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一模一样的舒小爱

    被人冤枉的时候,情绪难免激动,舒小爱难以接受这个事情,“难道有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警察,为什么还不逮捕这个杀人犯,众目睽睽这下,大家有目共睹,就是她干的!”旁边的人嚷嚷了起来。

    徐正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小爱,到局里再说吧。”

    舒小爱看着周围人的眼睛,如同掉进了深渊,她没有挣扎,任由警员押着自己朝着外面的道上走去。

    途中,便迎面碰上了钟御琛和钟西徇,还有钟嘉丽。

    钟嘉丽看见舒小爱,怒火蹭蹭的往上窜,上前,一巴掌打在了舒小爱脸上,刚才让你跑了,现在你倒是跑啊,臭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爸现在接纳你了,你为什么还要害他的命,今天是他的八十岁大寿,你怎么能这么做!”

    舒小爱的双手再度被拷上了手铐,她的脸上火辣辣的,语气冷静振振有词,“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杀他。”

    钟嘉丽抬起手又给了一巴掌,“到现在你还狡辩!贱女人!你要是不被判死刑,天理难容!”

    舒小爱的头垂着,她嘴角溢出了血来,睨着钟嘉丽,“我说了不是我做的,打死我也没杀人,如果我要杀人,不是应该杀钟母么,我为什么要杀他?他虽然不待见我,今天又很待见我,但是,他没有让我害死他的动机,倒是钟母,给我下降头逼疯我,我都没有杀她,为什么要杀钟老爷子!一模一样的人还有可能是整容的呢!钟嘉丽,警方没有给出答案之前,你不要一口咬定就是我做的!”

    “出答案?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是你给我爸敬酒,酒也是你倒的端到他旁边的,一壶酒,为什么别人都没有事,偏偏你倒的就有事,酒杯是一起拆封的新的,不存在酒杯上抹毒,舒小爱,时至今日,你还要再狡辩,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你么?别不要脸了!一命抵一命,你给我爸抵命!”钟嘉丽妆容早已哭花了,狰狞的脸 恶狠狠地看着舒小爱。

    舒小爱嘴角扬起一抹苦涩,想不到,走到这一步她给栽倒了,果然,自认为没人伤的了人,其实,总是会输给大意。

    抬起头,舒小爱对上了钟御琛猩红的眸子,他的眼睛里带着难以置信和伤痛,还有恨意。

    再看向钟西徇,紧紧地拉着钟御琛的手,看着她的目光,竟然是惧怕,还有别的,舒小爱若是觉得自己没看错,是厌恶。

    自己的儿子厌恶自己了吗?

    她一句话也没说,看向徐正,“走吧。”

    然后昂首抬起头,准备跨步前行的时候,一声‘小爱’让她不得不再次停住脚步。

    是幕旭尧。

    身旁的千诗诗在拉他,却被他一甩,上前,抓住了她的双臂,“小爱,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老爷子,我不相信真的是你做的。”

    众目睽睽之下,她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

    幕母紧随其后跑来,眼泪夺目而出,“小爱,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舒小爱点头,“不是我,具体是谁要害我,我一定要揪出来她。”

    幕母点头,一把捂住嘴,“伯母和旭尧都相信你。”

    “这一句话就够了。”舒小爱低头,眼睛里被湿热包围,她怕别人看到她的软弱,越过她们母子俩,快步走了。

    寿宴变惨案。

    舒小爱瞬间成为了网民吐槽热喷咒骂的对象。

    甚至惊动了国家元首。

    因为钟老爷子的身份,国家元首特定了一个行程,三日后下葬来祭拜,并要求彻查以及严惩凶手。

    相信舒小爱的人,现在好比一万个人里面有两个人这样的比例。

    舒小爱敬酒以及刺杀钟老爷子当时的情景,被抓怕到的宾客传到了网上。

    因为长的一模一样,穿的衣服也一模一样,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断定,这个事情就是她做的了。

    事情闹的太大,警局的压力也很大。

    舒小爱被带回警局当即就关了起来。

    局长亲自带着徐正审问,审讯室就他们三个人。

    看着舒小爱的模样,局长恨铁不成钢的说,“小爱,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要杀钟老爷子,还是那么显眼的情况下。”

    “局长,既然那么显眼,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我还想好好活着呢,没那么想死。”

    局长摸了摸自己刚剃的光头,“话是这么说,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小爱啊,钟宅举办寿宴的地方是有监控的,有监控!!!徐正,去将监控录像拷贝到电脑上,拿来让她看看!”

    徐正立即应道,“是。”

    “局长,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地方没监控吗?更何况还有各路新闻媒体,我舒小爱再是个傻子,也不会那么做,一杯毒酒再来一刀,我是巴不得想要人知道是我舒小爱干的吗?”

    “小爱啊,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懂,但是,事情是要证据的,你给徐正说有人绑了你,除非你将那绑你的人出面给你作证。”

    舒小爱看他,“我连他们的脸都看不清,上哪儿找去。”

    局长义正言辞拍了拍桌子,“那就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知道么,惊动了元首了,刚才上面打来电话,说要严惩你,小爱,我也真的很为难。”

    “客房走廊没有监控吗?”

    “徐正派人看过了,电源自从开席的时候就被停掉了,根本就没监控可看!”局长现在觉得自己脑子也是糊里糊涂的,他自己是很舍不得处决了舒小爱,舒小爱是特殊警察,专门对付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如果她命没了,那么,还得另外找一个。

    想要找一个出奇的难啊,上哪儿找去!

    他简直想骂人了!

    徐正推开门进来,将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

    进去将舒小爱上前,隔着铁栏看。

    画面监控上显示,真的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坐在钟西徇和钟御琛的旁边,还一直在说话,最后给钟老爷子敬酒到掏出刀给他一刀,并迅速逃离。

    也许是那么多人没反应过来,等大家抓人的时候,她已经跑到了门边了。

    大家只好进去搜人找。

    她想到,自己在洗手间听到外面动静很大的时候,估计就是在找人。

    但为什么没进她待着的客房,这就很怪异了。

    看来当搜查她这个客房的时候,有人阻止了。

    “徐队长,你去问问钟御琛,这上面的我在他旁边说话的时候,声音有没有异常,不可能有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女人,就连声音也出奇的一致。”

    局长连忙看向徐正,“对,快去问问。”

    “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

    徐正出了门,审讯室顿时静寂了下来,如果钟御琛说没有异常,等于舒小爱再怎么不承认,将被检察院提起公诉,在证据面前,无力辩驳。

    如果钟御琛说有异常,那么,这个事情的结果会出现转机。

    但是,舒小爱刚刚染起的火焰迅速的熄灭了,如果,有异常的话,他岂会看不出来,岂会跟她一直待到敬酒。

    在出来的时候,岂会用那种眼光看她。

    太假的东西,往往比真的还真。

    她的心口在疼,疼的她眼泪一直掉。

    她终究还是没学会该如何对待坏人,是吗?

    没学会警惕。

    忘记了,靠山山会倒,靠人靠不住。

    原本的安逸幸福就这么被毁了。

    毁的连渣子都不剩。

    她接下来该怎么办,要背着黑锅去阴间。

    不能。

    她不能这样,她若是完蛋了,家人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还有幕家,还要指望她,还有她的小徇,她的儿子,不能被灌输有个杀了爷爷的妈妈。

    徐正站在门口,看向局长,有些局促。

    脸色很难看。

    舒小爱闭上眼,结果不重要了。

    “他怎么说?”

    “钟御琛说,声音是她的,动作什么的都跟她一模一样,他说,这件案子不需要继续调查了,因为,他自己就能指控,杀人凶手确认舒小爱无疑。”

    最后一句话在舒小爱的耳边形成了一个炸雷。

    他自己就能指控……

    也是,她根本没法对自己反驳,因为找不出破绽,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到底是谁?

    容貌,声音一模一样,她准备了最起码也要有一年。

    或者是,幕后凶手找的人,几年前就开始设计了。

    也或者是,在自己不在的五年内,整成自己的样貌,声音无偏差,是为了扮成自己来到钟御琛身边。

    她只能想到这么多。

    如果是最后一个,那范围是相当大,却又相当小的。

    因为喜欢爱慕钟御琛的女人不是一个两个,但真正了解她的人,较量过的,却又那么少。

    姚涵?不可能,因为五年内她本身就是钟御琛的老婆,她没必要。

    宋琳琅?她五年内本来也结婚生子了,不太可能。

    那么……二年前不辞而别的,何美珍?

    得出这个结论,舒小爱又想到,何美珍以前和钟母似乎关系不错,进入钟家摸准地理位置,相当容易,不过,她一个人也不可能全部能做到的,毕竟天衣无缝的事情一个人能力有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