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想他

    舒小爱的头和冥夜的头碰在一起,两个人都笑了,然后继续看,上面出现的女生年龄很轻,没有名字,别人都唤她傻妞,只有十七岁,是个轻微智障女,是被人从小放在一家无儿无女老人家门口的,老人死后,她自己一个人生活,后天会去河边洗衣服,掉进河里淹死。

    长的很清秀的模样,皮肤很白,这模样让舒小爱喜欢,“就她吧。”

    冥夜点头,“我看也行,崔判官你回去吧,娇娘,我要认真的告诉你,你的本身在这上面,你的魂魄不能离开你的本身十二个小时,也就是说,你在那个智障女身体里不能待十二个小时就要回来一次,然后再回去,超过时间是要魂飞魄散的。”

    舒小爱记下,“这个我明白,只是……若有朝一日我查出真相,她的躯壳是不是……”

    冥夜开口,“她的宿命就是如此,不能更改,一旦这个事情处理完,她的躯壳就要被埋进黄土,因为在你进入她的身体那一刻,她的灵魂就已经溺死了。”

    “我明白了。”

    冥夜抱住她,“这个事情我相信你一定能查出真相,无论有多艰难,用她的身子,为你的本身伸冤,让所有人都知道,不是你不好,而是他们都眼瞎了,看不见你的好,看不见你的清白,我屡次触犯天条,上面也给了我严重的警告,若再触犯就保不住阎王的位子,以后,就要全靠你自己了。”

    这一段发自肺腑的话让舒小爱心里不是滋味,“夜,我也希望,你不要再给我恩情,我已经无法偿还了,希望,你以后是铁面无私的阎王,不要再触犯天规天条,不要再为我伤害你自己,既然上天有它的安排,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运,那我们就遵循着它的安排,不要再违反上天的旨意。”

    他喉里发出一声嗯,“好,我们说好了,我希望你一定要保护我你的命,因为,你的命就是我的,是我给你的,只有你保护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舒小爱松开他,看着他,“以后我每天回来本身,你该不会每天都在这里等我吧?”

    “为什么我的心思都被你猜中,我就是这样想的,因为你每天都会回来,看见你回来,我就知道你好好的,不用下去看你,切记切记,无论有什么大事都要回来,不能超过十二个小时,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魂飞魄散可知道?”

    “真成了管家婆了……”她抿唇一笑,“我知道了。”

    “管家婆也只管你,别人,我怎么可能管。”

    舒小爱站起来,“睡觉吧,我困了。”

    躺在那里,她盖上被子,不脱衣服,闭上了眼睛。

    很奇怪,明明自己并未有想钟御琛,他却自己跑出来。

    连带着一直被压抑的悲苦,也一起不断地涌出来,涌出来,就是整个世界也装不下。

    到底是谁的错,好像,谁都没错。

    却谁都推卸不了责任。

    明明不想去想他,却总是不断的出现在她的脑海。

    他发怒的模样,他说情话的模样,他搂着她的模样,他认真看着她的模样,他沾沾自喜的模样,刻画成了一扇荧幕,他在里面尽情表演,她成了唯一的观众。

    舒小爱越是想越是觉得心里不好受,她逼迫自己转移想做的目标,那就是,后天,她要靠自己达成自己的目标。

    让背后害她的人同样用命来偿还!

    冥夜双眸看着他,虽然她闭着眼睛,但颤抖的睫毛却又一步在证明,她没睡着。

    一双手覆盖在她的纤手上,增加了温度。

    促督她静下心,入睡。

    又长又深的夜里,山顶上罕见有几间小房子屹立着,像是斗魂的勇士一样,顽强反抗着这拥有终年积雪不化的寒风。

    市里的天气南辕北撤,炎热的天气热浪滔滔,让人挥汗如雨,动一动就是满身的汗,夜里十一二点还有很多人在大街上流窜,不舍得回家。

    尽管下着雨,带来清凉,却不能阻挡热流的到来。

    一夜就这么过去。

    每个人的心境都在发生着变化。

    转眼,便是早晨。

    宋琳琅特地挎了一个大点的包,里面装着房产证。

    这件事其实她挺着急的,早点办完,早点就放下心来了。

    不过,还要提前做一份假的,她花的钱不少,效率快,出来了假的,真的她也就不那么慌神了。

    中午回家,没想到赵楠回来了。

    罕见的不得了。

    “你去哪儿了?”

    “逛街去了,在家闲得慌。”宋琳琅声音夹杂着一些不悦,她都没过问他不在家,他还要管她?

    “女人,要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在家闲得慌不如去公司上班吧?”

    宋琳琅直接拒绝了,“不去。”

    “充实自己,不是挺好的吗?自己努力奋斗的女性,更有吸引力。”

    她低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我先上楼了,跑了一身汗,洗个澡。”

    赵楠嗯了一声。

    宋琳琅赶紧上去,将办好的过户房产证认真的放起来,将假的放到一边,准备今天就放进书房里去。

    剩下的这些房子,她为了求快速出手,价钱都压的稍微有些低,所以,挂在房产中介那里卖的还是比较快,因为地理位置好。

    不过,宋琳琅留了个心眼,她打算留一套房子,以后住。

    她觉得这几天,房子就应该会出售的不错,所以,等那时,她再和赵楠私下偷偷离婚。

    偷偷带着儿子跑到国外,让他们找都找不到。

    赵楠上楼的时候,宋琳琅刚洗好澡,穿着粉红色的睡衣就出来了。

    赵楠看向她,神情略带冷淡,“整天我不在家,穿的整个跟狐狸精似的,魅惑谁呢。”

    宋琳琅似笑非笑,“你要愿意,就是魅惑你。”

    他不屑的哼道,“宋琳琅,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宋琳琅走到床前,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赵楠,你还要跟我离婚?”

    “我的意思你不知道?”

    “知道,我就问你了,你还要跟我离婚?”

    “我答应你了,不跟你离婚。”

    宋琳琅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怕一旦说出离婚,她又会带着孩子走。

    她也不着急,慌什么。

    事情另有转机。

    “这样就好,我们有共同的孩子,离婚孩子就成长在单亲家庭,心理会有阴影,我希望你做好父亲的角色,我也会做好母亲的角色,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不管你,只要不带回来随便就好,当然,如果那个女人怀孕了,剩下的事情你看着办。”

    赵楠眼睛闪烁了一下,没了下文,躺在床上,闭上眼假寐,没回答她的话。

    宋琳琅以为他不会开口了,没想到,待她坐下来,他却开口了,看着她,“舒小爱已经死了。”

    “那又如何?”

    “实话告诉你,之所以把你接回来,是看在她和钟御琛的面子上,才那么做的,现在她死了,钟御琛还会管你?宋琳琅,别对我要求那么多,要知道,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再次把你清理出门。”

    这些话,听在宋琳琅的耳朵里极其刺耳,她暗暗觉得,自己的做法十分的对,这个男人,心里没有自己,她又何必对他仁慈一点,本来,她也没打算对他仁慈。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出尔反尔,刚才还说什么你答应我了,不会跟我离婚,才刚说多久啊,就当放屁吹出去了。”她睨视着他,“外头那个女人难道比给你生过儿子的女人还要好?”

    “孩子,只要没有不孕不育,是个女人都会生,又不只是你一个,生个孩子就很牛气了?别把自己说的很高贵,你觉得你值得陪衬那两个字吗?”

    宋琳琅握拳,“赵楠,你什么意思?有什么话你别憋在你心里憋坏了,直说好了,我们之间,还需要那么藏着掖着吗?”

    赵楠坐起来,“没别的意思,意思就是让你做好心理准备,我相信你应该没忘我曾经告诉你的,我娶你不过是因为,报复。”

    他站直身子,两手插在裤袋,笑容灿烂的盯着她,“希望你没忘记。”

    宋琳琅坐在那里,“我知道了。”

    赵楠随即便走了出去,门关上,房间里剩下她一个人,刚才赵楠的话好比一把刀子插在她的心口,拔掉就会死,不拔掉迟早也会死,只是还能活的长一点,那她干什么要活受罪,直接死了就完了。

    她就知道他迟早会再度说这样的话,一个男人跟自己结婚生孩子只为了当初她甩了他,仅仅因为如此,到底是谁拿婚姻当儿戏。

    她低头看了看那一摞房产证书,等着晚上半夜悄悄去送回去,就万事大吉了。

    早晚让他们赵家人知道,她宋琳琅的厉害。

    她绝对不是好惹的。

    ****

    医院贵宾区的走廊都是十分寂静的。

    鸿塘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因为她进去了几次都被轰出来了。

    他自己也很委屈,但是他理解江小咪的心情,他们在一起五年多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很痛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