情况不许发生下一次,你知道我的脾气。”

    “是是是,夫人放心便是。”

    “嘟嘟嘟嘟……”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打开手机上的两条新短信,舒小爱坐直了身子,是钟御琛的号码,上面给出了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所在的位置地点,叮嘱了她许多,另一条短信是一张彩信,这里的底图。

    舒小爱牢牢地记住底图和位置,然后将短信删除,然后从厕所出来回了房间。

    郑琴坐在那里在化妆,她爬上/床,诧异的问,“郑姐,你不是刚卸妆吗?怎么又……”

    郑琴悠悠的说道,“对何美珍宠/爱于一身的肥男想玩花样,要我陪着。”

    “可是他……”

    “又丑又肥,但是人家有钱有势啊,我这陪一次,这个数呢?”她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十万?”

    “五百万。”郑琴哼道,“管他是猪是熊,关了灯都tm一样,虽然恶心,但是为了钱,我也愿意,每次我能坚持下来的原因无非是将他脑补成帅哥,只能如此了。”

    “郑姐,他不是很宠/爱何美珍吗?为什么还……”

    郑琴往脸上扑粉,“他又不怎么我,只是让我用嘴。”

    舒小爱想象了那副场景,觉得胃里想吐。

    “很恶心对吧?”郑琴抿唇一笑,“我都想好了,等我攒够五亿,我就洗手不干了,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好好生活。”

    舒小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既然每个人选择的路不一样,她没有权利插手管别人的事情。

    “我走了,你好好睡觉。”郑琴说完便穿上鞋出去了。

    舒小爱一个人坐在那里,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要为了钱这么糟践自己,钱虽然很重要,但真的让人失去理智和尊严吗?

    一个月一千块钱工资哪怕够温饱也能活的精彩,不是吗?

    她刚爬上来又要下床,趁着郑琴不在房间,她要去找找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在这里不会很久,趁着这几天,最好能亲自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个女人弄走。

    如果那个女人能说出真相,也许,一切都不需要再进行了。

    她利索的出了门口,想着钟御琛发来的彩信位置地图,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朝着北面过去。

    整个大院子小通道很多,要避开晚上值班的安保,又要到达目的地,可谓是艰难险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