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得知真相

    她果然说道,“好好,答应你,多亏你,不然,老子这条小命就tmd的玩完了,傻妞,你也不傻嘛,这些你拿着,算是郑姐给你的答谢。”

    她掏出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二十万。”

    舒小爱果断不要,“郑姐,这些我不能要,我救你不是因为这些,我只是觉得郑姐是个好人,洗澡水我放好了,郑姐去洗澡吧。”

    “刚夸你不傻,又犯傻了,给钱不要,傻子吗?”

    “郑姐的钱我说什么也不能要,只是希望,郑姐以后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还有,最好不要现在对女王下手。”

    “为什么?”

    “一来,钟嘉丽不是一般人,你也说了,她是钟家的人,她要是死了,钟家肯定会查,而且,就凭她的身份,我觉得,网上的网友一定会想知道杀她的人是谁,二来,想她死的不是郑姐一人,何必要涉足危险,郑姐,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郑琴笑了,“看不出来呀,傻妞还懂这些,有道理,不过,她要是跟她弟弟和后母关系好,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副鬼样子了。”

    不要以为她这是为了钟嘉丽好。

    舒小爱怎么可能会为了她好?

    只不过,钟嘉丽现在不能出事,唯一的原因也不过是有些东西在钟嘉丽身上能找到, 像她和郑琴,本来去ktv看着关系很好的样子,现在就这样了。

    各人各心思。

    “我也是瞎分析,郑姐,你别冲动,不是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的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急在这一时。”

    郑琴点头,“没错,我倒要看看她能笑到几时。”

    “如果女王的朋友多的话,更是麻烦……”舒小爱问道,“郑姐你可一定要加倍小心。”

    “屁。”郑姐嗤笑,“就她还朋友?哪个要跟她做朋友啊,屈指可数,不过,说真的,她倒是真有个不错的朋友,这个朋友也是个难缠的货色。”

    “谁呀?”

    郑琴低声说道,“我不是之前给你你说过钟御琛的那个前女友吗?那个女人跟明哥睡过几次,她钟嘉丽现在连个屁都不敢在人间面前放,还能阴阳怪气?”

    “为什么呀?难道怕她?”

    郑琴点燃一支烟,不疾不徐的回答,“女人啊,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后的男人,我觉得,那个女人跟明哥睡觉大概也是笼络他的心。”

    舒小爱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被自己猜对了吗?

    到底是哪个大佬这么没眼光要何美珍?

    她虽然迫切的想知道更多,但也知道适可而止,不然就会被怀疑,反正有的是机会。

    “郑姐,洗澡水快凉了,你快去洗洗澡解解乏,你饿吗?饿的话我去给你做饭。”

    “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快去。”

    “好,你先等着,我现在就去做。”舒小爱转身出去。

    郑琴在浴室泡澡,想到今晚的事情,她至今心有余悸,到底是个女人,当时要被活埋的时候,害怕,恐惧,这种感觉她铭记在心。

    钟嘉丽,她一定不会放过的!

    郑琴咬牙切齿的心里发狠。

    舒小爱端饭进来,她已经洗好了。

    看着她做的面,郑琴惊讶道,“宽面条?很好吃的样子啊,看见辣椒就有食欲。”

    “很热,凉一下再吃。”舒小爱放下碗筷,“郑姐,你吃完将碗筷放到外面的桌子上就好,我明早起来做饭给收拾,我现在回房间睡觉了。”

    “好,谢谢你。”说出谢谢,她有点不自然,但是舒小爱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帮助别人,能换来她的道谢,就算值得。

    “不用谢。”她转身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

    她准备回西山的时候,却来到了锦绣小区。

    轻而易举的飘进了庄园。

    顺着楼梯到钟西徇的房间,里面却空无一人。

    落在钟御琛的卧室门口。

    她想了想,还是进去了。

    此时的钟西徇和钟御琛已经在床上了。

    父子俩竟然在下跳棋。

    舒小爱这是第一次看到钟御琛玩跳棋。

    她靠近他们,看着他们在玩。

    一连三局后,钟御琛发话了,“收起来,睡觉。”

    “好。”钟西徇乖乖的答道。

    “爸爸,你说,妈妈如果回来,还认得咱家的路吗?”

    钟御琛淡淡的看他,“只要你妈妈没记忆,会认得,就看……她想不想回来。”

    “妈妈都没再给我托梦了,我想她了,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再给我托梦了。”他眼巴巴的看着钟御琛,“你不要追那位阿姨了,妈妈知道了会生气,说不定再也不理你了。”

    追阿姨?舒小爱别扭了一下,钟御琛难道……

    她晃了晃头,关她什么事?

    不要多想。

    “爸爸不是告诉你了吗?在爸爸心里,你妈妈永远都排第一。”

    “那我呢?”

    “你和你爷爷奶奶并列第二。”

    舒小爱一怔,这种感觉,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可是,你为什么又要那么追阿姨,阿姨感觉比妈妈年纪还要大。”

    钟御琛挑了挑眉,“怎么年纪大了?人家才十七岁,比你只大十二岁呢,钟西徇,喜欢一个人要喜欢这个人的灵魂,你这种想法下次不要再给我提起。”

    十七岁?难道……

    舒小爱这一刻,觉得他在说自己。

    机场带着儿子和自己坐同一个航班,是因为,他背后调查自己了?自己已经被他认出来了?

    得到这个结论,她心里凉透,但不敢相信,不一个人面貌和声音,他怎么可能认出自己来?

    钟西徇撇了撇嘴,“爸爸,我开始对阿姨并不讨厌,但是现在不喜欢阿姨,我觉得她也不喜欢爸爸,爸爸你不要白费心思了。”

    “这件事说了以后再给你说,睡觉。”他打断她的话。

    钟西徇蒙上被子,闷闷的说,“你不告诉我,等妈妈再给我托梦我也不告诉你。”

    “……”还学会讨价还价了?

    “你真的要知道?”

    他拉下被子,眼睛晶晶亮,“你真的会告诉我?”

    “不过我有个条件,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明白吗?因为,你一旦说出去,你可能再也见不到你妈妈了,记清楚了吗?”

    “记清楚了,爸爸,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我有点怀疑你的忠实程度,但我想,钟西徇,如果连这点秘密你都受不住,那么,爸爸对你将会无比失望。”

    “爸爸,你到底说不说?”钟西徇迫切的不得了,自己老爹还一直在说别的。

    “好,那爸爸就告诉你。”钟御琛声音压得很低,“因为你不喜欢的阿姨,就是你妈妈。”

    钟西徇还未开口,钟御琛又说道,“她一定是你妈妈,你也知道你妈妈非同寻常,那个阿姨身体里装的一定是你妈妈的灵魂,爸爸敢用一辈子的信任给你说这句话。”

    舒小爱亲耳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果然认出自己来了,他到底是怎么确认的?

    钟西徇眼睛里闪过兴奋,“难道不是爸爸为了和阿姨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故意骗我的?”

    钟御琛脸色阴沉了下来,“如果她不是你妈妈,我为什么要追一个才见过一面的女人,你爸爸眼光没那么差,都说用爸爸一辈子的信任给你说了。”

    钟西徇做呼吸状,“那爸爸你为什么要昨晚让我给阿姨打电话骗她你自杀了?”

    “爸爸……”他顿住,“爸爸只是想用这种办法,让你妈妈知道,孩子没有妈妈的滋味,让她知道,她的孩子也在想她,还有,没有她,孩子的爸爸过的很不好,好了,爸爸什么都告诉你了,也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件事,直至你妈妈回来,都要放在心里,对谁都不要说,说了,你妈妈会有很大的危险,知道吗?”

    钟西徇抱住他的胳膊,“我一定听爸爸的话,希望妈妈快快回来,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又能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嗯,现在可以睡了吧?”

    钟西徇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爸爸,我相信你,我现在一点也不讨厌阿姨了,因为她是我妈妈呀,我爱妈妈,也爱你,爸爸,晚安。”

    钟御琛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被他亲过的地方,嫌弃道,“脏死了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 他眉眼却是笑意森森。

    床边的舒小爱,泪流满面,她转过身,朝外走,抬起手擦了擦泪。

    他们真的还能一家三口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到这一步,一切都不一样了。

    对钟御琛,她从来没怪过他,他没有错,但所有的事情掺在一起,却都是因为他。

    还有冥夜,自己对他说的话,始终都记得。

    欠他的太多太多,多的她觉得自己若不奉还,必遭天谴。

    拿什么来还,不是你自己有什么,而是看别人要什么。

    负债累累,这条命是冥夜给的,早已不属于她自己了。

    曾经,不顾一切,飞蛾扑火朝着钟御琛飞去,因为小徇,因为爱他,想要死命塌地的跟他在一起,但是落了个这结果,纵然他还一如既往的爱着她,她的回头路却早已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