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我跟你一起可好?

    舒小爱坐在沙发上,看他在自己的书包里翻来翻去,而后找出了一本什么的拿过来。

    坐在她旁边,舒小爱才看出,这是画本,是老师留家庭作业的画画本。

    钟西徇翻开后面,指了指已经画好的说,“你看,这是我们老师今天留的作业,我已经画好了,题目就叫三口之家,这是我爸爸,我爸爸穿着黑色的西装,酷酷的,这个是我,最后这个是我妈妈,我妈妈短头发,以前妈妈的头发可长了,后来剪了呢。”

    舒小爱盯着上面的‘自己’,突然有一种叫做酸涩的东西在心口涌出,晃了晃神,她站起来,“小少爷若是没别的事情,我先下去了。”

    “这个送给你。”他爬上床,将自己最爱的熊娃娃递给她,“拿着。”

    舒小爱接过,抿唇笑道,“谢谢小少爷呢,我很喜欢。”

    “你……回去睡觉吧。”钟西徇恋恋不舍的说道。

    “好。”她转身,手里的毛绒玩具越抱越紧。

    脚步加快的出了卧室。

    这个娃娃熊是小徇晚上睡觉的玩伴,她知道,这只熊对下徇多重要,他肯主动送给自己,是希望他不在身边的时候,让熊娃娃陪在自己身边吗?

    舒小爱如此想着,下楼梯的时候,正好碰见了上楼的钟御琛。

    他竟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一言没发。

    舒小爱也没想太多,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看了看表,现在还早。

    ***

    宋琳琅刚吃过晚餐,手机便响了,她一看是自己妈打来的,便接听道,“妈。”

    那端的宋母声音带着哭腔,“琳琅啊,你爸快不行了,你快点带北北过来见他最后一面。”

    宋琳琅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马上就来。”

    她关闭手机,然后对赵楠说,“我爸快不行了,我们带着孩子去趟医院。”

    没想到赵楠不禁不动,还不准赵北北去,“你爸爸死了,北北去不好,孩子小,我呢,就更不用去了,上次,我去把你爸都快气死了,本来还能多活几分钟呢,你爸要是再见了我,还不直接死翘翘啊。”

    宋琳琅一张脸铁青,“那你就不会对我爸说点好的,说好好照顾我和北北,以及对我爸道个歉,说些让他放心的话。”

    “我为甚么要跟他道歉,还要说好好照顾你的那些屁话,我不去,你一个人赶快去吧,不然,说不定连你爸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赵楠字字诛宋琳琅的心。

    宋琳琅只好独自前往医院。

    此时的宋父张着嘴,已经进入了昏迷半醒的状态。

    病情恶化的厉害,回力无天。

    宋母的眼泪都要哭干了,两只眼睛肿着,布满了血丝,憔悴不堪。

    “妈。”宋琳琅喊了一声,走到病床前。

    “北北呢?你爸想看看北北。”

    宋琳琅难以启齿,只好说了谎,“北北被他爸现在带出去吃饭了,没带手机,现在联系不上。”

    宋母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位置,自己倒退一步。

    “爸?”宋琳琅看着宋父这个模样,眼泪情不自禁的就流下来了,“你睁开眼看看啊,我是琳琅。”

    宋父真的睁开了眼睛,说是睁眼,不如说是睁开了一点可以再看看这个世界的视线。

    嘴巴张了张,说不出话来。

    宋琳琅握住他的手,“爸,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妈的,你别担心,我现在将赵家的房产在变卖当中,等拿了钱,我便带着妈和北北离开,所以,你什么也不用担心,安安心心的去吧。”

    宋父似乎用尽全部的力气在呼吸,他想说话,努力了很久,也没能发出一个字。

    只是,握着宋琳琅的手愈来愈紧,身子的上半部分微微抬起,最后眷恋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抬起的身子骤然落下,闭上了双眼。

    “老公!”

    “爸!”

    母女俩齐齐的喊出声,双双泪如雨下。

    尽管都哭了,但相对来说,对宋母和宋琳琅来说,虽然不舍,但大家都解脱了。

    宋父深受病痛折磨,如此离开,也算是终于不再受罪了。

    宋母这阵子在医院身心煎熬,宋琳琅现在正在变卖房产中,卖的挺快,她本来还担心,房子脱手离婚后,宋父还没死,那么该怎么办。

    毕竟带着宋父出国不太容易,这样潜逃,太容易寻找线索。

    所以,对大家来说,真的都解脱了。

    “妈,我爸的葬礼咱们简办,等过些天房子全部脱手,我立刻飞一次国外置办房产,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

    宋母略显担忧,“那你可得小心点,不要走了风声给赵家,不然,他们不得把你给活剐了啊。”

    “担心什么,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我光明正大的卖房子,即便被他们发现能把我怎么着?再说了,我在房/产中/介那里早已打点好了,不会有事的。”

    “即便如此也要小心为好,现在你爸没了,你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我这日子还怎么活啊。”说着,宋母抬起手擦了擦眼泪。

    “好了,我知道了,妈,你先处理我爸的后事,我先回家。”

    她转身便往外走。

    回了家,一路上,宋琳琅想了很多,因为父亲去世的事情,她脸色很差,回了家,看见赵楠在卧室里在看足球赛,当即阴测测的开口,“真是太阳在晚上出来了,平常晚上都不在家睡,今晚怎么舍得进卧室睡觉了?”

    赵楠声音里带着笑意,“你爸今晚死了,我怎么着也得留在你床上睡一晚啊。”

    宋琳琅心里的火气蹭的便上来了,不过,她努力的又给压下去了,因为,她想着,如果赵楠有一天知道了家里的房产早已被她变卖了,他还会这么舒坦吗?

    “真是我的荣幸啊,那我现在就去洗澡,你要等着我啊。”

    赵楠呵呵冷笑,“你爸都死了,你都还在想着和老公鱼/水之/欢,真是够不孝顺的,你爸要知道了,会不会把你拉下去陪着他啊?”

    “不会,我爸不舍的,要拉也是拉你,如果他真的知道的话。”

    宋琳琅拿着浴袍进浴室。

    赵楠看着门口,再无心思看足球赛了。

    他脱了衣服,推开了浴室的门,说道,“宋琳琅,你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有意思吗?”

    “想离婚?”宋琳琅说道,“如果你想离婚也可以……”

    “北北你别作为条件。”

    “不拿北北做条件,这样好了,我也不给你要一千万了,你给我五百万,行不?”

    赵楠笑了,“终于体会到我分文不给你的感觉了?我还以为你能坚持多久呢,五百万…可以,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什么?”

    “离婚的消息先别公布出去,即便以后公布出去,也要说是你要求离婚的,你觉得如何?”

    他不知道,这些要求对宋琳琅来说小心一碟,尤其是离婚消息先不公布出去,简直是称得宋琳琅的心意。

    “当然可以,那我能问什么时候公布离婚的消息吗?”

    赵楠说道,“等我准备好了。”

    “ok。”

    ***

    时间悄然划过十一点,舒小爱安稳的躺在床上,离开肉体回了西山。

    “今天你回来了两次。”

    舒小爱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白天那次是去厕所的时候趁机回来的,这次我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去办的。”

    “什么事情?”

    “是幕家的事情。”她长话短说,“我现在要用本身回去一趟,不然要出大事。”

    “我跟你一起可好?”冥夜主动说道。

    舒小爱婉言相拒,“不用了,我自己就能搞定。”

    她出了门。

    来到幕家的时候,刚好是十二点。

    她戴着口罩和帽子,穿着一件很大的衣服。

    幕母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看见她,立刻小声的说道,“我已经将人都处理好了。”

    “都睡了吗?”

    “都睡了。”幕母上前拉着她的手进去。

    院子里漆黑一片,连个明亮的地方都没有,舒小爱要的就是这效果。

    “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幕母问道。

    “去菜园子,伯母,你去拿个铁锹来。”

    幕母说道,“我打电话让你伯父拿来,我跟你一起。”

    “也行。”

    两个人到了菜园子门口不久,幕父便拿了铁锹来,三个人打着小手电筒进去。

    舒小爱走到一块西红柿地旁边,用绳子圈出了一个形状,然后将铁锹从幕父手里拿出来。

    “小爱,让伯父来吧。”

    “我来,伯父你去准备一盆冰水来,不管是冰啤酒冰饮料,只要够大半盆就行。”

    “行。”幕父立刻去照办。

    舒小爱拿着铁锹使劲的在自己圈住的地方挖,不消片刻,便挖出了一个洞,幕母看她停下来,便拿着手电筒往里面一看,“那是什么?”

    “我取上来给伯母看看。”  她将铁锹放在一边,蹲下身子,伸出双手去掏出里面的东西。

    待掏出之后,幕母看着是一个木制的箱子。

    没有上锁。

    舒小爱缓缓打开,里面倒扣着五个碗。

    幕父端着冰水过来,盆子里掺杂着混的颜色。

    “我将饮料啤酒都倒在一起,哦,对了,还有冰着的牛奶,冰箱里的液体基本都倒在这里面了。”幕父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