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我怎么可能这么做!

    “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看自己老公对舒小爱态度好转不少,钟母心里是既郁闷又觉得钟老爷子是不是老糊涂了。

    想逮着机会问一问,但众人在场,她也不好开口。

    看着自己的老公,儿子,孙子对这个女人的态度,钟母更是心里不得劲了,总觉得,她的位置在自己亲人的心中已经找不到存在感了。

    钟嘉丽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裙装,头发高高的盘了起来,脖子里挂着的翡翠项链亮眼的很。

    她走到另一个空沙发上,招呼着钟西徇,“过来姑姑旁边。”

    “不要。”钟西徇回答,“我在爸爸身边。”

    “我给你钱。”钟嘉丽从钱包里,拿出一沓百元钞票,“让你买玩具。”

    “姑姑,我的私房钱比这多多了,我年纪小,不要诱骗我。”

    “……”

    钟嘉丽只好将钱讪讪的装进钱包里,看向钟老爷子,“爸,看见没有,你这宝贝孙子被御琛教育的多精明。”

    钟老爷子呵呵一笑,“那是,也不看是谁的宝贝孙子,你弟比你小三岁,儿子都这么大了,你现在连个着落也没有,也赶紧结婚了。”

    “你以为我不着急呐,就是碰不上好男人怎么办。”

    “你要是想找,还怕找不着,我年纪大了,你以为这么好糊弄?”钟老爷子好心提醒道,“嘉丽,女人一过了三十,生孩子都没有三十岁之前那么好恢复了,你这32岁了,再往下拖,就是高龄产妇了。”

    钟嘉丽脸一红,被自己老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她直接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爸!”

    “好好,我不说了,你这么大人了,也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钟老爷子心情好,满脸红光,声音洪亮。

    一家人聊到了中午,外面一切准备就绪。

    来宾来了很多。

    商界名流,都是一家一家的来。

    幕家来了,就连赵楠这样的家庭也硬是参加了,虽然坐在最角落边儿。

    还有各种明星大腕来助阵。

    钟老爷子发话了,今天来宾们送的份子钱全部捐到钟氏集团成立的基金会里,用来向癌症病人和孤儿上学资助。

    并且,明星们来义演募捐的钱一同如此。

    十一点一到,钟家大门关闭,寿宴正式开始。

    率先是主持人上前发言,恭祝老爷子八十岁大寿,而后是安排的节目开始表演,歌曲跳舞,小品活动,气氛格外的热闹。

    钟老爷子,钟母,钟嘉丽,钟御琛,舒小爱和钟西徇一家子坐在一起,别的嘉宾自行就席。

    待表演结束,已经十二点半。

    大家都看好了,高层蛋糕推了出来。

    钟老爷子吹了蜡烛许了愿望。

    开始切蛋糕,因为老爷子八十岁寿辰,走的格调是极其传统的,并且应老爷子的要求,一切从简。

    所以蛋糕切完,就开始上菜了。

    酒席正式开始。

    上热菜之前必须是冷菜上齐才准备,舒小爱趁机去一下洗手间。

    她去上公众洗手间的时候,发现人多,便上楼去客房里的洗手间。

    客房敞开着门,她随便走进一间,洗手间很大,有单独的马桶间。

    拉开单门间,小心的从里面关上。

    方便好之后,她刚一打开门,两个个生硬的东西一左一右顶在了她的两边儿太阳穴上。

    舒小爱看着面前的两个一男一女,“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一男一女蒙着脸,甚至眼睛都不看不真切。

    舒小爱也辨认不出这面前的是谁。

    “敢动一下,我立刻崩了你。”男人的声音很低沉。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她盯着两个人,面色不改。

    “不干什么,只是让你在这里陪我们一个小时而已,我们这枪是真的,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我就让你死的快点。”

    男人将枪递给女人的另一只空手,然后将舒小爱身上的裙子给拔了下来,连带着鞋子一起拿走了,幸好,舒小爱里面穿的是平面内/衣内/裤,脱了也不会如何。

    然后拿出一个手铐,反手将舒小爱的手给背后铐住了。

    随后她先接过女人的一只手上的枪,等对准舒小爱的另一边太阳穴,才又接手女人的另一把枪。

    女人拿起她的衣服,出了洗手间。

    舒小爱有点不懂了,他们这么冒险,只为了她身上的衣服?还是为了羞辱她,让她没有衣服穿着出去?

    男人推开洗手间的单间,“进去!”

    舒小爱暗暗运气,这才发现,根本运不出来,像是被束缚了一般,她想脱离肉身俯身小徇身上告诉钟御琛,现在却不能了。

    就像是有比她更厉害的人镇住了她,但是,她却丝毫察觉不出来。

    这是谁?

    她倒退,缓缓进去。

    单间的门从里面被反锁上,男人率先开口,“我不会怎么样你的,对你这残花败柳不感兴趣,你只要安分点,我也不会伤你,别以为你是幕老太太的徒弟,我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实话告诉你,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等了太久了,终于靠近了你,从你刚才进去单间的时候,就有比你牛/逼的巫师在这间洗手间设了结界,她不收,你是无法运作的。”

    “是谁?”

    “我不会告诉你的,反正你也猜不到,一个小时我就会放了你,你且等着就是。”

    舒小爱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南莫如之类的高级巫师。

    因为像千母这样级别的,根本镇不住自己。

    她被人偷偷跟踪了很久,竟然没有一丝察觉,是自己太放松警惕了么。

    的确,这段日子,太安逸,出门有维纳斯保护着,在庄园更不会有更大危险了,警察局也没有让他们下手的机会。

    “你们拿我的衣服干什么?这个可以告诉我吗?”

    男人哑笑,“很好奇是么?好奇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舒小爱哼道,“你最好祈祷别让我活着出去,不然,我一定让你碎尸万段,我说到做到。”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没有两把刷子,我们还真不敢对你下手,舒小爱,在这a市,虽然一众巫师没有你师父名气大,也没有你师父正派,但是,你要相信,邪术永远都比正术修炼的快,而且能力更强大,我话点到即止,等一个小时后,你好自为之。”

    一股不详的预感赫然油生,敌在暗她在明,现在她甚至不知道要害自己的是谁,这一刻,她恨不得自己突然间级满二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舒小爱本来觉得自己长时间不回去,钟御琛一定会来找自己,但是,这么一大会儿了,根本没有丝毫动静。

    她也不再开口,一个人安静的站在那里,坦/露着双腿和小腹,羞耻感什么的,早已没有。

    终于,外面有了动静。

    舒小爱满脸喜色。

    肯定是钟御琛来找了。

    男人更是嗤笑了一声,“别幻想了,外面的动静不是找你的,只是,出大事了而已。”

    “什么……大事?”

    男人不再说了。

    这可在舒小爱的内心掀起了一层巨浪,“到底出什么大事了?”

    凌乱的脚步声进来,蒙面的女人进来,手里拿着舒小爱的衣服和鞋子。

    她赶紧给舒小爱穿上,这才拿起一条尼龙绳将舒小爱绑在了淋浴的管子上面。

    两个人匆匆出去,门赫然关上。

    舒小爱试了试运气,还是不行。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大的她在封闭的洗手间里都感受到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五分钟后,舒小爱刚试探性的运气,气便打通了,从她的小腹缓缓高升,系的死紧死紧的绳子顿时崩断。

    她舒了一口气,拿着地上崩断的绳子出了客房的房门。

    刚才还动静很大的走廊,此刻空无一人。

    她遁着楼梯下去,原本宾客很多的大厅,此时也是空无一人,太诡异了。

    舒小爱小跑着出了门。

    招待宾客的地方此时乱糟糟的,不知是谁尖叫大喊了一声,“舒小爱在这里!”

    于是,很多人,包括大批的媒体记者和警方人员迅速的朝着她围来,其中徐正跑的嘴快,一脸堪忧的看着她,“小爱,你怎么会如此糊涂?!”

    “什么啊?”舒小爱不明所以。

    不等徐正开口,很多人骂骂咧咧的怒瞪着舒小爱。

    骂的极其难听,不堪入耳。

    是很多人都在骂她。

    几乎除了警方这边的人,所有的人,包括新闻媒体们。

    警方的人在控制现场,记者们想靠近舒小爱,却靠近不得。

    最后,徐正一声令下,“带走!”

    舒小爱急了,大吼,“队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徐正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要这么问,但看她的神色,不似作假,一时间有点迷惑。

    “小爱,你……你给钟老爷子敬酒的时候,亲手倒了一杯酒给老爷子,老爷子被毒死了,不仅如此,你还拿出一把刀子给老爷子的肚子上捅了一刀,老爷子当场毙命,别说不是你干的。”

    舒小爱傻眼,抬起手,“我去洗手间的时候被一男一女绑在了客房里的洗手间里,他们脱了我的裙子和鞋子,拿着枪指着我,我在那里面将近一个小时,我……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