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只需要你陪在我身边

    老天曾经给了她一次机会,是她没有把握。

    以为幸福是可以靠两个人来支撑,只要努力,又有了孩子,什么都不是问题。

    是她太自以为是。

    当毁灭性的的炸弹朝着她滚落的时候,她根本逃不掉。

    这一刻,舒小爱在想钟御琛,她仔细想了想前因后果,突然理解了他的难处。

    这个事情太天衣无缝,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段一样的声音,就连指纹也一样,当看到监控的时候,舒小爱自己都觉得那画面里的人是自己。

    别说钟御琛了。

    这种绝对是整容做不出来的。

    整容整的再像也有破绽,声音即便再像,也不可能完全一模一样,还有指纹,世界上每个人的指纹是不一样的,但她的跟自己的一模一样,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相信的事实?

    她不怪他,死的是他爸,所有大证据都是跟她一样,他不相信是正常的,若是连这也相信她,舒小爱才觉得他不是正常人。

    不过,纵然这么想,她还是想让他相信她。

    只是,想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

    现在就要被枪毙的她,恐怕这次真的魂飞魄散了吧。

    ***

    一群人出了法院的门口。

    舒父此时的心境没人能体会,想恨却又不知道去恨谁,想怨又无处自寻,想说,说不出只言片语,各种情绪在他的心里像是要炸开了一般。

    明知道眼泪没用,却还是止不住的流,将近五十岁的他突然蹲下身来,嚎啕大哭。

    气氛极其的压抑,远处大批媒体围观,媒体们就是这样,他们主要新闻,才不会管你的心情是难过还是悲伤,这对他们不重要。

    孙丹丹和江小咪拉着舒父就往车边跑,几个人一起挤在了不大的车里。

    飞速远去。

    舒父的手机在这沉闷的气氛里响了,他低头一看是徐正的电话。

    连忙接听,“徐队长……”

    “……”

    “你说什么?!现在?”舒父的手机啪然落地,整个人脸色苍白,嘴唇发不出来声音。

    舒母心想肯定是关于小爱的事情,便一把抓住舒父的手,“老公……是不是小爱……”

    “丹丹,快……调头……”

    孙丹丹不敢多问,立马调头。

    “徐队长……他说……小爱现在已经押赴了刑场,就要……”

    后面的他没说出来,相信在场的人都能听的出来。

    幕母哭的更大声了,“这怎么办……怎么办……有什么办法可以拦截下来……”

    江小咪也急的不行,“现在去求钟御琛还来得及吗?”

    孙丹丹做出决定,“小咪,你来开车,我去找钟御琛。”

    宋母竟然也说,“我跟你一起去!”

    舒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起下了车。

    车上的其他人一起赶往刑场。

    三个人乘坐出租车迅速的来到了锦绣小区。

    出了这样的大事,钟御琛怎么可能还去公司,肯定在家。

    事实证明,他还真的在家。

    当拍开门的时候,小a看着门口的人,心软的他去禀告了钟御琛。

    钟御琛没请他们进去,反而自己出来了。

    刚出来,孙丹丹便率先开腔,“钟御琛,你救救大姐,再慢就来不及了。”

    舒父上前,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泪眼婆沙,“御琛,现在小爱被押往了刑场,就要被枪毙了,你救她一命,用我的命来换,求求你了。”

    钟御琛面色波动,手骤然握紧,他原以为被判死刑最起码也要往后延些天才执行,万万没想到立刻就要执行,是不是太快了点。

    如果现在这个时候被执行死刑,那他的暗处调查即便是得出结果……

    宋母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也是心如刀绞,一直不被看重的女儿,一直不被自己疼爱的女儿,知道她现在就要没有了,她也加入了求饶的行列,“这件事她说不是她做的,最起码要再调查再做决定不行吗?要知道,她若一旦被枪毙,再也不可能挽回了。”

    孙丹丹见他不为所动,腾地站直了身子,瞪着他,“钟御琛,你不是很爱大姐吗?这就是你的爱吗?我也不是逼你,我相信大姐是不会撒谎的,这个事情也许就有别的机会,毕竟连鬼都有,还有别的事情是不可思议的吗?钟御琛,枪毙了大姐,这个世上将不再有她,你仔细想清楚,你难道就不会后悔吗?”

    钟御琛闭上眼,青筋暴凸, 然后扶起舒父,“我现在立马过去。”

    孙丹丹和舒父以及宋母,终于缓解了一下情绪,车子朝着刑场奔去。

    车上钟御琛立刻打电话给了处置舒小爱的上级,要求上级立刻停止执行,有什么事等他过去再说。

    上级答应了。

    钟御琛的心依旧沉重,他在暗处调查这个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舒小爱的神态和恨意也不过是给别人看的,想着在执行死刑前得到答案,便能光明正大的救她出来。

    谁知,打乱了他的计划,乱的让他措手不及。

    办公室内,领导上级挂了电话,大步朝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呵斥武警,“立马催执行人员立刻枪毙,钟御琛知道消息了,快点!”

    “是!”武警连忙去通知。

    领导站在门口,抿了抿唇,做好了心理准备。

    “tmd,到底是谁泄露了行刑的消息。”

    这也不能怪她,是有人特意安排的,他有什么办法,他一家老小的命都在那人手上。

    ***

    到了后,和在刑场大门口的另外几人汇合。

    这才被放进去。

    按理说,死刑执行场地,是不被人进入的,但是,来者是钟御琛,便给放了进去。

    注册死亡是在室内执行,枪毙却是在室外的特殊地方执行。

    当大家快跑到执行死刑的门外时,一声枪响划破空寂,再无音讯。

    大力推开门。

    几名武警呵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

    当看到是钟御琛的时候,武警瞬间柔和了下来,“钟先生……”

    钟御琛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处地上,依旧穿着拿套粉红的定制裙装,左胸的血液喷涌而出,粉红的裙装被鲜红浸透。

    舒父双腿发软,直接坐在了地上,其他人迅速的朝着远处飞奔而去。

    很快,视线被众人围堵,钟御琛再也看不见她。

    这一刻,他发不出半点声音,胸口犹如万箭穿心一般锥痛。

    还是晚来了一步。

    钟御琛一把将武警给挥在了地上,怒目圆瞪,“我不是说等我来了再说吗!谁让你们现在执行的,即便是被判立刻执行,也要给犯人缓日子的!”

    “是……上级刚通知我,我还没来得及向执行人员传信就已经动手了……钟先生,现在立刻执行是可以立刻枪毙的……”

    钟御琛闭上眼,泪湿热了眼眶,他好不容易伪装的无情模样瞬间瓦解,那么多人相信她,他怎么可能不信,只因为,她便是她,一切在她亲口说不是她做的那一刻,他就坚定不是她了。

    想要搜集证据替她伸冤,但是,时间不够,他又不能表现很担心她的样子,以免被盯着自己的无数只眼睛觉得即便有证据也是包庇她,即便不是她做的,也被冤枉是因为有他,她才摆脱罪名,但是,这一刻,他后悔了。

    有什么能比她活着更重要,因为想让她活得更加有尊严,想让她不被误解,想着先委屈她在监狱里几日,他很快就救她出去,但现在,说什么晚了。

    她被枪毙的时候,心里是极其恨他的吧?

    因为,他写的保证书里,第四条便是无论她跟谁发生冲突,活着做出了对信任考验的事情,他都要无条件的选择相信她,一丝不能马虎。

    他记得清清楚楚,却没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

    有两个人站在高空之上,睥睨着脚下的一切,一左一右,一男一女,一红一黑。

    黑衣的男人棱角分明,唇角淡着一抹冷意。

    红衣的女人闪烁着悲凉的眸子,面无表情。

    静止那么十几分钟,冥夜转头,“你没什么想说的?”

    “有。”舒小爱开口,嗓子暗哑,转过身,伸出双手轻轻拥住了他,“夜,我不想说谢谢,因为谢谢对于你来说太廉价了,但是,我无以为报你接二连三对我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你临时之际,神不知鬼不觉将我的魂魄提前提取出来,我必然魂飞魄散。”

    冥夜第一次听她说这么暖心的话,也是第一次被她主动拥抱,太珍贵。

    “我不需要你怎么样,只需要你陪我身边,就好,我说过,他不懂得珍惜你,我不会再给他机会,因为给了他机会,他没有好好珍惜。”

    舒小爱没说话,“我想知道是谁做的,我不会让你告诉我,因为你告诉我就是违背天规,你救我一命已经足矣,接下来,我会靠我自己寻找真相,我给那么多冤鬼洗刷冤屈,没想到,有朝一日,也要为自己这么做,不过,一句话说的好,患难见真情,夜,就算有朝一日你伤害我,做了我无法原谅的事情,我也依然不会恨你,因为我不配。”

    “即便不恨,还有厌恶。”冥夜拉住她的手,掌心温暖,“跟我一起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