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

    江小咪开车回到家。

    并未直接进家门,而是去小区内的超市买菜,进去两手空空,出来两手满满。

    和鸿塘住在一起这么几年里,没两天,她都要去超市采购。

    这五年多,鸿塘没有为自己洗过一次衣服,也从不下厨做饭,冬天他的手总是会生出冻疮,江小咪不让他洗衣服,做饭对鸿塘更是大敌,他的厨艺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幸好,这些,江小咪都包了。

    所以,鸿母对江小咪满意的打一百分,一直催着俩人结婚。

    不过,好歹总是见了江家爸妈了,两家父母都见面长谈了,这距离结婚还远吗?

    拎着大兜小兜的进了楼道口。

    江小咪一个人回了家。

    第一件事就是系上围裙,洗菜做饭。

    她跟鸿塘虽然没有结婚,但生活完全就是生活中的样子,虽然平平淡淡,没有太多的惊喜,也没有太多的浪漫,但过日子不都这样吗?

    三菜一汤上桌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一点了。

    看鸿塘还不回来,她便去包里拿手机。

    看了看鸿塘的目标所在地,回来的路上,江小咪便将电话放下,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他。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鸿塘从外面进来,关上门,立刻就去洗手间洗手,江小咪将晚餐端出来,他洗好手回来,正好吃饭。

    “今晚看起来很丰盛。”鸿塘感叹道,“你的厨艺真是越来越精了。”

    “还不是你给训练的,嘴巴挑剔,还自己不会做。”江小咪拿起筷子开吃。

    “哪儿能啊,我这是给你训练的机会,要是以前,你哪儿能将厨艺训练的这么得心应手,做什么都好吃呐。”

    江小咪娇嗔他一眼,“屁话多。”

    鸿塘笑了笑,两个人面对面吃。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鸿塘拿出手机一看,脸青了。

    当即挂了。

    不料随即,电话又来了。

    “谁的电话?”

    鸿塘实话实说,“今天嘉丽姐不是去医院了么,拿着单子让我给她拿药,她说她大姨妈来了,我就去给她拿了药。”

    江小咪嗤道,“我让她去检查,我说怎么后面不见人了,原来是找你去了。”

    鸿塘解释,“我就是去给她拿药,别的没什么。”

    “我没怀疑你啊,就是觉得她可真逗,跑你办公室的路自己去药房拿了,多此一举。”江小咪淡淡的说道,“我觉得她的致命缺点就是总是打别人的东西或者是人,这都多久了,还总是想着你,你到底对她有多好,这么让她念念不忘。”

    “我当初就是看她可怜,同情她,没别的。”

    “哪有呀,以前你不也暗恋人家吗?”江小咪说着,突然觉得食之无味了。

    “看看你,说着说着就闹情绪了,这多久前的事情了,还提干什么,无论她现在怎么样,我爱的都是你。”鸿塘桌子下踢了踢她,“我们结婚吧,让爸妈定日子吧,这样她就没想法了。”

    江小咪咬着筷子,“那就定日子呗。”

    “好。”

    鸿塘眉梢带着笑容,看着她,“快吃都要凉了。”

    两个人吃过饭,鸿塘去刷碗,江小咪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刷碗出来,他去衣帽间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我去一千零一夜了。”

    “好,几点回来?”

    鸿塘走向她,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准时十点回来。”

    “好。”

    鸿塘走没多久,衣帽间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江小咪站起来,将手机从他原本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来,看了看手机屏幕,一个没有保存的号码应在江小咪的眼睛里。

    158xxxxxxx88

    这个号码,江小咪早已烂熟于心。

    钟嘉丽的号码,她的号码从来都没换过。

    她拿起电话,“喂?哪个不要脸的?”

    钟嘉丽一听是她,坐直了身子,“我找鸿塘。”

    “你一个大龄单身女青年干什么总是给我男朋友打电话?是不是不太方便啊?”

    “鸿塘呢?”

    江小咪一把将电话给挂了,心里有团火,立刻将她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然后拿着手机出了衣帽间。

    钟嘉丽耳边传来嘟嘟嘟的挂机声,看了看手机,骂骂咧咧了几句。

    舒小爱重新坐在沙发上,一条简讯声突然响起。

    她打开,是另一个陌生的号码,给她的直接还是钟嘉丽。

    短信里写了一句话:鸿塘,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想你。

    江小咪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她删掉短信,准备关闭手机之际,突然看见了短信箱里的短信号码,是钟嘉丽的号码。

    她打开一看,差点没被气的炸了。

    上面的对话是这样的。

    钟嘉丽:在?

    鸿塘:什么事?

    钟嘉丽: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

    鸿塘:在哪儿?

    钟嘉丽:等会到医院找你。

    鸿塘:嗯,我在办公室。

    就没有了。

    这语气跟鸿塘特别像,虽然这内容没什么,但是,江小咪就是觉得有女干情,但秉承着相信鸿塘的态度,她还是觉得是钟嘉丽这个小婊砸胡/搞的。

    随便翻翻鸿塘的网上通讯,又看了看相册。

    这么随意一看,发现相册里有几张照片。

    她一看,都是钟嘉丽的果身照片。

    后面是白墙,倒是像极了鸿塘的办公室。

    她觉得有必要拿手机去找鸿塘谈谈了。

    说走就走。

    江小咪眼睛里绝对容不得沙子,她虽然出身不太好,但是,自己的原则就是这样。

    关了电视。

    江小咪也去换了一身裙子,将手机放在包包里,然后出了门。

    刚坐进车里,妹妹的电话来了。

    “小兰,什么事?”

    “姐,你现在哪儿,我有急事见你一面。”

    “在小区,什么事电话里说吧。”江小咪跟这个妹妹平时没什么交流,几乎是各顾各的,江小兰的事情几乎不让她管,次数多了,他们通话的次数都很少。

    说实话,江小咪对这个妹妹也没多大的感情。

    一般的姐妹关系。

    “不行,这件事必须要当面告诉你,电话里说不清,这样啊,姐,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你开车过来。”

    不等江小咪开口,江小兰的电话便挂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找自己能有什么大事,还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妹妹上学跟不上有什么区别,上个三流大学就是混日子,只好开车先过去。

    学校在偏远的地方,到了后,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天黑了下来。

    她的车子停到大学门口,四处看了看,这才看见远处一个像是江小兰的身影朝着这边走来。

    她坐在车里,等着。

    江小兰走到后座车门,一把打开门坐了进去。

    “姐,我没钱了,给我点钱花。”

    江小咪回头,“咱妈不是刚给你几百,还没两天,你买什么了?”

    “现在几百块钱能买什么呀,一身衣服都不够,给我五百。”看江小咪不想给,她嗤之以鼻,“你男朋友那么有钱,五百都不愿意给妹妹啊,你是我姐吗?”

    江小咪二话不说,从钱包里拿出五百,递给她,“把我喊来,说有急事就是这事儿吗?”

    “恩呢,要不啥事啊。”她数了数,然后拉开车门,“我先走了。”

    车门刚关上,又被拉开了。

    江小咪没回头,“还有什么事?”

    一声车门关上,一道厚重的男声呵呵笑了起来,“当然有事。”

    江小咪赫然转过头,“你是谁?”

    “小姐,不要动哦,我的刀子可是不长眼。”一把尖利的刀子抵在她的头脑勺处。

    江小咪当即便怀疑了,怎么那么凑巧,江小兰刚下车,便有个男人上了车,还是从一样的车门,江小兰难道没有和这个男人碰头,就那么几秒。

    “你和江小兰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你不应该问江小兰是谁吗?”江小咪哼道,“她是我的亲妹妹,没想到竟然伙同别人来害亲姐姐。”

    见被识破,男人厉声呵斥道,“少给老子说这些废话,现在坐到副驾驶上去。”

    见江小咪不动,男人的刀子微微用力,胳膊了,江小咪的头皮,有液体从她的后脑勺流出。

    “再说一遍!坐过去!”

    江小咪紧握着手,便坐在了副驾驶位子上,男人一只手拿出一根绳子,将江小咪束缚住双手绑在了座位上。

    然后他坐在了主驾驶位子上。

    江小咪的包本来就在副驾驶位子上,现在她坐在上面,正好坐在自己的包里,但是,现在她后悔的是,鸿塘手机在自己手上。

    就算他回家,想插看自己的目的地,也找不到。

    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让手机被这个男人拿到,那样,她自救的能力就小的不能再小了。

    江小咪背靠着手,轻轻地将手伸进了自己身下的包里,摸出手机,凭着熟练的解锁能力以及设定的快速拨打3键,3键是孙丹丹的号码。

    自己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感觉,不能低头看,避免光芒暴露。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拨通了2键还是3键。

    2键是舒小爱的号码,手机随着舒小爱进了坟墓,即便打着,也不会有人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