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他的目的,每天可以见到她

    “是吗?”他目光看似随意实际却停驻在舒小爱身上一秒,“那十几条命能跟我的黑衣人相提并论吗?就好像是,一大车烂土豆能跟几颗小夜明珠比吗?”

    钟嘉丽的脸顿时青了,他竟然说救她的人是烂土豆?

    她的人是烂土豆,那他的就是夜明珠?

    “同样是生命,御琛,你也太不把生命当回事了吧?”

    钟御琛笑了,“本来站在的高度就不一样,救你的那些人,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人,他们都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将生命任由别人处置,那何来我不把他们的命当回事?而黑衣人不一样,他们的使命就是在危急之中摆平任何对钟氏不利、对号召令主人不利、对社会和谐不利的人,价值不一样,何以公平相待?别说生命都一样的屁话了,有人选择走正道,有人选择都歪门邪道,跨进天堂和地狱,只看自己的选择。”

    钟嘉丽语塞,竟然说不出反驳他的话来。

    最后,只得憋出一句,“生命是平等的!”

    “话是那么说,但是,事实上,现实会告诉你,生命永远不是平等的。”

    郑琴鼓掌,“说的好,钟先生真令人刮目相看。”

    钟御琛微微一笑,然后说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进偏厅就餐,我有别的话要说。”

    一起过去,钟嘉丽准备坐在主位的旁边,却被钟御琛挡住,“你坐那边。”

    钟嘉丽只好坐第二个位子。

    郑琴坐在对面的第二个位子。

    “你也坐下吧。”钟御琛看向舒小爱,“过来,坐这里。”

    他指向自己的旁边第一个位子。

    舒小爱讪讪然坐在钟嘉丽的旁边,第三个位子。

    钟嘉丽冷哼,“真是对一个佣人都比对我这个姐好啊。”

    钟御琛眼底泛起冷光,“如果,父亲的死亡跟你一点关系没有,也许,我会多给你些钱花花,会对你比现在最起码好的多。”

    亲耳听到钟御琛说出这个话,舒小爱心里猛然一提,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父亲,她真心狠。

    钟嘉丽冷笑,“如果你喊我回来还要追究这件事,那我回来真没意义。”

    “你可以现在重新走,我不拦你。”

    “我能回我的宅子住吗?跟你住在一起,我觉得我肯定会早死。”

    “你若想要在a市待着,就最好住在庄园里,不然我为什么让你回来进公司上班?回自己的宅子别想了。”他果断拒绝。

    “钟御琛,我现在有点琢磨不透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是为了方便监视我吗?”

    他一个眼色都不带给她,“你可以这么想,但是,我不一定要这么做。”

    “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手上已经没有股份,那些现金你也不稀罕,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她百思不得其解,他既然已经知道老爷子的案子有她参与,为什么还对她如此宽容,这不像他的处事态度,难道是放长线钓大鱼?

    绝对就是这样。

    “看来,你很想让我把你扣押到老爷子坟墓前跪着啊。”他的轻描淡写让郑琴紧张了起来。

    “钟先生,别别,好歹她也是你姐姐不是,嘴贱欠抽,别跟她一般见识。”郑琴冲钟嘉丽使了一个眼色。

    “好吧,我不问了,既然你愿意放姐一马,那姐感激你。”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不这么想,钟嘉丽已经觉得,他一定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他们姐弟感情不好,又不是一个妈生的,即便是一个爹,但他已经知道,爹的死和她有关,更不可能对她心慈手软,唯一的答案,就是想从她身上知道别的!

    可惜,她不知道,钟御琛才不是这个原因,有舒小爱在她身边已经是最好的眼线了,他还至于监视她,从她身上钓大鱼么?

    他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因为,可以距离近,可以每天看见她,这就是他的目的。

    他的目的,不仅仅他知道,舒小爱也知道,两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却隔阂着千山万水。

    舒小爱低头吃着自己的,即便如此,她依稀可以感觉到有双灼热的目光一直在看自己,看的她心惊肉跳,唯恐被人看出来。

    这顿饭让舒小爱吃的是坐立不安,不过,总算是吃完了。

    钟嘉丽和郑琴以及舒小爱被安排在一楼的大客房里面住,钟嘉丽和郑琴都觉得不错,但只有舒小爱知道,这栋别墅里,到处都是监控。

    楼梯口和能进二楼的出口都有黑衣人驻守,这很明显,预防她们去楼上。

    大客房里有三间卧室,有巴掌大的小客厅,算是不错的了。

    刚收拾完,陈姨便站在门口说道,“大小姐,少主发话了,让你带的佣人以后每天要负责打扫二楼的两间主卧室,别的房间不能进,其它房间不用打扫,只打扫二楼主卧室。”

    “知道了。”钟嘉丽回过话看向舒小爱。“我琢磨着,他估计也是看你乡土气质重,觉得没什么心机,才让你上去的,既然安排你了,就好好打扫就是了,真是够搞笑的,我带的人,他倒是随便使唤了。”

    舒小爱点点头,“嗯。”

    接下来的时间,钟嘉丽出门回自己的家拿行李去了,郑琴去购物了。

    剩下舒小爱,在各个房间放好录音器,然后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书。

    门发出细微的咯吱声,她坐在那里,拿着书的手一紧,没有回头。

    脚步声很轻,但听着却清晰的很。

    终于,脚步声距离在自己很近的地方停下。

    她转过身,仰视着这双熟悉的眼睛,“钟先生,有事吗?”

    “我卧室里现在很脏,麻烦你去打扫一下。”

    舒小爱立刻站起身,低眉顺眼应着,“好的。”

    他转身出去,舒小爱将书扔到床上,呼吸莫名的就急促了起来,这不应该啊!

    但是,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出了客房,拿着清扫工具上二楼。

    关上卧室的门,她走进去,四处环顾了一下,发现,房间里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哪儿脏了?

    就知道他是故意把自己喊上来的。

    “并不脏啊,钟先生。”

    “我觉得很脏,你打扫一遍。”他开口。

    舒小爱只好清理打扫,她低头从浴室到外面,仔仔细细的打扫的干干净净。

    “钟先生,已经清理好了。”

    “嗯……过来。”

    舒小爱将打扫工具放下,上前走向他,站在两尺开外,不动。

    钟御琛就那么打量着她,问道,“你上学上了几年级?”

    “呃……没上学。”

    “那你上次教小徇很难的字是怎么学到的?”

    舒小爱想了想说道,“小时候跟我们村上学的学的。”

    “那为什么,我了解到的是,是收养你的爷爷教的?”

    舒小爱干笑,“你了解的是外人所说,我自己本身怎么识字难道自己还不清楚?”

    “是呢,全村人都说傻妞本身有些结巴,你怎么这么伶牙俐齿啊?”钟御琛站起身,双手背对着身后,缓缓地逼近她,“还想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

    舒小爱倒退两步,不承认的说道,“我就是傻妞啊,我还能是谁。”

    “真的吗?”

    “真的。”她接着后退。

    钟御琛大步继续走向她,面不改色,“真的?”

    “都说是真的了,怎么还问?”

    他跺了一下脚,她的身子倾斜,“啊!”掉进了温泉池里。

    该死,竟然忘记了这个池子。

    舒小爱浑身湿透,呛了水,在温泉池里站起来。

    当她准备爬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穿的白色裙子,此时紧贴着身子,内/衣颜色都看的太清楚,像是再次脱光被他看到一般。

    她站在水里,想出又不能出,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居高临下的站在温泉池边,看着她,伸出手,“上来。”

    舒小爱将手递给他,再他拉着她上去的时候,他的手又一松,舒小爱再次掉进了池子里,再次被呛,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不好意思,手滑了,上来。”他再次将手递给了她,蹲下了身子。

    舒小爱拉住他的手,在他准备将自己拉上去的时候,她两只手将他给拽了下来。

    然后自己利索的爬上去,跑到浴室拿出浴巾裹上,快速的下了楼。

    钟御琛笑出声来,慢慢的也爬上去,开始脱衣服。

    刚脱完,门再次被打开,舒小爱将清扫工具一并拿下去,刚拿到手,却看见他光着身子站在温泉池边,淡定的看她。

    她脸腾地红了,纵然他们之间早已很多次的在一起滚/床/单了,但是,许久未见,再次看到这一幕,依旧会脸红。

    神速的拿着东西跑下去,回到客房,依旧心跳加剧。

    看着身子上的浴巾,她扶额,找出干净的衣服换上,最后将浴巾叠好,重新上楼,站在门口,她局促了一下,如果不是钟御琛的浴巾毛巾和个人生活用品都有标记,她直接不用送回来了。

    想了想,还是进去了。

    “钟先生,我来送浴巾。”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进去,等她出来,本来坐在沙发上的人站在了浴室门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