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流产

    被收押那一天,警局的徐正将舒小爱的手机给了舒父,将尸体放棺的时候,舒父亲手放在了舒小爱裙子里的小口袋里。

    如果拨通了舒小爱的号码,那么,她就只能等会重新拨打。

    毕竟,大姐已不在。

    “你要绑我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别罗里吧嗦那么多!”

    江小咪又问,“你为什么要绑我。”

    “没原因,为钱。”

    江小咪再问,“我给你双倍的钱,你放了我可好?”

    男人不耐烦了,一个耳光打了过来,打的江小咪耳朵轰轰响,“闭嘴!”

    她头一偏,撞在了车玻璃上。

    心里的怒意超乎所以,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亲妹妹会这样……

    突然想起了,齐文静将自己的妹妹,还有女儿外加秦子臻一起杀害的事情。

    也许,真的是她妹妹做了让她彻底无法原谅的事情。

    就像现在一样。

    她现在恨透了江小兰。

    能这样对自己的亲姐姐,就足以说明,在妹妹的心里,哪里有姐妹之情,没有……

    亲姐妹,还不如拜把子的姐妹。

    身下的电话不知有没有打通,江小咪不知道。

    但是,她不甘心这么被动,再次将手伸进了身下。

    但是,还未等她再次摸索着拨电话,车子突然转弯了市郊的一处乡村道路上,道路很不平,路很颠簸。

    江小咪试了几次,依旧没有摸索到,她只好作罢,将自己的包包顺着座位,悄然扔到了座椅下面。

    到一扇门前,有人前来接应,江小咪被强行从副驾驶上拉了下来。

    江小咪使劲甩开他,企图往后跑,但被一把拽住了头发,拉了回去,“还想跑,麻痹的,再跑,老子打断你的腿!”

    江小咪头皮被扯的都要掉了,咧着嘴,一句话不说。

    这是一处很小的院子,两间烂瓦房,倒是像没人住的房子临时来用。

    江小咪被推进了其中一间房里,屋里灯泡亮着,坐着一个嘴里嚼着泡泡糖的女生,江小咪当即认了出来,是方婕。

    曾经冒充小三,又被扔到山区打扫茅厕的高一女生。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方婕上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哈?我早就回来了,就等着这一天呢,江小咪,落在我手里,你就等着好好受死吧。”

    江小咪睨视着她,“你是钟嘉丽派来的吧,给了江小兰很多钱吧,数目少了,她也不会出卖自己的亲姐。”

    方婕见她什么都一清二楚,便笑道,“的确,一个连亲妹妹都要出卖的姐姐,能是什么好货色,江医生,如果你现在给鸿塘打电话说分手,三天后我就放你走,并且保证不伤害你,如果你不肯,我可是什么都有可能做出来的。”

    “呵……看起来条件真的很好呢,我现在在你手上,任捏扁还是捏圆还不是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凭什么相信你。”

    方婕瞪大眼睛,“你可以不相信,那么,接下来我就把你给杀了,更省事了。”

    “我不会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方婕第一次看见这种不怕死的女人,有点不相信,“你以为我不敢?光子,过来,将她吊起来,封住嘴,给我打!”

    两个男人便将绑着的江小咪给吊了起来,嘴巴早已被贴上胶布。

    事实上,江小咪的心里远没有她表面上那么镇定,她的心里越是恐惧表面上越是不动声色。

    她知道,一个人的心里在想什么,如果摆在嘴上,那么,她必定是最蠢的人。

    “江医生,我奉劝你还是自己好好想清楚,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打电话给鸿塘说分手,如果答应分手就点头,如果不答应就不要怪我下狠手了,可是很疼的哦。”

    江小咪的脸白的如面粉一般,她浑身僵硬,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面对什么,但是,她不想妥协。

    既然爱了,就不要轻易说分手,因为爱情如一张白纸一片镜子一样,一旦烂了一旦碎了,即便恢复好,也是会有伤疤和印痕。

    她不要。

    见她如此固执,方婕虽然有些犹豫,但是一想到还有很多钱等着她去拿,便对两个男人说,“给我狠狠的打。”

    “是!”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应道,当第一鞭子狠狠的抽在江小咪身上的时候,深入骨髓的疼意疼的她受不住,浑身颤个不停。

    身上又只穿了一个裙子,薄如蚕丝。

    接下来,一鞭子一鞭子抽在江小咪的身上,尤其是抽在她腰间,她疼的想打滚,直至裙子上血迹斑斑。

    “行了行了,别打了。”

    男人们住手。

    “好,既然你不愿意,那么,我就直接给鸿塘打电话了。”方婕掏出手机,设置了手机声音变声,拨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人接。

    “那我就打到酒吧的电话总行吧。”方婕快速的拨打号码,很快,酒吧的吧台电话便通了。

    “你好,我找鸿塘。”

    很快,电话到了鸿塘的手里,方婕开口,“鸿塘。”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想说的是,小咪在xx酒店的xxxx号房间等你,让你快点来。”她说的极快,随便挂了。

    鸿塘若有所思,“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奇怪,搞什么?”

    他下意识的便去找自己的手机拨打江小咪的电话,找了一下,没找着,想了想,可能是忘记在那个外套口袋里了,拿起吧台的座机快速的拨了一遍号码,没人接听,又拨打了一遍,依旧如此。

    心有隐隐有些不安全感。

    他先是回家了一趟,想找到自己的手机,却没找着,只好前往xx酒店,乘坐电梯直达xxxx房间门口,看着门上插/着房卡,便直接进去了。

    房间里开着灯,卧室里电视里播放的十八岁以下人士不能看的内容,浑身不自在,转了转脸,发现空无一人。

    “莫名其妙。”他转身就要出去,目光落在地上的一个香炉上,插/着一炷香。

    头有点眩晕,他大觉不妙,便小跑着出去。

    但终究是到客厅便晕了。

    五分钟后,门再次被推开,钟嘉丽看着地毯上的鸿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捏着鼻子走到香炉面前将迷香掐灭,然后让服务生给端走。

    阳台上的窗户打开,透气。

    这个酒店是钟氏旗下的酒店,她进来的时候便让人将监控销毁了,出去的监控也会销毁,不能留证据,证明是她做的。

    药剂是最大量的。

    今晚,他休想出了这间房。

    等了五六年,好不容易等来这一天。

    钟嘉丽不会放弃。

    伸出手将鸿塘的短袖和牛仔裤给扒了。

    直至干干净净。

    虽然这种手段不干净,但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耍手段,不是正常的吗?

    在她的观念里,只要这个男人不结婚,她就不是小三,谁都有机会。

    鸿塘身材比例是黄金比例,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因为经常锻炼,腹肌和胸肌看着让人想触摸一下。

    钟嘉丽也这么做了,手指在他身上流连忘返。

    不过,她可没忘,将灯光关闭,漆黑的夜里,陪他一起躺在地毯上,搂着他温度渐渐高升的腰,唇边露出一抹幸福感。

    ****

    “方婕,她……她的两腿流了很多血……”光子支吾道,因为他和另一个男的抽打的是江小咪的腿和腰部,搞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两腿间会出血。

    方婕从椅子上站起来,抬头看着两只眼睛处于半睁状态的江小咪,快速的站在凳子上,掀起了江小咪的裙子,顿时惊呆了。

    她的内//裤上早就浸透,还在缓缓朝着大腿/内/侧往下流,大姨妈是不可能有这么大血量的。

    难道是……流产了?

    她一把撕掉她唇上的胶带,“你是不是怀孕了?”

    江小咪说不出话来,但她仔细想想,大姨妈不来才三天,有可能是怀孕了。

    不过大姨妈延迟一星期内都是正常的,她也不确定。

    怀孕头个月只能靠例假延迟或者测孕纸来鉴定,没有任何症状。

    肚子一抽一抽的,绞着疼,这种症状极其不正常,她本身就是妇科医生,排除以往没有痛经的症状,自己这种情况,十有八九就是流产了。

    第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么……

    江小咪心痛的无法呼吸。

    “方婕,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弄进来了,就没打算让她活着,你们想想看啊,她这被打流产了,若是让她活着,她见过我们,还认识我,那我们三个岂不是以后就没有安生日子过了?趁着现在天黑色,没被发现,你们俩现在处理了她,等会将人抛了,回来我们去拿钱。”

    “没错,反正不是她活就是我们死,被发现了,少数我们也要被判很多年的,算了,既然做了就做干净!”光子冲方婕摆手,“你先出去,我们处理。”

    方婕点点头,“我在外面等你们。”

    江小咪现在是想哭哭不出来,她开口,“两位大哥,你们能不能不要让我死在这里,让我去别的地方死,行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